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现实危机?4

贴在了床上,姚千雪就开始挠他的脚背。

脚背也痒,不过不如脚心厉害,姚千雪觉得不够本,所以一路沿着小腿挠到了大腿根。

大腿内侧何其的柔软敏感,桑景辰紧紧夹住枝条,让姚千雪抽不出来。

姚千雪生气,凉凉地说:“你是乖乖张开腿还是不打算接受惩罚?”

桑景辰只是摇头,看不出什么意思。

姚千雪见他还是不肯松腿,哼了一下,抓起睡袍披上就要出去。

桑景辰急了,吐掉嘴里的衣服,喊:“雪雪!雪雪!我听话!”

姚千雪一回首,就发现桑景辰可怜兮兮地张开腿,连身子都有些颤抖。

姚千雪勾起个有些坏坏的笑,走过去,拿起枝条继续欺负他。

桑景辰从来就是个怕痒的人,最后痒得不行了,边笑边求饶:“雪雪~~哈哈哈~~饶了我~~呵呵~~不行~~~别挠了,哈哈哈哈,我不行了~~~~”

姚千雪全当是没听到,继续努力中……

最后桑景辰实在是吃不消了:“哈哈……雪……雪雪……呜呜……”

姚千雪本来就没真绑紧他,桑景辰手腕上的衣服早就在他左右挣扎的时候松开了,只是他不敢反抗也不敢躲,边忍受着挠痒痒的折磨边克制自己的本能。

其实这种时候,真的绑紧了也就算了,惨就惨在不绑紧了,看起来似乎是随时可以逃跑的,却偏偏是绝不能反抗的。

过不了多久,桑景辰就缩起身子开始抽泣起来,眼泪滚了出来。

乐极生悲,痒过头反而哭起来了。

姚千雪这边早停了手,可桑景辰一哭就收不住了。

也说不上为什么,就觉得委屈就觉得想哭,最后抱着枕头越哭越厉害。

姚千雪坐到他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背,桑景辰哭得全身都在抽抽,感觉到姚千雪贴近的体温,二话不说就扑到他怀里继续哭。

姚千雪淡淡地叹口气,边安抚他边唾弃自己心软,才刚开始就欺负不下去了。

“呜呜,雪雪……雪雪……原谅我好不好?不生气好不好?呜呜呜……我再也不会了……我不敢了……”

“不会什么?”

“不会随便说分手,不会惹你生气,不会让你不开心,不会计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还有下次呢?”

“没下次了!真的没下次了!”

“再有下次你不用来找我了。”

“呜呜,都说没下次了!”

“再有下次,你直接带束花,去我的墓前给我上香!”

桑景辰吓住了,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抱得更紧了,哭得更惨了:“不要!不要!你乱说的!呜呜呜呜……呸呸呸!不算数的!呜……”

“我说真的。”

“不听!不听!不算数的!”

“我心脏差点停了……”

桑景辰一边摇头一边把姚千雪推到床上,用红肿的眼瞪他:“你不许乱说!不许吓我!”

红红的眼里还有泪,水水的样子也瞪不出什么威力来。姚千雪看在眼里,酸在心里,侧过头暗叹:谁跟你乱说了,是真的有那么一刻想过死了算了!

他本来就不是个贪生的人,早早就有了死亡的觉悟。

因为眼前的少年才想着拼一次,胜了就把赢来的时间全用在他身上,一直一直陪着他到最后。

他也想过,如果把时间抢到手了,却不能用来跟桑景辰一起分享,那么他就当没赌过这一回,也不必浪费多余的生命在无聊的人生上了。

其实……天天吃药吃到大的日子很苦,从小就在医院苦够了,他只想在白色的生命里添加一些红色的活力,如果这层色彩画不进他生命的画卷,那余下的也只有黑与白,苦涩和孤独。

这些桑景辰不会懂,他体会不到只有黑和白的人生。有那么长的时间,每晚闭上眼,第二天等待自己的不是多姿多彩的生命,而是生存或者死亡!

他活着,却并不快乐。他富裕,却并不享受。

他拥有很多,却其实都不属于自己。

抱着金银却只能困在白色的病房里,换成谁都只会向往窗外的蓝天绿地。

他不是不积极,只是没精力去折腾,搞得筋疲力尽最后还是一片残破,那不如安安静静的分开,平平静静的离去,这样对谁都好,他或者他。

姚千雪想,如果他们不能在一起,那就不必在桑景辰的生命里留下太强烈的痕迹,这样他离去的时候他就不会太痛苦,不会在他未来的生命里洒下太多阴影。

桑景辰是在阳光普照的天空下长大的,充满活力。姚千雪不想因为自己头上的一片乌云,把他头上那缕阳光给遮盖了。

他希望他能够一直一直沐浴在日光下。

姚千雪的沉默让桑景辰心慌,心里很强烈地感受到他并非开玩笑挖苦自己。

心很疼,比什么时候都疼。

“雪雪,我不跟你分开了!你赶我都不走了。”怯怯地看着他,怕他不肯要。

姚千雪终于肯看他了,眼神软软的、柔柔的、水盈盈的。

“怎么表示?”

“啊?”

“你怎么表示你的诚意?”

桑景辰左右为难,无法拿捏那个分寸,要怎么做才算有诚意?

最后咬咬唇,说:“全套好不好?”

全套?全套当然好!

不过是亲全套?还是做全套??

姚千雪闭上眼,也不说话。

平静的脸上带着淡淡地笑意,一下子就冲昏桑景辰的头,直接瞄准他的嘴就亲了上去。

唇贴着唇,桑景辰的舌头轻轻伸出,舔到了姚千雪的嘴唇。

心慌慌的,跳得很快。

舌头左右舔舔,似乎没遭到拒绝,再就着唇间的缝隙探进去,一推就开启了唇齿两关。

舌头滑入了另一片领域,湿润而温暖。

舌尖舔到了姚千雪的舌尖,那边也灵活地回应,彼此厮磨,不久便纠缠一气,难分难舍。

一路舔吻干净,桑景辰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太大胆也太……煽情!

用手背捂着嘴退开,却发觉姚千雪的目光似乎落在他身体的某个地方……

低头,看到自己小三角裤包着的下身微微隆起,变化全落在了姚千雪眼里。

桑景辰当时就想找地洞钻,恨不得立刻逃出去。

姚千雪半撑着身子坐起,笑问:“要帮忙吗?”

若平日,桑景辰肯定会红着脸逃到厕所自己搞定,既没脸说要也没胆说不要。

今天倒是反常,居然点着自己那红透了的小脸。

姚千雪有些意外,却发现他不止脸红,连身体都开始泛红了。

真怕他憋出问题来,也就不继续逼问什么了。姚千雪靠上去,把桑景辰翻身压倒在床上。

伸手一路从他的小腹摸到了内裤里……

姚千雪原先跟桑景辰躺一个被窝的时候也常常摸他,有时候隔着裤子有时候直接伸进去。

常是摸得桑景辰忍不住了,又怕弄脏了被窝,不得不急冲冲地跑进厕所解决。

李燃鑫还曾经在睡迷糊的时候感叹过一句:你小子憋尿也不用憋成这样,瞧这急得!也不怕憋出病来。

只有罪魁祸首姚千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捂着被子闷笑不已。

所以现在桑景辰早就不是当初的青嫩小黄瓜了,耐力方面提升了不少,也让姚千雪觉得有玩头多了。

桑景辰习惯忍着不叫出声,原先在宿舍里是怕被人听到,实在不行也是用被子捂一下然后用鼻子哼哼。

所以姚千雪的手在他身下动,桑景辰微微扭着,舒服了也是捂着枕头不敢出声。

姚千雪笑:“又没外人,叫出来也没关系。”

桑景辰一来是不好意思叫,哪怕是给姚千雪听都觉得叫不出声。二来是顾忌门外的姚洛风,虽然房间够大,但他就是觉得会被听到。

见桑景辰嘴硬不肯叫,姚千雪玩心大起,抓着他一边柔嫩的小球捏一下。桑景辰一惊,就让呻吟漏了出来。

“啊!”他瞪了瞪作怪的人,再看了看作怪的手,脸红得像火烧。

底裤包着自己的分身也半包住了姚千雪的手,不算紧身款的小内裤被撑得鼓鼓的,还能看到里面一动一动的……

桑景辰觉得——没脸见人了!

姚千雪继续恶劣地作怪,很快就让嘴硬的桑小宝宝弃械投降了。

桑景辰知道自己不叫出来姚千雪是不会放过他的,为了能舒服些,他不再矜持,有些自暴自弃地开始哼哼哈哈。

他扭着身子抓着床单,叫得不算多好听,但足够让姚千雪心痒了。

姚千雪放轻了手中的力道,凑上去亲了亲桑景辰粉红色的胸膛,左边一下,右边一下。

桑景辰连着啊了两下……

脸更红了……

“宝宝啊!你再这么红下去会不会内出血?”

桑景辰彻底体会到姚千雪个性的恶劣,媚中带怨地瞪了姚千雪一眼。

姚千雪哈哈大笑,拉过他噘着的小嘴亲,一整个全套下来,桑景辰的小弟弟更精神了。

姚千雪一路亲着他的身子,从脖子到乳尖,从胸口到肚脐,从上腹到下腹……

“雪……雪雪……嗯~~~我……啊~~~~左边也要……”

姚千雪急忙安抚他左边的小球球……

“我早上……早上……嗯~~~~洗过澡的……”

姚千雪眼里含着笑意,闪烁着,贴在桑小宝宝耳边问:“洗过了~~~?”语调故意扬起不算还拐了个弯。

桑景辰感觉自己快羞死了,可被姚千雪眼神一钩,居然就傻傻点头了。

“这么乖啊!那你说我要怎么奖励你?”

奖励……奖励哦……

桑景辰迷迷糊糊云里雾里的,只想姚千雪快点让他解放了,别再叫他这么上下悬着飘就好。

姚千雪一把就拉下桑景辰的小裤裤,小弟弟积极地跳了出来,弹动几下,安静了下来,却又腼腆地颤动着。

顶端有些湿润,晶莹的液体像是在想往着外面的世界却又因为胆小而不敢出来,半探出一些,又一个收缩躲了回去。

姚千雪用手指点着他的顶端,笑:“真不听话!”

指尖轻柔地点触,让桑景辰一路麻到脖子。

颤着身子哀求:“雪雪……饶了我……嗯~~”

“饶了你?你不想更舒服了?”

更……更舒服……

现在已经很舒服了,还有更舒服???

桑景辰很难想象……(天外音:宝宝……你……真纯啊!!)

姚千雪勾起狐狸般的笑,轻轻张开嘴,用舌头舔了他羞涩的宝贝一下……

桑景辰顿时像虾子一样弓起,捂住下身,翻身躲着,摇头叫:“不行!不可以!”

姚千雪哄,声音柔得可以掐出水来:“宝宝乖,放松点……”

“不要!不要!”太恶劣了!太超出他的接受范围了!

“乖啦!很舒服的!”边哄边在他身上来回摸着。

“不行……”身体被摸得软软的,态度也没那么坚持了,手微微松开,被姚千雪拉了开来。

“雪雪,不要啊……”

“不要什么?”姚千雪又舔了舔他宝贝的顶端,桑景辰吓得身体都弹了起来。

当姚千雪半含住他的小宝贝时,桑景辰整个人都绷紧了,深深吸口气,停了好一会儿才坚持不住松了下来。

“雪雪~~~”他双眼湿润,略带沙哑的呼唤,心中觉得姚千雪如此折磨他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他想说:你就给我个痛快不好么?干吗这么折腾我!

可当姚千雪的软软的舌头包住桑景辰的小弟弟,湿热的触感和轻巧温柔地舔抚,让他顿时就感到眼前有一片泛滥着七色幻光的白。

这种感觉说不出是舒服还是难受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站在悬崖的风口边整个人都快被吸下去一样。

他觉得有些往上飘,可又同时觉得往下掉……

相比桑景辰模糊的感觉,他的小弟弟更诚实些。

抽动着,想要往更深的地方探索……

很快,姚千雪就从半含变成了整根含住……

无暇用舌头去抚弄他,只能用最简单却最有效的抽动来满足他的索求……

“呜——雪~~雪——啊啊——————”

一阵痉挛,桑景辰从漂浮中掉了下来,眼前一下子黑了一片。

无力地躺在床上大口喘息……

他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只是在余韵中回味的时候——骨软筋酥,蚀骨销魂……

身后传来姚千雪的咳嗽声,听起来像是呛到了。

桑景辰空白了好几秒,才明白过来那咳嗽声意味着什么。

也顾不上是不是羞人,急忙爬过去拍姚千雪的背:“雪雪,没事吧!要不要紧?”

姚千雪白了他一眼,擦擦嘴边流下的白色液体……

桑景辰当时就恨自己怎么不昏过去算了,这画面何等的……情色啊!

“雪……雪……你吃……下去了?”

“咳咳——你说呢?”他不是吃下去,是呛下去的!这小子说出来就出来,也不打个招呼!

“对不起……”桑景辰缩到床角对手指。他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太舒服了连自己都控制不住……

“你……”

姚千雪还想说什么,敲门声响了起来。

“哆!哆!”

房间里的两人都傻了,都没出声。

“哆!哆!”门又被敲了两下,门外传来姚洛风的声音:“雪少爷起来了吗?”

姚千雪很快恢复镇定,用手背擦擦嘴角问:“嗯,什么事?”

“我出去一次,大概需要两个小时左右,需要带午餐回来吗?”

现在十一点多,相当微妙的中午饭时间……

“好!”

“我明白了。”

门外安静下来,两个做坏事的小孩都松口气。

哪知隔了不到半分钟,姚洛风又过来敲了一下门说:“那个……雪少爷……”

“又什么事?”

“衣橱最后一个抽屉里有保险套,浴室有润滑剂,要记得用!”

桑景辰一听,顿时翻了个白眼倒在床上——死、机、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