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种你牵牛过来呀!

“小懒猪,小懒猪……”

“嗯?”东方玖玖疲惫的睁开眼睛,真好,第一眼看的便是慕容卿氿,这种日子,活的可是真美。

他轻轻的揉捏着她的脸蛋,温声道,“起来了,我们还要赶路离开这里呢。如果遇到慕容桦的人马派来刺杀,耽误了个把时辰,就赶不到客栈了。”

她伸了伸胳膊,抱着慕容卿氿,撒娇,“十九叔,求亲亲!”

他笑着弯下身子,在她唇上一印,“亲了。”

“呵呵……再亲一下!”

他听话的在她唇上又亲了下,但并未松开,转而伸入到她口中吮吸起来。她感受到他的躁动,嘤咛了一声,任由他在她口中缠绵。

这个吻虽然短暂,却足以将二人的距离拉近。昨晚,她在慕容卿氿的怀中睡的很安稳,至少有七八个日夜,没有像昨晚那般安然。

“十九叔,你知道吗?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你会选择我而放弃你的大好江山!”

慕容卿氿躺在她身侧,将她锁在怀中紧了紧,叹道,“时至今日,我也是才看透自己要的是什么。江山也好,你也罢,两者不能相比。可若是真要选择一个,江山如何能及你?”

这话等了多久才能听到,她又是等了多少年,才换的他的真心。

收拾了一会儿,众人才整装待发。

由于慕容桦废黜了慕容颖的晋王之位,准确的来说是变相的软禁,所以也不能出来相送。

只是好在东方赫不计嫌来到帝都城外相送。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将一块东西塞给了东方玖玖,道,“保命的东西,你这个丫头,当初如何劝你不要当皇后,明知你不喜欢他,却偏偏要做皇后,如今倒好,差点赔了性命。”

他瞥了在远处和其他几人在谈话的慕容卿氿,十分满意,“我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为了你放弃了大燕的天下。要知道,他若想要这江山,简直是唾手可得。哎……我欠他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东方玖玖白眼一翻,“爹,后面这话,应该是我说吧!”

“臭丫头!”

“哦对了!”东方玖玖小声在东方赫耳边问道,“爹,曾经你对我说三块牌子的来历,我想知道,如果有两块的话,如何召唤皇族死士?”

东方赫也是听别人说过。只不过当时偶尔得到过这么一枚牌子,也只是收藏好了,将来怕出了什么掉脑袋的时候可以拿出来保命。

至于召唤皇族死士……

需要亲自带着两枚牌子去大燕山庄即可,亮出身份,说明来历,再将牌子亮出来,他们鉴定后,自会派出皇族死士跟随,保护人生安全。

但如果有三块,他们便将大燕山庄所有的人给他调遣,为他夺得天下。

“我给你的铜牌,只能保命。我听说这金牌早已在几十年前便失踪了。还有这银牌也不知在何人手上,一般有人拿了那都是藏起来的,谁也不会告诉你他有。”

东方玖玖又问,“倘若我有一枚呢?”

东方赫顿时目瞪口呆,她竟然会有一枚?

“与你一样,我也是机缘巧合得到的。不过……”东方玖玖朝着慕容卿氿的方向看了看,心中颇为自责,“他为了我丢了这大好河山,且慕容桦对他更是视为眼中钉,将来去了稷山,恐怕也是刺杀不断,就算我们能够安然无恙,可总是被动,也不行。这次的事情,好在没有连累东方家。但我知道爹你也是多少会受些牵连。”

“哎,爹牵连不牵连无所谓,你活的自在便好!”东方赫感叹道,“自从伊伊死了之后,爹便想通了,以前太注重名利,如今,爹时有时无的就去和你的哥哥们下下棋!”

“嗯,此次去稷山,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不过……”东方玖玖笑吟吟道,“这个地方,总会有一日是他的。”

慕容琛也是第二日被发配边疆,正好与慕容卿氿等人顺路,也便一同前行。路上那个小家伙的脸可是黑的发紫。

可走了不多久,一群黑衣人乌泱泱的扎成一堆,在林中候着。慕容琛眼睛贼厉害,一眼便能看出异常,急忙大喊,“有刺客!”

话刚落,那群黑衣人便杀了过去。

慕容卿氿听到慕容琛的话,便将怀里睡的死沉死沉的东方玖玖推给清韵,并交代让她看着,掀开门帘飞了出去。

东方玖玖一感觉到怀抱的异常,也被惊醒了,鼻音浓重的哼了两声,见慕容卿氿早已不在马车里,顿时不大高兴, “十九叔呢?”

“外面有杀手,别出去!”

“杀手?这还得了!”他们总共离开帝都的时候只带来十几个人。那些杀手肯定都超过十几个了吧。不用想,那肯定是慕容桦派来的。

东方玖玖起身便要出去,一把被清韵拽了回来。“你行动不便,我看着你,有阁主在,外面那些人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可清韵身上有伤,哪里能拦得住东方玖玖,她挺着个肚子就贸然出去,准备大喊一声,可一看眼前的形势便傻眼了。

对面站的是黑衣人不假,可她周围却站了些面具人。两方暂时还没有开战,但也僵持了许久。

慕容卿氿见她突然出来,急忙上前搀扶,“好好的,你出来做什么?”

“我……我……想尿尿!”

慕容卿氿等人嘴角都是一抽,哪有女子正大光明的说这些话,着实让人感觉到羞耻。

周围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哼,堂堂血影,说话办事竟然是那么不体面!”

东方玖玖朝着说话的方向抬头一瞧,竟然是凤鸣阁的人,红果!

她欣喜笑了起来,“红果!你……你们怎么来了?”

还是红果先说话,“我们凤鸣阁的人岂能让外人欺负?”

等等……难道红果他们知道慕容卿氿是暗夜了?这可得了,他可是王爷,若是让别人知道他还有个江湖身份,岂不是……

黑衣人头头出来了,拱手道,“原来诸位是凤鸣阁的前辈,我等是高云楼的杀手,有人花万金要买慕容卿氿的脑袋,我们两派做事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还望各位行个方便让开。”

黑煞冷笑了两声,没好气道,“你让我们让开,我们便让开啊?真当我凤鸣阁的人好欺负吗?”

“说得好!”东方玖玖现在可算是看清楚了,慕容卿氿利用她的身份引出凤鸣阁的人,既然如此,那么她也只好把自己女主人的身份发挥的淋漓尽致。

“喂,我说对面的,你们以为你们人多就很牛逼吗?哈哈……no,我劝你们啊,有多远就滚多远,不听话的话,就等着去地狱里哭爹喊娘吧。”

黑衣人头头也是急了,就算高云楼没有凤鸣阁高等,但怎么说在江湖上也是有些威望的吧,怎么能被一个女人嘲笑?

“兄弟们,上头可是交代了,要砍了慕容卿氿的脑袋,凭我们的能耐,想必绰绰有……”还没有说完,就被东方玖玖一头打断,“嘿,没那本事就少口出狂言,今天老子的脑袋也在这儿放着,有本事你奶奶的过来取啊!”

“你……”

“出门在外,请记住:一定要把牛逼还给牛!要我们的脑袋,想的美,看姑奶奶今天把你的头砍下来,当球踢,眼珠子挖下来当灯泡踩,头发丝剁下来用火烧,牙齿拔下来当棋子玩!当然,老子还要你生孩子的玩意砍下来,让你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断子绝孙!”

“你你你……有种你放马过来啊!”和东方玖玖吵架的人,几乎都会暴走。

某女突然叉着腰,大喊,“有种你牵牛过来呀!”

众人:“……”

红果顿时乐起来,“骂的好。兄弟们,好久没有杀人了,尤其是本姑娘的鞭子都快不听使唤了。早先听说高云楼高手如云,呵呵……本姑娘倒想请教请教,究竟是我凤鸣阁的杀手强,还是你们高云楼的人蠢。上……”

众人开始打成一片。慕容卿氿也上了马车,将满身都是刺的女人抚平,笑着道,“都是孩子的娘了,说话还是那么没有分寸!”

“说,你是不是又算计我了?”某女掐住他的衣领,嘟囔道,“我可是没有带面具,红果却知道我是血影了。你个杀千刀的,你怎么不直接命令他们过来,偏偏要暴露我的身份啊。”

慕容卿氿淡淡一笑,“若是直接命令,他们可不一定会拼尽全力护我们。慕容桦不会只派这么一波杀手过来。眼下,将你的身份挑明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凤鸣阁的杀手突然被别人欺负了,任何人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哎……”某女只能叹息,“暴露就暴露吧。反正知道我,他们也能猜到你了。哼……凤鸣阁阁主竟然是堂堂的秦王爷,凤鸣阁副阁主竟然会是晋王。而且最重要的是,某人还假公济私,把自己培养的杀手变成了夫人。看他们不嘲笑你!”

“嗯?”他故意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难道嘲笑的对象不是你吗?我记得某个人还专门跑到我的面前,告诉我,她爱慕容卿氿爱的很惨哦!”

“去屎啦!”

在聊天之际,凤鸣阁的杀手便将高云楼的杀手打的落花流水,剩下几个人见情况不对,都个个逃跑了。

黑煞和红果回来,虽然他们带着面具,看不出多少情绪,但东方玖玖能感觉到他们没有什么好脸色,主要是因为,她身边的人站的不是暗夜,而是慕容卿氿。

尤其是红果,酸不拉几道,“哼,一个丞相的女儿,当什么杀手?再说了,阁主对你那么好,最后竟然会选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王爷?要不是昨日听说这个王爷为了你放弃了天下,我们才不会来救你,让你死了得了。”

黑煞轻咳了两声,“红果你少说两句。”

“怎么,嫌我叨唠啊?我就说!”红果瞥了慕容卿氿一眼,嘀咕道,“小白脸!”话落,上了马,对众人道,“保护他们,跟着走吧!”

“是!”

东方玖玖唉声叹息,“十九叔,你也太坏了,为什么总是我当坏人?”

慕容卿氿意味深长道,“本王的名声太好,才貌双全还专情,不适合当坏人!”

东方玖玖:“……”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