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皇上,宝宝心里苦啊!

东方玖玖还在想,为何一向乐得清闲的太后,今日急匆匆来看戏,原来……是在看自己的戏。

真是没有想到,太后虽然和慕容桦不是母子,但也不至于这么坑自己的继子吧。慕容桦如果得了一个昏君的名声,对她有个毛好处?啧啧啧,太后估计是被她刺激了几次,智商明显余额不足了。

慕容桦先是冷笑了一声,随即不急不躁道,“太后,朕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啊!”

得,白流汗了。

太后这表情,像是吃了一口热豆腐一样,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钱宝宝估计觉得王太尉不会保护自己,如今只能自保。咬了咬牙关,突然大声道,“皇上,嫔妾有话要说,是关于皇后娘娘的。”

“哦?奇怪!今日怎么都冲着皇后去了?”慕容桦的笑容诡异,东方玖玖干笑敷衍,“大概,都是因为我太美的缘故吧,没有办法,天生丽质难自弃,漂亮总会遭妒忌!”

众人竟然无以反驳。

倒是慕容卿氿坐在一旁,优雅的笑了笑。

“如果你说不出什么来,朕不介意赐你全尸!”慕容桦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钱宝宝也只能顶着头皮道,“嫔妾告发皇后娘娘与秦王爷有染!”

突然,全场哑然!

不是因为听到这个一个劲爆的消息,而是因为……这个女人,完全是在找死,她可以说任何人得到存活的机会,但是慕容卿氿,她分明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这样的消息,无疑是让慕容桦怒火中烧。他已经在心里承认了,他爱上了东方玖玖,尽管她的心里装的都是慕容卿氿。他可以装糊涂,但绝对不可以让所有人都知道。

“你有什么证据?”

“皇上或许不知道,嫔妾并非什么王太尉的义女,而是武东钱进钱知府的女儿。”钱宝宝一字一顿缓缓道,生怕自己少说了什么,没有反口的机会。

“三个月前,秦王带人去华北一带治理旱灾,在武东钱府居住下来。我那可怜的父亲,就是因为发现秦王与皇后娘娘的奸情,这才惨遭灭口。而我钱家老老少少,如今还被关押在武东的大牢里。”

钱宝宝的演技真不是盖的,说着说着就虚情假意的哭了起来,“嫔妾忍辱负重,逃到帝都,为了给家父报仇,这才高攀上王太尉,想要接近秦王,亲手杀了他。”

东方玖玖嗤之以鼻的冷哼了一声,“真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慕容卿氿却是一笑而过,“温夫人,真是撒谎的时候都不会脸红哦。本王确实是去过武东,也确实是在钱府一剑刺死他,也是因为他私自窝藏灾民给自己盖行宫,这件事情,本王早已和皇上禀告过了,而且,以皇上的圣明,想必也能查出确有此事吧。”

“圣明”二字,被慕容卿氿说的很重。不知他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总归,说服了慕容桦。当初,慕容卿氿杀了钱进后,慕容桦确实去偷偷调查了一番,与他禀告的没有一丝可疑之处。

“不错!朕相信十九皇叔!更何况……”慕容桦转身瞧了东方玖玖一眼,意味深长道,“更何况,皇后当初还身在冷宫,怎么会跑到武东去呢?”

其实,他也是有疑惑的,当初东方玖玖身在冷宫,谁能证明她没有出去?而且这个女人,有能耐偷偷跑出冷宫外,有能耐打扮成小太监去勾引慕容卿氿,怎么会没有能耐去武东呢?

钱宝宝极力辩解,“皇上,嫔妾没有说谎。当初皇后娘娘是以一个婢女的身份出现在武东的。她一直都跟着一位小姐,对了,还有一个贺公子的,他们都知道啊。如果皇上不相信的话,可以把那位贺公子叫过来当场对证!”

哼,钱宝宝真是一个白痴。贺子兰可是殷国的,就算是大燕人,也不一定会帮她说话啊。

“皇后,你准备怎么解释啊?”

钱宝宝都把贺子兰给搬出来了,并非真是为了让贺子兰来作证,而是为了让慕容桦信服,不得不说,这一招,钱宝宝玩的好。

慕容卿氿失笑道,“皇上竟然会相信一个如今胡乱咬人的疯狗吗?”

“十九皇叔,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倘若没有这回事,她怎么会胡乱说出口呢?”慕容桦回应。

淡定如慕容卿氿,东方玖玖头皮都要麻了,但这厮还是一如既往的饮杯茶。哎……木有办法,谁让这个年代,心理战很重要。

“皇上别忘了,还有一句话便是谣言止于智者!”慕容卿氿轻放下杯子,轻描淡写道,“臣与皇上的关系乃是叔侄,若是与皇后娘娘有染,岂不是乱伦?这一点,臣还是能分得清楚!呵呵~~臣素来洁身自好,但不乏爱慕之人,更何况,这帝都说臣好男风的谣言也是有的,难道这……也是事实吗?”

慕容卿氿的话如同当头棒喝,同样也是在敲醒东方玖玖,难道他这话,不是在刻意与她撇清关系吗?

是啊,他知道了,他当然比任何人都知道。慕容桦宠幸过山寨版的东方玖玖,可她知道,清韵知道,又有谁还能证明她是清白的呢?

不知为何,她今日才发现,她对慕容卿氿,只能遥遥相望。

“是啊,皇上,嫔妾身在冷宫,当初还有很多嫔妃来找我事呢,难道说我有分身,一个分身在武东,另外一个在冷宫忙着和众位佳丽打马哈吗?”东方玖玖配合道。

她分明注意到,慕容卿氿微微扫了她一眼,虽然一闪而过,但是她依旧能察觉到,他的眼神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疏离,有淡漠,却又让她心口一紧。

“钱宝宝,你又如何解释?”慕容桦道。

钱宝宝极力摇头辩解,“不是的,就是她,我见到的女人一定就是她,只不过当时她的身份只是一个丫鬟,每日跟着秦王身边死缠烂打,我……”

“证据!”东方玖玖冷喝,“证据呢?”

不等钱宝宝开口,东方玖玖又道,“温夫人诬陷别人,竟然连一个假证据都找不到,哎呀……本宫与秦王爷各自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如此栽赃,别有心计,若不是今日本宫在此,怕是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也抵不过你这种嘴。”

“你……”

“皇上!”东方玖玖突然扑通跪倒在地,想要说话却突然难以开口,娘的,刚刚力道没有用好,磕疼了。

但这种表情,在慕容桦眼里看来,是欲言又止,感觉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包括在场的慕容卿氿,他都佩服东方玖玖的演技精湛了。

“皇上,宝宝心里苦啊!”东方玖玖说话永远都是那么语出惊人,但这个“宝宝”究竟是谁?实在让众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为何好好的替钱宝宝伸冤呢?

“皇上!我在冷宫忍辱负重数月,每日都有一些嫔妃上门挑衅,我心高气傲,可还是忍气吞声。皇上圣明,倘若我真的如钱宝宝所言,爱慕秦王,且与秦王有染,岂不是自毁名声?”虽说这些话并非发自东方玖玖真心,可却一字一句刺进慕容卿氿的心。

自毁名声?她这话也说的出口吗?

终于,大家听懂了,这个“宝宝”并非是指钱宝宝,而是她自己。啊,突然发现自己好机智啊!

“再说,每日都有嫔妃来冷宫找事,那一个接着一个应付的人,不是我又是谁呢?”

怎么可能?钱宝宝心慌意乱,果然,东方玖玖还是一个难以对付的角色。若不是在武东亲手与她交过手,怎么会不知道她是谁呢?

慕容桦听罢,冷眸扫了钱宝宝一眼,这无疑让她手足无措。

终究,她还是败了!终究,她还是敌不过东方玖玖!

就在一瞬之间,慕容卿氿快速在带刀侍卫身边抽出剑来,对准钱宝宝的身子毫不犹豫刺了进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东方玖玖猛吸一口冷气,万万想不到他会这么做。

钱宝宝倒在地上,容不得她有一秒的思考,她与她的父亲,都死在了慕容卿氿的手上,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十九皇叔,你这是做什么?”慕容桦实在不明白,原本他打算看在王太尉的面子上,还想留给钱宝宝一条命。其实,他相信钱宝宝的话,不管有没有证据。因为东方玖玖看慕容卿氿的眼神,绝对不是没有感觉的。

慕容卿氿淡然一笑,“皇上,臣做事,向来随心,皇上也是知道了。如皇后娘娘所言,我们二人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谁会傻到堂堂一个皇后之位不要,愿意做一个王妃呢?”

这语气说的阴阳怪气,弄的东方玖玖心里一阵发毛,总觉得这话另有深意。

“臣是皇上的十九皇叔,一言一行都代表着皇家,这种乱伦之事,绝对不会做!”他将剑扔给带刀侍卫,掏出手帕,将自己手上溅到的血拭去,轻描淡写道,“在臣眼里看来,侮辱臣,就是皇上!”

一句“侮辱臣,就是皇上”的话,让慕容桦无言以对。

王太尉旁观了这么久,若是对慕容卿氿没有半丝忌惮,也是不可能的。早先只是听说他做事不拘一格,虽说是一个王爷,但从未参与政事。一直以来他不明白,为何慕容桦处处防着慕容卿氿,今日算是看明白,慕容卿氿,不仅仅是慕容桦的威胁,也是他的威胁!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