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鬼样

我歪着头瞧着,她不会当时气得迷失鬼心,直接上了那个人的身体,然后把白若仪推下楼,自己再跳楼身亡?不过,下一秒,我就想明白,今天她能全息全影儿像个人一样坐在这儿,肯定,没做了这种有损鬼德的缺德事儿。

看看飘在沙发上的影儿,嗯,她也没那么完全像个人。

没做过缺德事儿的女鬼眼神很纯良,没注意对面人的小心思,淡淡继续:“我跟着他,走进别墅。白若仪穿着睡裙,从楼梯上下来。两个人像久别情侣一样,拥抱在一起。”听起来波澜不惊,怎么都觉得正宫看见不入流小三的腌臜事儿,然后,哎,真是不得眼,入不得眼。

“真是……幽会来了?”刚刚端起杯子的手,停在半空。这画风转换得有点快。本以为是言情版的人鬼情未了,谁知,却是真实版奸夫奸妇谋杀案。

这局,做的也太长远?

前妻出轨这桥段,倒是容易理解。可,既然杀了一个前前妻,为什么留下吴昊占据着另一半财产?杀一个是杀,伤两个也是杀。万一被发现了,左不过是一一死。这对出轨的男女,难道会是良心发现,放下屠刀?

怎可能!

吴昊,居然能顺利活过这几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这我很惊诧。

虽然没照镜子,我还是知道自己的脸,这个瞬间肯定是变化多端。

女鬼大约是在地下呆的时间太久,没有和活人接触,也或者她和活人接触,只能有一种反应,就是害怕和恐惧。对我的惊诧,她照单全收,继续道:“当时,我就惊呆了。忽然明白,鬼差为什么把我带回来。我死的那一年,应该是2007年的夏天。再次见到这个男人,是2012年,已经过去五年。当然,五年的时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难不成,他们之间真是偶然相遇?”

我楞了一下,然后很诚实的点头:“这个,我确实不知道。”顿了一下,又补充:“我以为,可能性很小。”

北京这所城市,常住人口两千多万,算上那些来北京长住一年半载和逛荡十天半个月就走的流动人口,官方报道数据是三千万。三千万人口,遇到一个曾经遇到过的人,这种概率,嗯,和我出门遇到萧大神的概率差不多。也可能,高一点?

“是啊。我和你一样,也不知道。”女鬼嘴角一扯,轻轻苦笑,十分认同。虽然的确不是个人,是个鬼,她笑起来依然十分好看,透着几分可爱与温柔。算一算,死的时候,作为活人,她至少30岁。

如花年华,香消玉殒。

这女人,也是个薄命红颜。

赵殳哥哥果然还是懂得怜香惜玉。

可眼前这事,确是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我不能马上去问赵殳。

首先,赵殳电话,不在他自己手里,在那个叫做什么萧玉的家伙手里。

姓萧的,我知道萧太后,还有萧天左和萧天右,还有门口收破烂的大爷也姓萧。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萧,或者,是肖?这货,不会是从几百年前辽国那时代穿越过来的鬼?

衣服不像,那么新潮。

看那使用手机的模样,显然对高科技新产品一点都不陌生,否则,就那个铃声,别说几百年前的古代人会惊诧莫名,就是三十年的活人也没人见过。那货拿出手机的小神情,简直是对最新款苹果手机不屑一顾,颇有一点未来机器人的傲娇。

数码达人萧玉同学若是真的跨越几百年时空穿越而来,也只能是从未来世界穿越回现代的。

最重要的,他肯定不是一个鬼。

这难题不太好解决,又不能什么都不说,我咳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这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你……怎么现在才想起来查找原因?”这里面明显就有猫腻,可能放任自己死得这么稀里糊涂,半点不想报仇,实在不像一个对自己负责的鬼。

还有半句话我忍住没说:赵殳那么牛的鬼差,萧大神那么牛的外挂,居然搞不定这点小事?居然耽误五年,才来?

女鬼幽暗深绿眸光在我脸上停留了那么一下,仿佛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等决定做完,才缓缓开口:“那是因为,我遇到了意外。”

“意外?”人都死了,还能遇到意外?还能有什么意外?不会,再死一次?鬼的意外,好像是魂飞魄散。

她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儿,且魂魄俱全,显然,意外没这么严重。

“我被人困住了。”看起来很完整的魂魄洞悉了我眼中疑问,简单解释。

“嗯?”能在鬼差赵殳眼皮子底下做这样的事,确实需要一些胆量。我很想知道知道,这位幕后高人是怎么做到的:“谁干的?”

“不知道。”女鬼轻轻摇头,眼中一片迷茫:“我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那天回来以后,我想回去以后再和鬼差说,我见到那个男人。我一直看着白若仪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她一直管那个男人叫小强。”

“小强?”我翻了个白眼。黑衣人里面那个残忍嗜杀的外形怪物好像就是一个超级小强。

女鬼扬扬眉毛,很善解人意:“他叫刘晓强。春晓的晓。后来,鬼差告诉我的。”

“这个刘晓强把你困住了?”幕后高人为了财色动了歪念头,直接杀人把自己喜欢的女人,也没准是自己的老婆嫁给土豪,然后在通过老婆和土豪离婚获得一半财产,这个套路,怎么看着都不像高人的套路。

我以为,高人应该是运筹帷幄谋算千里兵不血刃,就可以让土豪心甘情愿双手捧着真金白银直接送到自己面前,然,高人尚需谦让一番礼让三次方可不情不愿地收下。

这才是高人本色。

“不是。”她神情恍惚,艰难回忆:“那天晚上,我一直在那个别墅。刘晓强问白若仪,吴昊是不是走了。白若仪居然毫无愧色地点头,然后开始在刘晓强怀里撒娇。看着她当时那个样子,我完全无法理解,她,怎么能这样欺骗自己的丈夫吴昊。”女鬼一脸嫌恶和痛惜。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