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我和皇位,你只能选择一个

两日都未出过山洞,自然,外面的情形谁也不知,东方玖玖靠在慕容卿氿的肩上郁郁寡欢,明明别人害的是他,可为何他依旧一副淡定从容之态,好似死不死与他无关。

不过,就算再待五日他们也饿不死,因为这山洞里,竟然还有水源,更让人欣喜的是,这水中还有鱼。这让她更加怀疑,慕容卿氿是故意落入别人的圈套之中。他说的对,就算她不出现救他,他也自有救自己的法子。

只不过,她恰好出现了而已。

“哎,都在这里呆了好久了,每天都感觉是度日如年。”东方玖玖幽幽一叹,转身问道,“十九叔,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啊?”

慕容卿氿此时正在刮鱼鳞,并未快速回答,用匕首缓缓刮着,才慢条斯理的解释,“自然是可以出去的时候出去。”

哎……这不等于没有说吗?

东方玖玖气鼓鼓的甩手,一屁股坐到地上,自顾自生着闷气。

就算慕容卿氿谋略过人,算计了这个,算计了那个,但他还轻而易举把自己的命给算进去。真不知他到底为何这么做?

似乎慕容卿氿看出了她的心思,快速将鱼鳞刮了干净,顺便在小池子里洗了个手,这才起身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心平气和道,“很多次了!”

“什么?”

“我是说,我早已将自己算计了很多次了。”他温声道,“小九,若不是借着自己的身份算计,我的命早已被他人夺去千百次。与其被人算计,不如自己算计自己,最起码还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机会。”

“十九叔……我……”东方玖玖欲言又止,听到他这么说,确实心疼不已。自己是现代人,完全不明白为何皇位对他们如此重要,不争不就行了?何必为了那些雍容华贵不太现实的东西连命都能豁出去?

她叹口气道,“放弃不就行了?不可以吗?”

“没有回头路可走!”慕容卿氿坚定的回答。

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久,依旧如黑曜石般令人心动,却也如瀑布一般湍急。一脸平静如他,内心深处究竟藏着多少波涛汹涌。“十九叔,倘若有一天,我和皇位,你只能选择一个,你会选择哪一个?”

慕容卿氿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望着她,良久……良久……

就在他准备要张口的同时,外面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世子,快看,这里有个山洞。”

世子?难道是……

“十九叔……”

“别怕!”慕容卿氿一把将东方玖玖拉到身后,捡起地上的箭起身护着她。“好好呆着,还不能确定对方是敌是友之前,就老老实实跟着我身后!”

宇文泓终于带着人进了山洞,见到慕容卿氿后,似乎并未有太多惊喜,反而如早已安排好一般。宇文泓戏谑道,“秦王爷,何时才能看到你狼狈的样子?”

慕容卿氿勾唇回应,“自然是在你死之后!”

“哎……秦王爷真是把泓的心给伤透了,泓可是带着太妃的三千兵马,拖着残躯前来搭救秦王爷,谁知……秦王爷似乎完全用不着泓搭救吧!”

“谁说的?”他与宇文泓会心一笑,“等你很久了!”

东方玖玖因为身份问题,穿上宇文泓带来的士兵男装伪装在兵队里面。

只是刚刚回了营帐后,却听说后宫传来消息,说是东方伊伊怀孕了,慕容桦听到后,便急忙赶回帝都了。

至于慕容卿氿的命,似乎从宇文泓出现后,他就放弃了吧。

但慕容卿氿终于被找到的消息,使得刚刚回到帝都的慕容桦听说后,也只能无奈的哼了一声。论谋略,他果然还是算计不了他。

回到凤仪宫的东方玖玖呢,再次从宫人口中得知东方伊伊怀孕的各种流言蜚语。

慕容桦的子嗣连一个都没有,所以,一旦嫔妃被查出有喜,那都是与国事同等喜庆的大事。而且还听说,东方伊伊腹中的孩子是一个男子,外加东方伊伊身份也尊贵,若是生下孩子,想必身份必定更加高贵,而这个孩子,也极有可能会认定为太子。

先前慕容桦没有子嗣,那都是太后在中间做过手脚。如今害群之马远离了帝都,那么慕容桦的孩子,也肯定会繁盛起来,至于多少,嘻嘻……看他能耐了。

静静是出了名的八卦,“娘娘,听说皇上一回来,连洗漱都没有,便急忙跑到玉藏殿去了,而且带上四五个太医前去诊断,个个都说有了身孕。我见皇上实在是太过注重贵妃娘娘,说不定还真有可能以后的孩子被封为太子呢。”

“哼!两个月,就能看出性别,这太医的医术比B超还管用啊!”东方玖玖嗤之以鼻道,“他要是能看破东方伊伊的肚子里是个带把的,老子都能用轻功飞月球了!”

明明眨巴眨巴眼睛问,“娘娘,什么是月球啊?”

“这么白痴的问题,现在没有空给你解释!”东方玖玖转头朝着远处的晴雪道,“晴雪,给我弄点瓜子和糕点过来。我慢慢和你们聊!”

明明:“……”刚刚不是还说没有时间吗?

两日后,东方伊伊带着大部队人马来到凤仪宫,一上前,就是对东方玖玖笑容可掬,好像两人是上辈子许久不久的好友,一把拉着东方玖玖便道,“前几日就听说妹妹回来了,姐姐有喜的消息想必妹妹也听说了吧,不知可为姐姐高兴?”

东方玖玖答:“你怀孕关我屁事?高兴个毛毛?再说了,我也不会做人流手术啊!”

东方伊伊:“……”

玉修儿在一旁站着,不温不火道,但短短一句话却足以将人致命。“娘娘,皇后娘娘虽然与您同父,可到底还是没有多少情谊在。您有喜了,她不高兴也是理所当然!”

“胡说!”明明直言道,“贵妃娘娘有喜,皇后娘娘身为后宫之母自然是高兴的。反倒是皇后娘娘有喜了,最不高兴的应该是贵妃娘娘才是……”话音未落,就被玉修儿一巴掌打断了后面的话。

东方玖玖看了,这下可真是高兴不到哪里去了,冷哼一声,“东方伊伊,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还是你身边的狗,平白无故咬了我的人,你说……我是不是该把她的手给剁了啊?”

玉修儿她虽然没有过多接触,可看面上似乎也不是一个恶人。曾经她还感恩自己松了口,被送入了宫中。为何今日见到自己,却满眼尽是憎恶?

哦,她懂了!跟在东方伊伊身边的人,就算是一朵鲜花,也要被拽成狗尾巴草。

“妹妹,我记得在东方家的时候,你可是最讨厌我的啊。你说……如果我腹中的孩子突然没了,这罪责压到你身上如何?”东方伊伊阴笑道。

“放心!”东方玖玖笑眯眯回应,“我这么大度,就算想要弄死你,也不会杀了你腹中的孩子。”说罢,就走到玉修儿跟前一巴掌还了回去,甚至比玉修儿给明明的那力度还要大些,搞得玉修儿承受不住力气,还倒退了好几步。

东方伊伊一见,瞬间来气,指着东方玖玖的鼻子就骂,“你……你这个杂种,有爹生没娘养的……啊……”

不知为何,东方伊伊说的这句话,一下子刺进她的心口里,仿佛曾经在哪里听过一般,毫不犹豫捎到给她也送了一巴掌。

“你……东方玖玖,你居然敢打我?”

“呵呵,多新鲜哪,我不仅敢打你,我现在还敢弄死你!”刚准备一拳挥过去,就被人叫停。

“住手!”

慕容桦适时出现,脸色阴沉,就站在凤仪宫大门口。东方玖玖立即会意今日东方伊伊为何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感情是为了演戏来了。

“皇后,如今贵妃有孕在身,你这做究竟是何意?”

孙大成做出个恭恭敬敬的样子,不急不缓的走到东方伊伊面前,分外像只撒尿的狗。“娘娘可是受委屈了?”

“哼!”东方伊伊委屈的呜咽了两声,“幸亏皇上来了。不然的话……嫔妾……嫔妾……”

我去他大爷,说的好像自己被她逼着吃了狗屎一样,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东方玖玖很想问候一下东方伊伊的祖宗,考虑到东方伊伊和自己是一个祖宗,于是暂时放弃了对东方伊伊的问候。改为骂慕容桦的祖宗,但又考虑到慕容桦和慕容卿氿是一个祖宗,于是……骂孙大成的祖宗吧,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祖宗。

“东方伊伊,你给老子闭嘴!”

“东方玖玖,你给朕闭嘴!”慕容桦冷哼一声,可把东方玖玖的小心脏给吓出来了。“堂堂一国之母,像什么样子,竟然也会学下面的人玩一些小把戏了。朕告诉你,若是贵妃的肚子有什么意外,朕唯你是问!”

这是什么情况?明明是东方伊伊出言挑衅,怎么轮到她被骂了?

难道果真是母凭子贵吗?

东方伊伊今日来这么一招,分明就是下马威,警告她以后见到她还得绕着走。

哎呦这东方伊伊,平日里脑子那么不好使,想必,这些都是那个玉修儿的功劳吧。

最后慕容桦拂袖而去,走之前还罚她被关紧闭一个月。这厮,也只会这一种处罚方式吧。虽说没有对她造成多大个影响,可到底还是让东方伊伊给扬眉吐气了。

“清韵,你说,这东方伊伊的肚子里,果真藏了个小宝宝?”东方玖玖趴在桌上漫不经心的问道。

清韵则在一旁冷冷的站着瞧着窗外,未答。

“咦,你发什么呆啊?”

自打她识破清韵喜欢暗夜后,清韵就再也不在自己面前谈及暗夜的事情。或许她清楚,清韵对暗夜的感情,并非是男女之情,也许是崇拜,也许是将他看做自己的命。

“算了吧,暗夜说过了,以后不会再打扰我的生活,所以……他是不会出现的!”

“不是!”清韵开口道,“你有没有发现,这棵树好像被人动过手脚?”

清韵对这棵树可谓是情有独钟,因为地下曾经埋过好酒,自然每日总是眼巴巴的望着。

东方玖玖走到她跟前一眼望去,瞧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毛病。砸吧砸吧舌头道,“能有什么手脚,我前几天让他们把酒坛子给挖出来了。”

“东方玖玖!”这下清韵可不在清冷孤傲了,像只愤怒的小鸟,“你果然骗我,里面居然还有酒,你若是不拿出来,我就要和你绝交!”

瞧,这才是清韵。一个容楚不惊的人,总是为了一坛子酒而暴跳如雷。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