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你不是要给我生猴子吗?

“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我是一个努力干活儿,还不粘人的小妖精。别问我从哪里来,也别问我到哪里去,我要摘下最美的花儿,献给我的小公举。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打起我的鼓,敲起我的锣,生活充满节奏感,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做晚餐……”

扑通一声,东方玖玖手里的水壶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某女眨巴眨巴眼睛,吞吞吐吐问,“十……十九叔,你怎么来了?”

再说了,这可是大白天啊,慕容卿氿突然出现在凤仪宫,不怕被人发现吗?

而且,重要的是,慕容卿氿竟然这么狼狈!慕容卿氿竟然这么狼狈!慕容卿氿竟然这么狼狈!重要的事情还是说三遍比较稳妥,因为说第四遍的话,关键是处女座的人受不鸟啊。

慕容卿氿的表情有些阴沉,但眼神中更多的是懊悔与愧疚。

东方玖玖一头雾水,他这是在哪里受了打击了?

“十九叔,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小九……”慕容卿氿欲言又止,原本,他是想要道歉的,但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

东方玖玖虽然不够聪明,但是也不傻,自然能想到是昨天晚上的事情。

“十九叔今天来是因为听到什么流言蜚语了吗?你听我解释啊,事情是这样的……”

“不必了!”

等等,她怎么感觉自己走了琼瑶路线了?不对啊,琼瑶路线应该是男主对女主说,“亲爱的,你听我解释啊。”然后女主捂住耳朵,歇斯底里的大喊,“我不听,我不听……”

为毛,她和慕容卿氿恰恰反过来了呢?

“十九叔,我想你误会了,昨天晚上……”

“我知道了,但我不会怪你。”

东方玖玖:“……”

他知道了?他知道个毛线啊。

东方玖玖这暴脾气一上来,二话不说挺起衣袖就抓住他,道,“你爷爷的,到底能不能让人好好说话?”

见他毫无反抗,她幽幽一叹,无奈道,“十九叔,昨天晚上的事情想必你听说了,但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

她是谁?她怎么可能让自己吃亏?

昨天晚上她吹灭蜡烛后,被清韵一把拽到了暗处。不过在这里,她要夸下清韵的轻功,他奶奶的不是一般的高,慕容桦这孙子竟然啥啥也没有感觉到。

然后出现的另外一个东方玖玖,自然就是替身了。

当然,在这里,她也要夸奖下浮萍的演技,她奶奶的,明明一开始是个处,没想到表现力这么好。东方玖玖和清韵趴在房梁上听了半夜的嘿咻嘿咻,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而且看慕容桦都马上就收工了,清韵才先带着她离开。

不过,浮萍不得不说是一个绝好的棋子。起先,她找她,也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个替身。而且清韵来了之后,她也将浮萍的身份都告诉了清韵,自然也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

机智如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却什么都做准备好了。

好在羽伊之前留下的那个人皮面具,不然浮萍被他占完便宜后,她还要假装出面应付一下慕容桦。现在好了,床上床下的事,浮萍都可以做了。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说着,东方玖玖朝着墙后敲了敲墙,随后,墙面开始有些晃动,慢慢像石头一样缓缓挪开了。

慕容卿氿看着另外一个东方玖玖出现在他面前,倘若不是她开口说话,他真的要以为这是她的双生子了。

“浮萍参见王爷!”

浮萍?

“你是……孝安王的女儿?”

什么情况?慕容卿氿竟然认识她?

浮萍点点头,道,“王爷竟然还识得浮萍,浮萍甚是感激。”

满满都是疑惑啊,究竟是这个圈子太小了,还是慕容卿氿名声太大了,连一个后宫女人都曾经与他有过接触。

哎……情敌真是无所不在啊。

“本王知道了,你先退下吧。今日,本王还有其他事情,改日再与你详谈。”

我勒个去,听上去还真是像青梅竹马的赶脚哦。

东方玖玖此刻的心情就像在高级餐厅里吃一块牛排,但突然发现牛排里面多了一只死苍蝇瞬间心塞。拜托,她可是花了钱的,为毛让苍蝇先给吃了,最重要的是,它还吃的撑死了。呃……难道发现苍蝇,第一感觉不应该认为这家餐厅环境不太卫生吗?到底有关部门是怎么检查的?

“小九,现在都听你解释完了,那么,也该做我们的事了吧。”

“啊?”东方玖玖回过神来,才看到整个房间早已空无一人,浮萍早就继续会她的老窝呆着了,她是不是要做好浮萍随时都会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准备呢?

“我们的事?”某女疑惑道,“我们还有什么事情吗?”

“当然有!”慕容卿氿淡笑道,“ 你不是要给我生猴子吗?”

呃……是的,之前说过!

不过,她当时脱光光他却什么都没有做,这种凄惨的回忆,又让她心塞了。

外加之前她还特意找青楼女子学了些招数,但是用在他身上却并无卵用。试问,还有什么招数能把慕容卿氿勾引到手?现在的她是心灰意冷,想个毛啊,有空还是看看爱情动作片吧。

她叹口气道,“十九叔,能和你商量一个事情吗?这回换你脱光光,我什么都不做,可以吗?”

慕容卿氿:“……”

不得不说,这对慕容卿氿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

于是……

他二话不说,上去就替东方玖玖宽衣解带,都弄的她愣掉了。

满脑子都是问号的她错愕的看着慕容卿氿,他是谁?他居然在脱我的衣服,不不不,他不是慕容卿氿,因为慕容卿氿是绝对不会脱她衣服的。

“小九,曾经我一直以为我们来得及,又害怕得到你之后连一个名分都给不了你,让你受委屈。但是经过昨日一事我才发现,就算给不了你任何承诺,我也要得到你,因为太害怕患得患失,所以只能将你占为己有!”

这话说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奔放洋气有深度,简约时尚国际范。弄的她竟无言以对。

不过还好,她确定了,他就是慕容卿氿。

“十九叔,你知道我等你说这句话等了多久?”东方玖玖满怀着激动的心情,含着激动的眼泪道,“好久好久啊!”

“所以……”

“不用征求我意见,你随便来。”说罢,东方玖玖自己开始脱衣服。解开腰带后,动作突然顿住,鉴于上次脱光光还毛事都没有的前车之鉴,她总结出一个经验,自己动手,是根本不能丰衣足食的。所以,还是让慕容卿氿来吧,说不定他就喜欢脱人家衣服才有激情呢。

不由她多想,慕容卿氿已经褪去了她的外衣,便低头吻上了她的皙白的脖子,然后手的动作似乎并没有停止,对的,对的,他依旧在努力和衣服做斗争。

这次是真的吗?她真的如如愿成为他的女人吗?

他说的对,他们的身份在外人眼里永远都是一个争议,他无法给她一个名分,就算以后爱上她。

可她曾经是皇后的事实无法改变。他们曾经皇叔和侄媳的关系也永远都会落人话柄。

可那有如何?他不在乎,她也不在乎。

好吧……就算以后他们不能在一起,至少曾经拥有过。

数九天气,有些寒冷。凤仪宫的炭火烧的再热,也无法暖热她颤抖的身躯。

“十九叔,我冷!”

慕容卿氿如今早已将她的衣裳褪去,此刻她全裸在他面前。虽然曾经他无数次魂牵梦萦她娇软的身躯,也无法与眼前的真实相对比。

他横抱起东方玖玖,快步走到床上,将她放在上面后,身子也跟着压了上去。

他吻上她的唇,快速冲刺进她的口中,勾起她的舌丁在她口中肆意扫荡。

而东方玖玖便傻眼了,看这架势,这是玩真的啊。妈蛋,这可不能落后啊,这关于她以后到底能不能性福。闺蜜曾经告诉她,这啪啪啪的事情,不能光让男方主动,女方除了欲拒还迎以外,还要学会撩拨。这样,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然后……就是无数次。

嘻嘻嘻嘻……

想到这里,东方玖玖开始变得主动,伸手就去解慕容卿氿的腰带,呃好吧……他自己解开了。

那伸手去脱他的外衣。呃好吧……他自己又解开了。

那伸手脱他里衣,呃……他能不能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啊?

二人最终赤诚相见,东方玖玖害羞的看着他的面庞,问道,“十九叔,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确定要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吗?”

“嗯!”

“那你可要有心理准备,以后就算不能娶我,也只能有我一个女人,就算不能爱上我,也只能有我一个女人。好吗?”

慕容卿氿没有回复,这些承诺答应了又能做什么?任何言语都不能用一辈子证明他可以。只是没有说而已。

他继续低头吻上她的脖颈,搞的她有些瘙痒,不由笑出声来。

一手抚上她的腰间,缓缓在她腰间游离,一手落在她胸口,放肆的抚摸。低沉的嗓音在房间响起,“这辈子,也就只有你一个了。”

她会心的笑笑,仰头吻在他的肩上,顺着他的肩膀缓缓下移。

“啊……疼死宝宝了……”

女人嘛,难免第一次都会疼。可即便如此,任何一个女人,都愿意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付出一切。

“十九叔,我爱你。”

她隐隐约约记得,慕容卿氿回复了,他说:“我也是!”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