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解锁

没过多久,幻想破灭。

“?血红的眼眸中,霞光肆意舞动,再难追寻你的行踪——”

手机响起了凌天微的专属铃声音乐。程叙胆战心惊地去接听。

“有重要的事商量啊!小病就要请假!信不信叫挖垃圾的铲车把你连床一起铲过来!”

对着镜子照了好几次,确认校医借的大褂能完美掩盖手和腿上的伤口后,程叙哼哼唧唧地朝学生会出发了。

学生会办公室里,凌天微支着下巴,游佳双手按在沙发扶手上,满元春却不在。程叙一见这情形,就知道是和时空学区有关的事。

“你自己看。”凌天微将桌面上的显示器转了个头,朝向桌外。

……

程叙的瞳孔放大了——这么快就有本校学生,又掉入了时空学区的陷阱。

监控电脑的记录显示:编号XX和XX的SimPLE,曾启动过时空学区。

程叙伸手到凌天微面前将键盘和鼠标拨向自己这边,站着操作,点开了好几层目录,选中了一个数据库文件。

查找编号为XX的SimPLE的信息,数据库连通……完成。显示记录。

程叙的目光落在那台SimPLE的持有者的姓名上,胸口狠狠一震。

那台SimPLE的使用人——韦海心。

“查到是谁了吗?”凌天微催促道。程叙愣了好一会,才接上一句:“查到了。不过应该问题不大,病毒会被自动发到机主的SimPLE上,禁止系统再次启动时空学区。”

“如果是那样就简单多了,你没往下翻看记录吗。”凌天微皱起眉。

程叙心里悬了起来,他把监控记录往下翻。

早上8点30分时——“Trojandistractorv1.2.5016connectionfailed*ERRORCODE#102*anchorcorrupted,deactivatedbytheterminal”

病毒竟然被清除了?!

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那个女孩子不但玩时空学区,难道同时还是编程高手?

不……大概是拿去给杀毒软件公司解决的。

“你的信息科技头名真是弱不禁风,我们要商量一下怎么办。”凌天微神情严肃。

程叙感到一阵背脊发凉。

“要不……阿玄把病毒升级一下再试试?”游佳说。

“要做两手准备,”凌天微按着桌面站起,“如果病毒又被对手查杀掉,总不能无休止地这样下去。所以,”她看向程叙,“你如果查到是哪个同学了,能否约谈他,请他放弃游戏?”

“我不建议这样,”程叙手指上推眼镜,“首先,不明真相的玩家,对这款能够高效学习的游戏非常依赖——我想我们是最清楚的。”

凌天微和游佳都沉默了。当初,前一届学生会干事们苦苦劝说自己放弃游戏,但却全被己方当成了自私的恶意。

“其次,直接约谈学生,我们会面临暴露的风险。一旦这些学生和推广员取得联系——或者很有可能转头就去和他联系,再告诉他我们对于时空学区的反对立场,那我们无论在游戏还是现实中,都要遭到来自时空学区官方的威胁。”

“可恶……历史只能重演了吗。”凌天微攥紧了拳头。

这次换成程叙和游佳沉默。

所谓历史重演——收割掉那些玩游戏的同学,长痛不如短痛。

但己方三人,甚至还不如前代学生会。那时候的学生会主席,拥有“将被收割对象的学识保留下来”的谋略,对同学造成的伤害要小得多。

不管怎么想,程叙都感觉到,自己现在做的事,和前代学生会没有区别,而且,做得还不如他们。

可是,真的要在游戏里下手把韦海心收割掉,程叙又感到有点于心不忍——这不但会消除掉她的学识,还会让她损失近3、4个月的记忆。

“不然就只能这样,”凌天微把显示器和键盘、鼠标都拖回原位,“我们在游戏里约谈他们。小叙,你去谈吧。我不太擅长谈判。”

“呃……”

身上的伤虽然不重,但到处都还在抽痛。一想起眼前由小水果刨幻化成的缭乱刀光,程叙就不寒而栗。

这么极品的女孩子谁敢去对她提要求啊……

程叙一想起那个有着可爱娃娃脸但下手无情的女同学,不禁缩了缩身子。凌天微很敏感地觉察到了:“怎么,有什么困难吗?”

“……从名字看,应该是女孩子,我去说不太方便。”合理的借口。

“那么,交给游佳……啊,不行不行。”凌天微连连摇头。

一开口就是“2025年度最经典口误”的游佳,只会立刻得罪对方吧。

“我、我没问紧、不要提的!”游佳急忙证明自己。程叙和凌天微同时叹了口气。接着,程叙眼镜一亮。

“游戏里有军团频道,”程叙说,“约谈的时候,游佳出面接触,以示诚意,再邀请对方加入军团,然后在军团频道里打字,这应该就不会出错了。”

“好像是的。那,就定在今天晚上吧,”凌天微双手连敲键盘,“我会匿名发出约谈的邮件,至于来不来,我就说不好了。”

“我们也一起登入游戏,离开一段距离确保她们安全,”程叙翻看着自己SimPLE里,时空学区的首选项设置,“登入的场景选哪?”

“补习音乐课程的场景,苏州城,因为音乐不是主科,一般没什么人会在那里打山贼补习的。”

“我慢慢地说,肯定不会说错,请放心吧!”

“别紧张,对方也不是嘴快的人。你很有亲和力的,一定可以说服她。”程叙鼓励游佳,游佳脸上稍微一红,马上作出很直爽的样子,喊着“加油”和程叙击掌,小跑离开了学生会。

见游佳离开了,凌天微抱着手臂,好奇问:“你认识那个要约谈的女孩子?”

糟。

“是的,我就这两天和她说过话,”程叙横下一条心,反正凌天微早晚会听到风声,干脆现在就——先缓一缓吧,“详细的情况等处理完这个事我再告诉你。”

“原来这样啊,”凌天微的笑容里根本没有笑意,“因为我最近很忙,所以你一有空就去找游佳聊天、然后她也在训练所以你又找了很多女孩子说话吧?”

“完、全、不、是……”

“小叙,我可不想要一个——闻到女孩子的气味、就会象贵宾一样跟着跑的小弟哟。我看你好像身上有伤呢,虽然不重——请打开游戏,让我好好的惩☆罚☆你☆。”

被凌天微在游戏中不得还手地揍成0HP,再以死狗一样的姿态被凌天微丢在传送点上登出游戏后,凌天微一定要程叙解开白大褂让她看伤势,尽管都是表皮外伤,凌天微还是毫不吝啬地取出自己急救箱里的进口药,象不要钱般地替他涂。玉指擦过伤患处带着凉爽之感,令程叙身心都放松了很多。不过在擦完四肢后,凌天微突然把药瓶往他头上一敲,转过背去,让他自己动手擦身上了。

无论遇到什么事,我都一定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两人在文山书海中度过了一个下午,偶尔的交谈也都和学校里的事务有关,互相都能感到,面对即将到来的约谈时间,怀抱着一丝对未知命运的疑虑不安。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