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女人就得宠,越宠越有种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奴婢没有去买玉佩,奴……”显然,此刻的晴雨早已慌了神,连陷入慕容卿氿布好的陷阱都不知。

“哦?小贵子又没有说你买了玉佩,你这样岂不是不打自招?”慕容卿氿吐气幽兰,气色安定,只是这么一句话,便将晴雨打入死地,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慕容桦明知这是慕容卿氿设计好的,可还是不能想方设法的治慕容颖的嘴,只能暗沉着脸道,“来人,将这名宫女处死。”处死二字咬的极为清楚,事实上,他恨不得处死慕容卿氿。

“不不不,奴婢是冤枉的啊,皇上,奴婢是冤枉的啊。”可即便她这么说,还是被侍卫拖了出去。

经过东方玖玖身边时,东方玖玖心中一寒,她被处死,怨不得任何人,要怪……就只能怪她想要麻雀变凤凰,结果被倒打一耙。

当晴雨被侍卫一刀刺进胸口的时候,喷出的血染红了剑,染红了地,更深深刺进东方玖玖心里。今日她清清楚楚看到败者为寇的下场,瞬间联想到自己,若是自己将来也走到她这般地步,又该何去何从?

宜妃全身僵硬,连大气都不敢喘。其实她很早就知道晴雨怀孕了,后来拷问了一番,才得知是慕容颖的。随后她想到慕容桦不喜慕容颖,便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而目的自然是助慕容桦扳倒慕容颖借机上位而已。眼睁睁瞧着事情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她只能缄口不言。晴雨临死之前向她投向了绝望的眼神,她也只能紧闭双眼,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慕容卿氿冷眼看了一眼渐冷的尸体,而后转身拱手道,“皇上,事情已经解决,不知臣处理的是否让皇上满意?”

“满意!”这话几乎是慕容桦牙缝里挤出来的。他痛恨慕容卿氿的才华,痛恨他你虚情假意的笑。他紧闭双眸,道了声:“回宫!”

等到主子们挨个离去的时候,东方玖玖才推了推发愣的清韵,小声道,“清韵,我们也走吧。”

清韵未语,但也未有任何动作,盯着那尸体目不转睛。

“喂……”东方玖玖无奈的叹了口气,估计这丫头也被吓傻了吧,伸手拽着她的衣袖正要离开时,突然被宜妃叫住,“站住!”

东方玖玖右眼皮猛跳了好几下,顿时察觉不好,难道自己涂这么黑,还是被宜妃认出来了?然后她打算拿自己出出气不成?

宜妃一出口,她果然想多了。“你们两个,把尸体扔到乱葬岗吧。”

“呃……是!”

待宜妃扭着臀碎步离开后,她道了句,“我以为只要我化得跟煤炭一样黑就不会有人认出我了,可是我错了,我完全错了,现在的我,已经黑得发亮了。”发亮到,这周围站了那么多的奴才,可宜妃偏偏把她给叫住干死人的活。

与清韵抬起那尸体时,东方玖玖又感觉不好了,“我靠,她怎么那么重?”

“忍着点吧,她肚子里可还是有一个呢。”

东方玖玖再次无奈的叹口气,“唉,这女人就得宠,越宠越有种。”

清韵:“……”什么意思?

“只可惜啊,有种了却被人诬陷成野种,可偏偏这个下场当事人不清楚。”清韵这次倒没有送她一记大白眼,而是极为认同她的话,这无疑让她觉得太阳今天有没有从东方升起。“你说的对,这女人哪,还是洁身自爱的好。”

“……”呃,大姐,我说的好像不是这个话题吧。

东方玖玖没有去过乱葬岗,但是电视剧里讲过,如果犯错被人打死的奴才一般都会送到乱葬岗去,那里是地狱,也是天堂,看你如何理解了。倘若觉得在宫中备受折磨,不如死了的要好,解脱万岁嘛。

但有的人,本来就是奴才的命,可偏偏想要开拓一方土地,就好比她们抱着的尸体,她就是一个活生生失败的例子,应该写进教科书里,告诉世世代代的宫女一个血淋淋的教训:你以为你现在过的十分悲惨就要对生活失去信心开始绝望了吗?不……你以后会更加悲惨,更加对生活没有信心,更加绝望的。

“好好活着吧,因为我们会死很久!”东方玖玖心中默道。

“等一下!”一声清朗的女声喊道,俄而那女子偏匆匆忙忙跑来,眼中依稀还挂着眼泪,东方玖玖心里想着,大概这叫晴雨的女子一死,除了亲人,没有人会真正为她留下眼泪吧。

果然,她确实是晴雨的亲人,也是唯一的。“我叫晴雪,是晴雨的姐姐,二位公公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与我妹妹说两句话,可好?”

东方玖玖与清韵互相对视了下眼神,二人一同点了点头,竟然还异口同声道,“说吧。”

嘻嘻,曾经她很羡慕静静和明明总是用眼神解决一切口语上的问题,她觉得这没个十几年怎么能练出心灵相通呢?没曾想,她居然还可以和清韵互换眼神,倒真是奇事一件啊。

二人将晴雨抬到一个小林子里,才轻轻放到地上。晴雪感激道,“多谢二位公公。”随后从怀中摸出一两银子递在清韵面前,“这是我孝敬二位公公的。”

清韵没有伸手去接,东方玖玖便急忙伸手过去,结果被清韵狠狠敲了下手背,她嗷的叫了一声,甚是埋怨清韵,人家都给送银子,不拿多不好意思啊。

结果清韵对晴雪道了句,“自己留着吧。”

嘿,这清韵,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试问,有哪个人会闲钱嫌多?

“多谢公公!”话说这晴雪的手也落的太快了,她还没有说两句,这厮就把银子又塞到胸口里了,这分明是对胸小的女子极大的侮辱啊。有的人胸大能夹扑克,有的人有锁骨能放鸡蛋,有的人瘦到可以反手摸肚脐,她呢……只想伸到别人的胸口里,把那一两银子拿回来!!!

“早就告诉你,不要让你这么做,你偏偏不听,这下好了吧。连个安稳的日子都求不得,命也没了。”虽然东方玖玖认为晴雪这姑娘也是抠货一个,但人家和她妹感情还是不错的,说了两句话,眼泪乌溜溜的流出来,见着心疼啊。

“晴雨啊,听姐姐一句话,将来若是投胎,千万不要再想着过什么好日子了。你放心,姐姐不会平白无故让你的命就这么没了,此仇不报,枉为人!”

东方玖玖听罢,眉眼一挑,“报仇?对谁?秦王还是晋王?”

不等晴雪反应过来,她又道,“若是秦王或者晋王,我劝你还是不要以卵击石的好,这是她自己的下场,若非她自己想要攀附权贵,怎么会想不到自己还多了一条死路呢?”

“你说的对,这确实是她应得的下场,只不过……”晴雪顿了顿道,“若不是宜妃,她怎么会想到攀附权贵?宜妃此举极为自私,想要得到皇上的心便不择手段,没想到……她没有多大的损失,反倒害死我的妹妹。”

宜妃?这件事居然是宜妃挑起的?

当晴雪说到宜妃的时候,东方玖玖心生一计,晴雪恨的并非是慕容卿氿和慕容颖二人,相反,她痛恨的而是将她妹妹推到断头台的宜妃。

之前宜妃被这二姐妹伺候的时候,发现晴雨呕吐不止,像极了之前自己怀孕的状况,于是请了太医为她把脉才证实了晴雨怀孕。

随后她有接二连三的费尽口舌劝服晴雨和自己演戏,而且还能保证事成之后,她定能心安理得的成为慕容颖的女人,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晴雨年纪尚小,自然被人蛊惑,就连晴雪的话都听不进去。

果然,事情还是照着宜妃的计划发展了。只不过……偏偏被慕容卿氿彻底打乱。

晴雪原原本本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交代给东方玖玖和清韵之后,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二位公公往后在宫里行事还是安全些好,万万不要与宜妃娘娘打交道。别看她只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如今能坐上这个位置,她用过的手段数不胜数,我见二位公公心地善良,这才与你们说出来,以后若是无事就不要来庆阳宫走动。”

“多谢晴雪姑娘好心提醒,只不过……”东方玖玖忽然唉声叹气,使得晴雪困顿,问道,“小公公为何如此苦恼。”

“我叫小猴子,晴雪姑娘应该听说吧,我先前是皇后娘娘跟前的红人,后来皇后娘娘突然被打入冷宫,我受过娘娘恩德,想要为娘娘洗清冤屈,没想到后来查到娘娘的事,竟然与宜妃有关,遂……”

“我懂了,原来你也与宜妃娘娘有过节。”

东方玖玖连忙点头,晴雪这宫女,别看年纪小,什么事都能看透啊。

“那,他呢?”晴雪看着清韵问道。

东方玖玖反应极快,清韵还没有张嘴,她便替她说了,“他和宜妃也有深仇大恨,宜妃把他女人抢了。”

“啊?”这一声出自清韵和晴雪。

晴雪怀着不忍直视的眼神扫了清韵一眼,道,“他还有女人?”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