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无耻也是一种品质

树上停止笑声后,又传出某女咬牙切齿的声音,“你是故意的!”

“对!”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东方玖玖翻了个大白眼,“有人喜欢不是件好事吗?为什么要伤人家的心?”倘若不喜欢别人,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出口,为什么要这么做,白白让单相思的一方受伤?

“一见钟情?哼……钟的不是情,是脸。”东方玖玖记得从遇到慕容卿氿第一眼开始,便知这家伙绝对是个自恋狂,且无人能及。“说的好像你自己是情场高手一般。”

“哦?你这么为她打抱不平,难道你曾经也被某个男人伤过?”慕容卿氿挑眉问道。

她?开什么玩笑,她怎么可能被人伤过,她都没有谈过恋爱好不好?不过……这么告诉他会不会很没面子?“咳咳……”她摆出一副很深沉的样子,道,“我谈过最长的恋爱,就是自恋, 我爱自己,没有情敌。”

“……”

“所以?”

“女王的世界里没有爱情!”她这么说,不怕被慕容卿氿一脚踢下来?

他轻声笑了出来,见她谈话时正儿八经的样子更是笑的开怀。东方玖玖忍不住好奇,她说的不对吗?“笑,笑个毛毛笑!”

“你是毛毛?”

“……”他突然这么一问,她还真答不上来。为什么又有一种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十九叔,上辈子,你一定是被人捂死的。”

慕容卿氿听罢,没有问为什么,反而默认点点头,“说的在理。本王也在想,人一旦长的太英俊,很容易让所有人嫉妒。尤其是本王这种由内而外美的一塌糊涂的男子,走到大街小巷被人围堵因而丧命的可能性很大。这一世,本王投了个好胎,长相也越来越英俊。你的提醒很有用,前些日子遇到的刺伤并非是政敌,极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嫉妒本王英俊的长相啊!”

“……”

“十九叔,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脸皮很厚?”东方玖玖希望再次通过善意的提醒能让他从自恋中回归正常,他勾唇微笑,答道,“尚好尚好,刀枪不入!”

东方玖玖咂舌,想了许久也只能说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有时候,无耻也是一种品质啊!”只是刚刚说罢慕容卿氿便放了手,扑通一声,东方玖玖掉在地上惨痛大叫一声,“你大爷的,放我下来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啊!”

慕容卿氿漫不经心道,“你娘生你的时候也没有与你打招呼啊!”

“那怎么会一样?”她狼狈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凤冠歪斜挂在头上,她那可爱又迷人的长发活生生被迫与头皮分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纯天然无污染的腹黑男害的。

“你……”她一手指着他,一手扶着凤冠杀气腾腾瞪着他,“你娘生你也没有打招呼啊!”

“但是本王的母妃将本王生的很完美!”

你爷爷的爷爷!“姐又不是变形金刚,长不出你爱的模样!话说,十九叔,有时候,真想把你给按揭了!”

“按揭?”慕容卿氿从树上跳了下来,好看的眉头微微一蹙,笑着问,“按揭是什么?”

“按揭就是把你按倒在地,一层层向下揭皮。”说着说着,她手往他面前伸去,被他倏然抓住,“然后呢?”

“等我把你皮揭了……”她突然嘿嘿奸诈的笑了两声,“你就等着裸奔吧!”说罢,头也不回的走掉了,没走几步,悠然转身,“喂,你知道凤仪宫怎么走吗?”

“……”

“你那么聪明,那么有才,那么自恋,为何还要问本王?”慕容卿氿觉得好笑,见她嘴角一瞥,极其不屑道,“你见过哪个大人物记路的?那是小喽啰干的事好不好?”话落,似是听到小猴子的声音,在喊娘娘、娘娘的。她瞬间一喜,笑呵呵的对他道,“不用了,我的小喽啰来接我了。再……再也不见,十九叔!”然后,抱着凤冠杀出重围去了。

慕容卿氿瞧着远处飞奔的人儿浅笑,直至她背影消失也未放下目光。宁武找到他的时候便是在看自家王爷朝着前方笑,也不知有什么开心的事。“王爷……太妃娘娘那里,属下已经打点好了。”

“嗯!”

嗯是什么意思?难道不该夸奖他一番吗?“王爷,我们出宫吧。皇上派了几名带刀侍卫也在宫门等着。”

“嗯,走吧!”慕容卿氿不咸不淡说罢,但却没有往前走的意思,宁武挠挠脑门子,也未能想出什么所以然来,只能问,“王爷,还有什么事吗?”

慕容卿氿斜睨了他一眼,清凉道,“带路!”

“带?”带路?他没有听错吧,哪有侍卫走在前面的,不合规矩啊。“王……王爷,您不是认识路吗?”刚刚说罢,慕容卿氿的眼神又杀了过来,比以往还要冷了几分,顿时他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语。“你见过哪个大人物记路的?那是小喽啰干的事好不好?”

“……”

以前也没有听说过他有这种破毛病啊!

孙大成恭恭敬敬的走到慕容桦身边耳语了几句,见慕容桦点了点头才退下。贺子兰看入眼中,扬起笑脸,“怎么?皇上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吗?若是如此,那本宫也不打扰。”说着,望了望宫殿外的景色,很是悠然道,“夜色清凉,月色迷人,正是散步的好时光,只可惜本宫不认识皇宫的路……”

“那无妨!”慕容桦客气的笑笑,“晋王!”

慕容颖被点到名字只能起身拱手道,“臣在!”

“今晚就住在宫中吧,殷国太子好不容易前来,奈何朕还有些奏折要处理,不如就由你陪殷国太子走走也好。”

“遵旨!”慕容颖余光扫到贺子兰,眸中快速闪过一丝厌恶,转眼即逝。

盛夏的夜依旧有些燥热,微风轻轻吹过无疑是让路人感觉舒爽。两名男子悠然漫步在花园中,一名白衣飘飘,仿佛羽化而登仙,一名邪魅轻狂,墨蓝色的衣裳快要与夜色相融。

路过几名宫女见两名男子皆是娇羞低下头行宫廷礼,待两人走后,才窃窃私语。“殷国太子殿下果然一表人才,笑起来如沐春风,若是让我过去送一盒点心远远瞧他一眼,我都心甘情愿!”

旁边的女子相对而言显得淡定,不动声色望着远处,语气浅浅,“那些是主子,不是我们能高攀的起。这辈子连想都不敢想,你趁早还是收了心思,别去妄想了。”

“我想想又如何?”她有些不服气,道,“宫中有多少个曾是宫女最后成了嫔妃的大有人在。且说刚刚的晋王的母妃不就是……”还未说罢就被晴雪一巴掌狠狠打了过去。“闭嘴!”

“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你侮辱晋王!”晴雪眸光冰冷,呼吸顿挫,往前一步,吓的那女子只得连连后退,“晋王的身份,凭你也能说道?”

“我……我也是听别人这么说的!”她的语气很快就低落下去。晴雪冷哼一声,“记住了,宫中的事,虚虚实实,说不得,即便听了,也信不得!祸从口出,今日我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他日你没有掉了脑袋,还要感谢我!”

晴雨顿了顿,听从道,“我……我记住了,谢谢晴雪姐姐教诲!”

“大燕的月亮真漂亮啊!又大又圆,看的又清楚!在殷国,每次看月亮时,总是笼罩着一层迷雾,呵呵……难道月亮也喜欢和本宫开玩笑?明明知道本宫喜欢它,还特意框本宫来大燕看?”贺子兰闲情逸致的说着,浑然不顾慕容颖的心情。“真是调皮!”

“既然太子如此喜欢大燕的月亮,那可以一直住在这里啊!”慕容颖皮笑肉不笑开口,“听这打算,太子似有将殷国搬到我帝都的意思。”

贺子兰挑眉笑笑,“哪里哪里,本宫只是喜欢罢了。若不是今晚秦王不适,陪同本宫散步的便是他了。他与本宫还有些血缘,按照辈分说,他还要称本宫一声表叔呢!”

“哦?那这么说,本王还要称太子一声表叔父喽?”慕容颖冷嘲热讽。但贺子兰似乎没有听出来,反而怡然自得,“未尝不可!”

……

“本王突然想起来,王府里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且都是要紧事,明日上早朝还要用,就先不陪太子了。”慕容颖客气说罢,本想给贺子兰一个台阶下,未曾想……“哎,大燕国连一个小小的王爷都忙成这样,真是不容易啊!哪像我殷国,本宫每日清闲惯了,夜夜都能看月亮。”

“恕不奉陪!”话落,慕容颖麻溜离去。

贺子兰见他身影远逝,不由开怀大笑。

“哎呀……”一名宫女被疾驰的身影撞了个满怀,抬头正要起骂时却突然顿住,“晋……晋王殿下……”

慕容颖心中本就烦躁,一见此女子长的楚楚动人,不由勾起她的下颌,另外一只手抚上她的腰间,很是轻佻,“你可愿意伺候本王?”

女子害羞的垂下头,再次被慕容颖勾起,心中大喜,若是此时勾上他,将来即便成了一个侍妾,也比如今的身份要好,何不得偿所愿?“奴……”还未说完,便被慕容颖吻上双唇,打横抱起步入一个无人的树丛里……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