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假如我和你母妃掉河里了

“唔……”如今也只能这么呜咽的喊着了。

口中的馊饭在牢头的“帮助”下咽了进去,酸臭的味道在口中弥漫,腹中早已波涛汹涌,不由一滴都不剩的全部吐了出来,顺带吐了几个牢头一身。

其中一个牢头见状后,顿时火冒三丈,反手就是一个耳光。东方玖玖顿时心里难受急了,眼泪是哇哇的往外冒。心想,若是这辈子都活在这牢狱之中,那还真不如死了的好。

就在此时,那个紫色的身影出现了。

是幻觉吗?

脑海中突然窜出一段模糊的记忆。那个时候,也是她满身是伤的时候,一个红色身影冲了出来,将万人打趴下,将自己捧在怀中,拭去口中的血。

“小九,对不起,我来晚了。”

东方玖玖听罢,眼泪更是肆无忌惮的冒出来,哇哇大哭啊。“十九叔,你终于来了,我以为我死了才能见到你啊!呜呜……”

人生不过如此,最简单的幸福莫过于在你最无助的时候,依旧有个人在你身边为你遮风挡雨。

原以为,这一切不过是幻觉罢了。可当她触摸到他的脸,才知道,他出现了,他是真的出现了。

他满脸愧疚的向她道歉,“对不起,我来晚了。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到这样的委屈了。”

“十九叔,呜呜……”她顿时埋在他怀中痛哭,边哭边捶打在他的肩上。“你死哪儿去了,你死哪儿去了啊你……”

而他却总是这样,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牢头却混沌了,这是谁?这可是慕容卿氿啊。大新闻,大新闻啊。这皇叔和皇后……抱着一起,很难让人不产生联想。

“秦王爷,这位可是重犯啊!”牢头刚刚话落,慕容卿氿抱着东方玖玖起身,右脚一抬,便将那牢头给踹到墙上了,其余几人见状,顿时跪在地上大喊“奴才该死!”

慕容卿氿冷声问,“刚刚是谁打的皇后娘娘?”

几日一同指向那个给东方玖玖耳光的人。这人被慕容卿氿眼神一瞪,吓的连裤子都尿出来了。

“用哪只手打的?”他问。

“我……我……”显然,他不是不敢回答慕容卿氿的问题,而是被吓的连他在说什么都不知,还未反应,就被慕容卿氿手中的剑袭来,片刻后,他的右手掉在了地上。之后便晕了过去。

其余几人一开始都是颤颤抖抖,见此事更是跪在地上大喊饶命。

慕容卿氿连看都不看,抱着东方玖玖便踏出牢房。

前来的狱吏恭恭敬敬的跑了过来,跪在地上,正挡住慕容卿氿的去路。“微臣胡东,天牢狱吏参见秦王爷。”

“让开!”

“王爷,这皇后娘娘可是这重犯啊,皇上可是交代了,万万不能将皇后娘娘带走啊!”

“本王让你让开!”慕容卿氿依旧坚定道,“难道你的手也不想要吗?”

“微臣……”

慕容颖快步走来,满身是汗,见到慕容卿氿在这里,瞬间喜悦了。“十九皇叔,终于找到你了,你果然在这里。”

不得不说,这天牢确实不是人待的地方,东方玖玖才几日没有见,曾经见了都想踹死的人,现在我见犹怜的在慕容卿氿怀中哭泣。他这见到美人就心疼的毛病又犯了。

“十九皇叔,我刚刚都打听了,这东方……皇后娘娘犯得可是重罪。她涉巫蛊之罪,将贵妃腹中的孩子克死不说,就连皇上也差点遭罪!”

“十九叔,我没有做!”东方玖玖抽泣道,“你要相信我啊!”

“当然相信,光你自己便能祸害我,何必做小人去祸害他们。”慕容卿氿心疼的开口。

慕容颖叹口气,“十九皇叔,今日这天牢我们绝对不能出去,否则,皇上便又有了你的把柄,若是因为今日的冲动,皇后娘娘反而没了命,该如何是好?不如我们先在这牢房忍一忍,再找些证据,证明这些都不是皇后做的,只有这样才行啊!”

东方玖玖觉得在理,总不能因为自己受了一些小苦,就把慕容卿氿害惨,到时候还不是给慕容桦得了空子?“十九叔,晋王说的对,我再忍忍吧,我……呕……”

慕容卿氿见状关心道,“小九,你怎么了?”

“没事,这几天一直吃不下东西。”

这胡东乃是何人,在这天牢里最有眼力价的人,见慕容卿氿与东方玖玖的关系如此不一般,再说这东方玖玖明明就快要死翘翘的人,突然慕容卿氿一出现,她成功翻身了。

当然,作为墙头草,胡东可谓是发挥的淋漓尽致。“秦王爷,这天牢还有一处地方是特意为达官贵人做的,里面什么都有,不如微臣带您去另外一处牢房可好?更何况这皇后娘娘身上的伤,也不宜出去,外面风大,出去了也容易感染啊!”

慕容卿氿没好气的的点点头,“去!”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都不假。虽然慕容卿氿并没有用钱让胡东推磨,但是他的身份也足以让胡东拜倒。

同样都是天牢,这这处却别外富有生机,好比在室外搭建一栋露天帐篷,有床有桌子,还摆放了各种花花草草,生机盎然。不过再好,也只是个金丝牢房。周围依旧有栏杆,虽然没有被锁着,但还是感觉到压抑。

慕容卿氿将她轻轻放在床上,随后转身吩咐慕容颖,“去,把最好的药膏拿来。”

“好!”慕容颖又转身对胡东道,“没听到秦王爷说什么吗?还不去拿药膏?”

“哎哎,是是,微臣这就去!”

东方玖玖盯着慕容卿氿看了许久,又想起大话西游的那句经典台词: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他虽没有披着金甲圣衣,也没有驾着七彩祥云,可却在她最无助最无助的时候踢开万丈阻难,破开一切荆棘将她护住,慕容卿氿,这个像罂粟一样的男子,总是让她深深的陷进去,无法自拔。

“在看什么?”他拇指覆上她的脸颊不停的安抚,“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就是想多看你几眼!十九叔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好看。不不不……越来越好看了!”

他轻笑出来,刚刚还是板着的脸也笑出了花。将她的身子放平,伸手又将被子盖到她身上,“小九都伤成这样了,还与我打趣。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但凡有我在,我便会护着你!”

“十九皇叔,药膏来了!”慕容颖禁了牢房,将药膏递给慕容卿氿,道:“那个胡东说她的手和脚都被夹棍夹过,而且这几天也没有怎么吃东西,所以身体有虚弱,过一会儿,他便会送来些吃食。”

“被夹棍夹过?”慕容卿氿阴阳怪气的语气冒出,转身冷眼盯着慕容颖喝道,“谁如此大胆敢对她用刑?”

“是……是东方伊伊!”

他听罢,眼神中闪过一丝冷光,但凡让东方玖玖注意到,都会冷的颤抖。慕容颖老实交代,“我们离开帝都的几日,似乎被人早已算计过,恰好是我们离开的后的第二天东方伊伊小产,然后她便被人打入天牢。哎,最毒妇人心啊,这要说来,东方伊伊与东方玖玖还是姐妹的。”

东方伊伊!这个女人,迟早他都要毁掉。

“下去吧!”

这是要单独相处的意思吗?

慕容颖笑吟吟道,“好好好,我这就下去,然后将事情的详细过程全部打听打听。”

听着慕容颖刚刚说辞,东方玖玖越来越意识到她这是被高人摆了一道啊,先是将慕容卿氿支开,然后再各种对她陷害,趁着这空隙再将她彻底打死。好在好在,慕容卿氿回来了,不然的话,她这命,可就再次交代了。

“十九叔,这次,我是不是要玩完了?”

“瞎说!”他坐到床边,将药膏轻轻涂抹在她手上,动作及其温柔,与以往的他大有不同,更多了些柔情与怜惜。“清韵说你身陷大牢,我便快马加鞭回来,可惜晚了一步,还是让你受到伤害了。不过你放心,你的命可是许给我的,别人想夺也夺不走。如果慕容桦真想杀了你,我便反了他。”

不知为何,总觉得此刻的慕容卿氿简直帅呆了。呃,等等……他刚刚说是谁说的?

“清韵?”

“嗯!”

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就好肉的招待清韵,这娘们太够意思了!

“十九叔,还记得在山洞里,我问过你一个问题吗?”

“嗯?”他扬眉道,“什么问题?”

“就是……如果有一天,我和皇位你只能选择一个,你会选择哪个?”东方玖玖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时在山洞的时候,她便想问,只可惜宇文泓那厮来的太凑巧,明明他准备张口了,偏偏那厮出现,把她想要听到的答案生生掐死在摇篮里。

慕容卿氿凝视了她了许久,声音不大不小,却温柔的很。“小九,等到那一天,你便知道我会选择什么。”

屁,这根本就没有回答好不好?

“好吧……”她幽幽一叹,似乎有些不大甘心。“十九叔,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假如我和你母妃掉河里了,你会救谁?”

慕容卿氿蹙眉,“这个是什么问题?”

“假如的问题啊!”

他摇头笑着道,“我母妃早已去世,你却拿她来开涮,就算她活着,估计你还是个婴儿,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她若与你掉河里,也是她救你!”

东方玖玖嘴角一抽,好吧,他肯定没有听懂,他肯定没有听懂,她还是耐心的给他解释一下吧。

“十九叔,我说的是假如,假如她没有去世,我是现在的我,你是现在的你,然后我们俩掉河里了,这个时候,你出现了,但是你救了我,你母妃就得死,你救了你母妃,我就得死,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所以我问你……如果出现这样的事情,你只能救一个,这个时候,你要救谁?”

慕容卿氿道:“我母妃可是殷国人,她从小就会游水,我不会!”

东方玖玖:“……”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