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怨

“哦?”对面的女人虽然死了,可还保留着很多曾经的习惯,比如,她现在皱着眉头的样子,和活着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知道她是鬼,我会以为她是一个比较冷的女人而已。

看着她微微蹙起的眉,透着淡淡的哀伤。

那么浓重的怨气,又是从何而来?

她么?

“是啊。我觉得,你还是死心吧。其实,你已经死去很多年了吧?他总得有自己的生活。”有很多鬼,死了还不认识自己是死了,非要折腾很久才承认自己死了,让自己离开这个世间。

她和吴老板没有孩子,那么,她牵挂的,应该就是这段感情吧?

女鬼有怨气,多半,是情。

“呵呵。”她听完我说的话,微微一愣,然后忽然笑了:“你以为我是放不下吴昊?”

我点头。

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还要找那个外星人来跟踪吴老板?

“其实,我是想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她叹了一口气,幽幽地冒出一句,蝶须一样的睫毛垂落下来。

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吓了我一跳:“什么意思?你不明白你自己为什么会死?”

这里面,难道有什么猫腻不成?

人死去的瞬间,灵魂离开,往往可以看到自己的肉体是怎么消失的,也就是怎么死的。

“你,愿意听我讲讲我们的故事吗?可能时间会很长。”她抬眼,看着我,满目期待。

我想了一下,点头,然后忽然想起来:“哦,等一下,我到点水,好吗?你要不要来一杯?”刚说完,我就觉得自己脑子实在是出了问题:鬼,怎么会和喝水呢?

“谢谢,不用了。”她温柔地轻笑,仿佛看出了我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去厨房,到了一杯水。一边走,一边想,自己莫不是脑子糊涂了,今天晚上要听鬼故事?

一定,一定是那个外星人帅哥刺激的。

虽然我懂得一点小法术,可被一个女鬼和一个不知为何物且来历不明的外星帅哥同时光顾,还真是二十多年来头一次。

坐定在沙发上,我放下手中的杯子。

对面的女人还是那般轻飘飘的浮在沙发上,让人看着多少有些诡异。

“好吧。你可以讲了。”我会听到一个怎样的故事?

“我和吴昊,都是兰州人。吴昊家是部队大院的,他的父母都是军人。我家也是。不过,我比吴昊小十岁。在我们那所城市,能考上北京的大学,都是非常优秀的学生。吴昊比我早十年在北京上大学,毕业以后,像很多人一样,他也留在了北京。”她放佛陷入到回忆中,带着奇异光芒的眼眸,好像在看我,又好像没有看我。

“哦。”我轻轻点头,端起水杯,抿了一口。刚才吃的米线有点咸。看来,这个故事真的有点长。

“后来,我也考上了北京的大学。来北京读书了。非常巧,和吴昊是同一所大学。”

小师妹和大师兄的故事。

“我刚刚接到大学通知书,父母就帮我联系到了吴昊。我们都在一个军区大院里,老一辈人都认识。外地来北京上学的孩子,寒暑假回家的时候,彼此都会一起,这样有个照应。我们又住在同一个大院里,所以父母就把我托付给了吴昊。”女鬼的声音,轻轻柔柔。如果她还活着,光听这声音,就可以迷惑男人的心

“嗯。”为了表示我在听,我吱了一声。不是我冷漠,是我想不出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不是我听了这个故事,下一步,我就得承诺不能给吴老板介绍女人?虽然我依然可以拿到佣金,可是一个死去的女人这样要求自己活着的老公,多少觉得有那么点不对劲。就算吴昊不想结婚,一直纪念死去的女人,可那也得是人家自愿。

“我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他。”女鬼依旧飘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像悬浮在水中的水母,白衣曳地,清冷的嗓音,继续着:“八月的兰州,天气很好。那天,妈妈带我去吴伯伯家。吴伯伯是将军级别,他家是复式的两层楼。我和妈妈一进门,吴昊正好从楼上下来。他穿着绿色的T恤衫,米色的休闲裤子,白色的运动鞋。头发修剪得很整齐。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个男人好高哦。”女鬼轻轻浅浅一笑,我仿佛看见多年前那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娇羞的容颜,华彩灿烂,只可惜,今日,依然人鬼殊途。

年少时的吴昊,大约,也是个英俊少年吧。

“后来。。。。”

后面的事情,几乎是顺理成章,两个人恋爱,结婚。

我慢慢的听着,想,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个已经是鬼,那么她和吴昊显然是很登对的一对。

想想自己,实在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大学的那个前男友,我好像已经忘记他长得什么样子了。不知道这厮,在岛国混得还好?

“你们难道一直没有孩子吗?”我忽然想起,吴昊的资料中提及,放佛没有孩子。那么眼前的这个鬼,显然除了吴昊,没有什么亲人。

到此刻,我已经很简单的明白了,眼前的女鬼,显然不是那个给吴昊口中的那个前妻。看似老实本分的吴老板,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感情?为什么在他的资料中什么也没有提及?我忽然好奇起来:在女鬼口中的这段感情,为什么竟然在生者口中全无半点痕迹?甚至她心心念念那个人居然都没有提到过和他的那段婚姻?

“我的前妻和别人结婚了。”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句,是对自己婚姻的全部描述。如果不是这位女鬼的突然出现,我真的不知道吴老板口中所说的前妻,其实已经是后妻。

“刘小姐,你想到了什么?”女鬼一下子把我拉回到现实中。

“嗯?”我回过神来,踌躇了一下,那句话在肚子里转了几个圈,最终还是战胜了好奇心。我看着对面的女鬼,说:“其实,我刚才在想,你的先生,就是吴昊,他也一样的爱你吗?”

我看着眼前的女人,哦,不,女鬼,心里琢磨:这话是不是有点杀伤力太大了?分明是揭人家的伤口嘛。

女鬼微微一笑,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被宠爱的女子特有的骄傲:“刘小姐,你今年多大了?谈过恋爱吗?”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