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一起来看流星雨

“什么?”她大吃一惊,“我以为……那些人是来杀我的。”

“呵呵……”他轻笑起来,食指点了点她的脑袋,无比温柔,“小九真是想多了,你刚入宫,能有多大的仇家?皇上再如何讨厌你,也不会亲手杀了你,光凭你是东方家的女儿,他便不会动手。”

虽然东方玖玖不知道东方赫有多大的能耐,但既然东方赫当初能把她送到宫中来,想必没有些实力是不可能的。“可他还是你的皇侄啊?”

“自古皇家多无情,难道这话小九没有听说过?”

当然听说过了。“可你只是他的十九皇叔,他还有十八皇叔或者是十七皇叔,为何他偏偏要杀你不可?”

慕容卿氿未语,仰头看了夜空好一会儿,才道,“父皇驾崩之前曾经召见过我,说是要将皇位传给我,但不曾想,只是过了几日……你父亲东方赫便扶持如今的皇上上位,连诏书都没有。”

如果说慕容卿氿没有对她敢用真心,那不是她的问题,而是因为她的身份。如果不是她的父亲,慕容卿氿如今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上吧。

可正是因为东方赫,如今他得到的只是一个闲散王爷的身份,连男儿心中的抱负都未能施展。

“十九叔是不是一开始很讨厌我,因为我是东方家的女儿呢?”东方玖玖坦然道。

慕容卿氿似乎也未能想到她竟然会这么直言说出来,只是笑而不语,“一开始确实不怎么喜欢。”

她小小的脑袋凑了过来,眨了眨眼睛问道,“那现在呢?”

这个问题,他没有回复,这倒打击了她的小心脏,明明一开始也没有想过他会回答的好不好。

“我知道,虽然十九叔没有说出来,但并不代表对我没有感觉,是吧。还好还好,我还是有机会的,秦王妃这个位置嘛……我再努力努力,是不是就能登上了?”

他戏谑道,“爬上来也可以啊!”

“怎么爬?”她很正经的问道,“哪个爬?是爬床的爬还是爬床的爬啊?”

“小九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然而很快就松开手,视线又移到上空去了。

东方玖玖见状,察觉他有心事,遂道,“十九叔,若是有些事情你不方便出手的话,我可以帮你啊,反正我也在宫里混的不错,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

“当真?”

“比真金还真!”她认真的样子落入慕容卿氿眼中,有一时间的恍惚,他突然舍不得利用她了,可理智告诉她,不得不这么做。“那好,小九可愿意为我扫清这后宫的障碍?”

“只要十九叔认为我能做好,我就一定会做好的,这点不用担心,只是我不知这后宫的障碍都是何人?”

曾经东方玖玖有一个死党,她哪里都好,最不好的地方便是她对她的男朋友任劳任怨,东方玖玖一度认为她的死党一定是重色轻友的家伙,而且觉得女生为了喜欢的人太过主动总有一天会被抛弃的。

可当她遇到了,也便感同身受了。慕容卿氿,他心中藏了多少秘密,又对所谋之人存了多少心思,她不管。但愿她做了那么多能换回他一颗真心吧。

“难道小九为我办事,不想在我这里讨要一样东西?”

“东西?”她迷糊问道,“钱吗?”

“傻瓜!”他原以为东方玖玖什么都明白,其实那些都是她的小聪明罢了,“自然是皇后之位。”

皇后之位?转了一圈,她还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去?她摇头笑笑,“既然要讨要一样东西的话,我宁可不要皇位之位,我想要的……不过是十九叔对我真心罢了。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给?”

若是她是原主,怕是对慕容卿氿的皇后之位虎视眈眈,只不过,她活了两世,除了钱,她什么都能看透,一个皇后之位而已,比起一生一世一双人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那今日十九叔也告诉小九,若是这份真心给不了你,全天下的女子也得不到!”他说的并不霸道,可偏偏这是她听过最好听的情话。

曾经暗夜对她说过,“从今天开始,爷与全天下的男人为敌。”那时她并无半丝心动,相反,慕容卿氿的话,她听后笑的合不拢嘴,即使这是一个没有承诺的承诺,但就这样,她也满足了。

“那我就满足了。”她喜不自胜道。

慕容卿氿的心就好比大海里的一粒沙,看的见,摸不着,可他还偏偏存在着,让人心痒难耐。他待人并非个个都是真心,但一旦视为友人,便不会将心抛之。心中正想着,眼前白光一闪,迅速划过,一闪即逝。她大惊指着夜空消失的白光道,“流星。”

“流星?”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呢喃道,“那……不是天火吗?”

东方玖玖目光一滞,在古代流星被称为扫把星,当作是不详的征兆,认为流星是会给人带来祸害、灾难或战争。

她扯了扯嘴角,解释道,“十九叔,其实它并非是天火,而是叫流星,我听老人家说啊,若是流星出现时,许愿就会成真。哎呀,糟糕,忘了许愿了。”话落她吐了吐舌头俏皮一笑。

慕容卿氿也跟着笑起来,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夜空上方竟然划过一道道白色的光芒。东方玖玖兴奋的喊了起来,“哇塞,是流星雨啊,十九叔,快快快,闭上眼睛赶紧许愿啊!”不等他反应,她紧闭双眼在心中许愿。

他抬头望着流星雨在空中陆续闪过,好不美丽。也是她说的对,这样的美景,许个愿望,即便没有实现,也是一个美好的回忆,不是吗?

遂,他也闭上眸子,在心中默默许下一个心愿。

“真的好漂亮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流星雨,以前都是在电视里面见过,不过那些都是特效,呵呵……”她许完心愿,抬头仰望,流星雨还未消失。

“十九叔,你许了一个什么愿望?”她迫不及待问道。

他睁开眼睛温柔的笑道,“怎么?愿望可以说出来吗?”

“嘿嘿,我逗你的。”她傻呵呵的笑道。

“那……小九许了一个什么愿望?”他反问,眸光闪出一丝戏谑,仔细看的话,还暗藏着丝丝宠溺,没有任何杂质。

“我许的是……”她瞬间反应过来后,狠狠的剜了他一眼,略带少女娇羞的模样,嗔道,“十九叔,你简直就是一只狐狸。”

“哪里哪里,过奖了!”

这一夜,是她和慕容卿氿最轻松的谈话,无关任何。只是她清清楚楚的知道,过了今晚,她将会成慕容卿氿最得意的棋子,任由她在后宫搅翻风云,只是为了让慕容卿氿有足够的时间与慕容桦争斗。她不知答应他究竟对不对,但随心就好。

十九叔,但愿我所做的一切能得到你的一颗真心……这是她对流星许的愿望!

慕容卿氿回到自己王府之后,羽伊将名册奉上,毕恭毕敬道,“爷,这是东方大人先前送来的名册,奴翻了一下,想不到这些后宫嫔妃身后的势力竟然这么大,而且多数还是皇上自己插入的眼线。”

慕容卿氿接了过去随意翻了翻便扔到桌上,“阿颖呢?”

“晋王殿下?”羽伊顿了顿道,“晋王殿下几日在妙云楼里听玉姑娘的曲子。”

玉修儿?真不知慕容颖到底迷上她哪里了?三头两日的往那地方跑?他们曾经一起长大,且他比慕容颖大三岁,但对付女人,慕容颖却一点就通,十六岁便有了通房,可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呐。

想到这里慕容卿氿了冷笑一声,总有一天,慕容颖会栽倒女人的麻烦里。

“王爷,今日……您与皇……”宁武急忙堵住嘴巴,也不知说皇后娘娘这个身份好还是东方家小姐这个身份好。但慕容卿氿不是笨蛋,自然能听出他想叫谁的名字。“怎么了?”

“皇上发现在梅苑发现您与她见面的事情,还偷偷派他身边的太监去调查她的身份,不知……”宁武本来是这么想的,自家主子对东方玖玖十分特殊,这种事情,自己肯定不能做主,万一替她隐瞒身份,结果耽误主子大事肿么办?这个月的工钱又扣了,他找谁哭?

“让他查,且把小九与本王的事情查的清清楚楚。”慕容卿氿悠然道,“总得给小九一个重新上位的机会吧!”

果然,这事情还是让主子做决定的好。

宁武拱手道了声“是”便退下了!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要你相信我的爱只肯为你勇敢,你会看见幸福的所在……”东方玖玖美滋滋的唱着歌打道回府,刚回到自己房间,就被一个陌生的拥抱拥在怀中,她身子一僵,立马胡思乱想起来,难道又是暗夜?不可能啊,暗夜的话,就不会这么有礼貌了。

她打了个冷颤,随后道:“大哥……你劫财还是劫色?”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