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只有暗夜,才能无所顾忌的爱她

“怎么办?我该该怎么办?”曾经她问过慕容卿氿,若是这辈子都无法得到他的心怎么办?后来慕容卿氿怎么告诉她的?对,就算她得不了,全天下的女人都得不到。

可当慕容卿氿发现自己的父亲生生杀死了他的生母,即便有多无可奈何也无济于事,他还会让她得到他的心?杀母之仇啊,他怎么会云淡风轻一笑而过呢。

“乖,给我,好吗?”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暗夜问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早就告诉你了,你若喜欢爷,就没有那么多的麻烦了。”他轻笑接过她手中的诏书,受伤的肩膀生涩的将她揽进怀中,深吻下去……

暗夜的吻不同以往,有些火热,有些冰冷,不知是谁的心火热,也不知是谁的心冰冷。他吻干她的泪水,含上她的双唇,但只是浅尝截止而已。

是啊,暗夜说的对,如果她喜欢上他是不是就没有那么麻烦了?只不过,当初慕容卿氿给了她太多温暖,不论是在生死之间将她从空中救下,还是她备受夹击时给她一双温柔手,总之……缘分就是如此,爱上一个人很简单,可忘记却需要一辈子,她做不到忘记,但也做不到不爱。

他右肩还有伤,笨拙的解开她的衣襟,吻上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光滑细腻,令他有些沉迷。与此同时,她也借着醉意扯开他的衣裳,本来他就穿的少,又一天躺在床上,仅仅一层,便能触碰到他微凉的身体,她毫不犹豫的吻上他的脖子……

对于她的主动,他难免有些惊讶,可想到她喝酒,做些傻事很正常。他浅笑了一声,吻了吻她的耳珠,在她耳边轻声问,“小玖玖,确定要今晚成为爷的女人吗?”

她模糊的哼了一声,他勾了勾唇角,俯下身,揭开她的腰带,那些若隐若现的顿显在外。他抚上她那团隐秘,喉结一顿,道,“小玖玖,爷给你一次机会,让你亲自揭开爷的面具好不好?”

她应了一声,果然顺从的揭开,此时的她,怕是早已醉的深沉,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吧。

“十九叔……”她勾上他的脖子,将唇贴了上去,与他深吻下去。

他心中苦笑,历来都是他主动的很,不曾想她喝多了酒,竟然这么让人把持不住。他能感受她的热情,甚至能感受她的深情,确实,她不是喜欢慕容卿氿,她是爱上了。

“十九叔,怎么办?你会不会原谅我?”

“会,十九叔舍不得丢了你。”他回应道。

“那……我把自己给了你好不好?”她又问。

他没有回答,而是堵上她的唇,含糊了一声,“好。”

他加快动作,褪去她的衣裳,一层一层,又一层。将所有的阻挡统统抛掉,二人肌肤相贴,快要水乳相融,他抬起腰身,正要与她相融……

“磁……”

一把飞刀划破窗户,恰好不好刻在床璧,不由让他混乱的头脑清醒了。

“出来,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外面一声阴冷的声音再次将他敲醒,他缓缓起身,将衣裳重新给她穿上,尔后,自己随意披了件外衣走了出去。

“冷风,你怎么来了?”

“呵呵~我怎么来了?我若再不来,你与那女子是不是……”冷风顿了顿,“你的面具呢?”

未等他回复,冷风冷声又问,“她看到你了?”

“嗯。”

“呵呵~~好的很,好的很啊~”冷风近乎嘲笑低吼道,“十九皇叔,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在做什么?

如果没有人打断他,或许,他确实会做一件很荒唐的事情,可即便如此,他并不后悔。

“你别忘了,你隐忍多年是为了什么?你的皇位、你的母妃,都是因为东方赫,可现在呢?你却爱上了东方赫的女儿,不仅如此,你还……”差点与她成了夫妻。

“阿颖,你不懂!”慕容卿氿叹息道,“其实你今日阻止我,来日我还是会这么做,我清醒的知道我自己想要什么?东方赫是东方赫,东方玖玖是东方玖玖,确实,她的身份的确可以为我办很多事情,可我知道,每当利用过她之后,我的心更像是在滴血。但很多事情,就像布好的局一样,只能让她跳。”

冷风,也就是慕容颖,他跟了慕容卿氿多年,且慕容卿氿对他有恩,他自然心甘情愿为他做事,这么多年来,他也荒唐过,还不是被慕容卿氿一一驯服?

情事,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难关,就看你想不想过,过不过的去。显然……慕容卿氿还是栽了上去。从一开始就栽了上去。

“十九皇叔,就如你所说,东方赫是东方赫,东方玖玖是东方玖玖,可万一哪一天,你亲手杀了东方赫,作为他的女儿,东方玖玖怎么可能不为他报仇,你连这点都没有看清楚,竟然还爱上她,我看你真是疯了。”

慕容卿氿惨笑,这一点他怎么不会清楚呢?

“阿颖,你知道吗?只有暗夜,才能无所顾忌的爱她,可慕容卿氿不能!”他顿了顿又道,“所以,当我成为暗夜,才会想要将她揉进怀里,狠狠的爱着她。”

“可……”

“走吧!”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将自己的衣裳如数穿上,又将那明黄色的诏书塞进怀里,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吻,温和道,“小九好好睡,十九叔不会怪你的,知道吗?”

她含糊的“嗯”了一声,翻了个身子睡去。

回到王府后,宁武和羽伊见到慕容卿氿回来之后又喜又激动,尤其是宁武,都快要扑过去亲两口了,主要他是想和慕容卿氿告状,东方玖玖吼他来着,而且不止一次!

羽伊跪在地上,更多的是在认错,“奴有罪,不该擅自做主,将晋王殿下易容成您的模样,可当日根据内线说皇上驾临王府,恐被发现,这才让晋王殿下顶替,实在是迫不得已,冒犯王爷了。”

慕容卿氿斜睨了他一眼,在来时的路上,慕容颖说了很多事,可唯独没有说易容的事情,最后他吸了吸鼻子,道,“还好,得知皇宫有刺客的晚上,我将自己浇了好多冰水,然后第二日就得了风寒,好在我那多疑的皇兄信了。”

他拍了拍他的肩,温声道,“辛苦了。”

“不辛苦,记得多让玉修儿进这王府陪我几日,便好了。”慕容颖吊儿郎当道。结果换来慕容卿氿无数个冷眼,“自己掏钱。”

“哦,好的!”唉,他也真是的,抠成这样,哪次请玉修儿来不是他自己掏钱的,用的着他强调吗?真是的。

“羽伊起来,本王知道你这是权宜之计,非但不怪你,本王赏你,若不是你,本王这次会被慕容桦给盯上。”外加他今晚心情不错,赏多少呢?“就一千两吧。”

羽伊愣了良久,才谢恩,“多谢王爷。”

在一旁站着的宁武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王爷光赏了羽伊,为毛没有赏自己呢?而且还是一千两?他滴娘啊,都够他娶老婆的钱了。

于是他恬不知耻的跟了过去,“王爷,属下这两日也跑断了腿啊。且还特意进了一趟宫里和太妃娘娘打了声招呼呢。”

“哦,是吗?”慕容卿氿停下步子,更是让宁武心中大喜,来吧,年终奖,来吧,娶老婆钱,来吧,一千两砸过来吧。“当然是啊,属下对太妃娘娘说您一夜未归,而皇宫又传出刺客的事情,太妃定然会得知您就是那个刺客,若是您的人去找太妃帮忙,太妃信服的可能性也大一些,不是吗?”

慕容卿氿似有似无的点了点头,“有道理啊。”

“对啊,而且属下与太妃交代完之后遇到了东方……皇……王……是这样的,她让属下称呼她王妃的。”宁武想想就觉得委屈,自己堂堂一个武功高手,向来都是拳头解决事,但一遇到东方玖玖就歇菜,七尺男儿啊,竟然活生生败给了一个女子。

“她问属下您哪里去了,属下就告诉她您得了风寒,让属下来与太妃打声招呼,结果……”他哼唧了两声,有种娘了吧唧的赶脚,“人家被她骂了个狗血淋头。”

众人:“……”

慕容颖很怀疑,那个铁骨铮铮的七尺男儿哪里去了?如今怎么说哭就哭呢?

“她把人家骂的狗血淋头,人家还没有说完话,她就骂人家大爪子,最后还说人家脑袋卡裆,呜呜~~真不知人家哪里做错了。”为了年终奖,为了老婆钱,为了一千两,他就学羽伊将柔弱进行到底,“王爷,人家好委屈啊~~~”

慕容卿氿嘴角莫名一抽,就连羽伊听了都差点没有吐过去,这宁武这是怎么了?

“十九皇叔,你家这位……是不是吃错药了?”慕容颖问道。

“嗯!”慕容卿氿极为肯定的点了点头,“羽伊,找几个人将他敲晕,送到书房面书思过。”

“是!”羽伊忍着笑意应道。

宁武一听,不得了,面书思过,他可受不鸟啊,他一个男儿见书就晕,这和一个白面书生,见血就晕是一样样的道理啊。

天哪,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羽伊装柔弱,王爷就会赏钱?为什么他装柔弱,王爷就让他思过?天哪,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不公平?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