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缘二十七:

夏尔蹲坐在庭院里的角落,双手环抱着膝盖,把脸埋了起来。

森婆婆走了,安详的走了。

夏尔想起二十年前被自己害死的奶奶,心里像被刀子剜着,不管多痛,都没有人会看见。

不管是森婆婆还是奶奶,他都无法挽回。

穆罗站在不远处,看着夏尔的背影。

他本该走了,但是喉头却被哽塞着--他知道夏尔很难过,但穆罗却不想承认这头野兽会有这样的感情。

他是祸害人间的东西,不该存在。

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告诉自己的,这样的信念支撑着他成为了猎人,他与一般的猎人不同,穆罗立下誓约,猎杀那些危害人类的魔物是他这辈子唯一要做的事。

然而现在,他却下不了手。

“多亏了夏尔,森婆婆走的没有遗憾。”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穆罗认得,这是他昨晚攻击的那个女孩。

米乐走到穆罗身边,鼓起勇气说:“就因为会懊悔、会痛苦,所以才是一个完整的人......虽然夏尔不是人类,但他会为了婆婆而难过,跟人类有一样的感情......跟你一样。”

在来这里的路上,四桐向米乐说了夏尔的过去。

『米乐,关于夏尔的事,我想应该告诉你......』

猎人穆罗与夏尔的关系,还有过去夏尔曾无意杀害奶奶的事情,米乐全都知道了。

她用生涩的词汇想说明心中的感受,这对她来说不是件容易的事,米乐不像四桐那样会说话,她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想法,有没有确实传达给穆罗。

他们都有一段痛苦的过去,他们都需要被救赎,因此四桐出现帮助了米乐,因此她成为了神使,因此她现在应该告诉穆罗--

“这世界还有很多事,比仇恨、杀戮还要更值得去体会......”

穆罗转过头来看着米乐。

在这个女孩湖水绿的眼眸中,他看见了一种执着,那是对过去的自己挥别的决心。

但他还没有那种勇气。

“我不会选择原谅的,”穆罗说,但就像森婆婆讲过的,“但我接受那家伙的道歉。”

他转过身走了几步,与米乐擦肩而过,“我不会认同神明接纳魔物的存在,猎杀魔物是我成为猎人的唯一目的,下次再遇到那家伙失控,我会做我该做的。”

语毕,穆罗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离开了。

『比仇恨还要更值得体会的事啊…...』

穆罗想着,或许,他还没有像个人好好的活着过。

米乐站在原地,看着夏尔的背影,本想过去安慰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正踌躇时,七葵从屋里走了出来,拍了拍她的肩。

他对米乐笑了笑。

“让我来吧。”

七葵向夏尔走去,在他身边蹲了下来。

“谢谢你......”他说。

夏尔这才回过神来,听见七葵对他道谢,他抬起头来,转过去看着七葵,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

“谢谢你......这是替森婆婆说的。”七葵给了夏尔一个微笑后,垂下眼帘,“还有,对不起......这是我要对你说的,是我封印了你的记忆,我不该隐瞒你的......不敢面对真相的人,是我......对不起。”

泪水在夏尔的眼眶里打转。

对不起,这应该是他要说的,说千百万次都不为过的。

但他不用说话,七葵就读出了他的心意,他注视着夏尔的眼睛,“已经没事了......”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

他会伤害人类,他会失控,他会变成残暴的怪物,他是......

“我是,魔物。”夏尔说。

然而,七葵却用大手揉了揉夏尔的头。

“不对。”

他顿了一下。

“你是我的神使。”

你是我的神使。

这句话在夏尔的心里荡着,每一个字都刻在他心上,像是在证明着自己的存在--是被需要的。

他是他的神使。

“七葵......”夏尔呜咽着,想说声谢谢,但还没开口就被七葵紧紧的抱住,许久许久。

“呀,果然夏尔的头发好柔顺哪......”

他像平时一样开玩笑的说着,而夏尔也一如往常地回了他一句--

“不要!”

米乐看着他们,心头一股感动说不上来。

神明与神使的关系究竟是什么?米乐一直以为,那只是单纯的从属关系罢了,但现在她有了新的定义。

他们相互信任着对方,是朋友,也是家人。

米乐转过头去看着已经默默站在那里许久的四桐,突然很想告诉他......

“怎么了?”看米乐欲言又止的样子,四桐歪头问。

而她笑了笑,摇了摇头,她只是想告诉他:“谢谢。”

“啊?”四桐不解。

反倒是这种地方,这家伙还满迟钝的。

“我说,婆婆的事......”

“喔......那个啊,我只是尽到月老应该做的职责罢了。”

不是为了被感谢,这是月老的神职,他一直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然而,这句谢谢,却让四桐想起了一个人。

“你在想什么?”

见四桐有些出神,米乐问道。

“没事。”

他意味深长的笑着。

夏尔离家事件落幕后,月老以及他的神使女孩,过上了一段平静的日子。

厨房里,锅子上的荷包蛋被热油煎得滋滋作响,米乐铲起一颗十分俐落的翻面。一如往常的,那个家伙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姆姆璐璐的写真集。

米乐想起四桐的那套『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焉』的道理。不过,看见平面版的姆姆璐璐,她依然会有些愧疚,不知道孟婆醒来后有没有很生气啊…...?

米乐将荷包蛋端到四桐面前,放在桌上,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屋子里很安静。

总觉得应该找个什么话题,米乐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上次四桐跟她解释到一半的事情。

“对了,你上次说的『孽缘』是什么意思?”

四桐移开了脸上的写真集,坐了起来,徐徐回答道:“就是两个不能在一起的人。”

米乐思索了一下,问道:“像森婆婆跟她的初恋情人那样吗?”

“不算,他们只是缘分不够,不是不能在一起。所谓的孽缘啊…..硬是要在一起的话,就会发生可怕的事......”

“可怕的事?”

她还想再继续问下去,但门铃却突然响起。

看来平静的日子,只能过到今天了。

米乐向玄关走去,一开门,便看见一个穿着高校制服的女孩,手里捧着一颗拳头大的『金球』,站在门口。

“我想找一个叫作『四桐』的人。”女孩说。

米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去:“四桐,有人找你。”

“谁啊?”四桐往玄关探头,一看见门口的那个女孩,神情骤变,整个人僵住,一动也不动。

米乐还没看过四桐这个样子。

“御梦?”过了很久,他才开口。

“我是珊珊,”女孩回应,“御梦是我妈。”

“啊?”

米乐站在两人中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我妈的遗书里说,当我需要的时候,这颗金球就会带我找到一个叫作『四桐』的男人。”女孩说着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陈旧的信纸,

四桐接过信纸,依然还未从震惊里平复。

“总之,我需要你。”女孩虽然个头不高,但举手投足却充满着气势,连语气都像个大人。

“喔……”四桐看完信中内容,将其还给女孩,才有点回过魂来,“所以你是御梦的女儿,珊珊?”

“对,我就是珊珊。”

“那你需要我什么?”

“我需要你救救我的老师。”

说完,珊珊便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只『青蛙』。

一只青蛙。呱呱。

“青蛙?”米乐和四桐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珊珊把青蛙捧在手上,“他是我的老师啦。”

四桐看了看青蛙,又看了看珊珊,“难道说……”

“老师变成青蛙了,就在我跟他告白之后。”

所谓孽缘,莫过于如此。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