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乔迪!一拳!(结)

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痛楚以针管刺入的地方为中心开始扩散,像是有一千条毒蛇顺着细小的针头里钻进了乔迪的体内,它们在血管里游动、撕咬,由此带来的剧痛犹如海潮般侵袭他的大脑。

炼金术的力量不仅仅体现在机械工学上,药剂学也是炼金术的一部分,它通过各种材料的搭配调制,提炼出作用各异的炼金药剂。

这是三支黄铜针管之一的“恶魔之诱”,如果说“天使之赐”是镇定剂,那么“恶魔之诱”无疑就是兴奋剂,它能在短时间内刺激人体的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同时进入肌肉中强化体能,早在黄金十字制造时乔迪就炼制出了这三支炼金药剂搭配使用。但“恶魔之诱”效果太过霸道,因此乔迪准备了两支“天使之赐”用以在战斗结束后快速抑制亢奋状态,否则身体会超限透支,心脏和大脑都会因过于兴奋而衰竭。

眼下已经有一支“天使之赐”被用在了降低黄金十字的副作用上,乔迪不确定之后仅剩的一支“天使之赐”还能否压制“恶魔之诱”的力量……但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如果说用也是死,不用也是死,他宁可在死前击败贝利。

痛苦源源不断,同时也带来了力量,很快乔迪就感到那些刺痛迅速消退,这是肾上腺素的作用,它屏蔽了人体的痛觉感知。

心脏猛烈地跳动,每一次挤压都把大量热血送往全身,乔迪觉得铁手的力量正在减弱,这是因为他自己的力量在逐步递增,乔迪不知道这种增幅会持续多久,但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恶魔之诱”会加剧黄金十字的副作用,他必须在身体崩溃以前结束战斗。

他一只脚反蹬在身后的岩石上,另一只脚硬生生将铁手逼退,黄金十字的力量也取决于人体本身的力量,一个手脚无力的学者和一个身强力壮的战士穿戴黄金十字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如果说之前的乔迪是学者,那么他现在就是战士。

整座山崖轰然崩塌,烟尘四起,把铁手和乔迪一起掩埋。

贝利哈哈大笑,那块山体虽然不大,但粗略估计也有上百吨,在那样的重压之下连铁手可能都已经在山崩中被摧毁,但他毫不在意,因为相对的乔迪必然也死在里面。炼金傀儡的制作虽然困难,不过对于他来说也只是时间问题,至少他确实地赢得了这场决斗,外物派又一次证明了自己比核心派更加强大。

“卧槽!”亚伯塔一愣,然后往那片乱石跑过去:“乔迪你玩脱了啊!”

泰克斯摇头,伸手扯住亚伯塔的衣领把他拉回来。

“开火。”泰克斯下令。

数把火铳同时射击,火光连续闪动,大量子弹倾泻而出,泰克斯担任临时指挥,他一面安排诸人交替射击,一面示意大家慢慢后退。

灰发女人连续挥鞭,她的动作比子弹还要快,铁鞭在身前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防线,子弹在鞭影中擦出一连串的火花,却没有一颗能够穿越,她的强大在泰克斯的意料之中,但红衣教团本意也不是要击杀对方,在火力的交替掩护下,红衣教团诸人陆续后撤。

“泰克斯?”察觉到泰克斯的意图,亚伯塔扭头盯着他:“咱们就这么走了?有没有搞错?你不救乔迪?”

“别傻了。”泰克斯一边射击一边说:“山崖崩塌,乔迪十有八九是死了,救援已经没有意义。”

“你要放弃他!?”

“军人行动的准则是顾全大局,从一开始就应该避免战斗去和团长汇合,乔迪做了错误的决定,之前他是指挥官所以我配合他的行动,但他已经死了,所以现在我们不能再把战斗当儿戏了。”

“儿戏?”亚伯塔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认清红衣教团的本质:“乔迪为了你们拼上性命去决斗,你觉得这是儿戏!?”

“没错那就是儿戏,你们根本不懂战场的残酷,要是靠决斗就能打败敌人,那还要军队做什么?”泰克斯单手换弹,同时另一只手揪住了亚伯塔的领口,他的力气极大,几乎把后者提起来:“城门卫兵,你也该清醒一下了,如果你不服从命令,我可以按军律把你就地枪毙。”

他松开亚伯塔的衣领,换好子弹的火铳调转枪口指着亚伯塔的额头,铳口因为连续射击而滚烫,高温烫得亚伯塔一个哆嗦:“红衣教团是特殊部队,它就应该像部队一样行动……就我个人而言,乔迪遇难我很遗憾;但作为红衣教团的一员而言,乔迪是我见过的最差劲的指挥官。”

亚伯塔沉默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那片掩埋了乔迪和铁手的碎石,忽然伸手把领子上的红色十字摘下来:“现在我不是红衣教团了,军人的行事方法我不懂,但城门卫兵的规定里没有扔下队友这一条,你们走吧。”

“随便你。”泰克斯冷笑,他把铳口转向白雾骑士团的两人开火,同时对剩下的红衣教团成员下令:“交叉撤退。”

红衣教团有序地射击、后退,在脱离了有效射程后他们迅速跑走,很快就远离了亚伯塔,他站在战场中间,像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

“黑猫,狩猎开始了。”贝利说:“这里交给我吧,你去杀光他们。”

被称为“黑猫”的灰发女人略一点头,然后纵身跳走,虽然过程一波三折,但结果没有什么变化,红衣教团在遇到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成为猎物。

这样就只剩下亚伯塔和贝利了,亚伯塔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走到那堆乱石旁边,开始一块一块地把石头搬开。

“真可怜,你被抛弃了。”贝利双手交叠,低头看着亚伯塔在那里做无用功,且不论乔迪是死是活,难道单凭亚伯塔一个人就能搬开上百吨的岩石?

亚伯塔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专注于搬动那些石块,使出了全部力气,现在能救乔迪的只有他,如果连他也放弃了,那么乔迪才是必死无疑。

“跟你说话呢,哑巴了?”贝利侧着头问。

“叽叽歪歪有完没完啊?”亚伯塔不耐烦地看过来,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没看见你亚伯塔大爷忙着呢么?”

“嘿。”贝利冷笑一声,然后从巨石上跳下来,他失去炼金傀儡,战力大打折扣,可他毕竟是个傀儡师,换言之他不仅是个炼金术士,也是个魔法师。

虽然没有深入学习过元素魔法,但依靠魔能吸附少量元素力量强化自身还是没问题的,贝利平稳落地,然后快步走过来。

贝利飞快地抬腿,只是一脚就把亚伯塔踢出了几米远,他梳理了一下因为和乔迪战斗而散乱的黑色短发:“叽叽歪歪是为了让你多活几分钟,既然你不愿意,那我现在就送你去和那个核心派混蛋见面吧。”

亚伯塔刚刚站起来又被贝利一拳打翻,他出身于城门卫队,根本没有经历过最正规的军队训练,对付身强力壮一点的普通市民都够呛,何况是受到元素力量加持的贝利。

“智障。”贝利很久没有使用拳脚对付敌人了,他有铁手作为傀儡,平时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挥拳之后感觉有些滞涩,但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对付眼前这个软脚虾绰绰有余了,他揉动着手腕靠近亚伯塔:“那个背着两把格斗剑的大叔说得很对啊,你应该跟着他们一起逃跑,因为救援根本没有意义,这么大一片碎石给那家伙当坟墓,还有我的铁手陪葬,他该知足了……啊,当然,你们其实一个都跑不掉,黑猫最擅长狩猎了,顶多一刻钟她就会把那些人的头颅带回来。”

“乔迪!妈的!你给我出来!”亚伯塔一边叫喊一边接着搬开石块,虽然这都是杯水车薪,上百吨的石头不是他一个人能够移走的。

“鬼叫什么呢。”贝利的脚踩在亚伯塔背上,后者被压趴在地:“他已经死了,就算活着也没用,他两只手都废了还能怎么样?”

下一秒,碎石飞溅,一道人影忽然从那片石堆里冲出来,贝利甚至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一记头槌撞飞出十几米远。

“秒你这小混蛋还需要用手!?”乔迪浑身是血,黄金十字已经完全变形扭曲,他半跪下来深深喘息:“……我靠,差点就交代在这里了。”

“乔迪……你没事!?”亚伯塔惊愕地抬头,虽然一直在挖,但是他自己也对乔迪生还不报太大希望,后者乍然出现,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不是傻?我都快被削人棍了……这能叫没事?”乔迪冲着自己努了努嘴:“快从我兜里把剩下的那支‘天使之赐’拿出来给我注射一下,不然我要撑不住了。”

亚伯塔立马爬起来找到那支黄铜针管对准乔迪的大腿就是一扎,蓝色的药剂满满流入身体,乔迪忽然杀猪般地惨叫起来:“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啊?”亚伯塔看乔迪这遍体鳞伤肢体不全还硬撑着击败了贝利,从头到尾没喊过一个痛字,刚想赞他一个英雄无畏结果突然就形象崩坏了:“你搞什么?”

“兴奋剂……失效了……痛……痛觉回归。”乔迪疼得死去活来:“莲呢?快叫她……来给我包扎……老子要失血过多而死了!”

“呃……”亚伯塔挠了挠头:“他们跑了……”

“哈!?”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