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战力不足白菜

第二天的咖啡厅聚会开始半小时后,还穿着运动衫的游佳挥汗小跑着来了:“嗨元春!程序猿!咦?这位?啊是学霸姐!你好!”

“男生这边都叫女神,女生那边好像都这么叫……”满元春小声说。

“游佳,你玩过什么游戏?”凌天微让座位给游佳坐在身边。

“红灯绿灯停!”

突然提出小鬼头们玩的游戏是怎样……程叙按着额头。

“好吧,我算是了解了,”凌天微望了一眼程叙,“请小叙来解释接下来要做的事。”

听到程叙说满元春想要帮助她,游佳跳了起来:“我知道了,我会好好鞋的!这个事本来就该我自己努力!”

“那么你愿意加入我们一起学习吗,进到这个网络游戏的教育平台里。”

游佳毫不犹豫翻出了SimPLE,交给程叙,凌天微掏出了泛着蓝色液体的注射器。

“不会影响到兴奋剂检查吧?”游佳说着让凌天微注射。创口带出一些血来,但她眉毛都不动一下。

“好,登入!”

随着视野的切换,程叙、凌天微、满元春进到了大漠黄沙的场景“敦煌”,片刻,在三人身后,游佳出现了——是位英武的少女,她红发稍长至肩,两侧发梢分别扎着长飘带,在靠近腰部的裙甲上也有两条飘带,手持红雕弓。她身体其他部分罩着紧身衣,将一副运动员的好腰身秀了出来。

“好像很厉害耶!”游佳噌噌地空拉两下弓弦说。

凌天微建立起军团并将程叙设为谋士,随后发给游佳军团邀请。

“枭姬已加入军团”

“是弓手,和逍遥一样职业的。”凌天微说。

“你们是谁?”游佳斜着脑袋问,又马上反应过来这是游戏中的朋友们。

一边走,程叙和满元春一边给游佳讲解基本玩法,不过游佳仍然会提出他们也不了解的问题,这种情况下就由凌天微来解释。

前方的沙丘上出现了山贼战士的影子。

“出战!”

程叙满怀期待地望向状态栏,想看看游佳究竟有多能打,然后他就看到了“枭姬:██4/4兵数:4”

“战斗力果然不足5棵白菜。”凌天微眯着眼睛鄙夷地朝满元春一盯。

“呀嘿——”游佳一马当先冲到3人前面,对准山贼战士满满地拉开弓。她的4个道士也一直线地冲上去,陷入山贼战士堆中,英勇作战,阵亡前兑掉了7个敌兵。敌人开始源源不断地朝游佳开进。

“枭姬退后!”程叙直接拉满弹弓,“陨星裂弹!”

“洪涛巨浪!”满元春也毫不犹豫地挥动折扇,水流正好从游佳面前奔涌而过,将发起进攻的山贼战士冲走,保护她不受到伤害。

在程叙的绝招之下,山贼战士被秒杀了。

“好厉害哦。我也要变得象你一样强!”游佳望着程叙,两眼发亮。

“好好干。”程叙拿给她玉璧。

游佳吸收了之后HP成为1/6:“我也会更努力的!不顾大家的期望!”

“不顾大家的期望”……是不“辜负”大家的期望对吧。问题是你已经努力过头了,刚才明明讲过弓手是不应该冲在前面的!难怪那些队友会表示难以跟上。程叙想。

“那么枭姬的谋略是什么?”凌天微问。

“是空!”游佳大声地回答。

“空什么,空城计吗?空城计对吧!一定是……”满元春抓住最后的希望。

“就一个空字!这谋略厉害吗?”

满元春一头栽进沙地,被程叙拉起来时满嘴象吐血一样吐着流沙。

虽然登出游戏之后凌天微什么也没有说,但满元春再没敢跟她对视。倒是程叙替游佳开脱:“游佳信心很足是件好事,我们就象今天这样,每天带她慢慢成长好了。”

“谢谢程序猿!让我有了个目标!”游佳起身精神饱满地准备先走了,又回来补了句,也谢谢学霸姐了!今天很爽,高潮吗?我是的!”

噗,程叙把水全喷掉了。凌天微捂脸,连礼都没还。外面站着的女服务员听到了,翻了个白眼就躲得远远的了。

满元春连忙推着游佳的肩膀和她一起离开,一边补完她的话:“高兴就好、高兴就好……”

凌天微一直静静地坐着想事情。程叙看到她面无表情的样子,又替满元春和游佳担心,便继续劝慰凌天微:“虽然只有4,不过结束的时候已经有6了,照这样很快就可以成为主要战力,而且她的射术好像很好。”

“知道啊。我没有不满,”凌天微双手捧着脸颊,架在桌上,“第一次玩的时候我还不如她呢,当时是小道在旁边……”

程叙没有作声,看到凌天微稍带血色的脸被咖啡厅柔和的光线烘托着,心里感到一阵不是滋味。

“……啊,我知道现在已经回不去了,请你不要多想。只不过,我大概在沈道纬眼中,一直就象游佳那样弱吧?我也在很长时间里,一直以为没有他我就什么都做不到,不过,现在我好像知道这个游戏的真正玩法了。谢谢你,小叙。”

“就算我还不如他,也一定会打败他!”

“恩,”凌天微突然变回了她那副有点恼羞的神情,“某种方面来说,你已经打败他了。”

“是什么?”程叙好奇问。

“……这、是、看……看到我、我的……”

看到什么?

“……内裤的样式啊!头一次给人看到!”凌天微捶着桌面,为了宽慰程叙她貌似下了很大的决心,在说出这一丢脸的事实后,羞得把头埋进手肘里,长发随着身体抖个不停。

程叙却一下还没领会对方的好意,傻傻地追问:“可是前一次战斗的时候满元春他不是看过了?”

“我一脚踩进水里发现不对马上退开了……所以说男人都是只关心‘第一次’这种事的变态啊真是最讨厌了,系统提示、凌天微赠送给死小叙道具‘未付款的账单’!”凌天微抓起桌面的账单啪地打在程叙脸上,然后掩面狂奔逃离了咖啡厅。

第二天,程叙因钱包被掏空而只能啃两个馒头当午餐。正在找水,就接到满元春的消息:“游佳好像要休学。”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