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国民表哥——叶良辰

“对了,爹,你有没有带钱啊?”在这个拼爹的年代,有钱的横行霸道,没钱的装逼霸道;有钱的挥金如土,没钱的挥土如金;有钱的简单粗暴,没钱的只能粗暴。

在这个充满文人气息,诞生伟人的古代,不用学好数理化,也是横行全天下。她爹——东方赫,虽然不是李刚,也不是成龙,更不是张国立,但……她爹是丞相!丞相,意味着有钱、有权还有任性!若是有人欺负她的时候,她说一句,“敢动我一下,我爹是东方赫,小心他分分钟弄死你!”

“你到底有没有带钱?”看着东方赫在自己身上上摸摸下摸摸,最终连根毛都没有摸到,还尴尬的露出两颗大白牙道,“为父平日里出门很少带钱的。”

切,说他囊中羞涩能咋地?

“你呢?小叶?”东方玖玖两眼一瞥便瞥到叶良辰,没想到这还站着一个喘气的呢!她表哥——叶良辰,虽然不是李毅,又不是贾君鹏,更不是“国民老公”王思聪,但……她表哥是……是什么来着?

“对了,你是干嘛的?”

“将军!护国将军!”

哦哦,她表哥是护国将军,这意味着有钱、有权还有任性!若是有人逼迫她在冷宫值日的时候,叶良辰一定会为她出头!

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个画面……

清韵拿着扫把,冷眼问道,“你谁啊?”

他一袭白衣被风扬起,酷酷说道,“叶良辰!跟你说两个问题!”

“说!”清韵不屑道。

“一,东方玖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

清韵甩掉扫把,顿时花痴起来,“你好厉害的说!”

“二!”叶良辰伸出两根指头来,“她一周在冷宫里呆的时间数的过来,所以,值日表望你三思而后行!”

“哎呦喂,我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还三思而后行?”

“我不喜欢和人说废话!”叶良辰道。

清韵打开一个口香糖包装,将口香糖塞到嘴里嚼了嚼,“你这是命令我?你谁啊?我告诉你啊,我他妈不是被吓大的,懂?听你话,你配吗?”

“呵呵,良辰会让你明白,良辰从不说空话!”他将划下的发丝用食指往后一翻,面无表情道,“嗯哼~~别让我去你们那个破冷宫去找你!”

“唉,啧啧啧,只可惜了,我只记得长的帅的!肿么办?”

叶良辰依旧面不改色,“我是本地人,我可以有一百种方式让你呆不下去!可你,无可奈何!”

“唉呀妈呀,吓死爸爸了!”清韵两手一摆,“好,那让她当冷宫宫长?”

“她错了,你该说,我不反对!”话音一转,声音清冷而瘆的慌,“若是,相反,良辰最喜欢的对那些自认能力出众的人出手!”

清韵嚼着口香糖吹起泡泡来,“你可以问问,我们冷宫有人针对过她吗?等等……我认识你吗?”

“她的值日取消,懂?”

“可以啊,不用住在冷宫就可以!”

他扬眉又道,“你可以继续我行我素,不过,你的日子不会在很舒心!”

“哎呀呀,我怕死了!”清韵故作害怕的拍拍胸口。

“呵呵,你只要记住,我叫叶良辰!”他指着清韵鼻子,道,“嗯,别让我去你们那个破冷宫去找你!”

清韵不甘示弱,“只可惜了,我只记得长的帅的!”

“呵呵,无妨,你可以把你所有认识的男子全部叫来!不介意,陪你玩玩!”他从怀中取出一把梳子,理了理他凌乱的发丝,“若我赢了,你给我乖乖滚出冷宫,别欺人太甚!我还是那句话,不介意,陪你玩玩!”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要做那个里外不是人的吗?”

“不是!”

清韵听罢,叹口气,道,“你可以问问咱们冷宫针对过她没?再问问她自己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没?”

“她在冷宫呆了多久,请问清韵宫长?”

“哼!”清韵挑眉,“她要做的好,谁说她?真把我们当成吃饱没事干了?”

“你们是常住,而她只是偶尔!”他风流倜傥的摇摇头,“所以,谁对谁错,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要过于针对就行!”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们冷宫里的人都要把她供养喽?”

叶良辰一听,这样也不错,于是,双手抱拳,“良辰必有重谢!麻烦您,把她排到周六,良辰,多谢了!”

“表……妹……”

“啊!”东方玖玖从幻想中回过神来,抬头恶狠狠的瞅了叶良辰一眼,大骂,“干嘛呢?”

叶良辰无辜的将荷包递在她面前,弱弱问道,“不是要钱吗?”

她刻不容缓接过荷包,立即眉开眼笑拍了拍他的胸脯,力气太大,把人家敲的反而咳嗽连连。“呵呵,对不住啊!小叶,你没事吧!”

“咳咳!玖儿啊,良辰是你的表哥,不是什么小叶!”东方赫无奈道。东方玖玖越是这样,他便越是心疼啊。

“哦哦,哈哈……表哥,表哥,你看我都糊涂了。”人啊,一旦有钱就开始任性。东方玖玖将荷包带钱统统塞到自己衣袖里,准备说两句获奖感言,然后就赶紧离开办正事。

“感谢TV,感谢CCTV,感谢我的父亲大人今日不顾危险来看我,感谢我的表哥今日雪中送炭,如果没有他们,我就不可能成为有钱人。感谢,十分感谢……玖玖感激不尽啊!”然后深深一鞠躬。

东方赫与叶良辰皆是一愣,刚回过神来,东方玖玖的身影便消失不见,只有那句话还在空中久久回荡。“爹,三日后还是这里见,记得带点钱过来啊!拜拜……”

“哎……玖儿啊,从小调皮惯了!她与别的女孩子不同,从不对你舅舅我表露心迹,明明想见我,却总是死鸭子嘴硬,非要找了什么借口,呵呵,真是与众不同啊!”

叶良辰听罢,左手捂住胸口,但还是忍不住抽泣,“舅舅,刚刚表妹拿走了我的荷包,我……”

“去,荷包才值几个钱?你是表哥,给她怎么了?”东方赫一脸不悦。

叶良辰顿时不敢多言,心中却无比心伤。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女儿拿走我的钱,为何你连屁都不提一声?哎……良辰真是命苦啊!

“向左,再向左,然后再向左!”东方玖玖此刻正站在一座陌生的宫殿处,浑然不知玉藏殿到底往哪里走,“哎……这皇宫盖这么大,猴年马月才能不迷路。还有,皇上这么多妃子,就是一天宠幸一个,光走到嫔妃的宫里都要走累,真不知哪里还有兴致调情!哎……”

刚说罢,身后便传出一声沁人心脾的声音余音袅袅环绕进东方玖玖的耳里,“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十九叔?”东方玖玖眉眼一弯,笑眯眯的冲了过去,拦腰抱住慕容卿氿,小脑袋在他胸口蹭来蹭去,“茫茫人海中,你我又相遇,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慕容卿氿嘴角不经意抽了一抽,本想推开她,反而被她缠的死紧死紧,此处人流量颇多,三三两两个宫人路过,皆是目瞪口呆之相。无奈之下,慕容卿氿道:“皇后娘娘,请自重!”

咦?这是什么意思?拉开距离吗?

东方玖玖从他怀中抽出,狐疑道,“十九叔啊,我已经不是什么皇后娘娘了,而且我和皇上,我们俩清清白白,你应该知道的啊,我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呢!”

“好,你依旧做你的黄花大闺女,本王的名声硬生生被你给破坏了!”话落,他向前走去。东方玖玖紧追不舍,“十九叔,你这话说的,你的名声何时被破坏了?”撇了撇嘴,她呢喃道,“本来你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

“嗯?”慕容卿氿挑眉,“什么叫好不到哪里去?”

他低头戳戳她的脑袋,带着一丝宠溺之意,“怎么说,本王在名门闺秀的眼中,那是英俊潇洒,器宇不凡!前些日子,本王与一个小太监在梅苑抱了个把时辰,随后便传出本王好男风的名声,昨夜……”

“昨夜,怎么了?”

他边走边道,语气顿显为难,“昨夜,有个大臣,为了巴结本王,竟然将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塞到本王的床上,说是……孝敬本王!”

某女听罢呆若木鸡,慕容卿氿原以为她会同情他,结果……某女竟然笑的前俯后仰,仔细一眼,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哈哈哈……太好笑了,太好笑了!”

“……”突然觉得今日不易出行啊!

慕容卿氿伸手按了按头部,而后换了一种云淡风轻的语气,“倘若你再笑下去,本王不介意将你纳为男宠!”

是他太低估某人的厚脸皮程度了吗?他刚刚听到什么?“求之不得!”

“十九叔,我对你的心思,你应该明白吧。”东方玖玖故作娇羞靠近他的身子,并摩擦摩擦,慕容卿氿瞬间感到一阵冷汗,不禁稍稍拉开些距离。“反正你未娶我也未嫁,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

“十九叔,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啊?”上一句他没有仔细听,是因为她上上句的话无意间触进他的心底。是啊,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

“怎么样?”东方玖玖死缠住他的胳膊又问。

“不怎么样!”他甩开了她往前走去,眸中的欣喜恰巧被东方玖玖错过。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