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 漫天飞草

两人回到电梯前,程叙先按下了“↓”。轿厢门打开了。

“那时,你为什么会来写字楼?”

“偶尔发现的,”凌天微按亮1层的塑料片钮,脸色阴晴不定,“……”

程叙看到她这样,心中想到了几分。凌天微也立刻明白,他猜到了,于是不再隐瞒:“沈道纬他带我来的。”

“当时你就住在附近?”程叙装作不在意地转移话题。

“也不是,我家很早就看重了这边的房子,当时这边还没有开发,是个很荒凉的地段。自从这里有了高楼,就渐渐地繁华起来,成为市中心。爸爸在商场上做出判断都非常精准,就象……”

就象你,在战场上所表现的那样——凌天微没说出来。

而程叙很关注地听着她说起家里的事。虽然满元春如果知道了会拍着他的肩说“看看,别人当你是自家人了”,不过此刻他只是单纯想要再了解凌天微多一点。

喀拉喀拉——咣。

电梯停住了。程叙和凌天微都是一惊。指示灯显示停在10多层的位置。

出故障了。两人都反应过来。凌天微望向电梯上的报警电话。就在这时,电梯里的灯光闪了几下灭掉,就连指示灯都灭了。周围立刻陷入一片漆黑。

凌天微全身一哆嗦。陷入黑暗、对周围环境无法了解和掌控,令她感到一阵惊慌,想要用力地砸向电梯门。

“别怕!”黑暗中听到程叙果断的指示就在附近,凌天微稍稍放松,小心翼翼地问:“怎么办……哎呀!”

电梯突然小幅地动了一下。程叙在头上擦了把汗,用SimPLE照亮伸手不见五指的轿厢电钮:“你靠着墙站好,我来。”

凌天微听他的话,背靠电梯、两腿弯曲地站好,这是一旦电梯下坠、能够减缓身体受到冲击的安全姿势。

“你好,我们困电梯了。就是卡着突然不动了。这样。”程叙摘下了听筒说。

身处黑暗中的凌天微,原本有些惊慌失措,听到他已经通知报警了,莫名地感到安心不少。

实际上程叙知道,其实这部电话一拿下来,他就发现根本打不出去。这部年久失修的老旧电梯,恐怕此刻连报警线路都靠不住了。只能等待有其他人发现异常。

如果让凌天微知道了真实情况,她一定会受到惊吓。

“好了,现在等着吧。不要紧张,也别太放松。总之我们肯定会没事的。”

“啊……恩。”

小叙……在关键的时候能在旁边,真是太好了——凌天微想着,不禁开始在黑暗中探寻他呼吸的气流。

就在这时,电梯的轿厢又发出了哐啷一响,然后急速下坠。

“咦呀呀呀呀呀呀呀啊——”

在凌天微凄惨的喊声里,程叙咬紧牙关,双手抱起了装满内衣的包裹,用力往前扑地推出……

咔当,电梯下坠了3、4层,卡在了竖井里。

戴着安全帽的工程师用对讲机和电梯机房里的同事交谈。一队身穿物业制服和保安服的工作人员赶到了开启的电梯门前,看到了电梯中的情形——

凌天微衣领歪斜地靠坐在电梯地面上,四周掉了好几件内衣,还有一个人的头埋进了她的裙子里,只有下半身露在外边。

这是如假包换的性骚扰——不知情的话一定会这么认为。

“呜咕……”凌天微渐渐地冷静下来,费力地咽了口气。然后“呀”地连忙移动身子,从原地离开。随着裙角拉走,先是程叙露了出来,然后是他拼死送出给凌天微当软垫坐的内衣包。他还保持着双手推出提包的姿势趴在地上,手指似乎动了动。

“没事吧?”工作人员问。

程叙挣扎着起身,眼前一片朦胧,他的手在地上摸到眼镜,戴回。只见凌天微缩在电梯门边死盯着自己,紧紧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直转,像极了被轻薄的少女。

在写字楼的值班室外,程叙已经不知道她的怒气值高到多少了:“等等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我明白的所以才会更生气啊!你、你知道……啊算了你不用知道了!”凌天微满脸通红地挥舞着手提袋、雨点般朝他砸去。

直到最后,凌天微都没有告诉程叙,真实的想法——

“如果下午我战败了,你应该会想到,也许带我来这里,我还会记起你。因为……那是和重要的人才会一起来的地方!”

在当天早上9点时,另一方面。

气温渐渐升高,蝉鸣声从遥远的树林传来。周边的山坡都林立着正在兴建的商业住宅,有的从楼顶上挂下“封顶大吉”的条幅,只有这个尚未开发的山岭上还保持着原生态的一片青翠,从这里能够远眺城市中高耸的写字楼与商业广场。

“元春,星期六这么早……”游佳尚未换下早起小跑的运动短袖,站在青草间,手中握着一小瓶撕掉标签的运动饮料,她带着些疑惑地望着眼前。

满元春,单拳握紧搭肩书包,从5米外直面着她,微笑的清爽面容上掩盖不住几分疲惫,原本的短发因最近疏于修剪,有的达到了开始弯曲下垂的长度。

“游佳……我想一直看着你单纯地在向前奔跑,不希望你因为卷入多余烦恼里而沮丧、慢下脚步,我现在,经常会想,让你进入时空学区是不是正确的事。”

“哈,什——么呀!我已经习惯了那样的战斗了,我没问题啦。”游佳把塑料瓶在手上转了一圈,五指一合抓紧了。

“不是担心这个。”

“还可以提高成绩、腾时间出来训练,还有,最高兴的……可以认识阿玄!能有很多时间在一起!”

“……!”满元春的身体象被渐渐加强的风吹袭一样,向后稍稍一仰。

“对哦!谢谢你,介绍阿玄给我。他教我很多事,带来希望勇气和胜利,希望和他就一直就这样下去!”游佳伸开双臂,望向天空,感受山岭上吹起的清风。

“那……不会烦恼还有其他人也在他旁边?”

“不会!因为你本来就和他一直是一丘之貉的吧?”

“我是说,凌天微也一直和他在一起呢,”满元春试探着问,“会让你感到很麻烦么。”

游佳收回了双臂,精神开朗的笑脸收敛成了有些寂寥的微笑:“最近不会哦。学霸姐是同伴也是对手,就像对踢练习时一样,但绝对不是敌人哦!总之已经决定暂时不会让阿玄感到为难。你和阿玄都可以放心啦!”

看来已经无需再说了。她已经决定继续这样走下去了。所以,我也是。

程序猿,你这让人羡慕的家伙。

“绝对,不要离开我们。”满元春深吸了一口气,“来拉钩。”他放下左手的挎包,向游佳伸出右手。

“好!”游佳将矿泉水瓶交到左手,走上前来伸出手要与他相握,“来约定……!”

太阳的光线似乎变得刺眼了起来。

游佳的瞳孔收缩着。

触感不止手上,而从全身传来。

用将价值连城宝物收下的气势,满元春将她拥入怀中。

算上矿泉水瓶掉地,时间上也只有短短的5秒。

“这只是共同战斗过的友情之约……请不要当回事。”满元春在她耳边小声说。

……

游佳愣住了,就象球场上被人从100米外洞穿大门。

她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满元春已经离开,留给她搭起单肩包的背影,在被一阵大风刮得漫天飞舞的草屑中,走向城市远景,似乎再也无法回头。

——“只是友情……”——

“什、什么嘛吓死我了……”游佳的胸口急促地起伏着,她的手想要拧开塑料瓶盖,却好几次都没成功。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