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如果说梦到你也是一种错……

话说,这慕容桦的步骤也挺快的。将太后扳倒,王太尉这边就像断了一个臂膀。如果说他们俩之前没有联手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不然钱宝宝的情丝醉是从哪里来的?

太后的事情一结束,这慕容桦又想出个什么去北郊冬猎,东方玖玖看他是冻的不轻。

这冬猎的事情一出啊,全后宫都沸腾了,大冬天的,没有一个人感觉到冷,每个宫殿门口的人都络绎不绝,各个睁大眼睛敞着耳朵办事。

为何?

因为慕容桦要去冬猎,自然身边少不了嫔妃陪同,众姐妹互相走动,不为别的,就是走走后门,好让慕容桦出游的时候带上她,然后借机怀上龙种,母凭子贵,一下子就能享福了,这种好事,谁不稀罕。

可在众人眼中这是好事,但对于东方玖玖而言就不是了。慕容桦这脑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抽抽的,竟然只把她一个人带走了。哎……心塞啊!

哦,对了,这女眷还不止她一个。还有一个她的情敌——莫灵儿。

看来,这次冬猎,慕容桦的目标是慕容卿氿吧。难道这厮打算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

卑鄙、无耻!还好这次她来了,但凡有她在,是一定不会让他们成功的。

临上马车,东方赫特意来到东方玖玖跟前,假借扶她上马车之际,对她说了一句话,“此次冬猎,定要小心,对任何人任何事都要避之,务必要听为父的话。”

东方玖玖无所谓道,“我不找事儿,就怕事儿找我啊。”

“你是不是傻,让你避之避之避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懂?”

某女白眼一翻,“我说爹,皇上在看你我呢。”

东方赫瞅了她一眼,大意就是恨铁不成钢吧。将她扶进马车,这才慢吞吞的投奔慕容桦了。

见周围没有人后,东方玖玖斜睨了身边的静静一眼,道:“认清楚了吧,这是我爹,如果你装成我的样子后,各种向他耍泼就行。他一定不会认出你的。”

“浮萍记住了。”

这话一说完,东方玖玖就不高兴了,这厮说话老是浮萍浮萍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假扮的。

“不要再说你的名字,说我,OK?”

“哦……浮……我记住了。”

哎,自打和慕容卿氿那啥啥后,他便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的眼中。

犹记得那日早上,她刚刚醒来,旁边的被褥早已变得冰冷,可见他离开很久了。而且,还没有和自己打一个招呼。东方玖玖郁闷的很,他是不是反悔了?不然,哪有刚刚温存了,就突然离开?

哎……谁说女人心海底针,她觉得,男人心才难测呢。

她偷偷掀起帘子,那心心念念的身影终于出现了。只不过他外面裹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皮绒斗篷,鼻尖微微冒着些细汗。作为一个360度无死角的美男子,他的侧面依旧看了让人心跳。她真的都无法想象,这样的男人,居然被她搞到手了,这心情,美美哒。

孙大成尖细的嗓音喊了一声“出发”,马车缓缓开始走动。

“浮萍,我问你,你是怎么和秦王爷认识的?”

这点她好奇很久了,又没有机会问,好在今日有空,便问了问,以填补她的好奇心。

浮萍这人还算能聊的来,不说不知道,一说,东方玖玖次啊惊讶不已,原来浮萍的身份,这么高贵啊。

先皇多疑,在他执政的年代,处死了不少受冤的大臣,其中便有浮萍一家人。浮萍乃是史臣之后,她的父亲以及她的爷爷,都是记载皇族的史臣,因父亲被人陷害,在一段记录上将先皇不雅的事情暴露之后,被先皇灭了九族,而浮萍,因为她父亲的好友偷偷将她与宫中的一名女子调换,才得以保全性命。

至于写了先皇不雅的事实,便是慕容卿氿的母妃与先皇年纪相差十几岁的事情。

东方玖玖认为,其实也没有没有什么,现代好多老少恋呢,要是这样也不雅,那统统都砍头得了。

但是在大燕,很多人都认为先皇重色,自己年纪都那么大了,竟然会喜欢一个与自己女儿差不多的女子,确实有辱皇族,更何况,还是在慕容卿氿的母妃去世后编写的,这让先皇更为愤怒,外加他步入膏肓之年,糊涂事办的又不是一件两件了,灭九族的事儿,他肯定乐不思蜀呢。

听了浮萍的事情后,东方玖玖对此只能无奈,这样的一个年代,什么都不开明,还真是不好办事。果然像莫灵儿说的,她如果真和慕容卿氿成双成对,还有了名分,将来肯定是要被浸猪笼的。

“娘娘,该休息了!”

一晃,半天过去了。

这帐篷也搭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可她就是睡不着啊。

慕容卿氿的帐篷就在自己不远处,明明想去找他,可偏偏却走不了。好在晴雪出现,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晴雪,来脱衣服!”

任凭是谁说完这话,对方都会浮想联翩的。晴雪下意识捂住胸口,诧异问,“娘娘,你要做什么?”

“呃……你觉得我一个女人能对你做什么?”东方玖玖双手掐腰道。

是女人才可怕啊!晴雪想。

“好啦,我是让咱们换了衣服后,我去找下十九叔。”

晴雪听了更加不赞同。“娘娘,按道理,浮萍已经装成你的样子去伺候皇上了,若是你穿成我的衣服从这帐篷里出去,被发现了,可怎么办啊?”

“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傻?”东方玖玖敲了敲她的小脑瓜子,道,“我不会伪装啊。”

能伪装成什么样子?

东方玖玖盯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不由嘴角一抽,“伪装的很彻底啊。”

“那当然,我都是从戏本上看的,肯定没有问题。”

只见镜子里的自己,眉毛练成了一片,然后脸颊两边分外明显的腮红,东方玖玖想,就算她现在出去,亲爹都不一定能认识她。

“玖儿!”东方赫小声的叫住正要往慕容卿氿屋子里狂奔的女人。

东方玖玖立即拉黑脸,“靠,不是说亲爹也不一定能认出来吗?你怎么认出我的?”

“哼!”东方赫低声道,“我自己的女儿,岂能不认识?我去了皇上的帐篷一趟,一看你也在,虽然那人确实是你的模样,学的也有九分相,可我一眼便能认出她是个冒牌货。你到底给我解释解释,你不是与皇上同房了吗?怎么会……”

“嘘,小声点!”

她四下敲了敲,确定无人后,才在东方赫耳朵里小声道,“爹,我已经是秦王的人。”

“什么?”

“嘘嘘,让你小声小声啊。”

东方赫听到这话可算是心肝都吓着了,东方玖玖什么时候和慕容卿氿那啥啥了?他虽然被慕容卿氿胁迫着做事,但从未想过,这厮把自己的女儿都给吃了,太过分,太过分了。

“好了,先不说,改天与你解释,我先去找他了。”

女儿就是赔钱货,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古人的话,永远都是占理的。

东方赫瞧着东方玖玖远去的身影,心中暗道,不行,计划还得改变,如果不变,这未来女婿就要被搭进去了。

看到情敌的第一眼,东方玖玖无比欢呼雀跃的心瞬间哇凉哇凉的。

莫灵儿竟然会在慕容卿氿的帐篷里,实在是太讨厌了。

好在慕容卿氿审美观正常,冷眼瞧着莫灵儿道,“你若是再不走,本王不介意让侍卫将你抬出去。”

“不必!”莫灵儿将汤盆放下,语气不大好,“我就是想让你喝点汤暖暖身子,别无他想。你我马上就要成婚,将来,我父亲定会在朝廷上助你一臂之力,想必秦王是懂得分寸的人,还是早早与皇后娘娘断了关系的好。另外,倘若你现在能正眼看我一眼,我定然会助你逃脱这次危机。”

慕容卿氿微微一笑,可这笑容里大有深意,另莫灵儿不由心口一颤,下意识退后一步,生怕他突然会掐死她。

“你这是教本王做人的道理吗?哼……本王告诉你,除了本王的母妃,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来教育本王。”慕容卿氿低喝一声,“滚!”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慕容卿氿发起火来这么可怕,像极了……暗夜?

东方玖玖心口一紧,是啊,为何突然觉得慕容卿氿阴沉沉笑着的样子,像极了暗夜呢?他们……又有着什么关系?

见莫灵儿出去后,东方玖玖把脸上的胭脂水粉擦掉,确定没有先前那么丑之后,才紧接着进去,可刚刚走进去没有几步,被慕容卿氿一句“还不滚”吓的定在原地。

“是你?你怎么来了?”

呃……为毛觉得那啥啥后见面的第一次有些尴尬呢?

东方玖玖干笑道,“我……我……我来看看你。”

慕容卿氿紧皱的眉头舒缓开来,大步流星走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揽进怀中,狠狠的吸了两口来自她的气息。温吞的开口,“以后不必如此,我若有空,自会去找你。”

“可自从上次……我们都好多天没有见面了。”东方玖玖害羞道,“而且,昨天晚上还梦到你了。”

慕容卿氿听罢好笑的道,“傻瓜。”

“什么傻瓜啊?我这叫痴情!”东方玖玖嘟囔起来,“如果说梦到你也是一种错,那就罚我当面给您写检查。”

“检查?嗯……”他笑着道,“可我这边没有纸笔怎么办?”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念出来给你听好不好?”

慕容卿氿未语,反而更加有力的将她抱紧,东方玖玖有些困惑,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十九叔,你怎么了?是不是太冷了?”她伸手回抱过去,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从耳边传来他温润的声音,“小九,听着,这几日,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要置之不理,答应我,好吗?”

不知为何,东方玖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