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不巧了吗?这不巧了吗?

东方玖玖将这几日写好的书卖给了宁武,宁武看了看那本厚厚的书,再瞧瞧手上的银票,一咬牙一跺脚,把银票塞到东方玖玖手里,便从她另外一只手上取过了书。

打开一瞧,这名字也是醉了,叫《如何追求女神》。

“王妃,什么女神?”

“就是清韵那样的!”

“哦哦!懂了!”宁武看了几页,突然发现这东方玖玖果然不是盖的,短短几句话就将自己的情况说的简单明了。

“对了,王妃,你是女人,怎么会懂得如何追求女人呢?”

问到这个问题,东方玖玖黯然神伤,叹息连连,“哎……姐空有一身泡妞本领,无奈自己是个妞!”

宁武:“……”

哎,别和她瞎聊了,还是追妻去吧。

说到底,宁武真觉得自己十分吃亏。他跟了慕容卿氿十几年,再次强调一下是十几年,手头上没有攒了多少钱不说,追妻还特别艰辛。

要知道,当初慕容卿氿可是承诺要给他找媳妇的,为毛他和慕容卿氿开口说清韵的时候,慕容卿氿的态度却漫不经心,还给他扔了一头蒜,他问这是什么意思?

慕容卿氿告诉他,“就是算了吧!”

他顿时对慕容卿氿心灰意冷。哼,他这么帅,就不信自己追不到清韵,因为,连东方玖玖这种奇葩货色都能把自家主子拿到手了,为毛他不行?

临走之前,东方玖玖还送了他四字真言:“加油加油!”

最近几日东方玖玖每次早上起来都发现慕容卿氿不见了。按说来了这里,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总是让他早出晚归吧。唯一能够让她确定的就是他外人有人了。

“不可能!”静静哈哈笑了起来,“王妃啊,王爷可是为了你放弃了整个大燕江山,怎么可能来了这里找别人呢?”

“这有什么问题,女人怀孕期间,男人最容易出轨。”

明明端着一盘子酸果子放到桌上,也跟着安慰,“那是其他男人。王爷就不一样了。您也不想想,当初皇上可是把剑都架到您脖子上了,王爷整个脸色都变了。如今好不容易活的自在些,您反倒怀疑王爷出……对了,出轨是什么意思啊?”

东方玖玖嘴角一抽,出轨都不知毛意思?还聊半天。

“我决定了,明天早上,我要跟着他身后,看看他到底做什么?”刚说罢,就被人敲了一脑袋,她啊啊大叫,抬头一看是清韵,顿时大喊,“你打我做什么?”

“谁让你告诉宁武我喜欢喝酒的?”

“怎么?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算秘密吗?”东方玖玖与她大眼瞪小眼,论死皮赖脸,非她莫属啊。

“那……那……谁让你告诉他我会做菜?”

“这也算秘密吗?”

清韵不问了,刚刚在来之前还想找她算账,但是……貌似这些确实都不算秘密哦!

第二日一早,东方玖玖果然警惕许多,见慕容卿氿离开后,她便立马起来梳洗了下,随便的披了件衣服就跟在慕容卿氿身后。不过……

鉴于慕容卿氿太聪明,东方玖玖自认为玩不过他,所以只能默默跟着。

但走着走着,东方玖玖便恼火了,靠……迷路了。

她忘了,她以为这里是帝都。但稷山就这么一小块也罢了,但最大的问题,她木有来过,你说气不气人。

“哎……”刚叹了一口气便瞧见慕容卿氿过来了,她顿时转身迷迷糊糊地说,“啊,这里是哪里啊,我一睁眼怎么来到这里了呀!”

然后转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她故作惊讶,对迎面过来的慕容卿氿道,“呀,十九叔,这不巧了吗?这不巧了吗?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慕容卿氿淡然道,“我出来散步。”

东方玖玖心中大喊,胡说八道,老子是明明来捉奸的。但这种话怎么能说,只能笑吟吟道,“哈哈,这不巧了吗?这不巧了吗?我也是出来散步!哈哈,十九叔,你出来多久啊?”

他挑眉一笑,瞥了她一眼,“不到半个时辰!”

“啊?哈哈……这不巧了吗?这不巧了吗?我也刚刚出来不到半个时辰啊!”

慕容卿氿忍不住翻弄白眼,废话,看你在我身后跟了好久了,当然出来不到半个时辰啊。

“那十九叔,你散完了步准备去哪里啊?”

他轻咳了两声,道,“去用早膳啊!”

“哈哈……这不巧了吗?这不巧了吗?我也正准备去用早膳。”她俏皮的眨眨眼,“敢问十九叔,你去哪里用早膳啊?”

“青楼!”

“哈哈……这不巧了吗?这不巧了吗?我也……”东方玖玖突然说不出来了,他……他……他刚刚说什么?要去青楼用早膳?

慕容卿氿紧随着爽朗的笑出声来,摸了摸快要炸毛的东方玖玖,宠溺道,“跟你开玩笑的。谁让你一直跟我巧这巧那的。”

“嗯~~~”东方玖玖撇撇嘴,拉着他的衣袖摇摇摆摆,放肆撒娇,“十九叔,这几日你总是早出晚归,我怀疑你要出轨啊!当然……如果你除了我以外对其他女人不感兴趣,那么极有可能出柜!总之……你得跟我老实交代,你这几日到底做什么了?坦白从严,抗拒更严!”

慕容卿氿无奈的摸摸鼻子,摊上这样的女人,他还能做什么?“出柜是什么意思?”

“就是喜欢男人!和我的爱好一样!”

慕容卿氿:“……”

“你觉得……”他眼神瞥了瞥她的肚子,“我还会喜欢男人吗?”

东方玖玖一副坚定不移的态度,“怎么不会?还有人双性恋呢!”

说到这,慕容卿氿未语了。他无可奈何的摸了摸她轻柔的黑发,道:“有人要见我,老朋友,你也认识,原本不打算让你见到他的。但如今为了让你死了我喜欢男人的心,我决定带你见见他,顺便……”他意味深长道,“也让他死了心!”

什么叫让他死了心?

老朋友?who?who?

“贺子兰?”东方玖玖惊讶的喊道,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贺子兰了。等等……话说他不是做了皇帝了吗?如今应该是殷国的皇帝了,她这么直呼其名,会不会被贺子兰给弄死啊?

贺子兰见到东方玖玖也是惊讶不已,他听说了慕容卿氿为了她放弃了天下,却不知……她居然怀孕了?谁的?慕容桦的孩子,他也收?

慕容卿氿似看出他的想法,黑着脸,也懒得多做解释,“不用怀疑,我的!”

贺子兰嘴角一抽,“高人哪!”

“嘻嘻,我对十九叔那是忠贞不二的。贺子兰,别以一女侍二夫的眼神看我!”东方玖玖美滋滋的摸摸肚子,“我可是很专情的哦!”

慕容卿氿很是满意东方玖玖的做法,点点头,遂道,“不必恭喜,也不必羡慕!”

贺子兰:“……”

东方玖玖和慕容卿氿是你一言我一语,生怕不让人知道他们有多幸福,“小贺贺,送你一副对联。羡慕嫉妒恨,空虚寂寞冷。横批:麻痹我单身!”

贺子兰差点吐血,突然有一种冲动要回殷国。

“慕容卿氿,世人都说你为了美人放弃了天下,最重要的是那个美人还是皇上的女人!人人在私底下都说不值得,可我听了之后,却极为羡慕你!确实,没有任何人,包括慕容桦都不一定能做到你这般洒脱。”贺子兰认真的说道,“但你太聪明,慕容桦不会放过你的。”

“用不着你提醒!”

东方玖玖感受到浓浓的硝烟味道,慕容卿氿和她都清楚,慕容桦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但是这和贺子兰有个毛线关系?

“说到底,我还要喊你一声表哥,即便你再想撇清与殷国的关系,但这血缘也无法割舍。当年我未曾见过姑姑,可父皇却说我与姑姑的眉目极为相似。表哥,如今你虎落平阳,我自当想要鼎力相助,不知表哥对我昨日说的话考虑好了没有?”

昨日说过的话?什么话?

“贺子兰!”东方玖玖大喝,“你居然觊觎十九叔的美色?”

美色?什么美色?贺子兰差点被自己到底口水呛到,“我何时觊觎他的美色了?”

“你说他虎落平阳,难道不是想借机占他便宜吗?”

慕容卿氿也是懵了,她哪只耳朵听到他说觊觎他的美色了?

“我……”

“贺子兰!你有十九叔长的好看吗?”

“没有!”贺子兰如实交代。

“那你是不是对他有想法?”

“有,但不是你想……”还未说罢,就被东方玖玖打断,“请回答是或不是?”

贺子兰吞了吞口水,“是!”

“那你此次前来,也是为了我十九叔了哦?”

“是!”已经放弃治疗了。

东方玖玖死死保住慕容卿氿,大喊一声,“十九叔快走,放着我来!”

慕容卿氿:“……”

贺子兰:“……”

回到府后,慕容卿氿笑声连连,从回来的路上便一直笑,一想到贺子兰快要掉下了的嘴巴便笑个不停。

东方玖玖则一脸淡定,“十九叔,你别笑了,在我眼里,任何一个人,不论公母,多多少少都会对你有想法的,我这是提高防范意识。懂?”

“那你可知贺子兰此次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吗?”

“什么呀?”东方玖玖歪着脑袋问。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