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生命不爱老子啊!

慕容卿氿和慕容颖四日前被慕容桦派出帝都,说是出去体验民情,看看最近的民风如何。

“十九皇叔,你说,这皇上好好的,为何偏偏派我们两个出来体验民情?这不像他的作风,按道理说,他可是巴不得让我们呆在帝都别乱动呢!”慕容颖与他走在集市上漫不经心的谈话。

“体验民情是一说,我的命没有被他算计,想必这几日,多多少少会有些刺客前来刺杀我吧!”慕容卿氿笑吟吟道,好似这话就像今天吃了什么饭一样轻松!

慕容桦醉翁之意不在酒,三番五次的要刺杀他,就连从北郊回来,他也是一如既往的派刺客在他府中大战过几日,他的眼里早已容不得他,想必,不仅仅是皇位的问题吧。

回到驿站后,宁武上前便道,“王爷,有个人要见你!”

慕容颖举着扇子一挥,“哦,又抓到刺客了?”

“不是!是熟人!”宁武辩解道。

“是我!”清韵一袭黑衣坐落在慕容卿氿面前,本来她就冷,看着穿的这么单薄,更冷。

宁武走到慕容卿氿身后,小声道,“王爷,我年纪大了,该成家了,之前您不是还答应我,要是我娶媳妇的话,你就帮我搞定吗?”

“哦?”慕容卿氿扬眉一笑,“就是她吗?”

“王爷,可以搞定吗?”

“够呛!”

宁武:“……”

“找本王有何事?是她让你来找的吗?”

清韵急忙道,“当然不是,玖玖出事了!是我打听了很多人,才知道你在这里,如今慕容桦要杀了她,只有你能救她了。”

慕容卿氿听罢,脸色一沉,她出事了……

玉修儿在门口望了许久,终于看到东方伊伊的身影出现,疾步追上去问道,“娘娘,那个贱人如何了?”

“哈哈,还能如何?”东方伊伊得逞的笑着道,“我将她的手和脚都用了刑,若不是皇上交代不能动她一根头发,我早就将她全身上下连一块好肉都见不到。”

阿红端着药碗走来,“娘娘,该喝药了!”

东方伊伊怀孕是真,只不过……是谁的,就不清楚了。

但她并未想过要给慕容桦生下一个孩子,而是纯粹为了报复东方玖玖。原本皇后之位就是她的,可偏偏让东方玖玖给得到了,从小到大,这个女人一直都在和自己抢东西,这一次,看她用什么抢。

东方伊伊接过药碗,但并未下口,反而抱怨起来,“哼,这个女人,真是不知道皇上看上她哪里了?若不是这次我以腹中的孩子相逼,想必皇上也不会让她进牢。这都好几日了,还不处死那个女人,真是气死我了……”

玉修儿上前安抚,“娘娘不必担心,我早已买通天牢的牢头,就算皇上不打算处死那个女人,她也必死无疑了。”

东方伊伊眼神闪过一丝亮光,越看玉修儿越觉得顺眼,若不是这次她出的主意,自己便永远都不会把东方玖玖扳倒,更不会得到慕容桦的宠爱。

“哦,你打算,如何做啊?”

“奴婢听说这几日,那个贱女人连口饭都不吃,可见防备心极重,奴婢便买通了牢头,偏偏要往这饭菜里动些手脚,到时候……她死了,也怪不得娘娘的头上!”

嗯!言之有理啊!玉修儿果然聪明的很啊!

东方府中,东方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两天东方玖玖出了事情,他原本想着靠自己的能耐把她救出来,谁知偏偏她这罪实在是太重。

那个从凤仪宫搜出的盒子,里面放了两个草人,名字分别是东方伊伊和慕容桦草人,上面刻着慕容桦的生辰八字,还有她的。

如今东方伊伊突然小产,太医查不出任何头绪。偏偏那个小人上面东方伊伊的肚子被扎满了针,还需要作何解释?

朝中的大臣听说这巫蛊之术,各个都上奏章要将东方玖玖处死。他急的在原地团团转,自家女儿这么聪明,可为何要做这种糊涂事?

“岳父大人不必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皇后娘娘定会相安无事的!”宇文泓在一旁云淡风轻道。

东方赫急忙道,“哎,贤婿啊,你莫要安慰我了,这次她犯得可是死罪,如若皇上要派人杀了她的话,到时候我一定要带着人马去劫狱!”

宇文泓听罢更是笑了起来,惹得东方赫一头雾水,“贤婿,你笑什么?”

“岳父大人别忘了,你我都清楚,皇后娘娘与秦王爷的关系不一般,这个时候,应该是考验他的时候,倘若他要有能耐将皇后娘娘救出来,你……”

“他若是能救了玖玖,我便为了他拼死拼活将皇位夺回来!”东方赫道,“玖玖是我的命,如果他能保住玖玖的命,我这条老命,就为他赴汤蹈火!”

宇文泓顿了顿,眸中闪过一丝亮光,勾唇笑道:“那……岳父大人,便将这话好好收着,若秦王果真救了皇后娘娘,可有你卖命的时候。”

整整两日了,慕容桦滴水未进,将自己关在朝暮殿里没有出来,他害怕,害怕他一旦出去,那些大臣们便要逼他处死东方玖玖。可更害怕,害怕那个草人是她做的。

孙大成在一旁叹息,却并未开言劝解,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他若是说话了,慕容桦可是翻脸无情的。

小太监端着些糕点走到孙大成身边,小声问道,“皇上这两日滴水未进,膳堂做了些开胃的糕点,这……”

“拿下去吧。”孙大成道。

“是!”

叶良辰走进殿中,见状,也并未开口去和慕容桦讲话,径直走到孙大成跟前,“这门外的大臣,我已经劝退了不少,不知皇上如何作何打算?”

孙大成摇头道,“老奴哪里知道,皇上连话都不说,老奴只是按照皇上的意思办事罢了。”

“那皇上,当真要处死皇后娘娘吗?”

“哎……都说这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是皇后娘娘所为,皇上也绝不会取了她的性命。叶将军,当真是在凤仪宫的寝殿里搜到的?”

叶良辰点点头,“自然,我与娘娘是亲属,怎么会诬陷她?”

孙大成叹道,“据老奴所知,皇后娘娘虽然做事与众不同,可心思也细的很,若是寝殿有些东西不是她的,她定然会早已察觉。而且老奴自认为这盒子并非是皇后娘娘的,不如叶将军多去查探查探,看看究竟是有人诬陷还是确有此事。不是老奴多嘴,若是将军查出个所以然来,到时候皇上定会多看重将军一些。”

“多谢孙公公!”

从朝暮殿出来,叶良辰一路直走,直到走进一个林子里。

假山后面走出一个人影,问道,“打听的如何?”

“皇上似乎并不想杀了皇后娘娘!”

“哼!”那个声音阴阳怪气道,“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竟然连皇上都舍不得动她。”

“修儿!”叶良辰无奈道,“玖玖是我的表妹,为了你,我已经害了她一次,你还想让我做什么?”

玉修儿冷笑一声,走到叶良辰面前看着他,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妩媚的吐出一口气,“叶将军,在与我翻云覆雨的时候,可是答应过我什么?为了我,你什么都可以做,现在这是在质问我吗?”

“我……”

“嘘……难道是我给你的还不够吗?”话落,玉修儿踮起脚尖吻上了他……

“啊……妈妈,我好想你啊!啊……爸爸,我也好想你啊!啊……痛死我了,不想玩了,我要回家,呜呜……”

牢狱里的牢头整整一上午耳朵被折磨的不像样子,要是吓唬吓唬她吧,她反而变本加厉,双手抱胸往后退大喊,“来人啊,救命啊,有人劫色了……”

于是,无奈之下,众人只能忍受。

东方玖玖看着自己红肿的双手哇哇大哭着,“我去东方伊伊她奶奶,我骂她八辈祖宗,君子动口不动手,这傻逼不仅对我动手,还对我动脚,呜呜……等我出去,等我出去,一定把东方伊伊爆炒,哦不,清蒸,不行不行……还是火葬吧,让她全剩下骨灰,连根毛都剩不下,她的DNA全都销毁,连给人当祖宗的机会都没有!”

哎呦这一晚上疼的连觉都睡不好,这辈子都没有受过的罪,都在这里体验了一把。等她出狱之后,一定要写一本传记,叫《牢狱之灾三十三天之滚蛋吧牢狱君》。

“开饭了!”每日一餐的大娘又出现了,刚刚把碗放到地方,东方玖玖便转个身呕吐去了。

因为东方伊伊把她的手和脚全部和棍子亲密接触了一翻,如今她只能转身吐了,尽量不要让自己闻到这股子馊味。

牢头见了,想到之前被人托付的事情,转念一想,如今这是一个机会啊。一人上前嘲讽道,“皇后娘娘,这可都好几天了,要是这辈子你都不打算出去了,饿死在这儿,我们可不好交代啊!”

东方玖玖吐完呸了一口,有气无力道,“滚!老子比任何人都珍爱生命,奈何……奈何……生命不爱老子啊!”

眼前的牢头听了似乎受不鸟东方玖玖这矫情的样子,转身对其他几位牢头使了使眼神,道,“嘿,哥几个,这皇后娘娘身体金贵,吃不了我们牢狱的饭,但如果皇上还没有审问,她便饿死了,到时候这怪到我们头上,我们可吃不了兜着走啊!哥几个,该怎么办?你们清楚吧!”

众人会意一笑,东方玖玖这心便沉到心底了,他们这是……他们这是……要劫色啊!

呃,真心不知道东方玖玖从哪里看出他们是要劫色的。

果然,他们打开牢房大门,然后端着那碗饭款款走了过来。

东方玖玖撇了撇嘴巴,道:“哥几个,要劫色的话,我劝你们多思考下,我可是大燕的皇后,虽然长的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而是总是让你们忍不住对我各种遐想,但是……”

“少废话吧你!”牢头把碗里的馊饭立马塞到东方玖玖口中。本来吧,她想大喊,奈何嘴巴被堵上了;本来吧,她又想用手给推开,但是好悲哀,手动不了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