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看见一头母猪,觉得它眉清目秀

等宁武回过神后,东方玖玖早不知哪里去了。他心中隐隐觉得不好,这是早先钱宝宝派人送来的糕点,但慕容卿氿连看没有看,直接让他送给灾民吃,只是没有想到,这半路杀出个东方玖玖,连盒子都没有留下就带走了。

无奈下,他只能先和慕容卿氿禀报一声了。

“什么?小九带着盒子跑了?”慕容卿氿听罢也是意外的很,平日里也没有见她喜欢吃糕点啊?她素来最爱的不是肉吗?

“属下也不知怎么回事?她一听是您让我把这些东西给灾民的,二话不说便抢走了。”

钱宝宝那个女人给的东西能吃吗?但细细一想,或许那糕点里下了什么东西,想到这些,慕容卿氿遂抛下手中的事,急忙去找东方玖玖,以免出了什么意外。

慕容卿氿去了东方玖玖的房间后,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好像发现什么奸情了?

贺云梦与慕容琛厮打在床上,且二人气喘吁吁,呃……不要想歪,都是因为他们一开始见了彼此,先是动嘴吵吵,但后来发现,他们两个人的问题,已经动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而真正动手打起来的导火线,却是因为东方玖玖。

一刻钟之前,东方玖玖回到自己房间遇到慕容琛,她对慕容琛说实话,除了那次她将贺云梦扔到河里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今日一见慕容琛气宇轩昂的站着门口迟迟不进,那种男子的小羞涩在脸上隐隐约约显露出来,于是忍不住调戏了一下。

“帅哥,吃糖吗?”东方玖玖掀开盒子递出一块糕点,未等慕容琛拒绝便塞到人家嘴里,“呵呵,不用说谢谢!”

鉴于他在皇家修养的良好品德,他将糕点吞了进去,没有发火。与此同时,东方玖玖也拿出另外一个糕点吃了两口,问道,“你站在门口做什么?”

“哦!”他将东西吃进去后,才问道,“你知道贺云梦是不是在这个房间里?”

他找贺云梦做什么?难道是上次觉得扔到河里不够过瘾,所以想继续扔一下?东方玖玖眼珠子转了转,狡黠道,“你找她做什么?”

“打架!”

“打架?好好打架做什么?”这慕容琛不愧是从边疆混出来的,能用手解决的事情尽量不吵吵。慕容琛这种性子在皇家少之又少,他虽没有慕容卿氿聪明,但好在人比他光明磊落,遂推开大门,道:“进来吧。公主今日和殷国太子去接运物资了,一会就回来。”

慕容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走进房间四下张望了一番,还未开口便听到东方玖玖又道,“你是喝水,还是喝水,还是喝水?随你挑!”

“……”哪里能有的挑?

“听不懂?”她扬眉问道,然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懂了懂了。那我说话国际化一些啊。Would you like something to drink ,coffee ,tea or cococola?”

慕容琛:“……”这才是真正的听不懂好不好?

“算了,你还是喝水吧!”话落,东方玖玖杯子里倒满水,慕容琛想了想,恰好自己吃了糕点也口渴,正准备接过去喝两口,却被冲进房间里的人慢了一步,听到咕咚咕咚两声,才知自己的水被人抢走了。

谁这么大胆?竟然抢自己的东西,抬头一看,竟然是贺云梦?怎么又是她?

贺云梦也是惊讶,“你怎么会在这?”

“哼……我还纳闷了谁抢了我的水。想来也只有你这么没有礼貌才会抢我的水吧。”慕容琛似乎一出现就与贺云梦不对盘吧。但哪个冤家不都是打出来的?于是东方玖玖想到这个好主意,先让他们好好打一架,说不准还能打出感情来。

她贴到贺云梦耳边窃窃私语,“公主,今天这个陵王殿下一来,就说要来找你打架,他还说,比遇见一个泼妇更让人头痛的是同时遇见两个泼妇,也就是骂你是两个泼妇。”

“太过分了!”贺云梦朝桌子上猛拍一通,慕容琛被吓了一跳,但很快镇定下来。“过分,你才过分。”

昨夜他刚刚来到钱府,只不过一不小心踩碎了瓦片,然后又一不小心掉进了她的房间,然后又一不小心看到她在洗澡,然后就被误会成色狼。

色狼?真是在开玩笑?他堂堂王爷,怎么会看上她?鉴于大家都是汉子,只不过一个是男汉子,一个女汉子,便用武力解决问题,于是贺云梦很惨败,只能将自己的房间让给慕容琛,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大早贺云梦会跑到东方玖玖房间睡的原因。

“慕容琛,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你死!今天你踩在我的头上,明天我踩在你的坟上。”说罢,贺云梦便与他开始又一轮大战。

因为昨天晚上输的太惨,本来贺云梦就心生怨气,没想到慕容琛又来找茬,她得知后更是火气大发,只是一晃眼的时间,整个房间被弄的七零八落,但东方玖玖作为一个挑事的,却洋洋得意的坐在桌子上吃着糕点哼着歌,见二人打的更是厉害,她便越高兴,乐呵呵道,“鸳鸳相抱何时了,鸯在一边看热闹。”

吃着吃着感觉自己身上一团火气迸发出来,这才意识到似乎这糕点有些不大对劲,脑子里第一个念头便是,这糕点被下药了,不不不……应该是她被下药了,于是急忙跑了出去,当前任务,就是先找块冰靠一靠。

而此刻打的火气冲天的慕容琛也察觉到自己的身子有些不大对劲,不知为何,贺云梦并非长的有多漂亮,可是他偏偏越看越觉得好看,鬼使神差的将她按到墙角上壁咚了一下。

而被慕容琛夺走初吻的贺云梦顿时大叫起来,使劲吃奶的力气与他厮打,可越是这样,他越迷离,没过多久,二人就跑到床上去了。

恰恰,被慕容卿氿看到了。

“十九皇叔……快……快救救我!”慕容琛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在隐忍什么,慕容卿氿冷光一扫,如鬼魅的速度一般,伸手抓过他的衣领一闪而逝。

贺云梦的神智还停留在那个吻上,似乎还未能平静下来,她头一次被男人吻,也是头一次被人压到床上。虽说她是血战沙场的女汉子,到今日才发现,她也是个女人。

东方玖玖踉踉跄跄跑到猪圈这边,神智还尚有的她,竟然看到这几头猪都眉清目秀,顿时将这种罪恶的想法抹掉,无奈道,“单身很痛苦,单身久了更痛苦,如今我看见一头母猪,都觉得它眉清目秀,哎……”

不对,这怎么可能?

这几头猪似乎也不大对劲啊,它们个个像吃了春*药一般,不断向异性靠拢,然后开始互相摩擦,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动物交配?

不会吧?这糕点里面下了情药?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吃,为什么也……不对,她吃了,她吃了慕容卿氿给的糕点。细细想来,送给她糕点的盒子似乎与慕容卿氿给的盒子还挺像的。难道……这两盒子都是钱宝宝送的?而她的目的是……为了撮合她和慕容卿氿?

也不对啊。钱宝宝是闲的蛋疼竟然要撮合自己与慕容卿氿成其好事吗?怎么可能?那一定就是毁了自己,成全她的好事呗?

这个钱宝宝,等她清醒后看她怎么收拾她。

一想到钱宝宝即将要对慕容卿氿伸出咸猪手,她便急忙赶往慕容卿氿的房间,生怕自己晚了一步,慕容卿氿就变成别人的人了。然后裸露着半个香肩,趴在钱宝宝身上楚楚动人的哭着,“讨厌,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可一定要对伦家负责啊~~”

咦~~她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即便慕容卿氿被强,也是被她,万万不可让其他人染指啊。“十九叔,你表着急,我马上就来了,你再坚持一下下,等我呦~~”

心里想的美滋滋的东方玖玖突然被一个大木棒子给敲晕了。“靠,谁他妈那么缺……德……”

东方玖玖做了一个梦,而且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到她变成了一个婴儿呱呱坠地,看到众人欣喜的眼神,她竟然表达不出来,顿时哇哇大哭。梦中一个年轻的男子吻了吻一名女子的额头,感叹道,“烟儿,辛苦了。”

在梦中,她还梦到自己在成长,喊那名男子叫“爹”,喊那名女子叫“娘”。总归这个梦似真似假,竟让她也捉摸不透自己为何身在这样的一个梦中。

突然画风一转,她看到了一个最熟悉的身影——慕容卿氿。他在梦中依旧紫衣飘然,与世无争。他笑起来永远都是那么好看,温润如玉,沁人心脾,让人置身于暖春的季节中迟迟移不开眼。

“十九叔,你是来救我的吗?”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只是慕容卿氿笑而不语,令她有些疑惑,“十九叔,不要杀我,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

什么都可以做?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叫什么都可以做。正当她还在疑惑自己为何会说这些话时,一阵嘈杂将她从梦中幻想。

“我勒个去?这里是……”乞丐窝?肿么那么多乞丐?还个个色眯眯的盯着她看?

“你们……”

“兄弟们,我们先别争了,再争下去,谁也得不了好处。”其中一名乞丐出了头,与众多人开始商议,“要不这样吧,我们猜拳,谁赢了谁先上,如何啊?”

哇靠,居然采取这种卑劣的方式劫色,太不要要脸了。这个时候,即便东方玖玖心中再火燥,也要出来说两句,“你们先别争了,猜拳……多没意思啊。”

“哦?那你说怎么玩?”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