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她家的小祖宗

与何家父子会面结束后,谈笑一脸幽怨地看向老艺术家。老艺术家一本正经地避开她凶恶的目光,严肃地说:“团结合作,互利双赢。”

谈笑针锋相对:“万一引狼入室呢?”

老艺术家无比赞同地连连点头,拍拍她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这就要看你这船长的掌舵能力了。”

谈笑委屈巴巴地看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老艺术家完全不看她,这会儿功夫他的司机到了,下车给他开了车门又回到了驾驶位上。老艺术家利落地坐了上去,谈笑刚想开后车门,小跑就已经发动了起来;老艺术家这时候才开窗看她,笑容慈祥和蔼:“年轻人嘛,身强力壮地,没事儿多走走,坐什么车。老李,开车。”

载她来的小跑扔下她就走,潇洒地扬长而去。

谈笑欲哭无泪,想伸出去挽留的手都没能伸出去。

这还没完,她还没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又一辆小跑从她身边驶过,那人嚣张地按了按喇叭,留给她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也开车扬长而去。

……

“你们狠。”谈笑腹诽。

因为是老艺术家请客,她又走得急;所以她一没带现金二没带手机,穿着得体的正装和高跟鞋。她怎么让一个出租车司机在楼下等她上楼拿现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得。

她找路人问了下,发觉这离金碧山庄不算太远,三公里多一丁点;她刚来金碧山庄,还没逛过周围,所以不熟。她叹口气,走路回家。

路上有个跟她顺路的环卫机器人小绿在她边上,一看见她表情就躲她老远,歪着脑袋偷看她的一脸杀气;一边偷偷摸摸地看,一边偷偷摸摸地往前蠕动。

她穿的这身衣服很难搭配鞋,她挑来挑去选了脚上这双新买的……超级磨脚。她走了才三四百米,脚后跟就被磨破了,这附近也没什么超市,买不到创可贴之类;她只好继续。快两公里,她终于忍无可忍,把鞋往垃圾桶一甩,光着脚在路上走。

一看她杀气更腾腾了,偷觑她的小绿躲得更远了。

她光脚走到两公里半,马上到家,想想都高兴。但她脸上带着怒气,笑容有点狰狞,小绿本来正要捡拾一个塑料瓶的,被她的笑容吓得倒退了十万八千里。

她拐过最后的十字路口,到达金碧山庄所在的街。她弯弯腰舒了口气,刚刚直起腰就遥遥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拎着一个袋子在路边等。

老艺术家接她走的时候走的这条路。他当时在不远处目送她。

她发愣的间隙,R看见了她,大步流星地朝她走来。

他们很快相遇,她有些局促,但笑着问他:“你怎么来了?等多久了?”

R温柔笑着,把她眼前的几缕挡眼的头发拨到耳后:“不久。”他的指尖是凉的。他把她的手机、钱包和平跟鞋一一拿出来,笑得依旧懒懒地,“我猜可能用得到。”

谈笑大舒一口气,对他抱拳:“帮大忙了,多谢。”

她穿鞋的时候捂着脚后跟没让他看到。R的视觉兼具红外线扫视功能,早已留意到了她的伤处;但她不提,他便故作不知。

这个时候谈笑的表情才柔和起来,小绿鬼鬼祟祟地溜出来捡垃圾。R看到了,又看看余怒刚消的谈笑,猜到了原因,微微一笑。

他们到家的时候,谈笑借口让R帮忙打扫卫生支开了R,自己偷着处理伤处。R一边轻松地打扫卫生,一边分析她的举动。她这样的举动,在他庞大的数据库里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她不让他帮忙,是自尊心作祟?可她的狼狈早已无处遁形。她也接受了他的帮助。……

那是为什么?

第二天,谈笑趁有空,带R出去采购。

S市的绿化一向很好,随处可见亭亭玉立的大树。宽阔大路两旁的大树撑着偌大的大蓬伞,树影窸窸窣窣地在地上晃;走在树下,就有影子碎在身上,拂来拂去,像无形的流苏。

虽然他们登过了新闻头条,但他们仍然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寻常人。没有人认出谈笑或者R或者他们两个。

他们到达商场的服装区。两个人的品位差不多,很快挑好了两套。R去衣帽间换试,谈笑在一边看书。她看了没多会儿,手机就响了,来电备注是“小祖宗舍友”。

谈笑按按太阳穴,深吸口气,起身走了两步,接通电话:“喂。”

“你好,是谈姐姐吗?”对方在电话那边十分焦灼,“你能不能帮忙找找子敬?待会十点半学生会有个特别重要的会议,绝对不能缺席,可是子敬完全联系不上!”

这时候R已经换完了衣服,往她这边走,她说“我一会儿打给你”挂断了电话,微笑如常地看着R:“很帅气!”

但她没察觉她挡住了试衣镜,导购小姐刚要开口,R微微摇头示意,走到谈笑面前,双手按住她腰,轻而易举地把她提起来,稳稳地放到了一边。

谈笑还没回过神,导购小姐捂着嘴羡慕地“天哪”了一声。

R没看导购小姐,像是她不存在。

谈笑回过神,谈子敬舍友又在给她打电话。她没有办法,只好拉R到一旁,留了足够的现金给他,匆匆离去。

谈子敬是谈笑四姑姐家的老二。他们家的TS跟何家的HT不一样,HT的创始人是何朝欢父亲,何长青先生;所以HT是何长青先生家的独家财产。但他们家TS的创始人是谈笑爷爷,谭永仁先生;所以TS是谈家的家族财产,每个谈家人都有份。

一旦成为TS的CEO,就成为整个谈家的一家之主。她现在已经几乎是谈家的一家之主,只是还需要一个过渡与成熟期。所以她爸爸马上会断了她所有的生活费、整个谈家的小辈开始完全由她负责……

她已经是一个船长。

但她这个船长一天不是正式的,就有一天被推翻的可能。所以她姑姑叔叔和她表弟表妹表哥表姐们卯足了劲儿推翻她的船。

风雨摇曳的日子,还长着。

谈子敬二十一岁,在念S市最好的大学;在没决定谁是下任家主之前,还是一个乐于助人、勤奋上进、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三好青年,在输给谈笑之后,一夜骤变。现在抽烟喝酒泡酒吧逃课……一门心思添她的堵,完全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祖宗”。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