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叛族者的归来

曾经统一了整片大陆的莱茵帝国在距今七百年前迎来了终结,之后惨烈的分裂战争一直持续了数百年,直到三百年前雷尔斯帝国崛起后才逐渐结束。而如今的雷尔斯帝国的版图向东南延伸到克斯里海,北部与玛尔塔沙漠接壤,西边则是有魔鬼山之称的乌勒尔山脉。

这是所有帝王做梦也想拥有的立国之地,广袤且富饶,国境四面都是难以跨越的天堑,有这样的基础,重新统一大陆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雷尔斯帝国是个宗教国家,虽然有着名义上的皇帝,但真正掌握着这个庞大帝国的是一个名为神圣教廷的组织,它牢牢地控制着雷尔斯帝国的政治结构与军事力量,以远超诸国的魔法文明以及领先时代的炼金技术将女神缇兰的荣光照耀到大陆的每一寸土地。

作为雷尔斯帝国都城的诺门格,是个令绝大多数人向往的圣地,传说它如天国般璀璨,多数教徒们都相信那里是被缇兰眷顾的地方,可以实现一切愿望的不可思议之所在。

默西亚圣学院不是诺门格里唯一的高等学府,但绝对是最权威的一所,它在立国之初由元老院亲设,受教廷直辖,警部甚至军队都不能随意进入。因此,它也是诺门格所有未来权贵的必经之路,没有默西亚圣学院的毕业证书,就没有进入上流社会的资格。贵族子弟们以在默西亚圣学院进修为荣,平民子弟则把它视为通向另一种人生的敲门砖,好像从默西亚圣学院的大门走出来,就已经是半个达官显贵了一样。

卡姆·奥克兰担任这所学院的院长已经是第十三个年头了,许多从他眼前走过的学生们如今已经是帝国中的重要人物,连现在的皇帝也曾经在默西亚圣学院里学习过。

因此虽然只是一所学院的院长,卡姆却有着庞大的人脉,就算是帝国的高层也要对他礼让三分。

看上去风光显赫,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身处这样一个位置其实是在玩火,他对于这个庞大的帝国来说,并不是不可或缺的人物,能够代替他成为默西亚圣学院院长的人不算多但也绝不少,在诺门格繁华的背后,藏着不知多少无故暴毙的尸体。

他才五十岁,还远不到需要告老还乡的岁数,但他已经不想在这个是非之地久留了,只要再有一年,他就向元老院提出辞呈。

卡姆拿起手里的信封,黑色的信封配着猩红色的火漆,醒目的六角星印章盖得很深,正面还烫上了亮银色的纹章,那是一只独目,在它的周围是被锁链绑死的羽翼,最底部一柄利剑与一把权杖交叠而放,纹章边缘则是细密的火焰。

这是一封来自魔导师的信,而且用上了象征其魔法传承的徽记,说明魔导师对这封信的重视。

他逐句读完了信,然后抬起头默默地打量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来客,那是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蓝发蓝眼的少年,穿着黑色的连帽法师袍,领口打着标整的白色饰巾,领子左边是银色的十字章,右边则戴着和信封上相同的传承徽记,这说明他既是一位神圣教廷中级神官,又是一位魔导师的门徒。

“你的来意我已经知晓了。”还是卡姆先打破了沉默,他翻弄着手里一份厚厚的资料,那是这个蓝发少年的履历:“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

“那么您的意见是?”

“一般来说得等到明年的8月你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现在是10月,已经过了入学的时间……就算你是神官也不行,想来默西亚圣学院进修的神官并不在少数。”

洛奇没有接话,他知道卡姆没说完。

“但你的推荐信很有分量,我愿意重新考虑一下。”卡姆注视着他,像是要从那双冰川般的湛蓝色眼睛里读出些什么:“你要选择进修的课程是什么?”

“元素学。”

卡姆眉头一皱,微微坐直了身子:“你是默林传承的门徒,教授你魔法的人是这个时代最强大的几名魔导师之一,可你却来这所学院里进修一门或许连老师都不如你专业的课程?”

“在魔法的道路上,无人堪称巅峰,为了不断探索真实,向其他学者互相印证也是必要的。”洛奇说。

这是个标准得不能更标准的回答,连卡姆也找不出诟病,可正因为太过于标准,所以由这个少年说出来反而有些不真实。

卡姆忽然站起来,把窗帘拉上,又确认洛奇身后的门已经关死,才压低了声音说:“你是回来复仇的么?”

“不是。”洛奇摇头:“我感激教廷对我的宽恕,我的族人们身犯重罪,死有余辜……我无仇可复。”

沉默再次笼罩了院长的办公室,卡姆看着洛奇,但仍无法从那双眼睛里找出任何情绪。

“好吧。”卡姆站起身,在洛奇的入学申请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你的学籍会在三天内建好,你明天就可以到堂听课。”

“感谢。”洛奇也站起来,向卡姆欠了欠身子,然后转身开门走出办公室。

洛奇走出院长办公室,一个和他同龄的少女立马迎了上来,她有一头火色的长发,一双琥珀般的眼睛,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同样穿着法师袍,领口有与他相同的传承徽记,但魔导师只会有一位门徒,所以这个少女是他的使徒。

每位传承魔法师都有使徒,二者之间由魔法契约连结,是魔法师最忠诚的助手和护卫。

“洛奇,好慢啊!”少女看上去相当不满意:“我等得都快睡着了。”

“从我进去到出来……”洛奇掏出一只银质的怀表看了看:“一共17分钟零11秒,你的耐心和睡眠能力都让人担忧。”

“怎么样?你能在这上课了吗?”少女并不理会洛奇的讽刺,一脸兴奋:“多么青春热血啊!咱们的校园生活!”

“且不论是否青春和热血,但校园生活是我的不是你的。”洛奇提醒她:“你是我的使徒,只负责伺候我的饮食起居,爱丽丝。”

“喂喂喂!这和咱们在路上说好的不一样啊喂!”爱丽丝顿时急了:“你答应过……”

“你的确询问我是否可以玩个痛快……可我当时没说话。”

“没说话不是默认嘛!”

“但那一次表示拒绝。”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不说话是表示拒绝还是默认啊!”

“……”

“啊啊你又不说话了这次是什么意思嘛!”

……………………………………………………………………………………………………………………………………

一直到洛奇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卡姆才收回目光,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解开领口的扣子,觉得自己像是刚刚完成了一次决斗。

这个少年来自欧克西亚斯氏族,那曾经是雷尔斯帝国地位最尊崇最显赫的几个大家族之一,有十字悲歌之称,是神圣教廷忠实的趸拥者,帝国建立之初在战场上立下了汗马功劳,权力之大甚至可以影响到元老院的决议。但世事无常,欧克西亚斯氏族在五年前犯下叛神罪,教皇亲自下令逮捕,但在执行时欧克西亚斯氏族竟负隅顽抗,最终甚至调来了军部才完成镇压。

卡姆至今还记得,那一晚是整个诺门格的灾难,火光染红了夜空,像是有一场战争在帝都里展开,事后光是清洗粘连在石砖上的血污都用了数日。

欧克西亚斯氏族在一夜之间摔入万丈深渊,绝大多数族人被现场处刑,只有极少数没有参加抵抗者被收监,而唯一被开释的族人只有一个——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

叛族者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年仅十岁的他亲手向军部献上了亲姐姐的头颅,领着军部从家族密道里发起突袭,迅速平息了这场惨烈的叛乱。

蓝发少年被教廷免除罪名,还被任命为中级神官,他领子上那枚银十字是拿上千条族人的命换来的。

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整个帝国的震动,教廷对欧克西亚斯氏族残党的清洗持续了数个月,那段时间人人对此谈之色变,唯恐不能与之划清界限。

而血统最为纯正的核心族人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反而在大清洗中独善其身,渐渐不再受人关注。

但时隔五年,现在他回来了,成为魔导师的门徒,回到了这个满是他族人鲜血的城市,来到卡姆的面前,却告诉他“无仇可复”。

卡姆重新拉开窗帘,天空一片阴霾,像是有一场暴雨在酝酿。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