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若是两情相悦,神马都是浮云。

拥着她的男子身子明显一颤,尔后笑道,“劫财或者劫色,你都舍得给吗?”

“贺子兰?”东方玖玖一把推开他,从他出声开始,她便听出他声音,果然,他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云淡风轻的样子,真想让她狠狠的揍一顿,“不错哦,我还以为你心里只有慕容卿氿呢。”

“要你管。讨厌!”她什么时候才发现贺子兰这么喜欢管闲事的?

贺子兰明知自己不受欢迎,可还是悠然自得的坐到椅上,自行倒了杯茶一饮而尽,喝下之后他皱了皱眉,道,“凉了。”

“那就别喝了。”东方玖玖没好气的。

“今日……你见到他了?”那个他自然说的就是慕容卿氿吧。东方玖玖点头道,“怎么,你与他有仇啊?”

“不止有仇!”贺子兰话一出口,整个房间平白无故添了些寒气,让她不由自主呼吸一滞,纳闷起来,他们俩,一个是大燕人,一个是殷国人,能有多大的仇恨?

“今日,他应该都告诉你了吧。”

“告诉我什么?”

他侧目而视,瞥到东方玖玖一头雾水的神色,自言自语嘲讽道,“他不愧是慕容卿氿,做什么事都狠的了心。”

“贺子兰,你能不能不要打哑谜,老子智商不高,听不懂你的鸟语。”在她心中,慕容卿氿确实有很多秘密隐藏着,不过她也十分理解,慕容卿氿没有告诉她。毕竟……她是东方家的孩子。

“你可知慕容卿氿的生母是谁?”

她想了想,实在猜不出来才问道,“谁啊?”

贺子兰斜睨了她一眼,疑惑道,“你竟然不知道?”按理说,皇家人多数还是知道这个秘密的吧。

“你他妈磨磨唧唧的,能不能快点说啊!”由于受不鸟时间的琢磨,请允许她爆粗口。

“殷国公主,贺殷雪。”

什么?殷国公主?如果没有想多的话,殷国皇上如今还在世吧?那贺子兰又是弄啥的呢?

“你猜对了,贺殷雪是我的大姐,也是父皇最宠爱的女儿,她不爱女红爱沙场,十四岁便为国效力,奈何……爱上了,比她大二十岁的大燕皇帝,我父皇听罢极力反对,但因大姐怀孕,才不得不低头。但父皇怕丢脸面,才对外宣称我大姐为国捐躯,其实,她做了大燕的嫔妃。”

这段过往好狗血啊,容她细细想一下,慕容卿氿他娘十四岁就怀了他?咳咳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慕容卿氿他娘喜欢老少恋?咳咳咳……这也不是重点,但重点到底是什么?

“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性别没有界线,种族没有区限。体重不是压力,经济不是能力。若是两情相悦,神马都是浮云。哈哈……”经验总结,以上都是真爱。

贺子兰:“……”说了这么多,她竟然悟出这么一个道理?

“这些都不是重点……”贺子兰气的站了起来,心中恨不得撕了这女人,为什么说话总没有节操啊。“重点是……”

“我懂,我懂!”某女一本正经道,“关键是他们俩在一起,很性福对不对,嘿嘿……表说出来嘛。”

性福?贺子兰深吸一口气,尽量克制自己不要爆发脾气。“你这个女人,成天到晚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可是你跟我说这么多,还十分强调年龄,难道不是为了告诉我,他们是跨越了多少个门槛,经过多少阻拦才走到一起的吗?”东方玖玖一本正经问道。难道不是吗?她可是很认真的在听啊。

贺子兰两眼一翻,无奈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他的身份很复杂,他心中所想也甚为复杂,他想要谋什么,所有人都清清楚楚,而你在手中不过是一颗棋子,仅此而已。”

东方玖玖镇定的与他相视,“贺子兰,你听着。我不怕!”

“我知道你不怕,你陷越深,就被伤的越深。”贺子兰幽幽一叹,如同兄长无奈的口吻一般道,“你可知玉修儿?”

玉修儿?她快速在脑子里回想了这个名字,确实有些印象,只不过,模模糊糊。

“她是你们大燕最有名的歌姬,你居然不知?”他实在有些佩服她,活了这么多年没心没肺,居然也没有被人杀死。

“哦,我想起了。”玉修儿,她想到了,记得她与慕容卿氿还在争吵时,突然被他拦腰跃到树上,然后慕容卿氿还故意挠她痒痒,让那女子心伤离去。对了,就是那个女人。“怎么了?”

“我也只是听说而已。曾经玉修儿曾以诗经中一曲《子衿》在妙云楼表达爱慕之意,随后多次被慕容卿氿请到王府中弹曲,很多人都知道玉修儿是慕容卿氿的入幕之宾。”

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东方玖玖心疼的都不知在哪里了?怪不得当初他非要挠她痒痒,并非只是为了赶走,倒像是两个情人在吵架,互相闹别扭了。

但不管如何,她始终相信慕容卿氿,帝都人人多口杂,再说不是也把他和自己说成了断袖吗?至于那个玉修儿嘛,估计也是一个打酱油了,起不了多大的风浪。

但是……贺子兰也不像说假话的啊,他说这些事实上也是为了自己好,不想让她陷的太深,这个她可以理解。于是抬头冲他哼了一声,道,“妈妈说,打小报告的孩纸不是好孩纸!你走吧,今天这些话,就当我没有听过!”

贺子兰:“……”

“玖玖……”

“我靠,你他妈走不走?大半夜的,我还打算睡觉呢?”她故作不耐烦道。

贺子兰见劝不动她,只能不说了,不然又要惹她讨厌了。从衣袖中取出一块金牌,差点闪瞎东方玖玖的狗眼,咳……人眼,人眼!

她瞪着滴溜溜的大眼盯着金牌一动不动,“贺子兰我警告你啊,不要收买我,我是不会……”

“这个金牌给你!”

“好的!”某女快手抢了过去,塞到嘴里咬了咬,心中暗喜,不错,是真金。她笑的贼兮兮拍了拍他的肩,“24K金,鉴定完毕!”

贺子兰:“……”

“玖玖,你听我说,我给你这个,不是让你咬的,也不是让你花的。”

某女捣头如蒜,“好,我明天就找个铁匠铺子融了它,做条金链子戴到脖子上,保证给你长脸!”

贺子兰嘴角一抽,不做反抗,他踌躇片刻,见她依旧对那块金牌爱不释手,足以见得,自打她进了冷宫之后就缺钱花啊。“玖玖,两日后,我就要回殷国了。”

“哦哦,好好好,回家好。你这么大了都不会赶紧回家,媳妇一寂寞,早跟人跑了。”东方玖玖道。

他嘴角一抽,为何跟她说个话这么费劲呢?“我还没有太子妃。”

“关我毛事?”

“我……”好吧,他认了,她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不知从哪里鼓足的勇气,他一把将她身子掰正,低头吻了下去,瞬间体会到冰冰凉透心凉的滋味,心中狂喜良久,终于吻到她了,满足的睁开眼睛,想要看到她娇羞的面孔,谁知……

他吻的是金牌……

“贺子兰,你丫有病吧!”她拿着金牌好好的,他突然低头,鉴于暗夜喜欢强吻人的行为,她用金牌这么一挡,恰好,被他吻个正着,然后还看到他吻到金牌后那种满足的脸色,比得了奥运金牌还要幸福,这时候她不得不浇下一盆冷水。“你给我滚,马不停蹄的滚……”

回到自己所在的宫殿里后,贺子兰失落的坐到椅子上,贺云梦从暗处走出,轻声问道,“太子殿下将自己的心意告知玖玖了?”

“嗯!”

得到贺子兰回复后,贺云梦又问,“那……如何啊?”

“能如何?在她的心里,似乎只有一个慕容卿氿吧。”话落,二人都未曾在开口。

贺云梦心中想了好多,想她刚刚来到大燕的时候,便信誓旦旦要嫁给慕容卿氿,如果东方玖玖没有出现,那么她或许能得到慕容卿氿的青睐。

东方玖玖是一个变数,是任何人的变数,她的出现,让从未动情的贺子兰动了心,让她执着的心也随之动摇。从武东回来之后,她自己都不知究竟喜欢是慕容卿氿还是慕容琛了?但对于慕容琛,她连想都不敢想,她会念着这个人。

“可是我们马上就要回殷国了,连皇上交代的事情都未能完成。”

“先不完成!”贺子兰温声道,“虽然慕容卿氿的身份很重要,甚至能为我殷国带来很多利益,但是他太过聪明,定然也能想到让他娶你的代价。父皇发来暗喻,说是先回殷国吧。”

“嗯,好!”不知为何,得知她不用嫁给慕容卿氿,她反而放松了,甚至更多的是欣喜,难道她真的喜欢那个奇奇怪怪的慕容琛?

“云梦!”贺子兰突然唤了她一声名字,贺云梦急忙应道,“在!”

“你说……喜欢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子为何就这么难?我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以往那么多女子对我前赴后继,我总是淡然处之,可她不一样,有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

“殿下!”

“嗯?”

“你不是喜欢,是爱上了!”贺云梦回答道。

贺子兰突然心口一颤,是吗?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