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好好洗洗你这一脸的猥琐

慕容卿氿盯着燃烧的蜡烛都过了小半个时辰,宁武不好劝他休息,只能默默守在身边,等他什么时候想要休息,他再让人打水伺候,但如今瞧着架势,慕容卿氿估计要盯着那蜡烛燃灭才打算就寝吧。早知道就换一个短蜡烛了,哎……

“宁武。”

“在,属下在!”说到底,他还是被这个突如其来清凉的声音打断了思绪,“王爷准备休息?”

“不!”慕容卿氿依旧盯着那根蜡烛移不开视线,他轻唇启齿道,“通知宫里的人,东方玖玖出宫之事要严守秘密。”

“是!”宁武听罢脸色毫无惊讶之色,他早先见过东方玖玖一面,又记得那次暗杀之事东方玖玖意外救过自家王爷,此次出行,有看到慕容卿氿对她非常特别,虽然不敢轻易猜测她的身份,但是或多或少也能明白,此女,甚接近,太恶!

慕容卿氿清冷的声音再次打断宁武的思考,“你派一队人马,去给东方赫透露,就说东方玖玖为了本王千里迢迢来到华北。”

“王爷,这……”好生奇怪,他不明白为何主子要这么做?难道东方玖玖对他而言并非表面上那么重要吗?等等……她果然是东方赫的女儿!猜对了,也不知王爷给不给奖品。

“怎么?本王的话,你还要反抗吗?”慕容卿氿终于移开视线,冷眼直视宁武,但宁武与他对视之后竟然莫名的害怕,好像此刻的他不近人情。

“是!”他拱了拱手,默默告退。

门声一响,慕容卿氿的视线重新回归的蜡烛上,他看着烛光明明想要绽放光芒,却只能频频跳动挣扎,这个样子倒是与东方玖玖有些相似。她明明想要逃脱任何的手掌心,可最终不还是落到他的手上。

论心智,谁都比不过他,虽说他对东方玖玖确有好感,但与东方玖玖发疯的情感却理智的很,他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东方玖玖……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且愿意为了他心甘情愿发疯的棋子。

东方玖玖是一颗棋子,但曾经不属于任何人,在他的算计下,她心甘情愿落到他的手上。有了她,便有了东方赫的把柄,不是吗?

此刻的他,褪去虚假的外表,换上一层阴冷。黑曜石般的桃花眸少了一丝邪魅,多了一丝冰冷,既让人心疼,又让人害怕。“母妃不会怪我为了报仇,不择手段吧?”

一夜过去,蜡烛最终燃灭,火光散去,化成一滩蜡水。

“啊……”

东方玖玖平日睡觉睡的死,早晨起来一看,我靠,满脸的蚊子包,这下连黑点都不用画了,谁能看出是自己啊。这一日,过的真不美丽,她还要遮个帕子才能出门。

走出房间后,她发现这整个楼道里连个苍蝇的声音都没有,哎呀,旱灾之地果然是旱灾之地啊,热的不想出门,天气又干又燥,人都快热死了,蚊子的存活率还这么高,还把她咬的满脸包也是醉了。

“喂,这里的人都哪里去了?”东方玖玖叫住一名路过的小二,小二先是抬头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想到她是昨晚刚刚入住的客人,神色才恢复如常,“哦,他们都出去了。”

“废话,我当然知道他们都走了,用得着问你啊。”废话,是人类交际必不可少的话,尤其是陌生人。

不要怪小二发愣,此地方偏小,泼妇罕见,所以容许他发个呆思考下人生。

“算了,问你也是白问。”东方玖玖斜睨了他一眼,“我问你,这地方有没有卖蚊帐的?”

“什么东西?”小二不解道。

靠,居然连蚊帐都不知道,她冷声又问,“我问你,你知道一加一等于几吗?”

“等于二!”这个小二可是清楚的很呐。

她突然伸手在他脖子上一磨,带着一丝戏弄,“你知道的太多了。”然后又蹦出个“咔”的声音,虽然没有吓到小二,但……算了,还是先找个蚊帐吧。

小二在原地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遇到一个疯婆子。

慕容卿氿与贺子兰等人一早便去了灾区,那里有许许多多的灾民,皆是因为身子不好,无法走到武东乞讨,且大多数都是老人和孩子。

此次出行,他们都穿着普通人的衣裳,但在灾民眼中看来还是有钱人。围在他们的周围的人自然比不得昨日包围贺子兰的年轻人,他们的手都是瘦的皮包骨头,长时间不喝水,又被太阳晒,因而裸露在外的皮肤起来一层层干屁,让见者不自觉的心寒。

慕容卿氿微微闭上眸子,轻声道,“宁武。”

“在!”宁武会意到他的意思后,对身边的几名变装将士道,“把马车上的果子拿下来,先分给他们。”话落,将士们便去马车上取东西。

贺子兰见状,心中暗叹慕容卿氿想的如此周到,这里没有水,庄家颗粒无收,百姓连饭都吃不上。而这些个果子,恰恰能解决燃眉之急。比他从殷国运送的粮食这个主意要强的多。

“多谢恩人。”此时一排排灾民陆续跪下地上发自肺腑的对慕容卿氿表达感谢之意。

远处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他怀中抱着一个婴儿,婴儿似乎听到声响,哇哇大哭起来,老大爷无奈下咬破自己的手指,将食指上放到婴儿唇上,婴儿这才止住哭声,贪婪的吮吸老大爷的血。

慕容卿氿恰恰看到这一幕,他离开人群,走到老大爷身边,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润,“他的父母呢?”

老大爷知道慕容卿氿在问他,想也没想便道,“哎,这年头,出了这样的灾难,谁还能顾得上谁?儿媳妇饿死了,儿子就抛弃我们爷孙俩逃命去了。我老头子一把骨头,要不是担心我王家断了血脉,怎么会用自己的血支撑着娃儿的命呢?”

这世间,最无情的应该是皇家的亲情,慕容卿氿本以为除了皇家,随随便便一个百姓家都会血浓于水,但不可否认,少数人自私的行为还是存在的。

他伸过手去,道,“把孩子给我。”

老大爷一听,看了慕容卿氿一眼,有些顾虑,“娃儿……脏。”

“无妨!”慕容卿氿从老大爷手中接过孩子去,喊了一声宁武。

宁武听到后看了看慕容卿氿所在的地方,立即跑了过来,从腰间抽出一个水壶,打开包袱取出一个馒头递给老大爷,老大爷立即感恩涕零道,“多谢恩公,多谢恩公。”然后狼吞虎咽起来。

此时,婴儿吸不上老大爷的血又开始哇哇大哭,慕容卿氿不急不缓对宁武道,“去马车上,把那壶羊奶取下来。”

“是!”难得见慕容卿氿这么有心,做属下的自然也办事有动力,飞快的跑到马车上取下装满羊奶的水壶,然后又跑到慕容卿氿身边,哼哧喘了两口气,被慕容卿氿瞪了一眼,自觉闭上嘴巴。

他暗中感叹,只不过自己跑的太捉急了而已。

慕容卿氿接过水壶,将瓶口对准婴儿的口,婴儿闻到奶的气味,用力的吸了起来。见状,慕容卿氿微微一笑,心口微暖。

宁武在一旁道,“跟了王爷这么多年,第一次知道王爷这么喜欢小孩子。”

他眸光闪了闪,道出一番意味深长的话,“人,只有孩童时期,才是纯真的。”

折腾了一天,东方玖玖终于把蚊帐挂了起来,可惜天也黑了,不过正好,晚上可以好好的睡个安稳觉了。

她走出房间,看到其他几间房间都亮了,独独慕容卿氿的房间还没有亮,她的心微微有些颤动,走到他房间跟前等了一会儿,不由轻笑出声,感觉自己这样傻的可以,人家还未表明心迹,她却缠的不死不休,不知道在他眼中是不是觉得她是个厚脸皮。

片刻后,她推门而入,房中漆黑一片,有些莫名的燥热,偷窥别人的房间万一被慕容卿氿恰恰看到,她又该作何解释呢?

忽然,水流的哗啦啦声传了出来,在屏风后面,因着月色,出现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差点让东方玖玖喷出血来。十九叔在洗澡啊,十九叔在洗澡啊……为什么最近什么好事都让她给撞上了呢?嘻嘻……

她胆子突然大了些,悄步往前走去,还未走到屏风面前,便听到慕容卿氿漫不经心的声音传出,“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还敢偷看你十九叔洗澡?”

咦?这么快他便知道了?难道他果真后脑勺长了眼。未等她开口,慕容卿氿又道,“怎么?还不知道自己错了?”

“嗯,十九叔,我错了。”有些事情无须抬杠,表面服从偷偷反抗。作为现代人,关键时刻,脸皮要厚,勇于认错,但坚决不改。今日看的只是洗澡,但以后看的……嘿嘿……你懂得。

“那还不出去?”他提高语气。

她顿了顿,道:“不想出!”

“为何?”

因为还没有看到你洗澡!

“呵呵……十九叔,你一个洗澡啊?你看看这周围都是旱灾,别说洗澡水,吃的水都不够啊,而且我今日也忙活一天,不如我也去洗洗吧。”

慕容卿氿听罢,勾起唇角,并未说她不知羞,而是道,“过来吧。”

???她没有听错吧,慕容卿氿让她过去?既然这样的话……那她就却之不恭了,吼哈哈~~~~

火急火燎的走到屏风后,香艳的一幕就在眼前,她瞪着大眼盯着慕容卿氿全身看,平日里见他穿衣偏瘦,没想到这么有料?简直……简直有一种冲动,想要将他就地正法。

他翘眉,“过来啊。”

过来?多么一句令人振奋的话啊,她听话的扑了过去,但连他的胸都木有摸到,就被他一把抓住胳膊往浴桶里一翻,差点嗝屁。

她一个小脑袋先没入水中,俄而整个身子随即掉了进去,等她在露出脑袋后,慕容卿氿早已穿好衣裳,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好好洗洗你这一脸的猥琐。”

东方玖玖嘴角一抽,就知道他不办好事!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