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魔鬼山的客人

五年前。

冰冷刺骨的寒风在被白雪覆盖的山脉间穿梭,发出犹如千军万马过境般激烈的巨响,接踵而至的便是这里每天都会发生数十次的小型雪崩。

这座巍峨的雪山横亘在雷尔斯帝国边境地区同时也是一条重要商路上,许多商队因此绕了远路,痛失大量利益,也有勇敢者带着自己的货物踏入风雪,少数人成功翻过雪山,先其他商队一步到达山的那头,赚到了与风险成正比的数量可观的金币,而多数人则留在了雪山深处永不停息的暴风雪里。

有人说这座山里住着掌管风雪的魔鬼,这个说法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于是“魔鬼山”的外号取代了官方命名“乌勒尔山脉”成为这座雪山广为人知的名字。这是个贴切的名字,走进这座雪山就要有直面如同魔鬼般可怕的环境的胆量与能力,这二者缺一不可,那些埋藏在厚厚积雪之下的尸骨可以为此提供充分的证明材料。

尤其现在是冬季,选择这个时期上山,其实和选择自杀没有区别。因此,当贝尔南大叔在酒馆里被客人找到要求他在今天做领路人入山的时候,可想而知他的表情是多么的错愕。

贝尔南的眉毛都快扬进发际线里面了,虽然他是个光头,惊讶之后接踵而至的是愤怒,他觉得自己被耍了,他瞪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十岁出头的孩子,声音不自觉地高了几度:“蓝发小子,你知道拿我寻开心的后果是什么?我曾经……”

“一拳打死了一匹成年骏马!”有好事的酒客接口道。

“咦?不是一脚踢飞了一只剑齿虎么?”另外一个酒客询问自己的同伴。

“我听说的版本是一掌掀翻了一头野牛。”同伴喝了口酒,强忍笑意说。

酒馆里顿时哄堂大笑,显然贝尔南平时吹嘘自己的时候不遗余力,而且由于是酒后之言,所以每次的说法有不小的出入。

“都给我闭嘴!”受到了嘲笑,贝尔南更加恼火了,他冲人们大吼,然后恶狠狠地转过头来:“今天你要是不把你爹妈叫来给我个说法……”

客人穿着一件黑色的厚布斗篷,身高只到贝尔南的腰部,露在斗篷外的脸确实十分稚嫩,湛蓝色的头发和眼睛是十分醒目的特征,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显露出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冷漠。

当啷,客人撩开斗篷,一枚金灿灿的东西被扔在贝尔南面前的桌子上,客人抬头仰视着一个比自己高出几个头的成年人,脸上没有半点畏惧:“我没有开玩笑。”

所有人都沉默了,贝尔南也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捡起桌子上的东西,那是一枚印着教皇侧脸的正统雷尔斯帝国流通金币,其价值足够让现在这间酒馆里的所有人畅饮一个月的烈酒。

一个孩子带着贵重的财富,但没人敢表露出半点觊觎之色,因为在客人撩开斗篷掷出金币时,人们看到了他的穿着。

那是一件量身订做的黑色礼服,领口打着整整齐齐的白色饰巾,关键是在领子边的十字徽章……这可不是一般人的着装,这个半大的孩子竟然是一位神圣教廷的神官,而且从徽章银闪闪的质地来看,恐怕职位还不低。

没有那枚徽章,他就只是个小贵族,敢带人闯魔鬼山的领路人们都是有匪性的,贵族老爷的排场在这边陲之地的小酒馆可不如拳头管用。

神官就不同了,边境雪山的领路人们不信教,自然不怕什么神灵的惩罚,但很现实的情况是谁要是敢动一位神圣教廷的在册神官,那么这个雷尔斯帝国史上最庞大的宗教组织会追杀那人到天边去,事实上恐怕还到不了天边他就已经死个几百次了,教廷的势力不敢说无处不在,但至少魔鬼山附近就驻扎着一支教廷可以调动的边境守军。

但也有点奇怪,一位教廷的小神官来到这个不毛之地干什么,而且连随从都没有一个。

没人敢质问神官,贝尔南有些尴尬:“这个……神官大人……”

“这是订金,你带我进山之后我会付清所有的佣金,一共十枚金币。”小神官仍然面无表情:“但必须现在出发。”

“可是现在是冬天,神官大人。”贝尔南想象了一下十枚金币的价值,咽下一口唾沫,但最终还是觉得这钱有命赚没命花,他尽量在脸上挤出笑容:“神官大人,您不妨在镇上住到开春,那时我会组织一队人马带您进山,我保证……”

“我说了,我要现在出发。”小神官毫不退让,打断了贝尔南的话:“我知道你是这里最有经验的领路人所以来找你,这不是交易,而是命令。”

“你这是叫老子去送死!”贝尔南抓狂了,把手里的金币拍在桌子上,说出了有生以来最勇敢的一句话:“老子才不管什么命令,今天就算教皇来了老子也不进山!神官了不起么,老子跟你拼……”

“拼”字只说到了一半,他就顿住了,铳口触到了他的下巴,冰冷的金属质感冻得他浑身一个哆嗦。

小神官的手探出斗篷,握着一把帝国军制式手铳,这东西无论射程还是威力都不如军方的常规长铳,但眼下顶在贝尔南的下巴上,给他脑袋开个洞肯定没问题。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在纤长睫毛的掩盖下仍然透着森冷的光泽,他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这不是交易,而是命令。”

贝尔南冷汗冒出来又顺着额角滑落,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小孩子手里竟然有这么要命的武器,难怪他敢独身来到这间酒馆,原来一开始他手里就握着两样东西——手铳与金币,这的确不是交易,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

“我、我去!我这就去准备!”贝尔南的勇敢来得快去得也快,他相信所有人都会理解他的,被人这么用手铳顶着,是个人就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不需要准备。”小神官后退几步,手铳仍然指着贝尔南,另一只手指了指酒馆的大门:“现在就走。”

于是两小时后,两人就已经走在雪山里了,魔鬼山无愧于魔鬼之名,不仅环境恶劣,而且地形复杂,没有领路人的帮助,外来者半点活路也没有,一走进那片终日笼罩在山腰以上的暴风雪中,甚至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贝尔南面如死灰地走在前面带路,小神官平举着手铳紧随其后,额前的蓝色刘海在寒风中晃动,皙白的手指扣在扳机上。

“神官大人……咱们人手、补给一样都没带上,别说这是冬天的魔鬼山,平时走进去也是找死啊。”贝尔南的两条眉毛都快皱成一条了,但死神在背由不得他反抗,所以他选择给这个小神官老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女儿才六岁,这就没了老爸多惨啊,想必神官大人你的父母也……”

“闭嘴。”小神官脸上一寒,手指忍不住扣动了一下扳机,幸好不算重,因此扳机只是发出了清脆的“咔哒”声而没有击发。

贝尔南背脊一凉,再不敢乱说话,心想自己这辈子怕是要提前结束了,这个蓝毛小混蛋一定是脑子有问题,别的不说,连食物也不带,他这压根不是要进山,而是要寻死!

“这里往左走。”二人站在一个岔口,贝尔南指了指左边:“咱们运气不错,到这里还没遇到暴风雪,但也到此为止了,真正的魔鬼山从这个岔路口才刚刚开始……往左走是山腰,暖季就是环着山腰通过魔鬼山,这是最稳妥的路了,顶多五天咱们就可以到山那边去,当然……前提是不遇上雪崩以及咱们能凭空变出食物、火堆以及帐篷。”

“右边呢?”

“右边是往山顶走,直走的话今天就能走到,但那是死路,魔鬼山的山顶只有上山的路没有下山的路,另外一边是悬崖。”

“那就走右边。”小神官远眺了一下右边的路,那根本不能称之为路,只能算是一个方向,白色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汹涌翻滚的云层像是野兽在那里咆哮。

“神官大人,你是不是没有搞清楚……我说今天能上去指的只是路程啊!”贝尔南以手抚额,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事实上那是条真正意义上的死路,因为魔鬼山的山腰以上的暴风雪从不停歇,进去的人从未有人回来。”

小神官又看了一眼那边,他的脸被冻得通红,这让他看上去有点像是个正在害羞的小女孩,但那双湛蓝如海水、澄澈如海水的眼睛里却封冻着比暴风雪更森寒的东西:“既然从未有人回来,你们又怎么知道它通向山顶?”

“好吧好吧,确实有人回来过,是山下小镇里的一个老领路人。”

“那为什么镇子上的人说你才是这里最有经验的?”

“因为那个老家伙已经疯了,自从他去过一次山顶生还回到镇子之后就疯了,一直说在山顶看到了魔鬼的手指……”

“魔鬼的手指?”

“照他的说法,那手指得有几十米宽,一直连到天上去……可这纯粹是扯淡,真有那么一根手指咱们站在这里也能看见。”

小神官第三次看着山顶,若有所思。

但他大意了,贝尔南等的就是这一刻,这个光头壮汉大吼一声不顾一切地撞过来,小神官猝不及防被他掀倒在地,手铳落在几步之外。

“小混蛋,别怪老子心狠手辣,这都是你逼的!”贝尔南一巴掌扇在小神官的脸上,后者被这一下打得侧过脸去,半边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贝尔南本想拔腿跑路,转身刚走出一步忽然想起什么,立马转过来,正巧看见小神官的手正伸向那把手铳。

“都说信教的人又慈悲又心善,你这兔崽子怎么就这么心黑,你想死就死吧,干嘛拖老子下水!?”贝尔南赶紧一脚踢开小神官的手,然后捡起手铳对准了小神官。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万一你没死跑回去那老子就死定啦,反正你来这山里也是寻死的,老子送你先走一步吧!”仿佛是为了给自己壮胆,贝尔南不顾一切地张嘴大喊,同时扣动了扳机。

砰!巨响震彻,这是他第一次使用火器,手铳巨大的后坐力把他整个人往后压退了一步,小神官的胸口也应声爆出一团血花,鲜血浸出来染红了雪地。

贝尔南眼见命中,再不敢多停留,扔掉手铳赶紧往来路跑,这里可是雪山,他这边又是瞎咋呼又是铳声的,说不好就要引来雪崩。

这小子挨了这一下,要是还能逃出雪山找来那他贝尔南也认了,说明神官是真有神明在罩着。

小神官闭眼仰躺在雪地里,估摸着等到贝尔南跑远了才睁开眼,咳出一口血来,然后抚着胸口慢慢坐了起来。

对方不是军人,但难以相信这个边陲刁民是第一次使用火器,竟然打得那么准,近乎完美地命中了他的胸口。

不过也正因为这莽夫是第一次使用,所以他才没发现这把火铳里的子弹其实都是空包弹,徒具其形而没有致命的杀伤力,小神官搞到这把手铳并不容易,实弹就更难了,所以才偷来军队训练用的空包弹替代,聊胜于无。

说是这么说,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那一发空包弹依然打断了他的肋骨。

忍受着巨大的疼痛,连眼角都在抽搐,但他却从头到尾一声不吭,默默地休息了一会之后就站直身体,仍然抬头望向山顶。

他没有往回走,因为他跟着贝尔南一路走来,如今没有向导想回去也不可能……就算有向导他也不会回头的,因为他的目标原本就不是要到这座雪山的另一边。

小小的身影迈开步子,走在莽莽雪山中,很快就被扑面而来的风雪吞没。

之前的平静全是假象,魔鬼山真实的一面以最残酷的方式向他展示,直到这时他才终于明白贝尔南所说的“死路”并不是恐吓,这的确是一条必死之路,只走出几十步他就到了极限,四面八方都是呼啸而来的寒风,夹杂着细碎的冰粒。

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在朝预想的方向前进,雪风旋转着狂啸着,摧枯拉朽般掀开四周的雪堆,大块的雪团拍打在他的身体上,连站立都要耗费大量体力。

这是用冰雪造就的地狱,吸入肺里的每一份空气都能带来伤害,小神官跪倒在雪地里,双手徒劳地在胸口乱抓,觉得自己吸进的空气越来越少,他快要无法呼吸了,在被冻死之前,他会先窒息而死。

“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狂风带来了一个古奥的声音,低沉地念出了小神官的名讳,像是滚滚的雷霆,由远及近,在他耳边回响。

这更像是临死前的幻听,但洛奇知道不是,所以他尽全力地开口回应:“……是我,我要见你。”

“我要你死。”随着这句话,暴风雪骤然变大,风速超越了音速,在空气中划过便带来一连串的炸响,原本只是影响视线的冰粒变成了锋利的刀刃,轻易地撕开了他的斗篷以及斗篷下的礼服,在他的血肉之躯上割出无数血花。

洛奇倒在雪地里,他说不出话了,所以他闭上眼睛,等待冰雪中的无数死神挥舞着镰刀将他切成碎片。

暴风雪反而渐渐停歇了,魔鬼山少有地重见天日,阳光从苍穹最高处直射下来,然后声音再起:“就这样认命了……你难道不想复仇么?”

洛奇抬起头,湛蓝色的眼瞳中倒映出一座直刺入天宇的高塔。

那不是什么魔鬼的手指,而是魔法塔。

魔导师的魔法塔。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