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来来来,我给你夹块你最爱吃的

东方玖玖醒来之后,先是天旋地转一圈,随后罗姨的脸强迫闯入她的视线中。“血影,你醒了?”

“我睡了多久啊?”

罗姨幽幽一叹,“两个时辰,哎,阁主都告诉你了,要多吃青菜,谁知你硬是逮着荤菜吃,结果上火了。”

“哦!”东方玖玖悠悠起身,见房间里除了罗姨和她,暗夜不在,遂问,“暗夜,呃不,是阁主,阁主哪里去了?”

“阁主的行踪,哪里我们该问的。”罗姨笑道。

是啊,暗夜在凤鸣阁是多么一个牛逼哄哄的存在,比在凤仪宫的房顶上简直牛逼不知几万倍。

真是不知他为什么瞎了眼,非要喜欢她。只要他随随便便钩钩小指头,任何一个女人都愿意趋之若鹜。可偏偏呢?他喜欢她!光是为她祛除寒毒之事,她便无以为报了。

“罗姨,今日中午的时候,我们的话题还没有说完。现在阁主走了,不知道你还方便与我详谈吗?”

“你想知道什么事?”罗姨本就不属于凤鸣阁的人,明眼人一看便能看出,虽然看上去,她的年纪不过二十多岁左右,但暗夜对她倒极为尊重,不像其他的人,只能看到他的鼻孔!

“我为什么会离开凤鸣阁?”看,姐就是一个这么直爽的人。

但很可惜,罗姨是不会回答她的。“血影,阁主对你,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希望你也别再追问以前的事情,好好与阁主真心相待,比什么都强。”

“我了个去,这是什么话?他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他吗?罗姨,男女之间的事情强求不得,我承认,我也知道他对我有意思,但是……我喜欢的是另外一个人。”

东方玖玖抓耳挠腮,有些局促,“虽然我将很多事情忘记了,但并不代表,忘记感觉。罗姨你知道的,我进入凤鸣阁,一是歪打正着,二是自愿。我成为杀手,是想要保护慕容卿氿。这些,清韵都告诉我了,我也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心,还是在他身上的。”

罗姨欲言又止,随后过了些时间,她才叹息道,“罢了,他自作自受,我也不劝你了。”

东方玖玖有些纳闷,她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叫他自作自受?

离开凤鸣阁的事情,清韵不清楚,因为当时她正在外面独自做任务。后来听说她离开后,也没有从任何一个人的口中听到原因。后来就被暗夜派到冷宫与她接应。

所以,能够打探出她离开凤鸣阁的理由,似乎除了那个红果,没有其他了吧。

当晚,她特意跑到厨房偷了一盘子红烧肉,然后根据打探,她得知了红果所在的房间。结果刚推门进入,就被一个软鞭挥了过来,好在她躲的快,要不她这脸啊,可就破了相了知道嘛。

“哎呀妈呀,你吓死宝宝了知道吗?”

红果定睛一看,冷声道,“是你!你来找我做什么?打架吗?你要清楚,如今的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哼,哼哼,哼哼哼~~”好吧,先哼哼两声壮壮气势,见红果一副呆然的表情,她笑吟吟道,“我是找你来喝酒的。”

“喝酒?”红果脸上的表情更是喜怒无常,捉摸不定,“我可不记得我与你的关系好到这种地步。”

诚然,东方玖玖也没有记得她们之前的关系有多相爱相杀。但如今,唯一能将她的过去套出话来的人,除了红果,别无人选。

原因?很简单!

第一,她们都讨厌彼此;(因为只有互相讨厌的人,才会不计前嫌的数落对方。)

第二,东方玖玖只认识她这么一个暗夜的情敌;(所以,也只有她才会恶言相告。)

第三,红果没有脑子。(因为有脑子的人,是不会和她打架的。)

“瞧你,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就当我们俩不打不相识,看,我都不计前嫌了,还来找你给你送吃的,对你多有诚意。”说着,她便打开饭盒,指着里面的菜,道:“来来来,我给你夹块你最爱吃的天鹅肉!”

红果:“……”不知为何,此时此刻,她好想弄死她。心里自觉画起圈圈诅咒她。

不顾红果杀气的眼神,东方玖玖径自坐下,慢条斯理将红烧肉取出来,故意夸大其词的闻了闻,“香,真香!你真的不打算吃一口?”

“哼!”红果转身将门关上,坐到对面,见东方玖玖喜气洋洋的表情,她更是一团火气,“血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和你斗了这么多年,今日你故意在我面前输掉,就是为了得到阁主的注意,你这个女人,我早就看透了。”

东方玖玖见红果说出自己的感受,虽然她这感受确实有些歪解她的意思,但也没有阻止,反而心平气和的给她倒了一杯酒放到跟前,“来来来,继续说,喝口酒压压惊,反正春宵苦短值千……呃,我们两个女人就算了,今夜我们彼此说对方的坏话,对方还不能反驳,怎样?”

红果一听,好主意,但面色却没有流露出欣喜之色,只是冷哼一声,道:“谁知道你听完会不会气恼。”

“瞧你!”对方玖玖摊开两只手,无辜道,“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像那么小气的人吗?”

“哼……如果不像,当初你也不会做出背叛凤鸣阁的事情!”

果然,红果上钩了。

其实这里除了暗夜、冷风,清韵还有罗姨以外,其他他都不知道东方玖玖失忆了,红果自然也将她们的话当成一次发泄,想随便骂什么都行。话说,这似乎也是她们两个第一次心平气和的争吵了。

红果告诉东方玖玖,今年春天,她接到了一个任务,便是去刺杀慕容卿氿。后来被东方玖玖得知之后,撇下自己的事情,独自去搞了破坏,害的凤鸣阁的杀手损失惨重,甚至多数身亡。

虽然慕容卿氿完好无损,但是东方玖玖回来的时候却遍体鳞伤。

后来暗夜就罚她关禁闭一个月,的确,她退出了大家的视线。

但一个月之后,她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有关慕容卿氿即将被人暗算的事情,提前闯入那个阵地,与对方杀了三天三夜,这次却是奄奄一息。

是暗夜,将她抱回凤鸣阁。

红果只记得,她满是是血,就连一度喜欢干净的暗夜,身上也沾染了狼狈不堪。

但东方玖玖清醒后,不顾众人劝阻,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凤鸣阁。

五日后,他们才得知,东方玖玖之前血战的对方竟然是江湖上与凤鸣阁齐名的洪楼,他们的手段没有凤鸣阁卑鄙,但是在年代上相对久远。她走了,留给凤鸣阁这么一个大担子,暗夜负伤醒来,带人花了七日灭掉了洪楼,红果永远都记得他当时的话。

“谁敢侵犯凤鸣阁,爷,必毁之!”

后来,暗夜再次晕倒,这一睡,就睡了整整一个月,全凤鸣阁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不抱怨东方玖玖,若不是她,凤鸣阁的实力,绝对不会停滞不前!

步入寒冬的夜,比夏日的夜不懂得委婉与热情,只是肆无忌惮的刮着冷风。而暗夜却独自坐在房顶上喝着酒,望着唯一可以欣赏的月色。

罗姨轻功一跃,站到房顶上,见他的身影极为莫落,不由心疼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暗夜转身一瞧,勾起唇角苦笑道,“自作自受呗。”

“你就是慕容卿氿的身份为何不告诉她?既然你喜欢她,何不直接了当些?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乎那么多作甚?”

“你以为爷不想说出来吗?”他饮下一口酒,叹道,“当初是给过她机会的,让她亲自将面具摘下来,可她拒绝了。她喜欢的,是她心目中的慕容卿氿,如今她好不容易失忆了,就当曾经的事情都未曾发生过。倘若让她再次得知爷便是慕容卿氿,你觉得,她还会做不同的选择?”

“你啊……”罗姨坐到一旁也随之叹息。“当初我便见你待她不同,只不过掩饰的极好。如今呢,反而又重新准备了一副绳索给自己套牢。公主之事你也不必介怀,毕竟这件事又不是只与东方赫有关?”

“阁主,我比你多活了十几年,这男女之事定然比你看的清楚,你处处权谋,步步为营,我知道这都是你不得不做的事情。但……”

“罗姨你错了!”暗夜打断道,“爷从一开始待她不同,并非因为好感,而是早已得知她是东方赫之女,更清楚,她比任何一颗棋子要好!只不过……当她用一个新面孔出现在爷面前的时候,爷原以为能够运筹帷幄,将她再次自愿成为爷的棋子,没想到……物极必反,爷的心,却落在她身上了。”

罗姨又问,“那你现在要做什么?既然喜欢了,又招惹她了,如今她可是慕容桦名义上的女人,难道你还舍得真给慕容桦不成?这一点也不像你的作风啊。”

是啊,当然不像他的作风!谁又能知道,每利用她一次,他的心便疼一次,疼的喘不过气来……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