第十三章 刺客与尸体(下)

洛奇与席琳氏族的两人在默西亚圣学院门口告别,然后径直往自己的住处走。

月光洒在林荫道间,像是流动的水银,爱丽丝跟着洛奇缓缓走过,不时饶有兴趣在光斑之间轻轻跳跃。

直到回到屋子里洛奇才放松下来,他仔细地检查了房间里的各个角落以及他布置在这里的魔法阵……是的,洛奇竟然在自己居住的地方正下方布置了一个魔法阵,这是个能够自动循环并进攻的法阵,洛奇对魔法阵的研究不算太多,因此它的攻击能力非常有限,不过作为预警已经足够。

“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爱丽丝笑了笑,伸手从桌子上抓起一个橙子,然后用锋利的指甲割开了外皮:“席琳氏族果然不好对付呀。”

“你看出来了?”洛奇问。

“我还没那么聪明,但咱们有契约在来着,你对席琳氏族的怀疑……”爱丽丝指着自己的脑袋:“我清楚地感受到了。”

“并不是怀疑,我确信那个刺客是席琳家族派来的。”洛奇说:“记得埃里克下车的第一句话么?”

“让我想想~”爱丽丝回忆了一下:“嗯……应该是‘这家伙竟然这么厉害,一个人干掉了六十人的族卫中队’?可他知道自家族卫中队的编制并不奇怪吧?”

“嗯,是不奇怪……但他又说了‘连一个生还者都没有’。”洛奇冷笑:“在完全没有数过尸体的情况下,试问他是如何得知没有幸存者的?”

“有道理。”爱丽丝含着一瓣橙子说:“但那可是六十人呢,我可不信人类能这么毫不抵抗地安然赴死。”

“这个族卫中队本身确实是被安排来接应的,他们很可能并不知道内情,军人只需要执行命令不是么?”洛奇说:“在这样一个魔法师盛行的时代,一支六十人的队伍竟然没有一个人配备了破魔子弹,这样的配置非常不合理,理由只有一个——这也是席琳氏族的要求,仅仅是为了让刺客在处理这些人时不耗费太多魔能,以免在面对我时后继无力。”

“但他们安排刺客屠杀自家的族卫队又有什么意义呢?”

“做戏做全套,那支族卫队不过是演戏的道具罢了。”洛奇走到床边坐下来:“今晚只是一次试探,当下次那个传承魔法师出现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刺杀。”

“刺杀?可席琳氏族不是还想要从你这里得到点东西么?”爱丽丝歪了歪头:“你要是死了他们的所有计划不都落空了?”

“他们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洛奇摇头:“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席琳氏族恐怕早已知道欧克西亚斯的所谓宝藏只是一纸空谈,他们需要的不是宝藏,而是‘宝藏在席琳氏族手里’这个消息罢了,这对他们而言同样是个有利可图的说法……只要今晚去过黑狱的我死了,这个说法就没有人能够印证。”

“他们的想法倒是和洛奇你有不约而同呢。”爱丽丝又吃了一瓣橙子:“那怎么办?”

“不死就行了。”洛奇说:“席琳氏族为了达成目的,反而会帮我掩饰,只要我不死,那么大家就仍然相信宝藏的秘密在我手里。”

“真是搞不懂你呢,”爱丽丝撇了撇嘴,同时朝洛奇走过来,脸凑近了洛奇:“时而谨慎,时而又这么疯狂。”

洛奇看着她:“这是一场赌局,许多人的面前都有如山般的筹码,而我一无所有,他们输得起,我却必须赢下去……所以谨慎和疯狂都是必要的。”

“但你现在最必要的是在这里坐好让我给你包扎一下呢。”爱丽丝戳了戳洛奇的肋下,那里有一道刀伤,显然是与那个刺客战斗时留下的,鲜血已经浸透了内衬慢慢渗出来,但洛奇路上一声不吭,仿佛对痛苦已经习以为常。

“那个传承魔法师一定是默西亚圣学院的学生。”洛奇配合地脱掉了上衣,露出削瘦的身体,以及肋下长达十厘米的伤口。

“为什么这么说?”爱丽丝取来了医疗箱子,一边用酒精帮洛奇给伤口消毒一边问。

“他的进攻非常针对我,很可能在此之前就知道我会双手施法。”洛奇因为疼痛微微皱眉,但声音依然平静:“而我最近唯一一次使用双手施法就是在学院里与米希安的决斗里,他应该就是在那时窥探到了这一点。”

爱丽丝上好了药后用绷带给洛奇包扎整齐才说:“这么说我们随时都很危险?”

“对。”洛奇披上还带着血迹的衬衣,说:“但相对的,我们也能想办法把他找出来。”

“啧~”爱丽丝笑了:“狩猎什么的我最喜欢了。”

“爱丽丝,你会后悔吗?”洛奇突然问:“离开了族群和我来到人类的世界,这里满是阴谋与杀戮,永无停息之日。”

“后悔也晚了吧?毕竟契约已经缔结,谁也不可终止,我必将陪伴你走向死亡。”爱丽丝摊了摊手,走到桌子边,关掉了汽灯。

室内陷入黑暗与沉默,洛奇没再多说什么,靠在床头阖上双眼。爱丽丝则无需睡眠,她站在黑暗中,火色的瞳灼灼发亮,为洛奇守夜。

……………………………………………………………………………………………………………………………………

金色的阳光穿梭在林荫间,树叶的颜色越发绿得透亮,空气中随之弥散开慵懒、悠然的气息,清晨时起的薄雾在此时已经消隐无踪。

这是一片花园,很是宽阔,由此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名门,否则绝不可能在帝都诺门格里拥有这样巨大的宅院,实际上以这花园为界以北的大片区域都是一个名为欧克西亚斯的大氏族的私地。花园里面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艳丽的玫瑰,骄傲的郁金香,迷人的曼陀罗,纯洁的百合,甚至是让人心醉的罂粟……各种各样哪怕生长习性完全不同的花朵都云集在了这里,可见花园主人的魔法造诣绝不简单。

因为微风而摇摆的小小的花朵都是干干净净的,养育它们的人总是不厌其烦地洗尽花朵和花叶上沾染的纤尘。就是这样一个闲散、恬静而美好的午后,一个贵族少女戴着淡绿色的用极柔软的麦秸编织而成的宽边帽,坐在花园里的秋千上,伴着那不时吹来的风儿来回晃荡,赤裸的足尖不时轻轻碰到薰衣草弯弯的脑袋,挂在秋千上的风铃也随之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有着栗子色的头发,这是她母亲的遗产,她还有着蓝如海水一样的眼睛,这则是父亲的馈赠。

万千的花朵簇拥着她,却没有群星拱月般的引人注目,无限美好的风景没有因她失色,反而由于有了她而更加美丽。

少女的膝盖上摊开一本装帧精美的书籍,漂亮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书页,她的注意力被书中的内容完全吸引了。

因此她没有发现三个不速之客已经闯进了属于她的花园。

为首的男孩有一头象征着欧克西亚斯纯粹血统的湛蓝色头发,在阳光下反射着绚烂的光泽,他的眼睛像他的头发一样,蓝色琉璃般的色泽包裹着他的瞳。跟在他左边的是与他长相神似的妹妹,右边则是有着金发紫瞳的女孩,那是阿尔达诺亚氏族的纯血特征。

三个孩子都穿着诺门格一所贵族礼仪私学的制式校服,但现在是上课时间,显然他们出现在这里是逃了课,想必老师也对自己的学生们很头疼吧?这些小贵族的家庭都来自雷尔斯帝国的各大门阀,任何一条校规都难以制约他们,约见家长这种杀手锏也难以奏效,毕竟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可没时间来了解这些相对国家政务来说鸡毛蒜皮的小事,最终往往是家中的管家代替前来。

男孩带着两个女孩鬼头鬼脑地溜进了花园,然后终于实现了长久以来的夙愿,趁专心看书的少女不注意摘掉了一朵蒲公英,花园里的花朵虽多,但每种都只有一丛而已,这朵蒲公英毫无疑问是花园里的唯一。

直到蒲公英的上的绒毛小伞在三个孩子的吹气声中随风散开,又从空中缓缓飘落到少女的书页里,少女终于发现自己的珍藏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小鬼们的“毒手”。

“洛奇!”蕾莉转过头看着男孩,一脸的无可奈何:“诺门格郊外漫山遍野都是蒲公英,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朵念念不忘……”

“漫山遍野都是蒲公英,可父亲母亲会允许我离开诺门格么……”洛奇手里抓着只剩光杆的蒲公英,一脸的大义凛然:“蕾莉姐姐,你才是为什么对这朵念念不忘呢,你可是魔法师,飞过去抓上一大把再飞回来种下来不就行了。”

这盗花贼居然如此理直气壮,蕾莉有些哭笑不得:“那株蒲公英被我施了法,可以维持半年时间不凋谢,外面那些野蒲公英可不行。”

“那你就再施一次法嘛。”洛奇歪了歪头,抱着双臂一副“这算什么”的样子。

但他身后的两个女孩脸上期待的表情把他出卖得很彻底,原来这三个孩子是想看她施法,蕾莉暗自心痛自己的蒲公英死于非命。

“这可不行,魔法不是用来卖弄的东西。”蕾莉摇了摇头说:“要是被我老师知道了,他要生气的。”

“他又看不到,有什么关系!”洛奇说:“我们一定保密!对吧?米希安?莉莉娅?”

他身后的两个女孩立马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毫无疑问二人唯洛奇马首是瞻,今天带头逃课的罪魁祸首不问便知。

“魔导师无所不知。”蕾莉说:“老师明年就要回乌勒尔山脉的魔法塔了,到时候我给你们表演个够好不好?”

“不,我们现在就要看!”洛奇不依不饶,蕾莉并不知道他已经向两个小跟班夸下海口把自己姐姐的魔法吹嘘得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这时候要是无功而返,身为首领的他颜面何存?

蕾莉皱着眉头,内心有些矛盾,但最终对这个既聪明又任性的弟弟的溺爱占了上风,伸出了手:“好吧,下不为例哦……你们看仔细了。”

微光在她掌心汇聚,花园里的元素在她的引导下变得活跃起来,秋千上的风铃叮呤作响。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