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是对这个世界有什么不满吗?

“你伤了本王,难道不该道歉?”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你的隐疾就会治好吗?”

“你……”虽然此刻已经不是那么疼了,但为什么慕容颖总觉得和一个女人在谈这件事感觉很丢脸呢?“那你也应该口头上与本王说句抱歉吧。”

“如果我说对不起,你的隐疾就会治好吗?”

她怎么又说这句话?慕容颖蹙眉,“你知道,你得罪了本王,本王可以立即处死你。”

“那如果我被处死的话,你的隐疾就会治好吗?”

慕容颖:“……”

“本王没事,一点都不疼!”这话几乎是慕容颖咬着牙说的,因为他担心自己一收不住就会掐死她。

“哦,那你还处死我做什么?”东方玖玖问。

慕容颖:“……”

慕容颖只是和她短短交流几句,便已经被此人气的说不出话来,正想要撕烂她的嘴巴时,慕容卿氿却出现了,然后某个巧言令色的女子蹦蹦跳跳跑到他面前道,“十九叔好啊,几日不见,十九叔怎么又变帅了?”

“嗯,几日不见,小九的嘴巴也甜了许多。”慕容卿氿负手走来,见到慕容颖呲牙咧嘴之相一点也不意外,他扭过头去对东方玖玖道,“小九,他可是晋王,说起来,还要称呼你一声皇嫂呢。”

“打住,打住打住打住!我已经是废后了,和皇上可没有半点关系,但和十九叔呢就不一样了,你认为是什么关系,咱就是什么关系。嘻嘻……”话落,还冲他挤眉弄眼,差点把慕容卿氿的小心脏给吓着了。

慕容卿氿故作淡定的睨了慕容颖一眼,道,“老五,你先出宫吧,本王还有事情要做。”

慕容颖不是笨蛋,他前前后后想了想,或许,与慕容卿氿传绯闻的小太监莫非就是……东方玖玖?

“是!”他微微低了下头,以示告退。

待慕容颖走后,东方玖玖更是放肆起来,二话不说抱着慕容卿氿便求打赏,“十九叔,小九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嗯?说说看?”慕容卿氿没有推开她。

“你猜?”

她想让他猜,可他却没有多少好奇心,因为用脚趾头一想也能想到是哪件事。“你猜本王猜不猜?”

“那你猜我猜你猜不猜?”她抬头对上他的眸子笑眯眯又问。

“你猜本王猜你猜本王猜你猜不猜?”

我靠,她光说个“我”字都感觉乱套了,他还能加上应该“本王”,牛人啊。

“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你猜不猜?”

“你猜本王猜你猜本王猜你猜本王猜你猜本王猜你猜不猜?”

“……”她咬了咬唇,无趣的放开他,直言道,“算了,我已经凌乱了。”

她不说,但慕容卿氿也不问,俗话说,有屁不放,憋坏心脏,没屁硬挤,锻炼身体,最终她还是败在了一个“忍”字上。“十九叔,你为什么不好奇我会说什么?”

慕容卿氿淡然一笑,桃花眼微挑,“可你马上就要说了呀。”

她默默垂下脑袋,像一只挫败的公鸡,缓了一会才打起精神来,笑呵呵道,“我已经帮你把贺云梦这朵桃花摘掉了,哈哈哈……”

他微微勾唇,对今下午频频打喷嚏之事顿时恍然大悟,她是说了多少他的坏话才让贺云梦死心的,不过,他很快就得知了。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伸手摸了摸正在笑的前俯后仰的她,“小九,怕是要有些日子不能再见了,遂,今日与你告个别!”

“啊?为什么这么突然啊?”慕容卿氿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期许,他突然好好要离开这里,她的心也猛的被揪了一下。

“皇上派本王去华北一带治理旱灾,明早就出发!”慕容卿氿漫不经心道。

短短一夜啊,她竟然没有睡着!这是她从穿越以来第一次失眠,一想到慕容卿氿要离开,她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捏住一样,想喊一声疼却连喊的机会都没有。

竟是从何时开始,她没有了出宫了打算?又是从何时开始,她发现自己的命也没有那么重要了?慕容卿氿,在短短数日在她的心中生根发芽,她也毫无察觉,只是对他是喜欢,但今晚一过,她发现……似乎是爱上了。

“不行!”她从床上直起身子来,自言自语,“古人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万一十九叔走一个月,那我不得老死啊。万一他去了华北,遇到了一个比我还臭不要脸的女人怎么办?我就不信他能把持的住。不行,绝对不行,我一定要跟过去。”

慕容卿氿那厮一开始也是熬得很,若不是她臭不要脸丧心病狂的夸他,他能给自己好脸色?他这种遇到花儿就开,听着好话就笑的人,就好和那种遇到母鸡就下蛋的人有什么区别?等等……可千万不要让他遇到母鸡,万一下蛋了,她白给人家挡桃花了。

想到这,她急忙收拾了一下,继续穿上小宫女宫服,且自己往脸上化了无数个雀斑,主要是为了对付那些对她心机不轨之人。然后特意把清韵从床上拉起来,又被自己梳了个可爱的发型,这才甩掉清韵,独自往宫门口奔去。

终于,还是让她给赶上了!

只是送行的阵势还有点大呢。慕容桦手中紧握一个瓷酒杯,高举过胸前,满面春风的看着慕容卿氿和……贺子兰?他也在?

东方玖玖趁着各位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流进一个马车中,相信不一会儿慕容卿氿上了车,就能看到她了,此时她已经幻想到慕容卿氿见到她之后,一定会……特别的惊喜!

然而并未见得……

慕容桦与慕容卿氿贺子兰说了些废话后,大家就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了。东方玖玖借着帘子的遮挡好像还看到了贺云梦,咦,奇怪,她居然也跟来了,难道是对慕容卿氿没有死了心?

她冷哼一声,果然今日来对了,别说去了华北遇到什么情敌了,光是跟着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贺云梦便够她哭的了。

说来也怪,她偷偷瞄着贺云梦,总感觉她看慕容卿氿的眼神怪怪的……说不上来,但也……咳咳,有点猥琐吧。

实则慕容卿氿早已注意到贺云梦的眼色,三人一同奔向马车的方向,慕容卿氿趁机问道,“玉茗公主是对本王有什么想法吗?”

为什么这么问?当然是来源于他慕容卿氿对本人的自信,因为凡是以这种目光看他且许久都未曾转移视线的,要么是对他崇拜的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要是就是明知得不到还想继续看。

显然,这两种都有。

结果贺云梦说了一句话,使得他一头雾水,“秦王,玉茗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是因为昨日东方玖玖与她说了什么吗?依照贺云梦这种奇怪的眼神,定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东方玖玖……他竟然有一瞬间想要找到她,然后拷问一番。想他堂堂大燕的皇叔,三番两次名声都毁在一个女人手里!

贺子兰虽不明白贺云梦说的什么话,但却与慕容卿氿一同注意到贺云梦的眼神好像变了不少。

贺云梦虽然是被赐的姓,但她的父亲常年在外打战,而她只能留在宫中被他的母妃带大,在他眼中看来,贺云梦与宫中的公主嫔妃不同,最起码,她的脑子里只有精忠报国,没有那么多阴谋诡计。

且她常常听说慕容卿氿的事迹,耳濡目染,也发誓要在沙场上混出个样子来。如今只不过自己被人戏弄了一次,恰好被慕容卿氿看到后,心灵受到了些许伤害,但也不至于对慕容卿氿改变看法吧……

他若有所思的踏上马车,却不曾某女也是与他互瞪着大眼不知所措,不知为何,看到她这般目瞪口呆的样子,他出奇的开心。继而又变得若无其事进了马车,对外吩咐道,“走吧。”

千算万算,东方玖玖都没有算到慕容卿氿会上第一辆马上,因为在她的常识中,慕容卿氿属于骚包之人,怎么可能坐第一辆马车?拜托最后一辆才是留给大boss坐的好不好?

“你怎么会上来?”她小声嘀咕道。

贺子兰挑眉笑笑,向前靠近了几分,“怎么,我为什么就不能上来?”刚刚看到她的时候便注意到了,她脸上多了无数个雀斑,且大小不一,很容易让人看了倒胃口。靠近才发现,那些个雀斑都是画笔画的,只是,她为何将自己打扮成这幅德行?

“你怎么好好跟来了?”他不经意问道。

东方玖玖换了个怎么舒服怎么来的坐姿,语气相当不友好,“怎么?马车是你家的啊?”

“……”他有说什么吗?

贺子兰撇撇嘴巴,脑子里转了一圈在想有什么话题二人能聊的开一些,毕竟因为兔子肉的事件,她总是对自己有很大的偏见。“对了,上次,我在冷宫帮了你,而你处理了兔子的事情,我们扯平了,做好朋友好不好?”

“哼……”她摸了摸鼻子,冷哼一声,“不好!”

“那你觉得我怎么做才好呢?”显然,贺子兰低头了。再者,他身为翩翩君子,对女子自然彬彬有礼,只是貌似她不大买账啊。

“出了帝都你就下车,然后让十九叔上来,我们的恩怨就两清了!”

这样……就两清了?只是为何他非要和慕容卿氿换回来,她就愿意一笑泯恩仇?

“好吧!”为了所谓的“恩怨”,他也只能如此,唯一奇怪的便是她与慕容卿氿的关系。

出了帝都之后,贺子兰让人停下马车,且派人去慕容卿氿的马车上吩咐了一声,但慕容卿氿听罢,也未问及缘由,便与贺子兰换了马车。

进入马车后,突然有一个不明物体了过来,慕容卿氿伸手一挡,将她毫不留情的推到一角,东方玖玖立即委屈喊道,“十九叔,是我啊。”

原以为他会微微一笑,说一句客套话,不曾想,他冷着个脸道,“你打扮成这样,是对这个世界有什么不满吗?”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