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选公主还是选太监?

慕容颖一脸阴冷,而另外一人显然漫不经心,他急的在原地打转,而某人却悠然自得的品着小茶,他不由开口,“十九皇叔,都火烧眉毛了你竟然还坐的下去?”

某人道,“烧的是眉毛,本王当然能安然无恙的坐着了。”

慕容颖:“……”

本来那个什么公主,对对,是玉茗公主还没有打发掉,如今又冒出一个不知名的小太监在帝都与慕容卿氿的谣言又传的一发不可收拾。

但这玉茗公主也并非一般大家闺秀,若是听说自己准备要嫁的男子竟有好男风的名声,定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后打死也不嫁,打不死也只能嫁了。

只是玉茗公主听后,非但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反而落落大方,扬言非要来一趟大燕国,让慕容卿氿二选一。

对于此事,慕容卿氿还特意派几名暗卫在帝都打听打听,尤其是问道几名姑娘,究竟是选择巾帼不让须眉的玉茗公主,还是选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呢?对此,她们一致认为,“那多好选择啊,玉茗公主,长的漂亮,身份尊贵,而且性格也豪爽,所以我选择……小太监!”

听到此处,慕容颖顿时头大,又问暗卫为什么她们会这样认为。然后她们的解释是,“同性才是真爱啊!”

“一个时辰后,玉茗公主就要到帝都城外,可是指明让你去迎接,十九皇叔,按道理,你若娶了玉茗公主,对你而言,确实能有益处,但万一这是慕容桦的手段,在你身边放了一支随时都有可能射向你的冷箭,到时候恐怕你连自己如何死的都不知。”

慕容卿氿请放下瓷杯,慢慢悠悠道,“本王不需要靠女人打天下。”

这话也只有慕容卿氿才配说出来,果然还是让他十分佩服的。然……“本王要的是让女人祸害天下就行。很显然,玉茗公主的破坏力没有那么强,要她何用?”

“那小太监就行了?”慕容颖不阴不阳道。

“小太监?”慕容卿氿挑眉不知,脑海中冒出一个俏皮的面孔才想到是她,不由扑哧笑了出来,但在慕容颖眼中,这是活生生虐死单身狗的节奏啊。“她嘛……她不一样。”

“不一样?怎么不一样?”难道他真的喜欢男子不成?想到这,慕容颖一脸无奈,心疼的望着他,“十九皇叔啊,都是我的错。若是我去妙云楼时想起你,并带上你,也不至于今天成了这样一幅局面。等等……”他倏然倒退几步,与慕容卿氿打开的距离,“十九皇叔,你不会对我也……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只对女子感兴趣啊!”

慕容卿氿上下瞄了他一眼,不屑道,“想什么呢?就你这姿色……啧啧啧……”

“我这姿色怎么了?十九皇叔,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姿色啊!”慕容颖与他待的时间久了,自然,自恋也是会传染的。

轻哼一声,慕容颖道,“十九皇叔,你还是想想,如何去迎接玉茗公主吧。”

“阿颖啊,说的这么事不关己,本王听着心都痛了。”慕容卿氿暗叹一声,不由让慕容颖竖起耳朵,听听他准备如何说服自己帮忙。

“本王与你多年交情,哪次不是你去逛花楼惹了事,本王给你擦屁股?你啊你,今日本王有事,你倒想站在一旁看好戏?罢了罢了,以后你若再想见到玉修儿,本王才不会用自己的名义去请她过来呢。”

慕容颖什么都仔细听,偏偏说到“玉修儿”时眼睛瓦亮瓦亮,帝都人人皆知,玉修儿爱慕秦王,曾以诗经中一曲《子衿》在妙云楼表达爱慕之意,夺得全天下的好感,此女虽是歌姬,但却如莲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故,就连朝中大臣也仰慕不已。

“真是败给你了!”

帝都城外,有一对兵马站在烈日炎炎下,个个身穿铁甲的将士早已大汗淋漓,明明心中都是有些烦躁,可表面还是要兢兢业业不吭不响。

马车里,一名淡绿色衣裳的女子举着扇子慢慢悠悠的扇着风,马车外依稀能听到蝉“知了-知了-知了”地叫个没完,也随之有些莫名的急躁。

“公主,这秦王还真是好大的派头,如今都日上三竿了,竟没有过来迎接,如此小看我们……”

“闭嘴!”要说这所有的人里,最淡定的莫过于玉茗公主贺云梦,她铁血沙场多年,自然与一般柔柔弱弱的女子不可同日而语。她欣赏秦王,即便听说他有断袖的癖好,也依旧不顾谣言敢于来帝都验证。

倘若是在这里等着都没有耐心,进了帝都,除了那不知名的小太监,还有无数个帝都女子要对付。耐心嘛……她有的是。

“公主殿下,大燕国的使臣过来了。”马车外传进将士雄浑有力的声音,贺云梦一听,迫不及待的揭开帘子,一眼望去,有一拨兵马在缓缓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走近。她暗藏心中的喜悦,泰然自若道,“他果然还是来了。

兵马靠近后,众人忙张望着慕容卿氿的身影,却连个冰山一角都没有见到。要知道慕容卿氿的名声在他们殷国鼎鼎有名,即便这些年来慕容卿氿什么都没有做,那也依旧令他们尊重。

对方也有一辆马车,马车里不出意外的话,定然就是慕容卿氿吧。只是他明明是来迎接的,为何连个面都不露?他们在这里汗流浃背等了个把时辰,好歹出来说句歉意的话也好,若不出来,摆明了是看不起他们殷国。

贺云梦的脸色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她跳下马车冷声问道,“不是说大燕国的秦王爷会来迎接本公主吗?为何本公主连他的影子都未曾见到?”

“贵国公主稍安勿躁,十九皇叔身体抱恙,在迎接公主的途中受了风寒,生怕传给公主,因此本王临危受命,特此来迎接,马车里正是本王的十九皇叔,他不便出面,还望公主见谅。”骑在马上的人正是被慕容卿氿说两句话就被抓住小辫子的慕容颖。

这个借口找的不是一般的好,慕容卿氿迟迟到来,不是因为他傲慢无礼,反而是因为受了风寒,怕传染给大家,因为才慢了步脚。虽说让他们等候了个把时辰,也让大家的愤怒在心中压抑快要爆发,但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们也只能继续压制自己的火气。

“本公主在殷国便十分仰慕秦王,不知可否上前打声招呼?”贺云梦问道。

这个请求不算过分,只是慕容卿氿在来之前告诉他,他不喜欢见到贺云梦,无论她说什么,慕容颖都要拒绝。一开始慕容颖还嘲笑他,人家玉茗公主好歹也是铁血沙场上的女英雄,见你不愿出来,怎么可能还强烈要求他与她相见呢?

事实证明,慕容卿氿除了自恋,还会揣测别人的心思好吗?

“公主请见谅。十九皇叔受了风寒,仪容上也没有稍稍打扮,恐让公主见后吓到。”这算是背后黑他十九皇叔吗?平日里他说不过慕容卿氿,今日倒可以释放释放对他十九皇叔的情怀了。

贺云梦也听出其中深意,便没有再多说。“既然这样的话,那本公主便不强人所难了。晋王殿下,我们可以启程了。”

大姨妈期间,生人勿找,熟人勿扰!东方玖玖悠然自得的躺在树下乘凉,路过两名宫女,不顾周围有人无人都敢乱八卦,这就是冷宫里的通病。

其实说到这,东方玖玖在冷宫呆了这么久,唯一十分欣慰的便是冷宫里的人没有主仆之分,男女平等,完全融合现代思想,而且发扬了欺软怕硬、劣胜优汰等优良精神。故此,她可以在这里心安理得的等死。

“今日听说殷国的玉茗公主进宫了,刚刚我还看到竟然是秦王爷与她一同进殿的。没想到,这个玉茗公主果然是女中豪杰,竟然不顾谣言都敢来此,若我说啊, 玉茗公主这么好,秦王爷还惦记什么小太监啊。”

东方玖玖但凡一听到“慕容卿氿”四字就两眼冒光,当然,听到“秦王爷”的效果是一样样儿的。“你们给我站住,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什么?”东方玖玖向来最喜欢冷宫中的人人平等,即便那宫女用不屑的眼神盯着她疑惑。“你让我们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呵呵我没有听错吧,你谁啊?”

“我说你是不是傻?我让你把刚刚说过的话再说一遍!”她一字一顿极有耐心道。

令一名宫女轻瞥了她一眼,不由嘲弄道,“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废皇后啊。”

“呦,怎么着,你还知道我大名鼎鼎啊?”同志们,什么叫做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东方玖玖今天告诉你,听别人说话,一定要听到好的那句,不好听的我们自动忽视她。

诚然,宫女的脸皮和东方玖玖不要脸的精神还是没有办法比。

“你瞧你那一脸尖酸刻薄的样,一看就知道平常拉屎不痛快!”

宫女:“……”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