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他年方二五,英年早泄。

内裤?这是大燕对亵裤的专用名词吗?

贺云梦红着脸一直红到耳根以及脖子,她张了张嘴巴继续想要解释什么,却被东方玖玖打断,“不用解释,不用解释,我都知道。”

“你知道?”她半信半疑。

“嗯!”东方玖玖一本正经的点点头,“你这是想要告诉我,承诺就像放屁,当时惊天动地,过后苍白无力。”

“……”她只知道她肚子很不舒服。算了,先不和她打架了,如厕要紧,如厕要紧。正准备出门如厕时,突然被东方玖玖一般抓住,传出她恐惧的声音,“公主,你要做什么吗?你不能死啊,千万不能死啊。”

“我没有,我只是……”

“不,不要只是想想,是一定千万绝对不能胡思乱想啊。”东方玖玖死死抓着贺云梦的胳膊,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没有放开,装作一副情深意切的样子娓娓道来,“公主,我那日对你那般戏耍,你非但没有怪我,还把所有的痛苦都一人承担下来,同样做为一个女人,你就没有我脸皮厚啊。”

“我……”

“听我说!”东方玖玖大气不喘,但语气一如既往的情深意切,“公主,像你这种仁慈善良,大方得体,而且还充满爱心的好菇凉,我怎么再说谎呢?”

“其实……其实……秦王他不是什么好人的。”东方玖玖一说罢,贺云梦马上反驳,“你在胡说什么,秦王他……”

东方玖玖说了这一句话,贺云梦便老实了,“他年方二五,英年早泄。”

“你别看他外表风光,其实他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样样拿手,人送外号无敌霹雳花心十三郎。而且……”

听到这,贺云梦不得不打断,“他不是排行十九吗?”

呃……这个问题问的好,当然是“十三”二字听的霸气侧漏啊!东方玖玖撇撇嘴,“他有十三个妻子。”

“啊?”

“不用惊讶!”若是黑客是谁,非东方玖玖莫属啊,她就是专门老天爷派下来黑慕容卿氿的逗比。“帝都之人当然不知,只有皇宫里的人才知道,秦王其实有十三个妻子,都是因为他年方二五,英年早泄。才一个接着一个离开他的。”

贺云梦又讶道,“他不是今年二十有二吗?”

我靠,连她都不清楚慕容卿氿多大了,这厮竟然掌握的这么清楚,真讨厌。

“他不显年纪。”这个解释多合理。

“哦,原来是这样啊!”

东方玖玖猛点头,以表赞同。然后张口继续抹黑慕容卿氿,“我也是听宫里的老人说的,就是因为他早泄,所以那方面啊,不行,然后呢,那些个妻子都……都……都迫不得已嫁给别人寻找新的幸福了。”再说下去,她都要难以启齿了。

“啊?”贺云梦瞪着大眼不知所措,连如厕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去。

“哎……所以说啊,这找男人,万万不可被皮相给迷惑的。”东方玖玖的语气像是过来人一般,说的贺云梦是捣头如蒜啊,“怪不得,怪不得他会断袖。”

“呃……对!”东方玖玖配合点头,而且说话还有板有眼的,“没关系,他不是喜欢男人吗,我们诅咒他,鸳鸯戏水,都他妈淹死;比翼双飞,都他妈摔死!祝愿他们这对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反正事实上慕容卿氿又不是gay,随便说说也无伤大雅对吧。

贺云梦频频点头,反手抓住东方玖玖的大手,并肆无忌惮的摇摇晃晃,差点都要把她摇吐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听吧,赶紧听吧,反正都不是什么好话,是你自己误入歧途,与我无关就行啦。

“只是……你早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什么不早说了?”

呃……这个问题问的好,多么的尖酸刻薄,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是东方玖玖不要脸的至上真理,她吹了吹刘海,装作不大好意思道,“这不是忘了说了!”

贺云梦:“……”

各位,看看吧,这就是厚脸皮!且还是成了精的厚脸皮。

当日下午,东方玖玖对着贺云梦说了一下午慕容卿氿的坏话,终于将这厮三观微正变成三观不正,自此,只要是提到慕容卿氿,贺云梦都是摇头叹息,哎……多少个好男人,都是败在了早泄上……

同一时刻,慕容卿氿打了无数个喷嚏,慕容桦将其纳入眼底,故作关心道,“十九皇叔这是怎么了?还未入秋便又得了风寒?”

什么叫又?自然是指明上次迎接贺云梦之事。

慕容卿氿淡淡一笑,“无妨,即便这次得了风寒,臣也会效犬马之劳为皇上分担。此次去华北一带,臣定会处理好旱灾之事。”

原先此事慕容桦是想让叶良辰去的,他是东方赫的人,且掌握帝都一半的兵权,若是此事将他支开,即便削不了东方赫的势力,也能打击一番,但谁知叶良辰一来就百般推辞,一会儿说自己心脏不好,一会儿说肺不好,若是去华北,因为自己身子太差,反而拖累群众。随后就被慕容桦给赶出去了。

好在慕容卿氿怎么说也是个王爷,即便是个闲散王爷,那多多少少去了华北也管事些。再者,支走慕容卿氿也是好事一件,若是他将旱灾管理好,他便在路上弄个暗杀,定让他无瑕顾忌,回不了宫;但若是慕容卿氿治不好,那他便更有办法治理他了。

慕容卿氿缓缓起身,正准备拱手应声时,贺子兰这个不速之客竟然出现了,他一袭白衣飘飘然赶到,神色有些严肃,不似平日那般洒脱,“本宫今日听说大燕华北一带旱灾严重?”

“呵呵……殷国太子,这是我大燕之事。”言外之意就是告诉贺子兰,不要多管闲事。

恰恰贺子兰偏偏想管这个闲事,“皇上,本宫来大燕已有数日,也多有叨扰,华北一带与我殷国相近,本宫想略尽绵薄之力,帝都到华北运送的物资怕是早早被贼人惦记上,到时候非但没有送到灾民手上,还让贼人与某些官员富裕了一把,本宫说的可在理?”

慕容桦没有搭理他,可偏偏慕容卿氿去搭理了,“殷国太子言之有理,本王今日身负重任前往华北治灾,确实也想着这个问题,既然贵国愿意鼎力相助,那本王便代表大燕的子民多谢殷国太子了。”

“秦王不必多谢,天下本来就是一家!”

二人说的不亦乐乎,甚至都顾不上搭理慕容桦,独独让他一人尴尬,明明自己才是皇帝,他还没有答应贺子兰的帮助,这慕容卿氿却喜不自胜,他却像极了一个大傻子。

东方玖玖终于把贺云梦对慕容卿氿的爱慕之情变成了同情、奇怪以及无奈之情,自信满满的走出硕阳宫大门,心情简直爽翻了,这下终于没有人和她抢慕容卿氿了。当然,就是慕容桦死活将慕容卿氿塞给她,她恐怕就要像翠翠一样光想上吊了。

话说,刚刚从硕阳宫大门走出来后,她便有所察觉,有人在跟踪她,虽然不知是男是女,但一定对她有某种企图,哎,都是她这张绝世容颜惹的祸。

走到暗处后,东方玖玖终于主动出手,不是寻常人,不走寻常路,谁让她穿美特斯邦威。其实她想过的,是女的,她就摸胸,是男的,他就踢跨,反正世界上就这两种人,总有一个中招过。果不其然,她踢了人家的跨……

慕容颖抱着下身蹲下后闷哼了一声,而后抬头恶狠狠瞪着这个女人,半天才磨出一个字,“你……”

“你是?”东方玖玖细细看了一眼,他与慕容桦貌似有些相像,且与东方傻子也有几分相似之处,难道他也是个王爷?那完了完了……她把王爷的子孙袋给踢了。

“东方玖玖!”慕容颖一字一顿道,恨不得自己马上过去杀了她,本来自己就是好奇,这个女子竟然还能正大光明的从冷宫出来,倒真是小看她了。

“你认识我?”她指指自己,那更是完了完了,万一他不行了,自己以后就要终生对她负责了。“你认错人了,我叫东方不败,是……”静静之前说过东方赫有几个女儿来着?

“东方不败?”他听罢莫名的嘴角抽了一抽,他怎么没有听过东方家还有这么一个奇葩的名字?“好吧,就算你叫东方不败,那本王的……”他低头看了看下身,竟邪魅的笑了起来,“你说,你该如何负责?”

“这么脆弱?”某女不屑的瞧了一眼他的下身,更是让慕容颖有些恼火,果然,她不是女子,倘若是女子的话,怎么怎么淡定?“我说……那什么王爷,这种病可以治好的。”

“你……”

“怎么?难道皇宫这么大,还找不一个能治好你隐疾的病?”东方玖玖是谁?明知道慕容颖是故意赖上她的,可她偏偏愿意与他纠缠,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在后宫太无聊了,想找个人骂骂。

“闯了祸,竟然还如此淡定,本王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慕容颖刚话落,很快便传来东方玖玖不屑一顾的声音,“这个淡定呢,不是写在腚上,而是写在脸上。”

“……”什么意思?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