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穿上衣服你就是衣冠禽兽!

“小九别闹了!”慕容卿氿淡淡笑道。

“十九叔,我害怕,我从小到大最怕蛇了。真的不骗你!”某女急的在原地跺脚,慕容卿氿见她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这才伸开双手,果然,某女刺溜钻进他怀中,满意道,“还是十九叔怀里温暖。”

怕蛇?他心中暗道,东方玖玖竟然怕蛇?可宁武却告诉她,她从小爱蛇,且喜欢收养各个品种的蛇,东方府中人人得知,这也是她为什么不受宠却依旧能在府中耀武扬威的原因,谁都欺负不得。可今日一见,似乎她怕的很。

东方玖玖,你到底是谁?到底哪个你才是真实的你?

见她依旧趴在他身上不肯下来,且还各种占便宜,各种吃豆腐,再次让他心口莫名一暖,按照慕容颖的说法,她这是在对自己撒娇吗?

细作将今日慕容卿氿与东方玖玖见面的事情告知慕容桦后,他便一直都在沉思。果然,他猜对了,宜妃的事情十有八九与慕容卿氿脱不了关系,只不过竟然还有东方玖玖掺了一脚,这下好了,他自己在后宫养了一只狼,而这只狼却认错了主子,心甘情愿的为别人卖命去了。

“皇上,既然得知是皇……废皇后所为,不如我们一同前去冷宫找废皇后……”不等孙大成说完,慕容桦便打断他的想法,“你以为慕容卿氿是无意让朕看到这一切的吗?以他的头脑,应当是引蛇出洞。东方玖玖对他而言起到的作用很大,而他希望让朕注意到东方玖玖,却依旧不能轻举妄动。”

“这秦王的心思是越来越难测了。”孙大成叹道,“以前哪个女子能近的秦王的身?别说抱一下,就是靠一下,都能让秦王将身上的衣服撕毁。这废皇后虽说行为乖张,可到底也是女子,老奴实在搞不明白,这秦王若是对她有意,为何又利用她呢?”

“这也是朕迷惑的地方。”他不信,他从来不信慕容卿氿会喜欢上一个女子,他比慕容卿氿小将近两岁,可当他已经娶了妃子时,他只会在酒楼与文人雅士谈笑风生,舞文弄墨,从来不踏足青楼半步。

那时候他以为慕容卿氿只是自恃清高罢了,不曾想,他竟二十有二了,依旧连一个侍妾都没有。

如今突然冒出一个东方玖玖,她原本是自己的女人,而现在居然与慕容卿氿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究竟是利用还是真情,还是故意设计,好让他掉入陷阱里?

一开始他确实有一种冲动想要顺着慕容卿氿的心思假意对东方玖玖产生兴趣,让她重新登上后位,可越是这样,他便越是害怕,万一这都是慕容卿氿设计好的陷阱该怎么办?

“皇上在害怕什么?”孙大成突然问道。

慕容桦可以对任何人防范,但对孙大成却是百般信任,毫不迟疑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你说,倘若这一切都是慕容卿氿设好的陷阱,而目的,就是为了让朕对东方玖玖感兴趣,再次将她扶到皇后之位,任其折腾,然后彻底将朕搞垮。”

孙大成听后点了点头,“老奴有个办法,不知皇上有没有兴趣听听?”

“你说!”

孙大成的意思就是试探,看看东方玖玖到底有没有想要成为皇后的心思。倘若机缘巧合之后东方玖玖重新坐到了皇后之位上,这反而会让慕容桦更好掌控。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东方玖玖在冷宫都能将宜妃的形象破坏,可见其心思也是颇深的。但若是成了皇后,那便不一样了,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无论做什么,她都会顾忌自己的身份更甚至要顾忌慕容桦的身份。与慕容卿氿私下见面被人发现,只会让她处于劣势,两人的名声势必都会受到影响,到时候,慕容桦就有资格拿捏慕容卿氿了。

慕容桦听后,放声大笑起来,“孙大成,你真是一个鬼精!”

孙大成弯身不语,想他在后宫纵横多少年,慕容桦再朝政上再厉害,对于后宫的事却不如他圆滑,自然,他出的主意,慕容桦定会听之。

丞相府中,东方赫坐在桌上小酌,叶良辰见自家舅舅大白日便在借酒浇愁,急忙问问到底发生了何事?

东方赫为难道,“慕容卿氿真是一只老狐狸,没想到他步步为谋,如今还要逼迫我去为他做事。若不是因为玖儿,我又岂能任他拿捏?”

“啊?”叶良辰大惊失色,东方赫是谁?朝政元老人物,掌握了大燕的半壁江山,可就因为东方玖玖,便被慕容卿氿给抓住了把柄,想必除了东方玖玖以外,他应该还掌握了别的吧,只是刚想到这里,便令他惶恐不安。

“舅舅,慕容卿氿长大了,如今连您都要开始忌惮他了。”

东方赫无奈的笑了一声,“他不是长大了,而是从来都不曾柔弱。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控制皇上,反倒忽视了他多年的卧薪尝胆!”

“那舅舅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他如今能控制朝政,并非他贪权,而是慕容氏将他逼到这个位置!

“只有他不伤害玖儿,我委屈一点又算的了什么?只怕……”东方赫顿了顿,补充道,“只怕慕容卿氿的身份,总有一天会传遍天下,他为自己筹谋,也是应当,就怕玖儿爱的太深,会愿意为了他而死。哎……到时候,我这个做父亲的,就不得不为了她,保护慕容卿氿了!”

与慕容卿氿躺在地上起码有半个时辰了,在此中间,二人从未再说话,但安静,似乎比言语更让人安逸。

“十九叔,我回去了。”

“嗯。”

东方玖玖见他闭着眼睛休息,对凡事都毫不关心,就连她要走的时候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哼了一声。她无奈问道,“十九叔很喜欢躺在地上的感觉吗?”

“嗯。”他这次的话长了一些,“只有这样,我才能感觉到我还活着,并没有被世界抛弃。”

虽然她理解不了他话中的含义,但多多少少还是能听出些,他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从我母妃死后,我每日都会在梅苑的花丛里躺上半个时辰,那时候还未一个人陪在我身边过,只有这片草地,每每我躺在上面,总感觉是母妃在拥着我。”

他轻声道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让东方玖玖心中泛酸,他如今能成为这样,一人走过了多少风雨,迈过了多少荆棘,往往这样的他,才想让人发自内心想要守护她。

“十九叔,你放心吧。以后你走的每一条路,都有我的陪伴!”她坚定道。

东方玖玖临走之前,他清楚的感受,一个身影挡住了阳光,吻落在他的眼睛上、唇上。直到她离去,那种温暖都残存在他心中。

他微微睁眼,柔和的光线竟有些刺眼,他苦笑道,“快要舍不得了。”

夜,为什么黑?因为白天不懂夜的黑!就好比,这人哪,一定会是黑夜睡觉,白天那就是补觉。可偏偏……这大半夜的,还他妈让不让人睡觉了?

暗夜这厮失踪好久,突然冒泡上线,她还有些不大习惯。尤其是满身是血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更不习惯。她吞了吞口水,戳了戳他的伤口,惹来他闷哼一声。她好奇问道,“这伤口是真的假的?”

“你觉得的?”

她摇了摇头,感觉这厮的心是黑的,就算受伤了,怎么血是红色的呢?

“哎呀,难以置信啊,红狐狸,没想到,你也有被人暗杀的时候啊,吼哈哈~~”虽然今夜被人清扰了好梦,但好说歹说看着暗夜被人剌了一刀,她这个feel啊,倍儿爽。

暗夜眸光闪了闪,看出她幸灾乐祸的样子,非但没有因为自己受伤少了气势,而且还一句话差点把东方玖玖给说死。“嗯,就好比你,总有痛经来的时候。”

东方玖玖:“……”

“好了,废话少说,你这里有纱布吗?帮爷包扎一下伤口。”不等东方玖玖愣神,他便径直解开了衣裳,不解不知道,一解吓一跳啊,没想到衣服下面这么有料啊,这一看,突然让她想到了慕容卿氿,哎呀,这有事没事的,老天爷就给她送福包,等她百年之后上了天,一定要和老天爷说声谢谢。

正胡思乱想着,暗夜早已褪去了衣裳,右肩上,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依旧淌着血,他坐到床上,左手向自己挥了挥,语气甚是温柔,“过来。”

东方玖玖立即从花痴的幻想中挣扎出来,将嘴角流下的口水抹去,义正言辞道,“你你你……脱了衣服你是禽兽!”

暗夜嘴角一抽,银色面具下还能清楚的看到他翻了一个白眼。正当他伸手去拿自己被血染红的衣裳稍微遮挡一下的时候,某女又义正言辞道,“穿上衣服你就是衣冠禽兽!”

那么问题来了,“那你觉得爷穿还是不穿?”

呃,穿不穿的吧,反正穿也是禽兽,不穿也是禽兽,还是不穿的好,这样起码能大饱眼福。呃,不好不好,这样做,她如何对得起她至亲至爱的十九叔呢?

正当她还在纠结时,暗夜磨牙切齿道,“死过来。”

“哦,好的,先生!”

这就是人的贱性啊。

东方玖玖提着蜡烛在他胸前晃了好一会儿,貌似这肩上的伤口还挺深的。她砸吧砸吧下嘴巴,关心道,“要不咱先去打一针破伤风吧。”

“滚!”

“哦,好的,先生!”

暗夜忍着痛道,“滚回来。”

东方玖玖立在一边纠结道,“喂,你让我滚,我滚了,你让我滚回来,对不起,滚远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