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你再有劲你能憋住尿吗?

“我说假话,没有人相信,现在我说真话了,为什么还是没有人相信?”东方玖玖无奈的摆摆手,“好吧,兔子肉是我吃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慕容桦这下算是逮到她,嗤之以鼻道,“东方玖玖,果然是你!”

她嘴角一颤,慕容桦,你果然很犯贱!

“皇后啊皇后,你说,哀家的乖乖招你惹你了,你竟然下如此毒手?你说,你说啊!”面对太后的咄咄逼人,她毁了一个字,“胖!”

“胖?哀家的乖乖是胖了些,但胖了些就招你惹你了?你就下如此毒手?你……”不等太后说罢,东方玖玖烦躁的喊出口,“挡我家WiFi信号了,怎么样?”

什么?什么是外发?她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太后娘娘,无论是不是皇后娘娘所为,但您仁慈善良,而皇后娘娘年轻不懂事,自然您不会与她计较才是吧。”慕容卿氿浅笑道,“今日身子好了些,皇上便让晋王来请臣进宫下棋,刚刚下了一半还未分出胜负,便被太后的事情搅了兴趣,故来此一看,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那臣等便回去继续下棋了,您看可好?”

慕容卿氿都这么说了,自然太后也不会揪着东方玖玖不放。慕容桦虽然是皇帝,但与太后并无半丝血缘关系,她哭的再死去活来,也与他无关,自然对兔子事件也没有过多处理意见。

“皇后,你年轻不懂事,虽然没有犯什么大错,但在后宫,该有的后宫之主的德行还是该有。今日之事,暂且罢了,你好好闭门思过三日吧!”

你牛逼,你牛逼哄哄的到最后也只能是个太后!她表面装作服从的样子,反正慕容桦都让她闭门思过多少日了,她也没有改,不是吗?俗话说,有性格的人活的才有个性!杀马特虽然丑,但在人自个儿眼里觉得美腻了啊。她这么一个有性格的人,怎么能说改就改?

“嫔妾记住了,多谢太后教诲!”以后等你养只狗,我就烤狗肉吃。

太后甩袖而去不多久,慕容桦走到她面前说了一句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话,“这么想要出现在朕面前引起朕的注意,你真是什么手段都敢用。哼!”她听后冷嗤一声,狗想引起他注意!

贺子兰漫不经心与她擦肩而过,用两个人只能听到的声音说,“恩将仇报的鼻涕虫。”他好心烤兔子肉给她吃,结果反倒被咬了一口,若不是慕容桦念在自己身份贵重,怎么会轻易放过此事?

东方玖玖这种女人,打破了慕容颖对女子温柔娇美的所有看法。这哪里是个女人,简直颠覆他所有的三观。别说与她擦肩而过了,恨不得马上刺溜离开。

“别以为这次你帮了我,我就感激你。我告诉你啊,即使你下次帮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东方玖玖傲娇的扭头,“我这个人很记仇的。”

“嗯,能看的出来!”慕容卿氿淡淡一笑,“今日本王心情不错,帮你,只是顺道而已。”

“哦?那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可以让我吃屎了?”东方玖玖磨着牙没好气道。一想到自己平常伶牙俐齿,一直都占据嘴贱的最高地位,但频频在他这里受挫,她这一世英名啊……

他含笑道,“本王何时让你吃屎?”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更让她气急败坏,“就你这吃相,哪儿够?”

“你……”

“本王倒还不知,你何时与贺子兰扯上了交情,月黑风高,花前月下,一男一女,坐在后院里烤兔子肉吃,再谈些增进感情的话,这……”还未说完,东方玖玖玖忍不住搞破坏,“本来就是饿了吃两口肉,怎么被你这么一说感觉我们俩有奸情一样啊。”

慕容卿氿扬眉,故作惊讶道,“哦?难道还真有?”

“……”她好不想说话啊。

“皇后娘娘,请自重!”他故作无奈的叹口气,负手而立施施然离去。东方玖玖瞧着那绛紫色身影,恨不得给他按揭了。

……

金辰殿上,一排排宫女端着托盘款款而至,依次跪到殿上整齐有序。孙大成取过托盘上的酒壶走到正座上双腿席地,将酒壶倾斜抬起,顿时酒香四溢,缓缓流入杯里。慕容桦接起酒杯举至胸前,淡淡道,“殷国太子,这是我大燕国的余香酒,饮过此酒,口中的香味绕梁三日,美不自胜,就连朕平日里也很难喝上。”

“哈哈,这么说,那本宫简直有口福了。”贺子兰嗅了嗅酒香,赞叹道,“光闻着,也让人心痒难耐啊。”

“那就请吧!”慕容桦举起酒杯一仰而尽,慕容卿氿与慕容颖顺势饮下。

贺子兰将酒杯轻放下后便道,“本宫低调入了大燕国,本想只是欣赏一下大燕的美景,不曾想竟受到皇上如此款待,当真是受宠若惊啊。遂,本宫为表示感谢,上奏父皇,父皇听闻大燕国对本宫的盛情招待,愿与大燕国永结琴瑟之好。我殷国玉茗公主贺云梦愿嫁秦王,如今已经在来大燕的路上。”

慕容卿氿眸光骤冷,贺子兰来大燕国,定是有所准备.只是没有想到,他给别人还口的余地都没有,指名道姓就喊着自己的大名,也不问他愿不愿意迎娶殷国公主!

“哦,那好极了!”慕容桦客气的笑了笑,转眸看着慕容卿氿,“十九皇叔身份贵重,其母乃是殷国巾帼,女中豪杰。朕一直都认为大燕国的官家小姐配不上朕的十九皇叔,故而也未曾给他婚配。十九皇叔,如今你已经二十有二了吧?”

“回皇上,正是!”

“朕听闻殷国的玉茗公主也是巾帼一枚,十岁就与其父王将军血战沙场,功绩卓越,故赐贺姓。不知,是也不是?”慕容桦此话,摆明了也是想要成其好事的。

慕容颖眼神冰冷,不等贺子兰回复急忙插话,“皇兄,十九皇叔虽说您与臣的长辈,但年纪相仿,说来,臣只是比他小几个月而已。再者,十九皇叔除了是我大燕国的皇叔,也是殷国的外戚,这等尊贵身份,岂是一个赐了皇姓的公主能配的上的?”

“玉茗公主与其他女子可不相同。从小听闻秦王三岁能文,六岁便出决策为大燕开拓疆土,七岁推行新兵策,诸多英勇事迹被玉茗公主谨记在心,她对秦王的爱慕之心,可不是一两日能说道的。若不是因为爱慕秦王,玉茗公主也不可能在我殷国有如此成就。”贺子兰洋洋洒洒了说了一番,看向慕容卿氿的方向微笑,“想必,秦王对此事也应该有所知吧。”

“那有如何?天下爱慕十九皇叔的女子数不胜数,难不成,我十九皇叔都要一一娶之?”慕容颖没好气道。

这里面要数最淡定之人非慕容卿氿莫属。明明是他的婚事,但他却显得极为淡然,好像与他无关一般。“玉茗公主的大名,本王确实有所知,也对玉茗公主甚是敬仰!只可惜……本王素来喜欢窈窕淑女,舞刀弄枪的女子,啧啧啧……本王怕驾驭不了。”

“哦,本宫明白了。”按道理,被人拒绝了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但贺子兰却无半丝羞恼之意,反而云淡风轻的笑了笑,“那该如何是好?本宫一番好意,想要将玉茗公主和我塞外一座城池赠与大燕,反倒被推辞了,倘若传了出去,本宫的脸面该往哪里放?”

一座城池?慕容桦一听眉眼一跳,殷国送个陪嫁公主,还送一座城池,在旁人眼里看来是大燕国赚了,若是拒绝,只怕也会遭到众人口舌。他唯一困惑的是,贺子兰此番作为究竟何意?

“殷国太子脸皮很薄吗?”慕容卿氿含笑问道。

“不厚!”贺子兰道。

慕容卿氿小酌了一口酒,轻声道,“既如此……那以后出门打把伞,定能得知脸面该往哪里放!”

“……”

东方玖玖回殿后又补了个回笼觉,睡醒后精力旺盛便出来走走,走着走着突然被人来了个熊抱,正想要推开时,听到那清朗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然后就抱着她开始猛转圈圈,用力一猛,嗖的一声,她那可怜弱不禁风的身子被甩了出来,摔了个狗吃屎。

她吐了两口水,将嘴巴里的泥土吐出来,就大骂,“你他妈是不是傻?地球引力不知道啊,你力有多大,老子就能被甩多远,知不知道?”

“以前不知道!”东方傻子咬着唇将东方玖玖扶起,委屈的说道,“现在知道了。”

算了,傻子也不是故意的。难得她曾经发出圣母光芒拯救了他的心灵,自然也要受到他的崇拜。但嘴贱之人,难免还是想发火骂骂人才能解气,“你有劲,你有劲,但是你再有劲你能憋住尿吗?”

东方傻子愣了下,似乎还将她的话认真听了去,磨叽了半天,才开口,“哦,记住了,我下次有尿的时候试试!”

“……”

在傻瓜眼里,聪明人的聪明一文不值。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