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雨神雨神,无所不能!

根据常识,在干旱的天气下,向空中撒碘化银粒子也能导致下雨,只不过,华北这一带干旱的地方太多,而碘化银粒子在古代又是稀罕物,哦哦,对了,碘化银粒子俗称盐,相信没有百姓愿意将自己吃的盐给撒到空中去。

但白石却不一样,古代多了去了,没有人会在意。

其实能想到这个办法,东方玖玖还要感谢一个人,那便是已死的钱知府,他家有个冰窖,可见这厮极会享受生活,一开始东方玖玖想着,直接火烧白石,但看到冰窖后便想到另外一个注意。

将白石放到铁桶中燃烧,再将铁桶放在冰窖中令燃烧的白石冷却,燃烧过程中会产生二氧化氮,经过低温,便会形成固态的二氧化碳,那么干冰也就做成了。

仅仅一日的时间,她收集了大量的干冰。

第二日,她派人将冰窖中白色的固体抬了出来,众人个个好奇的看着这些白色固体,如何也想不通这种东西能让下雨。但再瞧东方玖玖的面上洋溢着自信,也便不敢多言。

慕容琛低头瞧了一眼干冰,冷声道,“本王还是那句话,若是三日后没有下雨,本王一定会处死你;当然,若是下雨了,本王定会……”

“滚!”在东方玖玖嘶吼下,慕容琛乖乖闭上嘴巴,“不说就不说,凶什么凶,你与贺云梦一般都是泼妇。”

“哼,说是我泼妇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你……”说不过东方玖玖,他也只能闭嘴,总而言之,他最看不惯的便是追求慕容卿氿的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不多久,干冰准备完毕,东方玖玖又让人将干冰分量放到孔明灯里,点燃灯之后放飞到空中,此时此刻,数百只孔明灯缓缓上升到空中,若是在晚上,远远瞧去,景色一定很美。

贺云梦担忧道,“仅凭你做出来的这些东西,就能下雨?”

“当然!”

东方玖玖准备前期工作的时候,慕容卿氿没有看到,但宁武这边却交代的十分细致。他听罢眸中闪出欣喜之色,默默点头。

宁武不解问道,“王爷,您明明已经暗中下令将密江的水引到华北周边,不过三两日的时间,马上就能解决灾民的用水问题,可为何……”

“为何还要让她瞎折腾?对吗?”慕容卿氿将宁武的意思表达出来,宁武点了点头,又道,“若是不下雨,只会让灾民们更加伤心罢了。”

慕容卿氿勾唇一笑,为何?

大概是他相信她吧,当她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他也认为很荒唐,但看着她笃定的眼神,他连拒绝的心思都没有,便一口答应了。

“说句好听话,若是真下雨了,王爷在这里得了名声,怕是连回帝都的路都万分艰难吧。”宁武的分析也不无道理,所以慕容卿氿才暗中下令,而不是大张旗鼓的搞。虽然知道东方玖玖想为他做好事,但如今究竟是对他好还是对他坏,连宁武都无法判断了。

况且,慕容卿氿如今对东方玖玖这么特别,甚至都超出了一般人。换做其他人,估计只有被利用的份,可就算如此,还是有太多人心甘情愿被他利用。

“无妨!本王的皇侄,到底还是嫩了点,若是回不了帝都,这些年也白活了。”慕容卿氿轻描淡写道,浑然对慕容桦的威胁毫不在意。

“十九叔好啊,一日不见,没想到十九叔又帅了不少啊。”东方玖玖笑眯眯的走进慕容卿氿的房间,只见他悠然自得的坐在椅上与贺子兰下棋。

他勾起唇道,“小九的嘴巴是越来越甜了,只是不知这花痴的病是不是越来越重了?”

东方玖玖听后竟然没有反驳,这倒让贺子兰稀奇了。平日里她张牙舞爪,谁说了一句,她都能顶回去,从无例外,说实话,这可是他第一次见东方玖玖被人这么噎住吧,想想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你也有说不过别人的时候。”

“I like!”

“……”好吧,原谅贺子兰无所不能,但这话却偏偏不懂什么意思。

今日一早,他特意来找慕容卿氿下棋,一方面是为了试探他究竟要如何处理灾情问题,第二便是想要探探慕容卿氿对东方玖玖的态度,可每次问道他,他总能圆了回去,无奈只能将纯粹的下棋了。

“十九叔,我们出去好不好?”东方玖玖上前问道。慕容卿氿侧目而视,“出去做什么?”

“你看这天气已经转阴,马上就要下雨,我带你出去感受感受气氛,相信没过多久,你的名声被人传扬出去,萧敬腾都不算什么,你就是新一代的雨神啦,哈哈……”东方玖玖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慕容卿氿与贺子兰反倒没有可笑的。

“难道你们不觉得好笑吗?”东方玖玖问后,见二人一同摇了摇头,她垂下脑袋,好吧,他们主要认为不好笑的原因是不认识萧敬腾。

21世纪都认识萧敬腾是谁,尤其是00后奉之为“雨神”!话说,他在北京开演唱会,结果北京遭遇61年来最大暴雨;在上海演唱会开票,上海遭遇50年来最大台风海葵;在伦敦馆举行个人演唱会,没想到,恰遇英国普降暴雨,甚至多个地区受洪水侵袭。

说实话,东方玖玖多么希望萧敬腾也穿越过来,至少她不用费那么大的劲儿做干冰,用来人工降雨。

还未说服慕容卿氿,天空突然轰隆响了一声,少顷,一场大雨稀稀拉拉的下了起来,毫无预兆。慕容卿氿与贺子兰一同愣神,脑子里还停留在那个雷声当中。

趁机,东方玖玖牵起慕容卿氿的手跑到门外,看着大颗大颗的雨水,兴奋的尖叫起来,“十九叔,快看,我做到,我做到了,哈哈……真的下雨了,你快看啊。”

与此同时,欢呼声盖过来东方玖玖的声音。那是百姓们发自内心的大喊,半年了,终于见到雨了,那是何等的兴奋,拥有时他们不觉得珍贵,失去后才觉得异常珍贵。

慕容卿氿望着这普天大雨没有说话,她是如何办到的便不多说了,好在自己虽然一开始没有相信她,但还是给了她一个平台。

如今仿佛看到武东城外的百姓欢呼雀跃的场面,听到了他们激动的呐喊声。他压制住内心的喜悦,淡定道,“小九刚刚说,要带我去看雨?”

“是啊,怎么样?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呵呵……”她伸出手接了几滴雨水,兴奋道,“十九叔,看,这都是我的功劳哦!”

慕容卿氿面色显出柔和之色,施施然走入雨中。

“咦,十九叔,你去哪里啊?”顾不得拿伞,东方玖玖也急忙冲击雨帘中,一把拉着他的胳膊问道,“十九叔,你做什么啊?这雨这么大,你……”

不等她说完,慕容卿氿反手将她拉到怀中,低头吻了下去……

啊???什么情况?他……在她没有中了情药的情况下,在她没有强吻他的情况下,在她全程都是清醒的情况下……他们又接吻了。

他轻轻探入她的口中,如细雨般缠绵,若不是他的手揽住她的腰间,怕是很快她就要堕落下去。

上次中了情药,她只记得,她杂乱无章在他怀中折腾,尔后他吻她时,她早已如烈火焚身般难以自拔。而这次,他只是与她缠绵,尤其是在下雨天,除了浪漫,还是浪漫。

雨水胡乱的拍打在他们身上,浸湿他们彼此的衣裳,二人紧紧相依,被雨淋湿后的东方玖玖在这样的情况下另有一种妖美,被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好在未被他人瞧去,只依偎在他怀中。

他们吻了很久,唇齿相依,丝毫没有喘息的时间,可即便如此,东方玖玖这个花痴,相当喜欢牡丹花下死的赶脚,被吻到昏天暗地,被吻到晕了过去。

在晕之前,她仿佛听到慕容卿氿对她说了一句话,竟然难分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他道:“小九,倘若你不姓东方该有多好……”

东方玖玖是被吵闹声弄醒的,醒来之后就听到乌泱泱的哭声和激动声。她起了身子推开窗户一看,此时还在下雨,下了半日之久,对于武东的百姓以及灾民来讲,无疑还是好事一件。顺着声音走出了房间,才确实这些激动的声音都来自于客厅,想也没想就走到客厅去了。

然后,便看到这样的一个场景……

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跪在地上又是激动又是兴奋的哭着,其中一人还文绉绉的拽着词,“若不是秦王爷,我们怕是早已饿死或者渴死。请受我等一拜。”说着,众人随之磕了一个头。

但慕容卿氿却不为所动,“这哪里是本王的功劳,本王不过例行公事罢了。”

“不是不是!”人群中发出一个稚嫩的声音,慕容卿氿一眼瞧去,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他一本正经道,“前日我听说王爷让人送来好多白石,然后还听说这些白石可以让老天下雨,一开始大家都不相信,没想到,真的成功,这些都是王爷的功劳,理应受到我们一拜。”然后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顿磕头,众人还异口同声道,“王爷请受我们一拜。”

“其实这些并不是……”不等慕容卿氿说完,东方玖玖突然站了出来喊道,“雨神雨神,无所不能!”

众人这么一听,诶,这词好,押韵,而且读起来朗朗上口,于是更加附和道,“雨神雨神,无所不能!雨神雨神,无所不能!雨神雨神,无所不能……”

无奈,慕容卿氿冲着某女扯了个无辜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