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你真是太监不懂皇帝的累啊。

东方玖玖带着浮萍回到凤仪宫之后,将所有的消息全部封死,就连晴雪都不能知道。因为她害怕,晴雪是慕容颖的人,虽然她不会害自己,但,不是自己的人,始终不敢轻易相信。

在这两日内,浮萍学的东西很快,将东方玖玖一颦一笑学的惟妙惟肖,这让东方玖玖有些纳闷,话说,她有那么好被模仿吗?

谁知浮萍的答案便是,“模仿别人也许不容易,但是模仿你,太简单不过,只要胆子大些,动作粗鲁些,说话大声些,就没有什么好模仿的了。”

东方玖玖顿时无言以对!

好在东方玖玖及时回来,虽然没有偷偷摸摸跑到天牢里去看清韵,但也让小猴子打点了一番,只不过,慕容桦那边始终不好对付,毕竟,他总是觉得清韵大有来头,查出她的身份,说不准就能扳倒前朝的哪个官员,甚至极有可能是慕容卿氿!

两日后,东方玖玖带着小猴子来到朝暮殿想要探探消息,却见孙大成急急忙忙在朝暮殿的大门口走过来走过去,也不知在做些什么。

她故意清咳了一声,孙大成这才注意到东方玖玖来了,又急忙上前行了一个礼,“老奴参见皇后娘娘!”

“皇上呢?”东方玖玖挑眉问道。

“皇上……皇上……”孙大成绝对不像是一个六神无主的人,也许今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这才使得他出现这种急躁的样子。难道是慕容桦出了事情不成?

“哎……昨夜皇上召幸了温夫人,这一般在朝暮殿,皇上极少召幸嫔妃,就算召幸,这五更天嫔妃就要回去了。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今日皇上连早朝都没有上,一直都与温夫人在里面,老奴是喊破了喉咙,皇上也没有出来啊!”

原来事情是这样啊。孙大成毕竟是皇上的随侍,表面看着是伺候慕容桦的起居,实则,很多事情,他比任何人都要与慕容桦亲近。不上早朝,这可是大事啊。历来总会出现宦臣当道,虽然风光,可下场却一个比一个惨。

孙大成作为伺候了两代君王的老人,比谁都懂,慕容桦没有早朝,就算没有他的原因,可那帮大臣,似乎也要给他扣上这么一个帽子,到时候,他老人家,连老死的愿望都没有,直接斩首。

想他堂堂一个风光太监,本来身体上就缺了一个东西,若是连死了还有再少一个东西,还不如现在碰死得了。

“温夫人?”不就是钱宝宝吗?也不知那傻逼到底用了什么媚术,竟然让天天勤于上早朝的慕容桦不去上早朝了。哎……红颜祸水啊,不对,她怎么会是红颜呢?整个一祸水!

孙大成无奈点点头,“昨夜都很晚了,皇上处理完奏则正打算就寝,谁知温夫人便来了,让人带着一盆鸡汤,说是给皇上补补身子,让皇上喝了便走。谁知……谁知……哎,这一觉,睡到这么晚。”

东方玖玖突然暧昧的笑笑,冲着孙大成就道,“哎呀老孙,你说的这么透彻做什么?啧啧啧……你真是太监不懂皇帝的累啊。”

孙大成听罢嘴角一抽,这话说的……多带有歧视的感觉,他是太监,可他怎么就不懂皇上的辛苦呢?但见某女的眼神一直暧昧不明,这才想到,哦~~他明白了,东方玖玖的意思是说,他不是男人!

哼~~突然很不开心,不想再和她说话了!

“对了,老孙,皇上对……我宫里的那个假冒太监的女子处置的如何了?”

以孙大成的脑子,应该能想到东方玖玖要问什么。自然只能如实回答。“这个女子的身份虽然还没有查出来,但是……想活下来估计不大可能了。”

是啊,他说的是实话。也不知究竟是谁,竟然如此了解东方玖玖以及她身边的人。那人摆明了就是要害死清韵,又有谁知道她和清韵的关系呢?

对了,翠翠!呃,准确的来说是潘金莲!在冷宫的时候,只有她知道她们二人的关系不错。

但……她不是已经把潘金莲放走了吗?那王太尉怎么可能再抓到她呢?哎,看来还是自己多想了。

想着想着,朝暮殿大门一开,钱宝宝妩媚的走了出来,就连声音腻的都能腻死两只苍蝇。“嫔妾不知皇后娘娘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啊。皇上昨夜缠了嫔妾一夜,可把嫔妾累坏了,哎……”

这种话,也只有她能说的出口了。

东方玖玖心中颇为自豪,还好她喜欢的人是慕容卿氿,虽然喜欢他的女人众多,可他却洁身自好。

但慕容桦却不一样了,他是皇上,身份确实比慕容卿氿尊贵,但,这样一个朝三暮四的男人是自己喜欢的人的话,她每天光吃醋就能把自己酸死了。

某女皮笑肉不笑道,“怎么没累死你?”

钱宝宝:“……”

孙大成见钱宝宝出来了,二话不说就冲到朝暮殿去了,可见他确实吓坏了,这大臣们要是弹劾他,光折子都要压死他了。这无疑是去找慕容桦求助去了,哎……人呐,总归是先为自己活着。

“不与皇后娘娘说了,皇上本来还邀请嫔妾一同沐浴呢,可嫔妾一想,若是与皇上沐浴,指不定又要等到晚上了,这晚上一过,又成了明日,哎……嫔妾不是小气之人,做事,自然要给各位娘娘留个羹喝!”

东方玖玖不怀好意的笑笑,“留羹?用什么做?洗澡水吗?”

得,又把钱宝宝给噎到了!

“钱宝宝,你看好了,你的下场,绝对没有妲己的好,人家好歹是红颜祸水,而你呢?整个就是一祸水,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东方玖玖极为鄙视的瞧了她一眼,对对对,就是要让她看到,自己是多么的鄙视她。“不用给别人留羹喝了,给自己留个棺材就行,就怕到时候,连个全尸都没有!”

“呵呵~~多谢皇后娘娘教诲,只不过……”钱宝宝语气揶揄,冷笑道,“要让娘娘失望了,我能走到如今的地位,怎么可能跌倒?就算跌倒,我也能……”

“趴在原地哭!”东方玖玖把话接了过去。

这下可真是气死宝宝了!

钱宝宝离开后,东方玖玖站在原地没有走,不是因为这个时候,她要找慕容桦要人,而是……她闻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这个味道很熟悉,却又有些陌生,虽然朝暮殿只来过一次,但慕容桦身上绝对没有带有这种香味。显然,这是钱宝宝身上的。

据东方玖玖所知,慕容桦绝对不是一个只是贪图男女之欢的人,能让慕容桦对钱宝宝一再失控的原因,除了钱宝宝偷偷下情药以外,似乎……就没有其他原因了吧。

想到这里,东方玖玖勾起唇角,这次来朝暮殿,倒真是没有失望!

“皇上,皇后娘娘来了,不过……好像刚刚又回去了!”孙大成一边伺候慕容桦穿衣一边道。

慕容桦眉眼一皱,东方玖玖来了又走?难道是因为看到钱宝宝了?

其实他对钱宝宝也说不上来,为何每次见到她之后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但她走了之后,他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地方。

但自从得到东方玖玖后,他越来越在意她,换做以往,他宠幸了别的女人,才不会在意另外一个女人的感受,但今日不同了,他竟然很想知道,东方玖玖是怎么想的。

“皇上,您救救老奴吧,老奴跟了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今日您没有上早朝,怕是许多大臣都要写折子,让皇上废了老奴,老奴不是舍不得这条命,而是舍不得皇上您哪!”

哭,可是孙大成的一项本领,全后宫的奴才,数他身份大,也数他年纪大,能活到现在,他都算是个奇迹了。

慕容桦脸色一暗,“今日竟然睡的这么死?”

“是啊!”孙大成感叹,“以往,老奴叫您一声,您便清醒了,可每次宠幸完温夫人之后,您总会睡的死气沉沉。您刚刚纳了温夫人之后,断断续续七日没有早朝,老奴这半条命都快没了!”

这可是孙大成的真话,本来钱宝宝就是王太尉的干女儿,而前朝许多事情,东方赫还能掌权,慕容桦有几日没有早朝,自然,东方赫便要杀鸡给猴看,是的,孙大成就是这只鸡,比喻的很形容!

后来在东方赫的教唆下,孙大成挨了整整二十大板,这把老骨头,差点没有死翘翘。没想到,今日慕容桦又没有上早朝,也不知明日,他还能不能活着啊!

突然有些痛恨钱宝宝,慕容桦素来有度,怎么会每次钱宝宝被召幸,就会耽误早朝时间呢?

回到凤仪宫之后,东方玖玖便问,“你说,会不会钱宝宝下了情药在里面,不然,以她的姿色,啧,不是我笑话她,她怎么能勾引到皇上呢?”

“娘娘,奴才我见过这种情药,要混在香里面,但是无色无味,无法令人察觉。但是……”小猴子突然顿住,害的东方玖玖好奇心一起,只好问,“但是什么?”

小猴子苦着脸道,“娘娘,奴才也是听说,从未见过啊!”

“听说?听谁说过?”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