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男人不学坏,有点小变态

东方玖玖想,宇文泓是那么一个温文儒雅的男人,那么一定不会和慕容卿氿作对的是吧。

可她错了,宇文泓和慕容卿氿一样,都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秦王,我初回帝都,对一些事情都不大清楚。更何况我宇文家族虽然家大业大,可关系复杂,我是家中老三,可王位却只有一个。”

宇文泓慢条斯理的解说自己的身份,这让东方玖玖有些困惑,他拐弯抹角这么久,到底打算和慕容卿氿说什么?

“我是嫡子,按道理,我该继承王位,可其他兄弟却是虎视眈眈。秦王想要我帮助你,我也是有心而无力啊。”

绕了这么多圈圈,无非就是想要告诉慕容卿氿,他宇文泓刚刚进来帝都,根基不稳,要么慕容卿氿帮他上位,要么就是他有心无力,总之……宇文泓的脑子,绝对不亚于慕容卿氿。

他就算打算帮助慕容卿氿登上皇位,可还是要看看慕容卿氿到底有没有能耐先让他当上王爷。

慕容卿氿淡然一笑,对宇文泓的话置之不理,反而还有空调戏下东方玖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问,“不是才见过面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靠,十九叔,你过的是美国时间吗?什么叫才见面,我们都三天没有见面好不好?”尤其是上次见面十分尴尬,他对她什么都没有做,一直都让东方玖玖耿耿于怀。

宇文泓这厮看戏也不觉得累,一边喝茶,眼神一直往他们二人身上瞟,着实让人拿捏不定。

“小九别忘了,你我身份尴尬,你出宫不便,若是想我,直接跟下人说一声,我得知了消息,自然就去找你了。”慕容卿氿也不知卖什么关子,竟然当着宇文泓的面说这些话,也不怕让宇文泓误会,皇叔和皇后有奸情。

呃……这不是误会,是事实!

东方玖玖给他特意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宇文泓还在场呢,说话稍微注意些,虽然她不介意,可是怕宇文泓给说出去啊。

反观慕容卿氿,他一脸笑意,每当他笑的越是温柔,宁武便觉得越可怕,同样,东方玖玖也有同样的想法。

“十九叔,我是不是得罪你了?你笑的宝宝心好怕啊。”

“小九,你刚刚叫他什么?国民初恋?”他顿了顿,又笑着问道,“为何叫初恋呢?”

别糊弄古代人,这初恋,通古至今都知道是个毛意思,难道慕容卿氿也是在宣布自己的所有权吗?这会不会是他吃醋了呢?

想到这里,东方玖玖勉强笑笑,“十九叔想多了,他是我家七姐的,我家七姐可是有名的呆子,但是宇文世子后生可畏,替全天下的男人除害,所以这是我给他的昵称。”

这下宇文泓不高兴了,“皇后娘娘认为我是为了全天下的男人除害?我为何反倒觉得秦王才是除害的功勋呢?”

不等东方玖玖破口大骂,慕容卿氿已经按耐不住了。“如何?阿泓都有闲情开玩笑了,怎么答应本王的事情这么难?”

“呵呵!”宇文泓轻笑,“什么时候,本世子可以自称本王啊?”

慕容卿氿道,“随时!”

随时二字,东方玖玖头一次觉得霸气侧漏,这大意就是,她看上的男人就是这么牛逼哄哄,别人的要求,他想什么时候兑现,就能什么时候兑现。一下子就把宇文泓给压下去了,牛逼!点三十二个赞!

咳咳,好像应该是宇文泓说什么时候当王爷,慕容卿氿就会什么时候给他准备吧……

总之,慕容卿氿与宇文泓确定关系,咳咳……确实合作关系后,天色已晚,这也顺了东方玖玖的小心意,今晚就住在慕容卿氿的王府里,顺便……拿下他!

宁武跟着慕容卿氿身后,听着他的吩咐。“小九突然出宫,想必慕容桦早已有所察觉,你去让羽伊准备一下,易容成她的样子在凤仪宫住一晚。”

“啊?那皇……东……王……要在这边住下吗?”

从宁武口中听到这么一个关于东方玖玖的称呼,他不由失笑,“宁武啊,怎么称呼她,就让你这么纠结吗?”

“嗯!这关系到我的人生大事!”

“哦?”慕容卿氿一听,来了兴趣,“说说,什么人生大事?”

“我的人生大事就是,我如果把她的称呼说的不如王爷的意,很有可能,我下一年的银子都泡汤了。”

慕容卿氿:“……”这个财迷,别的没有跟他主子学好,偏偏贪财青出于蓝了。

“以后私底下你看如何称呼就如何称呼吧,不过当着多人的面,你更应该知道要如何称呼了吧?”话落,慕容卿氿离开了。

宁武在原地顿住,什么叫私底下看如何称呼就如何称呼?什么又叫当着多人的面,更应该知道如何称呼?这说了这么一句,还不等于没有说?反倒让他烦恼了。

哎……主子的事情,真心不想懂啊!

东方玖玖绝对不是一个顺从的主,也绝对不是一个向命运低头的人。

慕容卿氿在王府简简单单交代了几句,便去书房看书了,也不知道这书房里藏了什么书,让他连她都不想看一眼。

给她安排的房间与慕容卿氿所在的房间快比她姥姥家远了,首先这就不让她高兴,但是这个老嬷嬷还说,是慕容卿氿让她住在这里的,这说明什么?

那天晚上,她把自己脱光,完全就是一步错棋啊!

于是……为了弥补慕容卿氿对她的好感,东方玖玖决定出招了。

“东方赫那个老鬼,原本还是对我们这边服服帖帖的,自打宇文泓要和东方小七成亲,他便使劲撮合了,宇文家就算如今实力大不如从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说,宇文家如果帮助我们一把,定能助十九皇叔一臂之力!”

慕容颖坐在一边与慕容卿氿下棋,见他没有说可说的,便有些着急。“十九皇叔,你怎么想的,今日你见了宇文泓,他如何说?”

“他不是以前的宇文泓了。”慕容卿氿道。

“当然,曾经与我们关系斐然的世子爷,离开帝都十多年,关系自然不比以往!”慕容颖没好气道,“再说,他们宇文家,个个不是省油的灯,他心智单纯,如何能应对豺狼虎豹的手足?”

慕容卿氿听罢,摇头笑笑,“你错了!”

“错了?哪里错了?”

“本王的意思是说,他不是宇文泓!”

“什么?”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他有宇文泓的身份,随时都可以制约贺子兰。同时,也能让东方赫知道,宇文家都听本王的了,自然,他也逃不掉!”

贺子兰成了殷国皇帝,很快就会有所行动。虽然贺子兰做事光明磊落,可恰恰也是他的弊端。终究,慕容卿氿和他还是要走上这一步。

如果贺子兰没有登基,或许他还能坚持一阵。可正是因为贺子兰登基了,所以他必须加快脚步,不然,便一切都输了!

回到寝居后,明明已经察觉房间内有人了,可慕容卿氿却偏偏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径直往床上走去。但瞧见床上的人儿之后,他便再也不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因为某女身穿透视装,只是一层沙穿上身上而已,但该露的都露 ,什么都能看到了。

这件衣服,可是她花大价钱买的,天香一开始舍不得给的,要不是东方玖玖威逼利诱,到现在还在万花楼砍价还价呢。

想她东方玖玖,何时委屈过自己?和天香讲了三个多小时了,丫的一分钱都不降,气死她了。

不过,看到慕容卿氿的眼睛都直了,那么这件衣服买的也值了!

某女霸道的躺在某位看似万年无害实则心肝全黑的绝美男子的床上,媚眼一抛,娇羞一笑,“十九叔,男人不学坏,有点小变态,男人不学骚,是个闷草包,男人不花心,绝对有神经,男人不流氓,发育不正常!”

慕容卿氿听罢,阴冷一笑,道,“小九,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东方玖玖猛点头,看来,看来……今天晚上的事情要成了。

终于,狼扑过去,刚刚咬住他的唇,还没有来得及深入,就被他点住穴道,一动不动了。

“十九叔,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喜欢刺激些的?”

“嗯?你在说什么?”慕容卿氿笑笑,附耳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弄的她这是心痒难耐,“十九叔,快放了我,春宵一刻值千金,机会难得啊!”

“小九……”

“嗯~~~”不错不错,天香让她发出娇媚的声音还是有效果的,瞧,慕容卿氿脖子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十九叔~~~你讨厌啦~~~快放了人家,让人家好好服侍你啦~~”

“好!”慕容卿氿哧哧笑了起来,“那我就好好看着,你准备如何服侍我。”

结果……出乎意料!

慕容卿氿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还让她道了一晚上的歉。

“十九叔,对不起……”

“十九叔,我错了……”

“十九叔,I'm sorry!”

“十九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十九叔,快放了我吧,我要尿尿,如果你不放了我,我就要尿裤子了……”

……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