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木乃伊

第二天第一大节课刚下课,程叙又听到了从楼下传来的嘈杂声,不用说又是学生们跑到那个普通班级外,排队去买饮料兼围观SD娃娃美少女了。

不知道该说是后知后觉还是认真学习过头,总之今天尖子班这边才开始沸沸扬扬。

“是叫韦海心吧,好想和她说上话……”

“华侨千金、少数民族妹子……”

“为什么带着水果和鲜榨果汁来学校卖……”

“可是很好喝啊!也比食堂的便宜!”

程叙叹了口气,看来这是个不能放着不理的情况。如果自己不管,被政教处抓到了她大概只会更麻烦。

午休时间开始了。程叙走到教室外,从走廊上一眼就看到了外面楼下的情形。如果把人群看作蚂蚁的话,那么外面可以算是一只蚂蚁背着重重的食物在慢慢移动,其他蚂蚁三五成群地在附近指指点点。

程叙心中一动,连忙赶到楼下。只见那只超大旅行包已经移动到了停放自行车的地方。他追了上去,触碰了一下旅行包。

“卖完了。”

“我不是来买果汁的,你是叫韦海心吗?”

小号西式制服裙摆微荡,两条马尾低垂晃动了片刻,随着咯啦的拉链声,插班生韦海心,从架在电单车后的大旅行包里掏了什么出来,递到程叙面前。

这个……

“芒果。”韦海心右手手心里捧着金黄的芒果伸向程叙,左手亮出了一张二维码的卡片,让他扫描付费。

“呃,我也不是来买芒果的……”程叙一拍额头。

“火龙果。”这回递过来的是大颗火龙果,上面还带着水珠,清新的气息一下就满溢了出来。当然,也少不了二维码卡片。

“我不是来买水果的……”

“桂圆。”果脯盒子+二维码。

你是非要卖给我点什么吗……程叙就象嘴里被同时塞上了刚才递来的三件东西一样,说不出话。

韦海心稍稍斜着头,看着程叙这边,见他还没有掏SimPLE付钱取货的意思,就回过头,熟练地用塑料绳把大旅行包捆上电单车。

程叙连忙移到她侧面:“我是学生会的干事。学校按规定,是不允许私人向同学销售商品的,请你把这些东西收好,以后不要带到学校来……!喂!听我说啊!”

韦海心将两条马尾在脑后匆匆用胶圈捆成一股,便跨上运大包的电单车,从程叙身旁驶过,就象旅人经过路边一块坡度提示碑那样无视掉他,汇入了离校的自行车流中。

原来“开车上学”是指的开电单车啊……可是,到底哪个跨国集团公司的千金,会背着水果和鲜榨果汁到学校来卖?

程叙正百思不得其解,就远远看见运着大包裹的电单车在学校路旁停了下来。有些秃头的瘦高个政教处主任,正对矮了他两三头的韦海心指手画脚地训诫。

“请等等主任,”程叙连忙赶上前去,“我们学生会刚才已经对韦海心同学进行过批评教育了……”

主任口水的目标转移。

10分钟后,主任说得口干舌燥,终于丢下“严格要求、坚持纪律、下不为例”一类的结束语,不快地走掉了。程叙连头发都因为郁闷恼火而起了卷。他感到背后有人点了点。

“芒果。”

韦海心右手捧着削掉了皮的芒果,伸过电单车后捆的大背包上方,递到眼前。她的左手没有拿着二维码贴牌,而是滴着汁液的水果刨。

虽然她还是没有表情,但被漂亮的女孩子表示感谢,多少有点高兴。

“谢了,我就不用了,明天起请千万不要把这些东西再带来就行。”

程叙转身离开,然后他深刻地体会到了,芒果这种无害的水果,……

……的果皮,踩到了真的很滑。

“啊呀!”

手在空中乱挥着,有东西抓就好了根本顾不上是什么!

程叙一把抓住了电单车,车和他一起向侧方倾倒。韦海心动作飞快地去扶车子,只不过因为那细弱的身体能产生的力量,和电单车倒下的力道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她就象要被带飞起来一样,跟着一起向前跌倒——

啪,不着地面的车轮在慢悠悠地水平旋转。

清香。

不知道是水果的气息,还是少女身上的。

程叙头昏眼花之间,感到手臂上被压着了,连忙用力抬起,想推起压在身上的“电单车”,却传来一阵软绵绵的手感。

……糟糕了。

借程叙的推力顺势爬起身的韦海心,全身小幅地颤抖着。

程叙明白这次大概没那么容易被原谅了。他连忙双手连摇:“不是这样的,我刚才以为你是车……”

脸压低、刘海彻底盖起眼睛的韦海心,左手的食中两指,捏紧了水果刨。那看似毫无威胁的刨刀内刃之上,在如此正午的烈日之下,竟泛起了月光般冰凉的寒闪。

下一瞬间,原本静立的女孩子化作脱兔,飞身上前,双辫飞扬,指尖的果刨变成一道冷光朝程叙迅捷无伦地袭来。

“是怎么弄成这样的?”到校医室里探望的满元春,惊讶地看着床上的“木乃伊”。

“啊、这个,我摔了一交……哎哟哟……”木乃伊说,嘴上的胶布将程叙的声音挤压变形。校医撕下他手臂上的棉纱,给他点药。

“你这一交摔进刀山里也不会变成这样吧,菜市场里随便找块排骨都比你伤得轻啊,”满元春纳闷地看着校医给他换药,“这是SD娃娃的神作吗,少数民族的女孩子真不好惹。”

校医大妈向满元春说明:“其实你朋友伤得没多要紧,都只是表皮,别担心。”说着继续撕除程叙身上的胶布,程叙咿呀呻吟吸气声不绝。

“我来归纳一下发生了什么事——韦海心,因为你的不轨举动,只用一个小水果刨,就在1分钟内把你的制服割成拖把、还削掉你全身20处以上表皮,让你痛得象烂番茄那样一地滚但是又没有什么实质伤害,总之就是下手又快又毒还有分寸。”满元春双手展开程叙搭在椅子上已经沦为抹布的衬衫校服,翻来覆去地看。

“哈、哈哈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呜哇……”程叙脖子上的胶布被校医撕掉,校医大妈敲敲他的后肩:“好啦!男子汉,忍着点,明天就会好了。”

“我先去拿件衣服给你换吧。”

“我有衣服在学生会……啊,算了,你还是回宿舍帮我拿吧。”

“是啊,如果凌天微主席知道了这件事,会怎样……”满元春沉思起来。

“不要让她知道。”光着膀子的程叙双手作揖,扯动伤口,痛得歪嘴。

“我看有点难,因为这事很多人都看见了,就算没看清你对她做了什么。所谓可爱就是正义,大家只会认为你是邪恶的一方。加上昨天游佳的事,你马上就会多个‘人渣副主席’的尊号。”

程叙苦恼地按着额头,又碰到了伤口,呻吟了一声。

“今天我顺便帮你去学生会请假好了。”

“拜托了。”程叙苦着脸送走他。

希望能请假成功……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