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老婆饼

“十八年了。”慕容卿氿轻声道。

“十八年?”慕容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木盒子竟然埋在低下十八年,因为自己又重见天日,可见自己不知不觉做了一件多么厉害的事情啊。

“怪不得都能和树根连到一起了。”

慕容卿氿没有搭理他,取过盒子便打开一看,慕容颖也好奇的凑过来,想看看这个木盒里到底写了什么,结果被他冷眼一瞪,慕容颖摸摸鼻子道,“十九皇叔,不带这样的,你这是卸磨杀驴啊。”

“嗯,你这头驴,也该杀了。听说驴肉吃起来也不错哦!”

其实,别看慕容卿氿说话的样子温柔的很,但慕容颖已经感受到一种寒气侵袭在身,倒退几步,勉强笑了笑,“十九皇叔,你自己看吧,我昨天晚上连个觉都没有睡好,先回去补个觉了。告退!”

其实木盒子里的秘密他确实好奇,但慕容卿氿的眼神似乎更让他后怕,许是这个木盒子对他太重要了吧。

“娘娘,孙公公来了。”

“谁?”

好在她的病好了许多,也能起得来,任由晴雪扶着出去。

孙大成见东方玖玖脸色苍白才敢肯定,她果然是生病了,而不是故意吊慕容桦的胃口。

心中对这个所谓的娘娘又多了几分疑惑。倘若她不喜欢当皇后的,可为什么还要答应慕容桦呢?

哦,这个问题不用回答,这是慕容桦逼她的。

那么之前呢?在她还未成为皇后的时候,孙大成还是特意让人打听了,说是她是爱慕慕容桦的,恰好东方赫也不太喜欢她,就随意打发了。

可如今呢?

从东方玖玖大闹封后大殿,故意毁坏自己的形象,到底意欲何为?

说实话,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放肆的女人,但慕容桦却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还对她这般另眼相待!

“老奴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凤体安康,千……”

“不要说千岁!”她最讨厌千岁了,听上去确实像乌龟的特征。

“呵呵……”孙大成一脸尴尬的定在原地,连个完整的礼都没有行完,但某女也不会说平身。这倒让他四五十岁的人隐隐有些不喜。

“老孙啊,你来找我弄啥啊?”

老孙?他可没有听过这么一个称呼!历来,就算是太后娘娘,也要叫他一声孙公公,想当年,他可是伺候先皇的人,如今却被一个黄毛丫头喊老孙?

呵呵……他可是越来越不喜欢这个皇后娘娘了。

“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今日派老奴前来,就是要把凤玺给您送过来,昨日听娘娘病了,皇上还想着来探望,可天气太恶劣了,就被老奴给拦下了,再说这皇上万一身体出个差错谁担待的起啊,是不是?”

孙大成这是在警告她,意思就是,小子,你可听清楚了,皇上是因为他的一句话没有来看她,这说明什么,他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说两句话就能改变皇上的心思,这种可能性百分之百。

诚然,东方玖玖也听懂了,可她就是横。

“他身体出个差错关我毛事,你跟我哔哔顶个毛用?”

“这……”

好吧,东方玖玖果然不能与一般嫔妃相提并论。

他嘴角尽量不要撇的太厉害,转身对另一名太监道,“凤玺!”

哎呀,这世道,还是小太监听话。

孙大成想也没想接过凤玺弓着身子双手捧着,毕恭毕敬道,“娘娘。”

东方玖玖只是瞥了一眼,对晴雪道,“拿着吧。”

“是!”

孙大成傻眼了,想他在宫里雷厉风行几十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若是得到皇上的恩宠先且不说,他去给那些嫔妃发赏赐的时候,多多少少都能捞些利益。然后便是那些为了让他在皇上吹吹风的嫔妃硬塞给他些玉佩啊、玛瑙之类的。

好嘛,东方玖玖什么话都没有说,连个碎银子都没有给。

“喂,你还站着这里干什么?挡信号啊?”

“啊?”他只是想要点小钱容易吗?

东方玖玖见他还在这站着,焉能不知他的心思,只不过论贪财,她可是鼻祖啊,还能让孙大成给祸祸了?“我说老孙啊,你还想干什么?我这空气可没有朝暮殿的好。”

“呵呵,皇上还交代老奴,让老奴转告娘娘,从明日开始,娘娘也不会再清闲了,每日都有嫔妃来给娘娘请安,另外,老奴还给娘娘提个醒,管理后宫若有娘娘使不上力的地方,老奴可以帮娘娘一把!”

“呵呵!”东方玖玖照着孙大成的笑刻意模仿了一下,“既然你闲的蛋疼,那等老娘管不了再找你哈。”

她突然捂嘴,故作无奈道,“不好意思啊老孙,你都这么多年了,应该都忘了蛋疼的滋味了吧。啧啧啧,我还戳了你的伤疤,你不介意吧。”

孙大成:“……”

怎么能不介意,他心都要碎了。

小猴子规规矩矩的走进正殿,本来还想着拍拍马屁之类的,结果见东方玖玖脸色暗沉,顿时连话都简化了。

“娘娘,东方大人来了。”

东方赫?奇怪,他肿么来了?难道兴师问罪了?

“让他进来吧。”这时候该有的威严还是不能少的。

孙大成眼神一亮,还不错,这次没有白来凤仪宫,东方赫前来,目的必然不单纯,他还不赶紧去报告给慕容桦。

想到这里,他行了个礼,“娘娘,老奴的事已经做完了,就不打扰您与东方大人父女二人聊天了。”

“啧啧啧,老孙,你这话的意思是还想留下来听听吗?”

“呃,老奴没有这个意思。”

东方玖玖随意挥挥手,“下去吧,走出这凤仪宫之后,老孙一定要笑知道吗?这样就能显得出你在我凤仪宫呆了这段时间,过的很快乐。”

“呵呵呵呵!”他勉强笑笑,“老奴知道了。”

这东方玖玖这真是会强人所难,他来了一趟,什么都没有得到,走出去还要让别人觉得他得到天大的宝贝似的,真是比他还要抠啊。

孙大成离开的时候还碰上了前来看望东方玖玖的东方赫,他对这一对父女可没有什么好感,但今日突然瞧着东方赫好像还挺在意东方玖玖的,身边跟着的人拎了两大提盒子,里面估计装满了各色各样的糕点吧。

他有些纳闷,既然东方赫不喜东方玖玖,为何前来探望还送来这么多东西?转念一想,许是东方玖玖重得后位靠的是自己厚脸皮的精神,而并非在他的意料之中,但还是来巴结了。

哎,人哪,在权利面前,亲情算个屁。

“爹,你肿么来了,来都来吧,还带那么多东西做什么?”东方玖玖这话说的多客套,顿时让东方赫有一种东方家有女初长成的赶脚。以往,她可不会这么说哦。

谁知,她又道,“宫里好吃的多了去了,你有那功夫花钱让人给我做东西,好不如把钱给我呢。”

东方赫:“……”

跟随东方赫进来的男子正是叶良辰,不过他今日竟是小厮打扮,也不知搞个毛名堂。

“国民表哥,嘿,你也来了,你家是不是破产了,才来我爹这里给他打工还债啊?”

叶良辰很是尴尬的笑笑,虽然不明白“国民表哥”是什么意思,但应该能大致理解出来是个好词,正想要回应一句,却被东方赫一个冷眼翻过去,估计就是觉得她爹还没冒泡,他着个毛急?

“呵呵,玖儿啊,前几日你大闹封后大殿,把爹可是给吓坏了,不过,你有胆识,不愧是我东风家的女儿!”

东方赫一脸慈眉善目的走到她跟前,见她脸色微微发白,急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生病了?”

“爹,你好眼力啊!”某女竖起大拇指道。

“怎么生病了?”

小猴子一看这东方赫来了吧,这拍马屁都能拍到国外去了,东方玖玖还没有说话,他就抢了去,“东方大人,封后大殿一过,娘娘就病了,主要是累着了,不过在奴才悉心照顾下,昨日休养了一日,已经好转了。”

东方玖玖一听,满意的点点头。

话说这小猴子越来越像个猴精了,若是说她自己疯了跑到院中淋雨,那可不得了,少不了就是一顿骂。

“哎呀,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啊。”东方赫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小女儿宠爱的眼神,指着那几个盒子,道:“还未进宫的时候,爹记得你最爱吃这些糕点,你在冷宫的时候,爹不方便送过来,如今出现倒也正大光明些。”

“我爱吃的?”说着,某女伸出咸猪手打开一看,我靠,这不是肉松饼吗?古代就有了?会不会太潮流了。

但与此同时,她突然开始疑惑起来,会不会她与原主就是一个人?更或者更小说里面写的,原主原本就不是完整的,只是一个她的灵魂,只有她出现了,才变的完整,不然很多事情凑到一起怎么说?

清韵说过,她与东方玖玖很早认识,而且很早就听说她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和做过奇奇怪怪的事。此次,她说她失忆了,可清韵依旧肯定,她还是她,并无多大的区别。

说好听点,她可是魂穿啊魂穿,这怎么能和清韵解释呢?可是,她却好奇的很,虽然她只记得进宫后的稍许记忆,但是她的武功啊什么的不需要记得也能出手,好像生理反应一样。

“啊,爹忘了你失忆了。”东方赫暗叹一声,“你娘离开我们那会,你才四五岁,有一天你突然拉着我的手,说是要给我做好吃的。爹一时好奇就跟你去了厨房,见你一个小小的人儿一点一点和面,一点一点做着,后来出锅了还给爹尝,爹记得那是爹认为玖儿做的糕点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duang~~四岁的时候就能做肉松饼?厉害,超级厉害。

“那爹,我有给他们起什么好听的名字吗?”

东方赫失笑起来,好像这名字很难以启齿一般。东方玖玖不死心又问,“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老婆饼!”

东方玖玖:“……”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