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男人

“然后,我就被人带走了。”她顿了半天,才继续说。

带走她的人,大约还是赵殳?应该是吧,虽然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见过赵殳,他负责这片区域,已经很多年了。

“你不甘心,为什么呢?”鬼在死去之后,若有怨气,总会不甘心离开阳间。它们在黑夜中游荡,留恋这个世间的一切,还想寻找自己活着的亲人。

眼前这个女鬼,大约是放不下吴昊吧。

想一想,金童玉女一样的夫妻,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偏生出了车祸,确实很难放下。

如果可以,我很愿意帮助眼前这个不知名字的女鬼,比如,她想见见吴昊,或者,想让吴昊见见她。

“这里的鬼差,你应该认识吧?”女鬼洞悉一切的眼神,看着我,柔声说。

“是啊。”哎,这个也需要走后门吗?她能在阳间徘徊怎么久,赵殳都能不管她,其中有什么猫腻?她能出现在我的房子里,肯定和赵殳关系不错。

赵殳的追踪术,可以媲美迷踪犬,当然,是对鬼的。

“赵殳本来带走我了,然后到冥界。他们说我死得冤枉,让我回来再看一下。说我本来不该死的。那个,好像也不是完全的意外。”她从往日哀伤回忆中恢复过来一些,抬起眼睛,望向我。

“嗯?所以,你又被带回来了?”赵殳这个灵魂摆渡人,还挺有爱心。不对,不是完全的意外,那就是人为?

我又看了看眼前的女鬼。

她死于谋杀?

“是啊。我也觉得自己死得很奇怪,而且,好像警察都说了,这是一次意外。但是我很想见见吴昊,看看我走了之后,他怎么样了。所以,我就回来了。”说道吴昊,女鬼的目光又温柔起来。

“看到吴昊了吗?”我其实很想知道,十年前的吴老板,是什么样子?

“看到了。不过那已经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了。我不知道,在阴间这么短的瞬间,居然,在你们这里,已经过去好几年。等我回来的时候,吴昊,他居然已经结婚了。那个女人,我并不认识。”女鬼有些失落。

“结婚了?”我算了算,吴昊已经离婚五年了,这至少应该是五年的事情。那么,那个和大学老师结婚的妻子,是吴昊的第二个老婆?这吴老板也确实够倒霉的。

“是的。我去的时候,看到那个女人和他在一起。当时,我很接受不了,我想拉住他的手,和他说我回来了。吴昊没有搬家,还住在我们曾经的房子里。我进去过,里面的东西,很多都换了。”淡淡的哀伤,弥漫出来。

“那什么,你也不要太难过。人家结婚嘛,肯定是那个女人要换的。是吧?”女鬼脸上的幽怨,让我忍不住安慰她。其实,换做我,我肯定会把以前的房子卖了。

“我知道。我跟在吴昊身边,每天看着他。你知道吗?能够再次看到他,真的太好了。我还以为,再也不见到他了。”原来,鬼也会哭,也会流泪。只是她的眼泪,仿佛一道水痕,在貌似实体的苍白脸颊上淌下来。

“嗯。”我忽然想起,她回来是要找那个谋杀自己的凶手。

那个凶手,到底是谁?找到没有?

“我躲在暗处,默默看着他。他像从前一样,开着那辆白色吉普车上班。等他下班的时候,我坐在车里等他。可他一定也不知道。有时候,他会接上自己的妻子,我就和那个女人坐在一起,看着他们一起出去吃饭,西餐厅就是我们曾经经常一起去的那家。我可以进去,坐在角落里,看他们吃饭,只是,周围的一切,对我,早就没有了吸引力,也没有任何意义。”她笑得温婉而凄凉。

如果吴昊后来的妻子知道自己每天和鬼作伴,会不会害怕?

“确实。”我对她点点头,表示同意。作为吃货,如果让我看着不能吃,确实很难受。

“我本来也只是想来看看他,然后离开。鬼差一直没有管我,让我自己晃荡了一段时间。人家别人都是找鬼差伸冤,而我,我想不出自己死的时候有什么问题。消防栓的阀门突然坏了,这不过是偶然而已。怎么可能是人为呢?于是,我就天天跟在他身边,呆了一个月。”

“然后呢?”这一个月,不会是最近的事情。赵殳不会无缘无故地让一个女鬼在自己的地盘上晃荡这么久。

她还在这里,想必,不是意外。不会是吴昊和那个女人阴谋害死她?不会是吴昊公司要破产,为了骗保险?国外很多电影有过这样的狗血情节。

我脑补了一下,把刚刚想问出来的话咽了回去。如果真的是骗保险,那么这个女鬼,一定会很伤心。她在阴间,不去投胎,就这么跟着人家,心里是多放不下?

“一个月满了。我准备再呆一个晚上,就和鬼差说,我要回去了。回到鬼的世界。说真的,那个女的,对吴昊好像挺好的,我还有什么放不下呢?”她看了我一眼,想了一下,又说:“直到最后一天晚上,我忽然发现了一个曾经见过的人。”

“你见过的人?”凶手?可是,怎么会呢?她这种死法,凶手是谁?

“我死的那天,我的前面,停着一辆车。那个车上的男人,我一直记得。如果不是他,我肯定不会把车停在那里。所以,我记得那个男人的脸。”

“这么巧?”那个男的,如果目睹了自己身边的人死于非命,心理会不会留下阴影?

“其实如果只是单纯见到他,倒是也没有什么。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她淡声道。

“女人?你认识?”这是三角恋的节奏么?

“那个女人,是吴昊后来的妻子。”她静静地说,一脸的淡然,看不出喜怒。

“吴昊的妻子?”话一出口,我才发现自己说的有问题。那是吴昊的前妻。她口中的现在,应该是几年前。吴昊还没有离婚之前。

我记得,今天白天,吴昊说,前妻出轨了。

他的前前妻作为鬼,目睹了他的前妻出轨。

怎么这么乱呢?

“对,那个在我死后和吴昊在一起的女人,吴昊的第二个妻子。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那个男人,什么,然后呢?”我有点凌乱了,这个坑,是不是有点深?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