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我还是老老实实当个泼妇吧

东方玖玖自认为,自己难缠,尤其是对付男人。但从未见过这么一个女人,简直脸皮比自己还要厚,且对男人还有另外一种手段,那便是以柔克刚。

事情是这样滴……

蚊帐事情解决后,东方玖玖一觉睡到自然醒,这次也不用别人喊,自己起来吃了早饭,恰好慕容卿氿等人要去灾区送些东西,东方玖玖觉得好玩,便跟了过去。

慕容卿氿此次出行算是微服,且还没有去当地官员所在的地区露过脸,自然他这皇叔的身份不能过于暴露。否则,什么杀身之祸啊、桃花债啊就会接踵而来,注意,主要还是桃花债!但东方玖玖忽略一点的便是,慕容卿氿即便不靠身份,桃花债也会接踵而来!

为了防止被人认出来,她特意又在脸上画上了黑点,跟着贺云梦身后有条不紊的走着,被贺子兰取笑道,“放心吧,哪有人会认出你来?这过往之人,只会在意本公子的长相。”

自打他被人围攻之后,便不再自称本宫,因为他害怕一口误,又会被人给围攻。显然,这是多余的!

慕容卿氿永远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那句诗怎么说来着?“翩翩而独立,羽化而登仙。”说的就是他这种人。无论走到哪里,总是金光闪闪盖住任何人。

但贺子兰与他截然相反。他似温润如玉的公子,有种邻家大哥的感觉,更贴近暖男类型。也就是说慕容卿氿让人高攀不起,贺子兰让人想要情不自禁靠近。可偏偏有慕容卿氿存在,贺子兰的光芒永远被遮挡。

“呸,少往你脸上贴金,我十九叔的宗教信仰就是自恋,比得了嘛你?”

慕容卿氿听东方玖玖这么一说,微微皱眉,总感觉这话分明不是在夸人。

此刻,众人来到武东城外,个个都是年轻男女,衣衫褴褛的坐在一起,面色皆是愁云惨淡,仿佛被抛弃的小狗,只能暗自舔伤。

有一辆看上去十分华贵的马车,简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与慕容卿氿等人所乘坐的马车有过之而无不及之风,马车外坐着两名布衣仆人,脸色甚是凶煞,不等灾民扑过去叫苦不迭,二人便掏出鞭子在空中四下挥甩,其中一人的鞭子甩到一位灾民的身上,非但没有悔意,竟还朝着对面吐了口唾沫,大骂,“贱命,活该。”

“嘿,这人谁啊,这么屌?”东方玖玖大喝一声,这是她有史以来才发现,这里和皇宫比起,人命显得更为低贱。

慕容卿氿眸光骤冷,盯着那辆马车看了许久,宁武拱手向前,在他耳边小声开口,“武东知府千金钱宝宝。”

虽然宁武是对慕容卿氿说的话,但所在一米周围的人都听了去,反应自然有所不同。贺子兰的表情是恍然大悟,怪不得她这么屌,原来是有个有权的爹。

而贺云梦面无表情,却用一个字表达自己的看法,“哼!”

东方玖玖总是不走寻常路,冷眼一瞥,撅起嘴道,“哼,有个毛毛了不起的。她爹又不是李刚!”

众人:“……”

李刚是谁?哪个官员?没有听说过呀……

正当众人还是纠结李刚是谁时,一名衣衫褴褛的女子从马车前闯了过去,也不知是找什么东西。而这辆马车,只顾着蛮横的往前冲,竟一时间忘了刹住马车,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众人都是愣头愣脑的看着前方即将发生的事,也未能上前阻止。

女子终于找到滚在地上的珠子,刚刚弯腰拾起,正准备直起身子回到原位,谁知一抬头便看到马车狂奔过来,吓得手一哆嗦,珠子随即而落。就在即将与骏马来个亲密吻戏的时候,贺子兰出现了。

他似乎是从天而降,轻落在女子身边,揽住她的腰身,无关任何暧昧,拥着她旋即转身,在那一瞬间与马车擦身而过。

两名仆人似乎也是吓的半死,马车停下后,众人的议论声也开始铺天盖地而来,皆是大骂这两名仆人草菅人命,同时还有对贺子兰高调赞颂。

“多谢公子相救。”被救女子第一时间表明心意,贺子兰不仅救了她的人,还救了她的心,在众人的见证下,那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除了为他跳,还会为谁?

东方玖玖嘴角一咧,“嘿嘿,这下他摊上事了。”

马车的头头最终在众人的议论中下了车,她冷眸一扫,众人立即陆续闭上嘴巴,估计一看此女眼神太过犀利,能不惹还是尽量不要招惹的好。

“贱人,竟敢挡了本小姐的马车,就算刚刚撞死你也是活该。”她叫钱宝宝,东方玖玖就要怀疑她爹是不是叫钱票票,武东知府哎,怎么给自己女儿起这么俗的名字?

贺子兰好人做到底,且美人在怀,怎么会轻易抛掉?自然要说上那么一两句公道话的。“这位姑娘,本公子劝你说话还是留点口德。世人都知一句话,做了坏事,报应总会来的。”

“你……”钱宝宝原本想骂人来着,但看到贺子兰便骂不出口了。武东是个小城池,因处于南北交界处,来往的商人颇多,因而带动武东的经济,但若是说武东郎才女貌的公子小姐,那就要打着灯笼都不一定能找到,所以说,在这种地方,见到这种帅哥级别的人,就好比见到了珍珠玛瑙,稀罕的很哪。

钱宝宝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一般,眨眼间变成一个淑女,漫步轻盈下了马车,走到他面前弯了弯身子,道:“公子贵姓?年方几何?家住哪里?家中可有兄弟姐妹?刚刚多有得罪,还往公子海涵。”

贺子兰正要说公道话是,他怀中的女子竟也不是什么善茬儿,“公子,算了吧,奴家本身就是一个可怜之人,怎么会奢求让小姐道歉。若不是公子出现及时救了奴家,怕是奴家这条命没了也就没了。”

东方玖玖虽然眼睛不大好,但耳朵可是灵敏的很,她听罢晃了晃脑袋,感慨道,“哎,白莲花的世界我不懂,但绿茶婊的心思我也猜不透,我还是老老实实当个泼妇吧。”

慕容卿氿也不知听懂了没有,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言之有理啊。看来小九还是很明白自己适合走什么样的路线。”

她斜着脑袋问道,“十九叔,你知道,什么是白莲花和绿茶婊吗?”

“不知,但是本王听懂了泼妇这个词,想来这白莲花与绿茶婊似乎与泼妇有异曲同工之意。”他也学着她斜着脑袋戏谑道,“本王说的可对?”

“呵呵,十九叔也懂泼妇的意思?”

他点头应声,“嗯,你十九叔是无所不能的。”

她嘴角微微一抽,看来说他的宗教信仰是自恋,一点都不过分。

贺子兰这边被白莲花和绿茶婊给包围着,一会绿茶婊问,“公子,虽说我是有钱伦家的孩纸,但我一点都不任性,我此次着急出行有其他事情,撞了人也非我所意。”

然后白莲花又道,“公子,奴家早已孤身一人,本对这世间也早无留恋之处,公子您刚刚出手相救,以后奴家便是你的人,这一生定要报答公子啊。”

贺子兰急道,“不……”

钱宝宝一听有人要抢她的公子,立马原形毕露,“你不必报答公子,我差点撞了你,是我的原因,你跟我去我家拿点碎银子就走吧。至于公子嘛……”她微微一笑,又甚是温柔道,“公子一看便是外地人吧,如今武东遍地灾民,您到此处吃不好也喝不好,不如上我家住去吧。”

贺子兰最后奈何不得,将怀中的白莲花退开,不失风度开口道,“姑娘误会,我救你并非是为了让你报恩,而是觉得生命可贵,你也无需非要报答。”

“可奴家早已无家可归,公子救了奴家,就是奴家的恩人,奴家一定要报答公子的恩情才是啊。”那女子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这一哭便让在场之人看到后皆是一阵唏嘘,好像贺子兰若是不让这姑娘报恩的话有违常理啊。“公子,就让奴家跟在身边吧,等报了公子的恩,奴家会自行离去的。”

按道理说,这姑娘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若是贺子兰还不愿意收留,反而让大家认为他看不起穷人,难免刚刚建立的美好形象,又因此变成恶人。无奈下,他这么说,“不是我不愿意收留你,而是我早有喜欢的女子,若是被她得知,怕是要误会了。”

喜欢的女子?东方玖玖与贺云梦一同对视,她们可不知贺子兰哪里冒出一个喜欢的女子。他虽没有慕容卿氿自恋,但目前为止,大家一致认为,他最爱的就是他自己。

“无妨,若是怕误会,奴家自己去和公子喜欢的姑娘说一下,只是为了报恩,别无其他。”那姑娘话罢,贺子兰就伸手指向远处,“你自己跟她说去吧。”

慕容卿氿瞬间眸光一寒,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勾唇笑道,“贺兄,玩笑未免开大了吧。”

众人还是一头雾水时,那姑娘便款款走来,在东方玖玖面前欠了欠身子,道:“姑娘既然是公子心仪之人,想必也看到了这一幕吧,奴家并未其他意思,只是想报恩罢了。”

东方玖玖嘴角一抽,这下才明白慕容卿氿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贺子兰狗屁喜欢她,只是为了摆脱白莲花而已。她清咳两声,扬眉道,“他喜欢我,纯粹是他一厢情愿,我可对他毛意思都没有。你随便,想留下便留下便是。”

呵呵呵……贺子兰,你没有想到吧,姐姐向来都是这么牛逼哄哄!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