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把你的流氓棍拿开

回到冷宫之后,东方玖玖依旧闷闷不乐,清韵端着药碗正见她撅着嘴极为做作的表情,不由清咳了一声,问道,“怎么了?不是说去见你心爱的十九叔了?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过也好,我刚刚熬了药,对阁主伤口愈合有好处,药正好也温了,你快去给阁主喂药吧。”

“清韵啊,你也长嘴了,要不你亲力亲为吧,我怕他突然醒过来咬我一口。”东方玖玖的顾虑不是没有的,更何况姐们现在心情也不太爽。

清韵斜睨了她一眼,从怀中掏出一百两的银票在她面前挥了挥,东方玖玖意会,接过银票塞到自己怀中,二话不说端着碗便回屋了。清韵见状,偷笑起来,虽然东方玖玖表面不喜暗夜,实际上她待暗夜也是特殊的,不是吗?阁主啊,你不用伤心了,不是你一个人在用情。

她喝了一口药,哇了叫了一声,这药水便流到她肚子里去了,“哎呀我滴妈呀,这种苦成这样,是给人喝的吗?”

清韵跟进屋冷声道,“谁让你喝了。”

“我……”好吧,她这是喂。算了,为了一百两,反正又不是亲过一次了,又不在乎这一次,反正她就是救人,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对对对,她这是救人,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她心中默念,然后低头含上他的唇,一口一口将药水渡给他,不得不说,暗夜乖乖的时候,还是很温柔滴。

终于将药喂完了,东方玖玖依依不舍的看着连一滴药水都没有药碗道,“下次你多熬点,我自己都要喝了半碗。”

“我让你喝了?”

“你让我喂了。”

清韵两眼一翻,“我又没有让你用嘴喂。不过……貌似你还挺享受的啊!”说罢,她莞尔一笑,转身离去。徒留下东方玖玖在一边有气撒不出来,“嘿……谁……谁享受了?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下次你来啊。”

慕容桦便服来到慕容卿氿的王府,然后便见宁武带着仆人刚刚跪在地上,还未说话,就被尾随慕容桦身后的孙大成拦下,“皇上担心秦王爷身子,特来微服出巡探望,这些礼节就罢了。”

“是!”宁武等人起身,左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慕容桦阔步往前走去。

慕容卿氿虽说是慕容桦的皇叔,可二人相差不过两岁,且慕容桦多年久居深宫,又被东方赫所控,很少出宫走动,说起来,这不过是他第二次来到慕容卿氿的王府。

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高高兴兴拉着十一二岁的慕容卿氿到这里说,“皇叔,这是朕赐给你的院子,如何啊?以后你就不必住在皇宫里了,而且你自己有了王府,朕无聊的时候还能找你来玩,多好啊。”

记忆中的王府院落周围种着细长的树苗,如今十多年多去了,早已长正大树,他们的童真时代也过去,留给彼此更多的猜忌与仇恨。

那时候东方赫找到自己,问他想不想做皇帝,因为他有能耐让他成为这天下最高贵的人。当他踏上那万人敬仰的位置的时候,竟发现慕容卿氿的眼神令人如此可怕,后来他才得知,先皇的遗诏中并不是他的名字。这个位置……原本就是慕容卿氿的。

不是慕容卿氿抢了他的一切,而是他抢了慕容卿氿的东西。可即便如此,他依旧装成无知的样子,带他来到这个地方,让他远离皇宫。

刚刚踏进门口,就听到慕容卿氿咳嗽声传来,他心中暗沉,难道……刺客不是他?

“臣,参见皇上!”慕容卿氿拖着费力的身子走来,还未跪下行礼就被慕容桦给搀扶起来,“皇叔病了,朕特来看望,这些礼节就免了去吧。”

“多谢皇上!”慕容卿氿话落又猛烈的咳嗽起来。

慕容桦朝着孙大成使了个眼色,孙大成意会,又转头冲拎着药箱的太医点了点头,道,“皇上担心秦王爷身子骨,特意派王太医来为王爷诊治,望王爷早已康复。”

慕容卿氿面色苍白,却挂着一丝微笑,“多谢皇上费心,臣休息几日便可。”

“皇叔不要与朕客气,华北旱灾一事,朕还要代百姓感谢你,只不过这些日子事务繁忙,也没有赏赐的时间,没想到皇叔生病了,朕心里有愧,还望皇叔理解朕的一番心意。”

得到慕容卿氿的允许后,王太医才敢上前一步,替他把脉。

在此期间,彼此都有各自的心思。

在宁武看来,慕容桦哪里是来给王爷看病的,分明就是为了确定昨夜的刺客的身份。而慕容桦却想,若是被王太医一诊治有伤口的话,那慕容卿氿岂不是就曝光了?只不过,慕容卿氿也不是傻子,岂能任由他人诬陷?

直到王太医开口说病情时,众人才回过神来,仔细听之。

“王爷的病是风寒所致,近来天气变天变的厉害,王爷出门要多穿些衣物,晚上睡觉也要多添一床被子了。”

“有劳太医了。”慕容卿氿有气无力的对王太医谢过,又转身对慕容桦道,“多谢皇上费心了,这些日子臣的确未曾注意,这不病来如山倒,连缓缓的余地都没有。”

“皇叔真是说笑了,生病就是生病,哪里容得你缓一缓?”慕容桦浮于表面的笑了笑,“皇叔在这王府里住了十多年了,连个女主人都没有,你看一生病,朕进来探望你,竟觉得连一丝人气都没有。”

“呵呵,咳咳……”慕容卿氿还没怎么说就猛咳嗽起来,在一旁的宁武急忙上前拍拍他的背。慕容桦见状,遂起身,大有离开之意,“皇叔好好养病吧,朕还有些折子没有批,就先回宫了。皇叔这几日就不必上朝了。”

慕容卿氿轻声应答,“是。”

走出秦王府之后,慕容桦便问,“确定没有看错?他当真只是得了风寒?”

王太医弯着身子回道,“是的,微臣确实没有看错,王爷脉象虚弱,但并无受伤。”

难道真的不是他?慕容桦仔细想了想,或许当真是他想多了,毕竟他没有中了百日睡,否则早已闭门不见。

到了晚上,东方玖玖盯着那颗黑色药丸看了许久,有些为难之意。这清韵怎么还不来?将银子给她,她才能好办事啊。可她迟迟不来,暗夜的药丸也不能耽搁啊?

怎么办?只能……先喂他吃下,等清韵来了再要钱吧。

想着想着,便将药丸含到自己嘴里,弯下身子对准他的唇渡下。话说,他一个人昏迷不醒,的确让他自己吃药难度太大,也不知这要坚持几日他才会醒来,到时候便宜占够了,不知他会不会返回来占便宜呢?

“唔……”

原本已经将药丸喂给他了,可正当她要退身时,却被他完好的手臂按住腰身,连反应都来不及,竟被他反吻回去。

呃,什么情况?他不是三日后才能醒来吗?怎么只是过了一日的时间他就清醒了呢?最关键的是他一醒来就占自己便宜,不要脸。

就在她想要挣扎就不敢太过力气挣扎的时候,暗夜一个翻身,将她按到身下,灵活的舌占领她的口中,温柔的蠕动。渐渐的,她忘记挣扎,更忘记反抗,舌钉轻轻勾了一下他的,瞬间感觉被电了一下。且他也是愣的一下,但很快就继续吻了起来。

他口中充斥着白日的药味,但气息始终好闻。慢慢的、慢慢的攻陷她内心的柔软处。

从这次暗夜出现开始,她不止一次怀疑他与慕容卿氿有着惊人的相似,尤其是在他吻她的时候,似熟悉似陌生。也正是因为这个,她才开始回应暗夜,脑海里却大骂自己,真是疯了。

暗夜放开她的时候,二人皆是气喘吁吁,他嘴角勾着笑意,道,“一醒来就看到你在占爷的便宜,真好。”

“去,去死吧,谁占你便宜了。我那是……那是……”连她自己都不知要怎么开口,怎么解释眼前的一切。他这样想,也确实理所应当。

他笑着吻了吻她的唇角,声音有些沙哑,好似在隐忍着什么。“若不是爷先没有力气,一定会将你的便宜占个干净,届时,你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她正想反驳时,突然发现下身有些异样,好像什么东西顶着自己一样。抬眸与他对视,见他朦胧的眼神,还有刚刚沙哑的声音,还有说的那番话,她顿时察觉不对,忍着脾气道,“暗夜,把你的流氓棍拿开。”

暗夜:“……”

流氓棍是什么?

“你……你要是想变成太监,我可以成全你哦。”某女咬牙切齿的样子落入他眼中,他才明白过来所谓流氓棍是什么,不由好笑起来,侧到她耳边吹了一口暖气,似暧昧道,“爷可不想当太监,还等着你心甘情愿成为爷的女人呢。”

“你……”

东方玖玖这火爆脾气一上来,谁都拦不了,因为向来只有她耍流氓的时候,还没有人敢调戏她,对她而言,被人调戏就是被人侮辱,右脚一抬,正想要让他成为名副其实的太监,谁知清韵突然推开门喊道,“该吃药了……”

清韵见到二人在床上衣衫不整的样子愣了片刻,反应过来,机智道,“呃,天这么黑,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见?”

“砰”!大门一关。

暗夜戏谑道,“爷昏迷开始,药都是你亲口喂的爷,对吧?”亲口二字还加重声,更让她不由自主脸红起来,“你……你走开。”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