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他喜欢我离他远一点!

为何东方赫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就是一个错误呢?他恨铁不成钢的瞅了东方玖玖一眼,“玖儿啊,你听爹的话,慕容卿氿此人心机深沉,你若真心喜欢他,他可未必会真心待你。爹为保全你,已经做出很多让步,只希望你对他要稍稍防备,切勿为了他断送性命啊。”

断送性命?这么严重?

东方玖玖直视东方赫,这一刻才发现,原来东方赫眼里,也有父亲慈爱的眼神。世人都说,东方赫看重权势,在朝堂之上独霸一天。其实……他不过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罢了。不管东方赫在外人眼中如何如何,在她眼里,也只是一个父亲而已。

“爹,跟我说说……娘的事吧!”

很早听静静和明明讲过,自己在东方家从未吃香,而且东方赫独宠东方伊伊,对她不闻不问,不过这些统统都是掩人耳目。

关于东方赫的秘密,慕容卿氿一清二楚,只是这些秘密,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犹记得东方玖玖幼时有一次抱怨道,她的母亲哪里去了。他的回答却是一抹苦笑。不过,这个问题,她只问过一次便没有再问了。

东方赫其实觉得东方玖玖很懂事的,关于为何他在家在外对她的态度截然相反?但凡有外人在,哪怕是静静和明明,他的态度都是冷冰冰。

他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将那个秘密吐露出来。“玖儿,你四岁那年,我带着你母亲去宫中参加盛宴,结果那一晚竟然是我与你母亲分别的时刻……”

东方玖玖借着月色的光看清了东方赫眼角的皱纹,谁说他是奸臣?谁说他无恶不作?很多时候,不过是无可奈何罢了。

三十年前,东方赫还是一个刚刚步入仕途的官员,他凭借自己出色的才华在帝都站稳脚步,他对治理水患有一套,对安置灾民也有一套,甚至可以翻一翻大燕历史,多多少少的旱灾水灾都是东方赫亲力亲为,且做出不错的成绩。

奈何,这么优秀的人物,只有一个毛病——好色!但凡有女子送来,他是来者不拒,短短几年,孩子个个呱呱坠地,他堂堂一个文人雅士,竟然连一个起名字都不会了,随后就吩咐,以后孩子生下来,就按照名次排,多省心。

所以从此以后,她那些无辜的姐姐们就得到了那样的一个名字:小二、小三、小四……

他遇到东方玖玖的生母后才发现那才是自己的真爱,一个女人,她愿意为了她的男人洗手作羹汤,愿意为了她的男人,每夜点着蜡烛等他回家,也只有这么一个女人,才让他感觉到家的存在。

谁说男人好色就改不掉?那是因为没有遇到真爱!

很荣幸,他遇到了东方玖玖的母亲。

生下东方玖玖后的第四年,他带着引以为傲的妻子去宫中参加盛宴,不曾想竟被先皇给看上。先皇用他的儿女们作威胁,强迫她的母亲留在宫中。这段流言蜚语当时在宫中引起不小的轰动,只不过让流言消失匿迹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知道的人都杀掉!

至于慕容卿氿如何得知的,他想,应当是他当时留意下来,然后暗自调查了一番吧。以当时慕容卿氿满腹经纶的才华,定能知晓些内情也实属正常。

“后来我整日都在想着如何夺权,如何将你母亲带回来,我只用了三年的时间,逼死了皇上,扶持慕容桦上位,可当我满后宫寻找你母亲的时候才发现,你母亲……从入宫那晚就自尽了。”话落,东方赫眼泪吧唧掉了下来,这是怎么一份深情,竟然让一个七尺男儿落下眼泪?

“爹……”

“没事,爹还有你!”东方赫感叹道,“自打失去你母亲后,爹便知道这权势有多么可贵,若是拥有,便可保护你,让你不走你母亲的路子。只是……你终究还是卷进这场纷争之中了。”

东方玖玖此刻才有些明白,东方赫从来都没有向她撒过谎,也就是说,是原主自己本人非要当慕容桦的皇后,而东方赫也并非想要让她成为一颗棋子,反而更多的都是迫不得已和对女儿的疼爱与无奈。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何原主成为了暗夜手下的一名杀手?又因为什么原因背叛他们还非要跑到宫里蹚浑水?她所知道记忆都是原主进宫后的,而多数真相却死都猜不出了。

老天爷还真喜欢给人出难题啊!

“玖儿啊,为父是为了你好,你只要记住,离慕容卿氿远一点,他……”

“爹!”现在不是她离慕容卿氿远一点的时候,“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只不过,我喜欢靠近他,他喜欢我离他远一点!”

东方赫:“……”

为什么这个时候还有乌鸦应景的叫了两声呢?

她爹痛定思痛,看了她一眼,又剜了她一眼,“罢了罢了,这辈子,你爹就毁在你身上了。若是慕容卿氿到时候害惨了你,你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弄死他!哼……”

后来东方赫什么时候离开的,东方玖玖忘记了,只不过在临走之前,他老人家的荷包又空。

今日是殷国太子与公主驾鹤西游之日。呃……用错词了,是……好吧,意思差不多,就是他俩滚蛋了。虽然两国没有联姻成功,但彼此的交际却更深一步了。

念在东方玖玖与贺云梦携手同撕白莲花和绿茶婊的关系上,虽然前者负责撕,后者负责看戏,但这也是一种别样的情谊啊。

东方玖玖想了半天,还是拜托了慕容琛一下,装成他的小太监,去给贺云梦送行。其实也不算拜托,说到底就是二人突然遇上,然后某女死缠烂打,慕容琛才不得不让她跟着。

“喂,非说自己是给那个丑女人送行,我看哪,你就是借机想去占我十九皇叔的便宜!”慕容琛冷哼道。在武东,他可没少见东方玖玖狗腿的样子,他太了解她了。因为女人都是一样的!

“小七七啊,你怎么这么说。”

“去去去,叫谁小七七呢?本王的排名被你叫的一点都没有英雄气概!”慕容琛嘟囔了一句,这种女人真是的,总有一天他会被女人给烦死都不为过。

东方玖玖今日心情好,也懒得理他,知道他是个孩子,和东方傻子差不了两岁,就算上阵杀了几个敌,可还是一个孩子啊。“你放心,早叫晚叫都一样。等我给你十九皇叔生了猴子,你更要喊我十九舅妈了。”

“你你你……你这个女人,真是恬不知耻,谁要喊你十九舅妈?哼……”等一下,这个生猴子是什么情况?还是他刚刚听错了?

远处,慕容桦又在说一些官方话。不过话说回来,今日贺子兰与贺云梦离开,最高兴的就主要是他了吧。

因为贺子兰这厮住人家宫里,光知道吃喝拉撒睡,什么也不干,还给人浪费粮食,也不交房租,这种蹭吃蹭喝的行为是多么的不耻,不仅如此,他还把贺云梦带来一起吃吃喝喝,这更加让大家觉得他十分无耻。

对于这种恶劣到令人嗤之以鼻的行为,东方玖玖之想说,下次记得带上我!

好在,贺子兰发现自己令人讨厌的行为,自行离开。这能不让慕容桦高兴?瞧此刻把他乐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

“呵呵……既然殷国太子这么说,那朕也就勉强答应了。”

答应什么?

贺子兰是对慕容桦说,虽然未能促成贺云梦与慕容卿氿的婚事,但是若是条件允许,只要是慕容氏的人,都可以与殷国联姻,这个承诺永远有效。

东方玖玖趁着贺子兰与慕容桦表面交谈甚欢,暗地中恨不得掐死对方的间隙跑到贺云梦的马车里。“公主,公主……”

“玖玖?”贺云梦一脸喜色,“你怎么来了?”

“废话,我再回去啊?不给你送行了?”

“呵呵!”她亲切的拉住东方玖玖的手,笑道,“你啊,这么没心没肺,也不知道在后宫要如何生存。”

“我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还有个牛逼哄哄的爹呢。要是我在冷宫过的不开心,我爹鼻孔一张,定能让我回家快活去。倒是你……”也不知能不能和慕容琛走到一起。她制造了那么多机会,他们也互相打的不耐烦了,怎么还没有打出感情来?

“我?”贺云梦指了指自己,“我怎么了?”

东方玖玖笑嘻嘻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塞到她的手中,急忙吩咐,“现在不许看,等你回来殷国再打开看。”

贺云梦以为这是她对自己发表下小闺蜜难舍难分的感慨,不由感动的抱住她,温声道,“玖玖,谢谢你,我贺云梦生平还能交到你这样的好朋友也值了。”

“呵呵……”能不值嘛,她这个好朋友还要替人操心婚事,做的可真到位啊。

与贺云梦随意东扯西扯了些话,什么等到她去殷国的时候,她一定会盛情相待,东方玖玖一口应声,但心里却想着,也不知毛时候才会过去玩呢。现在光想想,都觉得想多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