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挑逗蚊子,把它急死

本以为可以将慕容卿氿拿下,谁知道这厮居然阴了她一招,非但没有让她得逞,还让她浑身浇了个透心凉。当她满心欢喜以为掉进浴桶里可以加深彼此之间的亲密接触,甚至还能鸳鸯戏水时。他早已抽身而退,而且浴桶里的水,比她想象的……凉多了!

“哇哇哇~~乖乖里个乖乖,凉死宝宝了,十九叔,你的洗澡水怎么是凉的?”

他嗯了一声,“本来是热的,泡的时间久了,自然就凉了。”

靠,这好像是废话吧……

“小九好好洗,洗完之后,去房间找本王,本王请你喝酒。”话落,他飘飘然离去。只留下满眼冒火,得不到人又得不到心而咬牙切齿的东方玖玖。

“什么?”东方赫拍案而起,满是不可思议问道,“玖儿去了华北?”

叶良辰无可奈何的点点头,“消息传来时,我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派我们的人查探了一番,才得知,在前行的队伍里,突然冒出一个名宫女,说是玉茗公主的宫女。后来我将表妹的画像传了过去,我们的人确实说就是表妹。”

东方赫听罢,脸色阴沉,很难猜测在想写什么。

“没想到,我千方百计推去皇上的重任,就是为了不让自己不离开帝都,没想到,慕容卿氿倒想着把您给弄到华北去。”叶良辰说罢幽幽一叹,好像千算万算都逃不开慕容卿氿的算计。

东方赫缓缓坐到椅上,按了按头部,半响道,“我要去一趟华北,接玖儿回来。”

“舅舅……不可啊。皇上如今打压的您厉害,若是您突然离开帝都,那岂不是……”

“那也比玖儿在慕容卿氿身边强。”东方赫冷哼一声,继而补充道,“慕容桦是我一手扶持,他什么秉性我都清楚,但慕容卿氿此人,表面不谙世事,云淡风轻,慕容桦不还是怎么都杀不了他?可见他背后实力难测,且他定是得知当年之事,才想借着玖儿威胁我,明知玖儿有危险,我岂能任由着事态发展下去?”

“可……”

“良辰,你不用劝我。玖儿是我的一切,慕容卿氿此人深不可测,我绝不能让玖儿被他迷惑。”自打东方玖玖的母亲死后,东方赫就想方设法的护着东方玖玖,外人都传他最爱大女东方伊伊,其实都是他对慕容桦使的障眼法而已。

他最最疼爱的女儿,他如何也想不到那日她会自己站出来,非要当慕容桦的皇后。这是他与慕容家的战争,可偏偏东方玖玖还是掺和了进去,且如今还与慕容卿氿沾上了关系。

“备车,前往华北。”他吩咐道。

东方玖玖洗完澡之后,便去了房顶,见慕容卿氿坐在那里仰望明月一动不动,倒像是在出神。她走了过去坐到他身侧,原本以为他没有察觉,谁知他倏然转过头来,问道,“睡饱了吗?”

“啊?”

他浅浅一笑,“这两日赶路,你也是辛苦了。今日一早,如何叫你也醒不来,只有让你好好休息了。”

哦,她的确有睡的很死的习惯。不容她开口,慕容卿氿又道,“浴桶里放了除蚊药,你洗过之后,十米之内,蚊子定然不会寻你。”

这么说,他并非想要戏弄自己,而是为了让她泡个澡?

她试探性的的问道,“十九叔只是想让我泡个澡而已吗?”

“怎么?你以为还有别的?”他挑了挑眉,差点把她的小心肝都跳出来了,不由小脸一红,连肚子都不争气的叫了。

慕容卿氿微微蹙眉,见她捂着肚子尴尬的笑着,“我今天忘了吃饭,呵呵……”

“为什么?”

为了和蚊子做斗争啊!只是她怎么能说实话?关键时刻,还是要浪漫一些的好。“早上我吃不下,是因为我在想你,晚上,我吃不下,也是因为我在想你,夜里,我睡不着……是因为我太饿了!”

他听罢扑哧一笑,像一个父亲那般笑的如此温柔。微微勾起唇角,将一旁的一碗红烧肉递到她眼前,东方玖玖睁大眼睛扑闪扑闪,问道,“给我吃的?”

“嗯!”

某女接过碗时,不小心与他的手轻轻一碰,酥麻酥麻的感觉遍布全身,彻底沦陷到他的温柔乡里,她余光扫了他一眼,她都脸红心跳了,他却不动声色,有那么一瞬间,她好想有一个冲动问一下,他的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两三日的赶路时间,大家都没有吃好,来了武东后,别说红烧肉了,就是个苍蝇肉都闻不到,竟不知慕容卿氿是怎么办到的。当然,还是印证那么一句嚼不烂的话:有钱就很任性!

她咬了一口,肉汁轻轻溢出,流到她唇外。只可惜,某女顾着狼吞虎咽,连淑女的形象都没有了,当然,在慕容卿氿面前,她早已连形象都没有了。

慕容卿氿淡笑不语,从衣袖中取出一张帕子,伸手擦去她唇上的油渍,满是宠溺道,“慢些吃,又无人与你抢。”

她虽点着头,可还是凶猛的吃着,不一会,一碗红烧肉终于见底。她嚼完口中的肉后,突然问道,“十九叔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对你好,不好吗?”他反问。

那是不是对所有人都可以这么好?东方玖玖听这个答案有些不大甘心,又问:“那十九叔,喜欢我吗?”

果然,他还是没有回答,这是东方玖玖早就想到的结果。

他只是轻轻摸了摸她的黑发,温声道,“本王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是啊,她早就知道了,从第一次见面,他们没有结果。可她为什么会喜欢上他,连她自己都不明白,甚至还想要一步一步陷下去。

“没有关系!”她故作无所谓的样子道,“我这个废后的身份会摆脱的,如果还有其他阻挡我喜欢你的理由,我不介意放弃任何身份,包括东方玖玖这个名字。”

上一世,她连告白都没有来的及说过,这一世,她要争取,而且还要努力争取。慕容卿氿,她相信,他对她是特别的,即便不是喜欢,那也无所谓啊。终有一天,老天看到她如此辛苦的份上,说不定会瞎了眼,让慕容卿氿爱上她。

慕容卿氿神色一顿,对待对方玖玖,他的确是有些特别,说到底,利用她,不过是他给别人的一个幌子,若是换做其他人,他或许都懒得利用,甚至,连吻都不会吻。

若要说为何要对东方玖玖设防,除了她是东方赫的女儿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了吧。他若是喜欢一个女人,怎么会在乎这个女人背着一个废后的身份呢?怎么又会在乎她任何缺点呢?唯一的唯一,便是她是东方赫的女儿,光凭这一点,他绝不能动情!

“不早了,早些睡吧!”这一次,他没有等到她离开后再离开,而是先她一步跃下房顶,紫色的背影略显清凉,让人情不自禁想要从背后拥住她。

东方玖玖幽幽一叹,“是因为我是东方赫的女儿吗?”

话说,她还真不知东方赫与慕容卿氿有什么恩怨,而且别人都说东方赫心狠手辣之类的话,但她见了他两次外,除了看到慈父的样子,别无其他,难道东方赫都是在伪装吗?那他将原主送进宫去又想要做什么?她还是怀疑东方赫先前的话,按照暗夜的说法,原主是喜欢慕容卿氿的,又怎么可能好好的非要嫁给慕容桦呢?这不是摆明一生一世都绝无可能在一起了吗?

在房顶上吹了吹冷风,尽力让自己不要再去肖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原主是原主,她是她,今生她好不容易活下来,自当要为自己而活。既然喜欢上他,就是自己的宿命。他想要什么,那她就为他做些什么吧。

回到自己房间后,她隐隐约约看到漫天飞舞的蚊子后得意的笑笑,然后刺溜钻进蚊帐中,并仔仔细细翻查了个遍,确定没有缝隙后,才舒了一口气,稳稳躺到床上呼呼大睡过去。

贺云梦夜里睡不着,来回翻了翻身依旧毫无睡意。耳边“嗡嗡”声一再提醒她,蚊子对她虎视眈眈。她烦躁的喊了一声,推开门出去,走到东方玖玖房门口敲了敲,“妞妞,你在吗?”

“在。”她的声音从房中传出。

“那你睡着了吗?”贺云梦又问。

房中并未快速传来声音,贺云梦一想,或许她已经睡着了,不然不会搭理她的,正打算离开之际,东方玖玖俏皮喊道,“你猜啊?”

“……”猜出来了,她没有睡着。

于是她轻轻推开门,房间没有上锁,蚊子乱飞,她顿时惊叫道,“你房间的蚊子怎么比我的还多?你不怕被蚊子……”后面的话自觉吞到肚子里,见某女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哼着口哨,好不惬意,顿时感悟,有个蚊帐真好啊。

“你……”她正想问这个蚊帐她是如何搞到手的,谁知东方玖玖自得其乐感叹道。“怎么样?挂个蚊帐在里面睡觉,挑逗蚊子,把它急死。我这个想法是不是很潮?”

“潮?”这里哪里潮湿?她怎么没有注意到。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