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噗……”东方玖玖听罢止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几日不见,他的自恋功底又渐长了。

只是她本来还打算走高冷路线,与他擦肩而过呢,结果这么一笑便破功了,遂只能扭头傲娇的哼了一声,“谁在背后说你帅了,拉出去砍了。”

“嗯!”慕容卿氿似有似无的笑了笑,“言之有理,刚刚你在心里说的,那该如何处置?”

“我?我什么时候说你帅了?想多了吧你!”东方玖玖娇嗔道。

其实说实话,上次回京时,慕容卿氿没有出现在马车里,而这么久了,也没有作出任何解释,心里面没有疙瘩才怪。但令她觉得十分没有出息的便是,一见到他,气竟然消了,而且还消的彻彻底底!

“我……我听说今日进宫来的女子,都是准备给十九叔当王妃的吗?”东方玖玖炯炯有神的大眼盯着他问道。

“嗯!”慕容卿氿故作戏谑道,“小九马上就要有一个十九舅妈了。”

东方玖玖一听,差点没有晕过去,什么?十九舅妈?那她以后干什么?给他们一起挡桃花。一听到这话,她立马毫不犹豫的走人。刚走没几步,就被慕容卿氿从背后相拥,顷刻间,小心脏又扑通扑通跳了。

“准备去哪里?”

“回冷宫。”她赌气道,“反正我以后就有十九舅妈了,以后就不需要再管十九叔的私生活了。”

慕容卿氿轻笑起来,弯下身子低头在她耳边小声问道,“小九这是醋了?”

“不然呢?”她翘起嘴巴义正言辞道,“你以为老娘的心是钛合金、不锈钢,防水、防火、防雷劈的吗?”

他不由挑眉,虽然这话听不大懂,但应该是伤心的意思无疑。他好笑的摇了摇头,“走吧,十九叔带你去看星星。”

嗯?看星星?是啊是啊,看星星最能培养感情了。东方玖玖眼神一亮,“十九叔,有流星雨看吗?要是不行,雷阵雨也凑合。反正我说谎话也不多,遭到雷劈的几率少之又少!”

他笑着松开她,在她鼻尖上轻轻一刮,甚是宠溺的样子,道:“流星雨雷阵雨没有,只有一个我,你看不看啊?”

“看看看,必须看!”某女笑的贱贱,最好脱光光看。

不远处,慕容桦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只不过……慕容卿氿遮挡的太好,连那小太监的脸都未能看清。他沉思片刻,转身像孙大成吩咐,“去,查一下那个小太监的真实身份。”

“是!”孙大成应声。

今日,慕容桦得知明太妃要给慕容卿氿选妃,处理完正事便打算来凑凑热闹,没想到,热闹没有看成,却看到了传言中的绯闻男主。这倒是令他十分好奇,究竟这太监有多大的能耐,竟然让慕容卿氿抛弃那些官家小姐,只为求一个小太监的欢心。

“孙大成,这件事要暗查,不要让人知道是朕让做的。皇家的脸面可丢不起啊。”不管这太监究竟是何方神圣,总之,慕容卿氿想要的,他必定会毁。

慕容卿氿没有出宫,反而堂堂正正带着她上来望月台,这里一般都是皇家祭祀的地方,据说只有皇家之人才能登上这里,除了祭拜祖先便用来欣赏月色。

“哇,在这里真的可以看到流星雨吗?”东方玖玖兴奋的四下乱走,摸摸一旁的狮子雕像,蹭蹭一边用金线制成的布帘。好不惬意道,“真是一个好地方,只可惜,我只有沾了您的光,才能来这里走一遭啊。”

慕容卿氿看着她欢呼雀跃的样子,眸中满是暖意,“你若喜欢,改日带你多来走走。”

“真的吗?”东方玖玖美滋滋的立直身子,一本正经道,“其实我来这里啊,并非是觉得这里有多好,而是觉得这里空旷无人,很有自由的感觉。你看看,你一低头,整个帝都都在你脚下,你一抬头,整片蓝天又遍布在你眼中,顿时觉得,自己还是有身高的。”

慕容卿氿:“……”

原以为她能发表什么义正言辞的话,谁曾想,她只是太过在意自己的身高啊。

“而且在这里还想高歌一曲!”听东方玖玖说吧,慕容卿氿好奇问道,“哦,还未曾听过小九唱歌呢,今日不仅饱眼福,还大饱耳福了。唱来听听吧。”

如果时间可以轮回的话,他真喜欢从未说过这句话。东方玖玖的歌声怎么说呢?总想让人避之不及啊。

啊~啊~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啊~啊~啊,五环,你比六环少一环

终于有一天呐

你会修到七环

修完七环再修八环

修完八环修九环……

“……”慕容卿氿从听到这神曲开始也是醉了,直到她有吼道“啊~啊 ~啊,五环 ……”他才急忙打断,“够了,再唱别说流星雨了,星星都不一定愿意出来了。”

东方玖玖:“……”

“十九叔,不好听吗?”

他能说吗?

“那我给你念首诗好吗?”

“哦?小九真是多才多艺,还会念诗?”原谅他,稍微恭维两句也是可以的。

“嗯,那是当然了!”东方玖玖说着清咳的两声,对着月亮念道,“明月几时有,去问易中天!”

“……”此时此刻,他好像听到乌鸦叫了。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慕容卿氿一听,咦,这诗还正常,不不不,不是正常,是念的非常好,正想要夸张她两句,结果她抢到话语的主动权,“十九叔要不要知道这诗中的含义。”

“不错,说来听听!”

“这是一个讲述寂寞的故事。”他听着东方玖玖的说辞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却听到某女是这么解释的:

“床前有位叫明月的姑娘已经脱光光,她皮肤白嫩的就像地上的白霜。有一位男子抬起头望着这位光溜溜的明月姑娘,低下头不禁地想起夫人远在故乡。鉴赏:这首诗反映了诗人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独自在外地打工,寻花问柳时的矛盾心情!”

慕容卿氿:“……”

有那么一瞬间,慕容卿氿想要将她打包扔到地上,又想扭头就走,这是否也说明了他的矛盾心情?

“怎么样,十九叔,要不要你也脱光光,让我矛盾一下?”

慕容卿氿嘴角一抽,看着她冒着金光的大眼,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将视线移到上空,“奇怪,今晚的月亮怎么还不出来?”

一阵沉默,大概过来一刻钟的时间,慕容卿氿才问道,“小九,不想听我的解释吗?”

解释?他自然说的马车事件吧。东方玖玖清咳了一声,扭头与他相视,“你说吧。”

“好……事情是这样……”

他还未道完,她便急忙塞住耳朵,模仿琼瑶女郎摇头晃脑,“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慕容卿氿:“……”她到底打算闹哪样?

“十九叔,你做事有你自己的想法,也不需要和我解释什么,今日你能带我来看星星,我们就一笑泯恩仇,哪里来的七七八八的解释,对吧。”

她笑着牵起他的手,指着远方用泥土堆砌的栅栏又道,“可不可以去那上边坐着,我想离月亮近一些。”

见东方玖玖也没有太过在意先前的事情,慕容卿氿也懒得多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有些为难,“那么高,小九不怕掉下去?”

“有十九叔在,我还怕个毛毛啊。”

慕容卿氿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一手揽住她的腰身,足尖点地,如风一般轻快敏捷,一眨眼的功夫,他们便站在高高的围墙之上。东方玖玖轻手轻脚坐到上面,美滋滋的晃了晃腿,仰头冲他道,“十九叔,你也坐啊。”

待他在她身边的一侧坐下后,东方玖玖心情颇好,光是侧着脑袋看他的侧面便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第一次见面可没有这么美好,还有第二次……

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天,她竟然会喜欢他。更没有想过有一天,他还会坐在自己身边,褪去伪装,一副柔和安详之态呈现在自己面前。

“小九在看什么?”

“看你啊。”

被她一说,慕容卿氿突然有些不大好意思,若不是光县昏暗,定然能瞧出他微微发红的耳根。“傻丫头。若是所有人都像你一般没心没肺,也不需要活这么累了。”

“十九叔有什么心事吗?”她面上担忧着,心却暗沉下来,他终究……还是要利用她了。

“你可知这次,我为何遭到刺杀?”慕容卿氿与她四目相对,不等她开口,他直言道,“因为皇上。”

慕容桦?是啊,他那种人,除了猜忌就是小心眼,就算不妒忌慕容卿氿的才能,也会妒忌他的美貌。“哦?他为何要杀你?”

“名声!”

靠!!竟然是因为名声。拜托,慕容桦居然没有因为美貌?

“治理旱灾一事,我出尽了风头,如今在华北被奉为雨神,这一切也都是小九的功劳。”谈笑间,他并无半丝哀愁,风华绝代的侧颜让人多看一眼都能被勾了去,足以见得,他天生就是生来祸害人类的。“功高盖主,皇上自然想要下狠手,况且,又不止一次。”

他侧目又道,“就拿之前小九想要逃出宫的那一次,那些刺客,便是皇上派人来杀我的。”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