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十九叔,屎好吃吗?

慕容枫被东方玖玖连哄带骗就跑了过去,口中还念叨着,“十九叔,十九叔,十九叔!”

清韵作为旁观者,竟然觉得这眼前发生的事不可思议,以往,慕容卿氿出来,东方玖玖早就扑了过去,什么时候学会礼让他人,还把靠近慕容卿氿的机会让给别人了?

正她想问一下为什么的时候,只见东方玖玖刺溜转身跑掉,那腿快的啊,都不用特效了。

慕容卿氿见某女逃跑的姿势,好像急忙要离开这个地方赶去投胎的样子,他有些好奇,他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她不倒贴,反而跑掉了?不像她的做事风格啊?难道……她想要欲擒故纵?

待到慕容枫跑了他跟前,他温柔的摸了摸慕容枫的脑袋,问:“怎么好好叫十九叔三遍呢?”

“因为哥哥说了,让我说三遍,就会神奇的效果发生哦。”慕容枫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十九叔,是不是你要给我好吃的呀?”

慕容卿氿笑笑,“老八,想吃什么?”

“嗯……”慕容枫想了想,道:“吃我没有吃过的。”

没有吃过的?慕容枫什么没有吃过?

“吃过屎吗?”

“啊,这个真的没有哦!”他笑眯眯问道,“十九叔,屎好吃吗?”

“十九叔也没有吃过啊。”慕容卿氿笑道。

“那挺好,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本来只是想和慕容枫开个玩笑,谁知他当真了。好在慕容卿氿聪明绝顶,怎么会在嘴上输了气势,“十九叔就不吃了,都给老八好不好?”

“哇,十九叔对我真好啊。呵呵……”

说实话,东方玖玖离开的时候,清韵也打算走来着,只不过……只不过……她只是想仰望一下传闻中天人之资的慕容卿氿,结果一听这话,偶像在她心里瞬间垮掉,果然,果然,偶像接触过才知道,慢慢就会变成呕像了。

“哎……”

“哎……”

“哎……”

东方玖玖坐在房顶上已经叹息了三百五十一次,再叹下去,叹气声都能绕地球一圈了。

想到今日遇到慕容卿氿的场景还在脑中徘徊,说实话,见到慕容卿氿她向来都是勇往直前的,可一想到那封诏书,她心里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倘若哪一天慕容卿氿得知了真相,他还会对自己这样笑容满面吗?

答案肯定是不会的。

他是慕容卿氿,世界上最没有心的男人!你永远都猜不到他心里会想什么?就连如今他对她的所有心思都隐藏着许许多多的虚情假意,即便相对别人,她是特殊的,可那又如何?有人抢了他最重要的东西,他会依旧将别人放到心底吗?

“哎……”

三百五十二次……

“想什么呢?”

“啊!”被莫名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她身边做了一个人她都毫无察觉,而此人,竟然还是暗夜。刚刚被他吓的一跳,差点从房顶掉下去,幸亏他双手将她揽进怀中,然后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笑你笨啊!”暗夜抽出一只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道,“还笑爷自己蠢。你笨成这样,爷竟然喜欢你,你说爷蠢不蠢?”

如果暗夜没有出现,她会将他忘的干干净净。

那日她得知诏书的事情后,拉着清韵猛喝了一下午的酒,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她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第二日早上清醒后清韵与自己要酒喝的那日。

“暗夜……那个诏书,被你拿了吗?”她试探性的问道。

“是的,你给爷了。”暗夜道。

她给他了?为什么连一丝印象都没有,包括醉酒后的所有记忆都没有了。她突然觉得浑身有些热,舔了舔嘴巴,还想问后来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却被暗夜一句话噎的说不出口。“小玖玖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是在逼爷犯罪,恨不得就在这里要了你。”

“你……”

他食指按住她的唇,轻声道,“嘘,不要说话。”

不知为何,她竟然开始听他的话了。换做以前,她反驳的机会很大的。

只是这时候,暗夜的脑袋压了下来,手移开她的唇,他的唇却贴了上来。原本她是想反抗的,可房顶下冒出两种声音,不用仔细听也能完好的辨别出一男一女。

男声低沉厚重,似乎还有些着急,想将事情交代完尽快离开。“大人说了,你在这里潜伏了够久,也该做些事情了。”

“大人让我做什么?”说这句话的人是翠翠,东方玖玖闭着眼睛都能听出来。

“杀了东方玖玖!”

东方玖玖一听差点没有掉下来,而暗夜,却像一个小人,在她张口嘴巴的时候,将舌伸了进来,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往前一送,不顾他人的感想如何,与她深吻起来。

靠,若不是顾念着下面两只单身狗的想法,她早就叫出来了。

男子将怀中的一包药粉掏了出来,递给翠翠,“这是慢性毒药,你每日在她的食物里撒上一点点即可,过不了多久她死了,也没有任何人会怀疑到你身上。”

“是!”此时的翠翠早已没有平日憨厚的神色,反而阴冷的吓人。“大人交代我的事情,我一定会做,但是……他是不是也该放了。”

“你放心,你相公肯定死不了,不过,你如今胖成这个样子,估计连他都认不出来了。”男子的话语中有些嘲弄。“你安心做事,等东方玖玖一死,大人便放你离开这里。”

翠翠应道,“好!”

二人终于离开了,可暗夜并没有打算将她放开。情急之下,她咬了他的唇一下,才将他推了一边,嗔道,“你真是疯了,花前月下能不能挑个好时候。”

花前月下?暗夜听到这个词之后笑的十分得意。

“花前月下?这词用的好,不过,爷素来节省时间,反正一边能看戏,一边能与你幽会,何乐而不为呢?”

东方玖玖无情的瞥了他一眼,真不知他到底在自己身边想要得到什么利益。

“暗夜,那个诏书已经到你手里我也就不计较了,关于之前我是凤鸣阁的杀手这件事,我很清楚的告诉你,我失忆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连我怎么成为皇后的我也不清楚。如果你利用我,让我做事,只要不违背道德,我就会帮你,OK?”

暗夜默不作声,一直盯着她在看,看到她自己觉得头皮发麻,反问道,“怎么了?我说的话有问题吗?”

“你没有听到刚刚有人要害你吗?竟然还理直气壮的与爷谈其他的事。”

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吗?

“那个翠翠,怕是早就不是王太尉之女了。爷听说当年他的女儿誓死不嫁,可最后还是被王太尉打晕送到宫里,随后又三番两次上吊,得了慕容桦的嫌弃,将其打入冷宫之后,她便一直猛吃,确实很多人再见了她都想不起她以前的样子。王太尉与你爹是政敌,他的野心也不小,手里紧握兵权,能与叶良辰抗衡。你该庆幸,慕容桦不想尽快除掉你的原因,是因为王太尉!”

“喂,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啊?”奇怪,为什么有人一对她好,她就开始怀疑人类的自尊。

暗夜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道,“你是爷的女人,爷自当在乎你的死活。”

哼~~哼~~就长了一张好嘴。

“总而言之,除了清韵,在这宫里,谁都不要相信,知道吗?”他伸手将她耳边凌乱的发丝,挽到耳后,动作轻柔,像极了慕容卿氿。

她也只是失神片刻,很快就推开他的手,随意敷衍道,“知道了。”

暗夜轻笑了一声,又道,“放心吧,你的寒毒,很快就会治好了。”

寒毒,他不说她都差点忘了。尤其是她去了华北一个月,竟然没有毒发,而且最近都是大姨妈的时候肚子才会痛。

她急忙拽住他的衣袖问道,“喂,问你个事儿啊。为什么最近我没有毒发?”

暗夜厚颜无耻道,“因为爷每次吻你的时候,都帮你的气息打通了,所以你若想少受罪,一见到爷来了就要扑过来,懂吗?”

“臭不要脸!”她眼珠子都差点翻出了。世界上除了慕容卿氿,暗夜能排第二。

只是当以后她突然得知慕容卿氿与暗夜是同一个人的时候,连心理阴影面积都要扩散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第二日吃饭的时候,翠翠那张大肥脸果然出现在她面前,捧着一碗鸡汤喝完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清韵见东方玖玖进来,特意盛了一碗放到桌上,还冲她打了个招呼,“赶紧来吃饭,一觉睡到中午,你也不怕饿醒啊。”

东方玖玖恬不知耻的解释,坐到衣裳端起小碗闻了闻,“你不懂,孔子曰:中午不睡,晚上遭罪;孟子曰,孔子说的对!”

清韵:“……”孔子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暗夜说的对,在这宫里,除了清韵,没有一个人值得让她相信。只不过她不明白,为何清韵会对翠翠特殊呢?连做饭都要给她做一份。

翠翠的身影消失不见后,东方玖玖才问,“喂,你为什么对那只死肥猪好啊?”

“在宫里,树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与其让她来掌控我们,不如让我们在她面前故意露出马脚。”清韵有条不紊道,“喝吧,我注意到她想往这里下毒了,还好眼疾手快,她下的毒被她自己喝了。”

“干得好!”东方玖玖竖起大拇指赞赏道。

机智如清韵啊!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