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帅哥,帅哥!永垂不朽

呃……她忘了慕容卿氿是一个颜控,竟然还往自己脸上画了黑点,怪不得他会毫不留情的推开她。

“十九叔……”她弱弱喊道。

慕容卿氿冷光杀来,瞪的东方玖玖快速抿上唇,不敢多言。

“你对贺云梦说了本王什么坏话?为何她看本王的眼神那么奇怪?”他刚一说罢,某人就想被人咬疯的狗,咳咳……是被狗咬疯的人,“十九叔,你是不是变心了?你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贺云梦的心思了?”

“你想什么呢?”慕容卿氿斜睨了她一眼,估计是实在看不下去她的容貌,随意自然从衣袖中扯出一张帕子扔到某人脸上,某人被搞的一头雾水,正要摘下时,却听到他严肃喝道,“堵上!”

好吧……她暂时就先别露脸了。

“小九,你知道的,本王呢,从未在意过自己的名声,也从未在意过他人的眼神,但……你可以侮辱本王的人,但绝对不能侮辱本王的人品!”

人品?他什么时候有的人品她怎么不知道?

“咳咳,十九叔,我没有侮辱你的人品啊。”她眨了眨眼睛,这时候一定要故意装清纯一些,就算她对贺云梦说过“他年方二五,英年早泄”的话,那也不算侮辱他的人品吧。

“哦?也没有说过本王坏话?或者使用过一些言语上攻击?”他还是不信东方玖玖没有说他坏话,而且那话定好听不到哪里去。

“当然,我从不骂人,因为我动手能力比较强。”某女肯定道。

“动手能力?”他扬眉困惑。

“呵呵……”就是她从来不骂人,打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慕容卿氿也没有继续纠结她这话的意思,但脸色依旧未能好转。“那在小九眼里,本王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听到这话时,一般正常女子的反应都是脸红心跳,然后弱弱回答道,“秦王爷器宇不凡,乃是男儿之英才,大燕之奇人,小女早已爱慕已久。”说罢脸蛋更是白里透红,像一颗熟透的果子摇摇欲坠快要跌落。

但一般厚颜无耻的女子的反应还是不要过多去想。她恬不知耻道,“我相信我喜欢的人不会差!么么哒~~”

他嘴角微微一抽,果然还是常人无法能抵抗的。

接着,某人在言语上得了上风,自然不肯下台唱戏,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死劲摇摆,袖子都快要剌下半截,“嗯嗯~~~十九叔~~~你造吗?跟了我十八年的心却在遇见你的那一刻背叛了我,你那么平凡的一个名字,却影响着我那么多的情绪。你在我心里种下一颗种子,难道你不想看看秋天后结了果的土豆吗?十九叔啊,你是北京的周口,我是云南的元某,牵起你那毛茸茸的小手,是爱情让我们学会直立行走!”

“噗嗤……”东方玖玖正得意的说着,看着奔腾的口水,连躲都躲不及默默承受着突如其来的一切。

刚喝了两口茶水的他,一听到这雷人的告白后,也并非出自本意想吐她一脸水,而是……实在是太好笑了。毛茸茸的小手?直立行走?这些词她是怎么想出来了?这么惹人发笑,竟还说的这么一本正经?

她用慕容卿氿送的帕子擦掉脸上的水渍,那些个用画笔画上的黑点,也全然变的走形,黑一片,白一片的,更加让人难以直视。

这次他倒没有再扔一块帕子扔她脸上,而是接过东方玖玖的手里的帕子,悉心替她轻轻擦拭。东方玖玖像犯了错的小狗乖乖的任由他在她脸上擦拭,且盯着他的眸子一动不动。这才是暖男,让那些李敏镐啊金秀贤还有丁一宇啊都去死吧。

她呵呵傻笑两声,“十九叔~~你真好!”

他对上她的眼睛,宠溺的笑笑,嗔道,“小花猫!”

在所有人眼里,小花猫拥有都是男朋友对女朋友的昵称,这是否说明慕容卿氿对她还是与众不同的呢?尽管她知道慕容卿氿并非表面上对她毫无目的的关心,但是她还是不自觉的陷下去。那有如何?他确实是有目的的对她好,那也要挑人啊?换做是贺云梦,他可不一定这么做吧。

“你对别人说了那么多本王的坏话,还还意思说本王的好?”话落,他力气稍重了一些刮了下她的鼻梁,接着继续擦拭她脸上的黑渍,“若那日话都让阎王听了去,非将本王打入十八层地狱不可。”

“十九叔貌似很怕死哦!”记得她逃出宫的那一次与他谈的话,他便是如此,极不喜别人说他的坏话。她俏皮的笑了笑,“怎么会?帅哥都是永垂不朽的。像十九叔这等天人之姿,必定会长命百岁!”

他淡然的笑笑,“此话当真?”明知是假,可他还是问了出口,或许是童心未泯,也或许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当真,必须当真!”她猛点了点头,慕容卿氿停在她脸上的手一顿,俄而捏了捏她的脸,轻声宠溺道,“长了一张会说话的嘴。”

“才不是,我只会对长的好看的人说真话。帅哥,帅哥!永垂不朽!”不知为何,这一刻,她觉得慕容卿氿特别特别特别的温柔。

他特意叮嘱,“你从宫中出来想必也没有多少人察觉,本王派人替你掩饰,否则让皇上得知,定会又要治你的罪。还有此次出宫,除了贺云梦身边有陪同的宫女以外,本王与贺子兰都是随身侍卫,反正你与贺云梦相识,且你因为说了那么多本王的坏话而与她结交。趁人不注意之时,可以躲到她那里去!”一提起坏话,慕容卿氿总是十分计较的。

“反正现下也只有她愿意收留你。”话落,他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慵懒的靠到马车一角,对她不做理会。

东方玖玖嘟了嘟嘴巴,心想,以后惹谁也不能惹慕容卿氿,他很记仇,而且是十分记仇。最重要的是不要在背后说,因为他的耳朵太长。

“十九叔,你不打算收留我啊?我可是为了你才来的啊。”她哭笑不得道。

“本王可没有邀请你过来。”他极其漫不经心道。

是啊,他确实没有邀请,是她自愿过来,可她过来不就是为了给他挡桃花吗?哎,她这一颗受伤的玻璃心呐……

贺云梦一看到东方玖玖时满怀激动的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还笑不咧嘴,“哎呀,你真是我的好朋友啊,为了我还追随我到华北,我实在是太感动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东方玖玖:“……”

“不……”

“不知道?还是没有名字啊?”不等东方玖玖说完,她陷入沉思,片刻后她笑眯眯开口:“你以后就叫妞妞吧。”

妞妞?难道不是陈久养的那头猪?

狗屎!!!她怎么会和猪起一个名字,打死她也不敢,正想反驳时,贺云梦依旧处于打了鸡血的状态,“这个名字好,这个名字特别好!以前我在战场上的时候,捡到过一条受伤的小狗,然后就给它起了一个妞妞的名字,这个世界上,只有叫妞妞的人才会对我好,所以,你也是妞妞。”

东方玖玖听罢差点没把血吐干。她嘴角抽搐了良久,问道,“我想知道妞妞最后的下场!”

“它死了!”贺云梦真是个变脸超快的人,刚刚还是兴高采烈,现在却满目愁光,不得不让东方玖玖幸灾乐祸,可偷笑了半天才发现,哦,她现在的名字也叫妞妞。好像求一下她的心里面积是多少啊!

东方玖玖嘴角一抽,两眼一番,晕死过去!

若说在帝都,此时的天气早已步入晚夏,不会热的让人干燥,也不会让人感觉微凉。但华北一带不会,赶了两日的行程,终于到达武东,这里是离旱灾最近的一座城池,由于灾民甚多,武东近来有一批怎么赶都赶不走的灾民,好好的一座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城池,硬生生看着像是丐帮之城。

过往的路人一看这好车好马大部队走来,共同想到一个词——有钱人。于是手持锅碗瓢盆拖家带口往前冲去,口中还大喊,“老爷,夫人,赏口饭吃吧,给点钱花吧,求求你们了……”

顿时,他们的呐喊声响彻云霄,整条大街上的灾民都看到这金光闪闪的马车,毅然决然的冲过去壮大队伍一起喊,喊他个惊天动地。不多时,有些单子稍大之人便开始推动马车,因为带头人一出,众人都随波逐流,拿着锅碗瓢盆敲马车上的木桩,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彻一通。

要是此刻谁最命苦坐在车上,只有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贺子兰,半个时辰进武东之前,慕容卿氿突然让人停下马车,说是此处风景不错,想要出来走走,顺便想要贺云梦陪同一下,他当时便有些纳闷,这两日来,慕容卿氿对贺云梦的态度不冷不热,且贺云梦也对他的态度避而不及,但为何今日好好的让她陪同呢?

“太子若是懒得走动,便在马车里坐着吧,反正这两日你也是累了,早早回客栈休息也好。”慕容卿氿说话间笑的极其温柔,“皇上是派我等三人一同前往,总不能本王与玉茗公主下了车,你也随同吧。即便你不着急,赶路的将士们也很辛苦了。”

注意啊,只是一句话,便让贺子兰不得不留在马车上,若不然,将士们到达不了客栈,那所有的罪可都怪到他身上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坐到马车上继续前行,只是没有想到,会遇到这般局面,看来慕容卿氿早已算好了,是故意而为之的。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