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唱歌哪有跑调?

慕容桦的一夜未走,让清韵一夜未眠。

她是眼睁睁看着暗夜将东方玖玖带走的,那么后来出现的东方玖玖,一颦一笑都像足了她,难道她突然清醒后,躲开了暗夜,又径直回到凤仪宫了吗?

这不符合常理啊!

莫灵儿与她一同中了迷药,如今在偏殿还未醒来,那么东方玖玖便更不可能突然清醒。

静静突然进来,神色有些慌乱,“清韵姐姐,怎么办?刚刚皇上离开,我去收拾寝殿,发现……发现……娘娘被皇上宠幸了。”

“啊?”

“我没有看错的,床上的血迹正是娘娘留下的。怎么办?娘娘是不是糊涂了,她不是喜欢……”静静话音未落,被清韵冷声打断,“你刚刚说什么?她……成了皇上的人?”

静静怔了怔,又急忙点了点头,“昨天午后,皇上进了凤仪宫寝殿,就一直都没有出来过,我从值班宫女的口中听说……还听说,昨天晚上娘娘很顺从……”

不对!完全不对!

东方玖玖怎么可能失身于慕容桦,她即便不喜欢暗夜,也不会爱上慕容桦。那只能证明,这个女人,顶替了东方玖玖的身份。

清韵推门而入后,正见“东方玖玖”在浓妆淡抹,斜睨了她一眼,道,“你怎么进来了?”

显然,这决定不是东方玖玖应有的口气。

“你是谁?”

“东方玖玖”莞尔一笑,虽没有原版看着舒服,倒是这张脸别有一翻妖娆之相。“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这里只待七日,七日后,我自动回到原来的位置。”

清韵纳闷,这七日不正是东方玖玖治疗寒毒的日子吗?难道这女人是凤鸣阁的人?不由好奇道,“说吧,在凤鸣阁怎么称呼你?”

“东方玖玖”眼眉一挑,“你不用套我的话,因为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既然阁主让你来顶替她,但绝不是让你来败坏她的名声,如今……全凤仪宫的人都知道,你被皇上宠幸了,七日一过,你走她回来,你准备让她如何面对皇上?”

清韵实在想不通,既然是凤鸣阁的人,怎么可能不按照计划行事?暗夜就算要带东方玖玖走,也绝不会给她留下这样一个大麻烦。

慕容桦肯定以为东方玖玖就是自己的人了,七日过去,东方玖玖回来,想必慕容桦肯定还要想着如何宠幸于她,到时候,让她怎么躲?

这个女人……真是太阴险了。

“身为皇上的女人,居然从来没有得到过皇上的宠幸,哎呀,真是可悲啊!”她嘲讽道,“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皇上的问题,没想到,昨晚一战,皇上的功夫可真是了得。你放心,等真正的皇后娘娘过来,你代替我告诉她一声,皇上没有问题。”

“你……”

“哎呀,没想到七日还剩下六日,想想真是可惜。以后若是有机会,再来与皇上春宵一度也是好事啊。”

静静早上曾说过,这个女人明明还是处子,如今却表现的有些放*荡,难免让她起疑,这个女人,似乎不是凤鸣阁的人。不然,她绝不会不按照暗夜的指令做事。

那么问题来了,她到底是谁呢?为何要这么做?

东方玖玖醒来都要被自己吓着了,她竟然湿漉漉穿着衣服躺在浴桶里,周围还散发着蒸气,带有一种药味的味道。她看眼前空无一人,还这么奇奇怪怪的在浴桶里?不由有些害怕,“我滴妈,一定是我睁开的方式不对。”

于是乎,她再次紧闭双眼,然后缓缓睁开……

事实证明,她睁开的方式还是对的。

“这里是哪里啊?”

“你醒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东方玖玖一跳,一声“哎呀妈呀,吓死宝宝了”也吓到了对面的女子。

只见她戴着一个木质面具,恰好不好遮挡半边脸,而另外一半的脸,精致的像一个瓷娃娃。

“这,咳咳……这是是哪里啊?”

女子答道,“凤鸣阁!你不知道吗?是阁主亲自带你回来的。”

暗夜?她就知道她晕倒后没有什么好事要发生。

“昨日来的路上,你寒毒病发了,不能再等到你醒来之后再治疗,情急之下,阁主只好将你放到药桶里。”女子顿了顿,又道,“此乃药浴,里面加入了火莲、人参还有上好的丹药,都是用来去除你寒毒的。”

“我靠!这么牛逼?”东方玖玖两眼放光,“光听人参我便感觉我鼻血快要喷出来了。这玩意儿是用来补血的,上火,还让我用来洗澡,太浪费了吧。”

然后,此女人便听到有史以来,最让人觉得搞笑的话。“一会洗完澡可不可以拿出,泡茶喝?”

“扑哧……”

不用怀疑,这笑声就是来自于这女子。

“血影,头一次看到你竟然这般幽默!”

东方玖玖闻声,转而问道,“对了,你是谁啊?”

女子眼神黯淡下来,婉转道:“阁主之前便和我说过你失忆了,我还以为你是为了逃脱凤鸣阁的惩罚才假装失忆的,没想到你竟然连我都不记得了,那便当真是失忆了。”

我靠,什么逻辑?不记得她就代表失忆了?

“凤鸣阁的人都叫我罗姨,你也一样。”

“罗姨,可是你看上去……很年轻啊?”这女人,看上去最大也就二十多岁,没想到一出口,二人的辈分倒差了很多。

罗姨微微一笑,“以前与你没有过多接触,只记得只要你一出现,就和鬼魅一样板着冷脸去做任务,受伤了,来我这里致伤,连声疼都不会喊。”

“是吗?我倒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不能怪东方玖玖,她唯一的记忆就是那么一星半点儿,现在的她是个逗比,完全想不到原来还走过高冷范儿!

“既然回到凤鸣阁,就好好听阁主的话,如今他对你可是不一样了,但也不要逆着他的心思,可记住了?”罗姨好言相劝,在东方玖玖听来,似乎有些要撮合的心思,不由有些反感。她可没有承诺回到凤鸣阁,而是暗夜这厮自己将她带回来的。

拒绝之话将要说出口,却被门外一声冷声噎住,“罗姨,出去帮她取套干净的衣裳过来。”

罗姨转身一瞧,暗夜的影子落在屏风后,她不由好笑起来,“是,爷!”

在凤鸣阁,能与暗夜没有主仆差距的,也只有罗姨了。东方玖玖虽然不知她的身份,但总觉得,她的来头也不小呢。

“咳咳,我告诉你啊,你要是敢进来,我就挖了你的狗眼!”不是她不相信暗夜会对她胡作非为,而是极其肯定,他一定会对自己胡作非为。

但……天有不测风云,暗夜这厮居然没有进来?太奇怪了,简直是太奇怪了。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听话了,她怎么不知道?

老天,快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暗夜居然听她的话了……

“七日!”

“啊?”东方玖玖郁闷,“什么七日?”

“你在这里待上七日!”他心平气和道,温润的嗓音仿佛还能细细听到他轻微的呼吸声,有种异样的熟悉感。

“七日后,爷将你送回皇宫。但这七日内,你勿要在凤鸣阁提及自己的身份,记住了吗?”

“行,七日就七日,反正又不是七七四十九天,没事的,就当我凤鸣阁七日游了!”某女大言不惭道。

暗夜听罢,嘴角一抽,什么叫“凤鸣阁七日游”?

“话说,我出现在这里可什么都没有带来,这吃喝住行花,就都让你报销了。下次你来皇宫我请你,别说你游七日,就是十日游,我都能全包,呵呵~~”

他微微嘴角撇了撇,便推门出去了。

“奇怪!他怎么越来越奇怪了?”以往,她说些什么话,他都会打岔,但这次没有。什么时候,暗夜在她面前,变成一个谦谦君子了?

暗夜离开后,罗姨便进来的,将一身衣服,连肚兜都有,完好的放在一边,说是随时她都可以起来穿衣,若是想要出去走走的话,就要戴上面具。

东方玖玖特意看了一眼,这个面具与罗姨的不同,与暗夜的有些相似,只遮住了眼部与额头。她更是对凤鸣阁开始好奇,难道这里面所有的人都带着面具吗?

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从她穿好衣服戴上面具,出门开始,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就差路过的小鸟也戴上了。

她想,或许,这里的人们都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吧,所以凤鸣阁里,除了暗夜和自己的生死搭档,没有任何一个人清楚凤鸣阁的其他人的真实身份。

这是否也意味着,暗夜的身份,远远比她想象中,还要让人难以想象。就目前而言,东方玖玖都不敢猜测暗夜的身份。

凤鸣阁,远远比她想象的还要神秘,这里的人都戴着面具,这里的环境还异常的整洁,一点也没有杀人组织的诞生地。

尤其是这地板,光滑洁白,让她想起了一首歌曲:

摩擦~摩擦~

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

摩擦~摩擦~

是魔鬼的步伐

是魔鬼的步伐

一步两步 一步两步

一步一步似爪牙

是魔鬼的步伐

是魔鬼的步伐

是魔鬼的步伐

摩擦~摩擦~

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

摩擦~摩擦~

“真难听,哪有人唱歌跑调成这样的?”刺耳的女声响彻东方玖玖的耳边,不知为何,从内心深处,她相当抵触这个声音。

“我唱歌哪有跑调,我只是喜欢唱自己的调调,让别人说去吧。”反驳,是东方玖玖最喜欢做的事情,果然,那人迟迟没有回复。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