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被熟悉的人伤,我却招架不了

慕容卿氿就是暗夜已然是事实。但是在凤鸣阁他为她去除寒毒的七日内,似乎没有其他事情再去算计别人。

至于羽伊,她自小就跟着慕容卿氿身边办事,一切都是听他的指挥。可这次莫名其妙假扮成自己,很难不让东方玖玖想到这就是他所为。可他图什么?他做事必定要有目的,得到好处,但这件事很荒唐,对他而已,他什么利益都图不了。

“就算我信你,我与你什么关系,也无所谓了!你这个,卑鄙无耻,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了?扮成两面人,一个拒绝我,一个有勾引我。呵呵……我还有什么理由再去相信你的话。你的人品在我这边信誉为零。再见!”

刚刚转身之际,却被慕容卿氿从背后拥在怀中,她的心瞬间慌乱起来。这是怎么了?她怎么这讨厌,他骗了她,利用了她,她竟然还是无法对他割舍,更舍不得推开他。

慕容卿氿就这样静静的拥着她,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还是东方玖玖最终将这份宁静打破。她故意冷声道,“放开我!”

“东方玖玖,既然你已经找回记忆,那么很多事情你都应该明白,更加看的清楚。我对你如何,你怎么会不明白?你这个狠心的女人,打算抛弃我吗?”

她叹气道,“慕容卿氿,你知道吗?被陌生的人骂,我可以以牙还牙,被熟悉的人伤,我却招架不了。”

尤其……那个人是你!

她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摊上了这么个事儿啊,真是伤不起啊伤不起。“爱情的投入和产出从来不成比例,一厢情愿的牺牲到头来感动的往往是自己!慕容卿氿,你知道的,你对我永远不及我对你的十分之一。”

他苦笑了两声,继续道,“是!我不会爱人,我母妃走的早,从来没有人教过我去如何爱人。而我母妃的命运,完全是拜你父亲所赐。”

东方玖玖心口一颤,他说的对,确实是拜东方赫所赐。东方赫是她最爱的亲人,但也是将慕容卿氿伤到最深的人。

如若不是东方赫,他的母妃也不会被殷国抛弃,被人暗中处死。

如若不是东方赫,他的皇位,也不会被人轻易夺走,使得他危机四伏,整日活着算计之中。

“你父亲毁了我的生活,自然该由你来偿还。你欠我的,可不止是这些。你说我不会爱,但从今日开始,我试着学习学习如何?更何况,肚子里都有了我的儿子,还打算让他叫别人爹?”

“谁……谁说是儿子了?”东方玖玖吞吞吐吐道,面部也渐渐变得得柔和下来,“万一是女儿呢?”

他紧了紧,将她死死的锁在怀中,语气分外温柔,“好,随你,如果这次生下的是儿子,那我就再努力一把,让你怀个女儿!”

东方玖玖:“……”

这算是讲和了吗?可……好像她什么反抗都没有做就被他拿下了吧。哎呦喂,东方玖玖啊东方玖玖,你到底是有多窝囊,怎么连一句狠话都说不出口啊你,你你你……就等他被他吃了吧。

等等,对了,羽伊的事情还没有交代清楚呢。对对对,继续冷脸反抗。

可慕容卿氿,像似瞧透了她的心思,还未等她组织组织语言摆黑脸,便道:“羽伊的事情,你信我,我会处理好的。但是也请你相信我。我做的最卑鄙的事情都被你发现了,而且我也承认了。但是这件事,不是我做的。羽伊脱离了我的控制去害你,想必她身后有人,且那人实力强大,甚至你我可以猜到。”

“王太尉?”东方玖玖将自己的怀疑对象说出口。

慕容卿氿轻哼了一声,“自然是他,至于他许了羽伊什么好处,我们便不得而知了。等我审问完她,便去凤仪宫向你报备,如何?”

“讨厌!不用跑到凤仪宫来找我了,哼……”某女傲娇的哼了一声,将他推开后,羞答答的跑掉了。那脸色的粉红是谁也藏不住的,害羞了便是害羞了。

慕容卿氿淡淡一笑,朝着门外喊道,“来人,沐浴!”

羽伊全身冰冷,尤其是在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之后更是冷上加冷。她哆哆嗦嗦着身体,抬头望着眼前之人。

“羽伊,你太让本王失望了!”他冷声道,声音是羽伊认为前所未有的冰冷,下意识双手环胸。他终究还是会为了那个女人杀了自己吧。“本王对你说过什么可还记得?你私自易容成她的模样,毁她名节,一次不成,还准备第二次,哼……当真是翅膀硬了啊!”

她面如死灰,心如死海,双眸无神的望着他,“王爷,奴无话可说,只是……心有不甘!”

“不甘?”慕容卿氿还没有说话,反倒是慕容颖嘲弄起来,“你一个贱婢竟然还有心?你若有心,就不会这么背叛我十九皇叔,去帮着别人。”

相对而言,慕容卿氿显得尤为淡然,不急不缓的样子让慕容颖看了甚是不解,就好像羽伊叛变的人是自己一样。唉,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呃,等等……他可没有说自己是太监哦!

这羽伊似乎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一副爱死不死的样子。只是那眼睛还稍许能出卖她,她更在意的是慕容卿氿的看法。“奴……”她顿了顿道,“奴……在临死之前,有些话想要告诉王爷。”

慕容卿氿未语,反倒又是慕容颖抢了话,“说!”

“这么多年了,奴一直跟在王爷身边,从未见过有其他女子能伴随在王爷身边左右,虽然奴身份低微,可对王爷……”她突然激情高昂起来,“王爷当真从未看出过吗?”

“难道,但凡有女子倾心本王,本王便要以心待之?”他勾唇笑笑,瞥了羽伊一眼,轻蔑带着冷漠,“你自己该清楚自己的职责所在。而不是给本王造成困扰!”

羽伊苦笑连连,泪水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她叹了口气,极有自知之明道,“奴一直都清楚自己的身份,也清楚即便爱慕着您也未有结果。可即便如此……奴也心甘情愿,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又有什么资格让你对她另眼相待?

作为一个女人,嫉妒之心中烧起来,她恨她只是撒撒娇便能让他的心动荡;她恨她每次出事他的心便会乱掉。原以为他这辈子都会清心寡欲,可那个女人却完完全全的侵占了他的心。她无法忍受,也不想忍受,她要毁了她,因为她认为全天下的女人都配不上慕容卿氿。

当王太尉找到她的时候,她原先是不答应的。可是他只是提出,让她帮忙离间慕容卿氿与东方玖玖的关系,仅此而已。

原本计划着她假扮成东方玖玖的样子,做些对慕容卿氿的事情不利。但前提是要将东方玖玖绑走。机缘巧合,她隐藏在暗处听到暗夜和清韵的谈话,说是要将东方玖玖带走七日。于是她便假借着这个机会成为伪装了东方玖玖。

只是料想不到,慕容桦出现了。他和自己一同喝下去的酒被人下了药,而她,也在无意间失去了清白。恢复神智后,她痛哭不已,可转念一想,这也是一个毁掉东方玖玖的好办法。

她了解东方玖玖,慕容桦虽然曾有几日在凤仪宫就寝,可二人从未有过夫妻之实,她误打误撞,心中暗自欣喜,这样也可以让他们造成误会。于是便换了计划,各种报复……

“你这个女人!”慕容颖连连感叹,“帮着别人害十九皇叔也是够了。”

慕容颖暗自偷笑,这个女人平日里他见着要多温顺便有多温顺,没想到报复别人的时候眼睛眨都不眨。说实话,她做的那些事情确实能够离间他人关系,可她万万想不到的便是,慕容卿氿就是暗夜!

哎,怎么说?害人终害己啊!

“王爷,奴的命若不是王爷早就没有了,奴虽做了错事,可奴并不后悔,但愿用奴的一条命能让王爷明白。那个女人的父亲生生扼杀了您的前程,害死了您的母妃。而且她如今还是皇上的女人,倘若有一日您夺了天下,定要将她处死啊王爷……”

“住口!”慕容卿氿冷声打断,从腰间抽出剑,毫不犹豫的刺进羽伊的心口。

她踉跄倒下,还好,就算死,也是他杀的。

“十九皇叔,她背后之人还没有说呢!”慕容颖懊恼大喊,“你怎么就杀了她,我觉得应该让她作为鱼饵,让那背后之人自投罗网啊!”

慕容卿氿冷冽的眼神让慕容颖自觉闭上嘴巴。“不用她,本王也能让幕后之人,一一跪在本王的面前!然后……”

轰隆一声,慕容颖冷汗都被吓出来了,说话就说话呗,好好的把桌子给皮没了做什么?

“十……十九皇叔,桌子是你们家的对吧。”他吞了吞口水,又问,“你说就说呗,为何把这上好的楠木桌子给劈了。”

慕容卿氿道,“本王觉得说完这话应该需要些气氛!”

慕容颖:“……”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