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在放*荡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

“怎么样?说不过我就不可理喻?我有什么不可理喻的地方,你倒是说出来啊。不就是喜欢你而已,有本事你也喜欢我试试啊!”

看着身下的女子张牙舞爪的样子,他再也受不了与她吵嘴,低头一口咬上她的唇,这次他的吻,不再那般温柔,更多的是掠夺,像是为了堵着她的嘴才吻她的。

“唔……”她挣扎的半天也挣扎不开,再加上,她还在高烧期,哪里还有一丝能用得上的蛮力。

等等……她感冒了,也好,都感冒传染给他,让他第二天也打喷嚏,不仅如此,还要让他发烧,还要让他吃药。苦死他!苦死他!苦死他!

想到这里,她化被动……呃,还是被动,不过,好歹她回应了一些,勾住他的脖子,坚决不放口,他说什么时候吻她,她就什么时候接受吗?

哼哼……这次该翻身做主人来了,她说什么时候停,他才能什么时候停。

可是,她到底还是低估了他的耐力,他似乎并没有想过要放开她。

不仅如此,古人都说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就算是慕容卿氿也不例外,不不不,准确的说,只要是个人就不会例外。

二人吻着吻着,慕容卿氿便不再局限于她的唇,大有想要深入探究的意思。

东方玖玖本来穿的就少,被他一扯衣服就只剩下肚兜。显然,某女将他们的亲密接触,当成了搏斗,于是也二话不说去扯他的衣服,没办法,不就是比狼狈吗?谁不会!

他吻上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胸前若隐若现的柔软也被他一手按住,东方玖玖感觉到他的咸猪手在她身上折腾尖叫了一声,只不过,她发现自己的声音什么时候变的荡?

“慕容卿氿,你给我放手。”察觉到不对,她急忙想要推开他,可反而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他邪魅的笑了笑,在她脖子上重重的咬了一口,低声道,“你不是说让本王喜欢你试试吗?呵呵……本王正在试,你反倒要拒绝吗?”

“你……”她只是说纯洁的喜欢啊。

话说,她与慕容卿氿其实也算是有过亲密接触吧。

记得那次她吃了情药,虽然后面的事情记得不大清楚,但是一身吻痕便足以证明,他们就差那啥啥了。可是,她那是迷糊的时候,这个时候,她清醒的很啊。

“啊!”

什么情况?他竟然不分时间地点把自己的肚兜给摘去了,这可是她唯一能遮挡自己的东西,竟然就这样被他给撕掉了。

“你,你马上给我……啊……”

“好,听你的,马上给你!”他吻了吻她的耳珠戏谑道。

她是不是把慕容卿氿想象的太美好了,原以为他是谪仙,不懂红尘,其实,他也是个人,再他妈高傲,他也只是一个男人。他他他……竟然把自己小裤裤脱掉了。

“你,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话落,他堵住她的唇,褪去他身上的繁琐,二人肌肤相贴之时,最容易做出些不清醒的事来。

东方玖玖都随着迷糊起来,任由他的手在她腰间游离,任由他的唇吻上她的胸前,这时候要是再反抗就没有任何意义,对不对?

也好,让他吃了自己也好。总归这辈子赖上他,看他这辈子说不说喜欢她的话。

可就在快要水到渠成的时候,一声门声不合时宜的响了。“玖玖,你没事吧。我听到你在房间大喊大叫,你没有被他欺负吧。”

“没,没有!”她急忙应道。

清韵许是察觉到什么,总觉得东方玖玖的声音有种太过娇媚的感觉,突然脑子一转,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她走了,来来来,我们继续!”不要误会,这话是东方玖玖说的。

可慕容卿氿此时也清醒了不好,从她身上下来,退到一边开始穿衣。东方玖玖捂着被子坐了起来,困惑道,“怎么了?你怎么不继续了?”

“小九,对不起!”

哇靠,没有听错吧,他居然在向自己道歉。

“我太冲动了,差点就毁了你,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他穿好里衣就下了床,将东方玖玖的衣服捡了起来,又回到床上,理智的不能再理智,“来,我给你穿上。”

“十九叔……”

“乖!”他低头一吻落在她额上,温声道,“以后,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好吗?”

看在他这次对她情动的份上就原谅他吧。刚刚他其实也说了,她在他心里是特别的,只是碍于身份的尴尬,他不能对她表露出心意而已。

罢了罢了!谁让她就栽倒他身上了呢。

后来慕容卿氿给东方玖玖穿好衣服就走了,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听到自己说出原谅的话。其实很多事情她都明白,只不过,她最害怕,害怕慕容卿氿对她若即若离而已。

义无反顾的爱他,希望他能明白,即使不明白也没有关系,谁叫她爱他呢?

其实所有人都是如此,一旦爱上了,便是终身,无人例外!慕容卿氿如此,她亦如此,直到今日她才想明白,对于陈久,她或多或少是兴趣,因为那样的男人,不顾自己长相如何,还能与自己做朋友,甚至对她关心备至,所以,她只是好奇而已,为何他要对她这么好?

相反,她对慕容卿氿是爱上,从一开始的互不对眼到之后的情动意动统统说明,慕容卿氿靠完美的演技与半熟不熟的感情将她画地为牢!

“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

前一句是清韵,后一句是东方玖玖,由始至终,她们只互相说了这么一句,随后,清韵很有礼貌的给她关上了门。

“东方玖玖,我就是故意的,怎么样?”清韵还是推门进来大喊道,“这是凤仪宫,是皇后的地方,秦王闯进来已然不合身份了,而且当时还有其他宫女都看着,若是哪天突然你突然怀孕了,皇上一定会怀疑的,他都还没有对你做什么,秦王都做了,到时候你连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出去吧,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你……”

东方玖玖转身给了她一个冷眼,道:“不在放*荡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清韵,你能满足我哪一种?如果不能满足第一种,那么请圆润的走开!”

“我……”很显然,第二种,于是清韵再次很有礼貌的关上了门。

东方玖玖耳根子清静了,也就更加困了,反正病人往往就喜欢睡,这倒是满足了她,一觉就睡到第二日一早。

第二日雨停了,可她更喜欢的是昨天慕容卿氿的脚步也停下来了,她现在才发现他们除了贪财、自恋以外,还有一点很相像,那就是高傲,从来不想先向对方道歉。

如果昨天她突然抓住他的手,像《甄嬛传》里面的妃子一样,楚楚动人的抓住他的手说句别走,会不会他就留了下来?

也许吧。

可正因为这样,她才没有说,因为她也给自己留一丝高傲,她是喜欢他,但并不代表,她就要像那些女子一样,毫无自尊去爱他。

“娘娘,不好了不好了!”小猴子慌慌张张在门外喊起来,东方玖玖慵懒的从床上爬起来,怒吼道,“你才不好了,你全家都不好了,再哔哔,就给老子吃屎去!”

当东方玖玖披着衣服站在院中,看着那颗大树静静的躺在地上,无限荒凉,诸多心酸溢于言表。她咬着牙强忍着泪水,问道,“谁干的?”

“娘娘,奴才……”

“我就问你谁干的?”最后一声接近于吼声。终于,她忍不住了,眼泪顺滑下来的时候,才感觉到她是多么的无助。

这棵大树承载着他们二人一段美好的回忆,可现在呢?连回忆都没有了。

昨夜他走的时候,连句话都没有说,他们这算是结束了吗?可之前他对她所做的事情有代表什么?

“娘娘,您别哭啊,这大树倒了,也是下雨所致,说不准昨夜一个雷劈过来也情有可原。您应该庆幸,好在这雷没劈到您的屋子里……”小猴子的好言相劝似乎并没有让东方玖玖的心好转过来。

最终他得到她的一个“滚”字,便圆润的滚掉了……

小猴子滚了,但清韵却滚回来了,她急急忙忙跑到大树下,嘶吼道,“酒,酒……我的女儿红,我的竹叶青,你们没事吧,你们怎么就离我而去了呢?”

想到这,她突然有所疑惑,跑到东方玖玖身边,死死抓住她的胳膊,“玖玖,你告诉我,所有的酒都埋在这里了吗?全部,全部都没有了吗?”

“嗯,没了,全部都没了,什么也没了……”

清韵一听,脸色骤白,毫无支撑下瘫软在地上,依旧难以相信这个事实。“早知道,我一定提前喝掉它们,哎……”

由此可见东方玖玖与清韵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一个问的是酒,一个问的是心。

“是啊,早知道,可是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早知道?”东方玖玖冷嗤一声,“生活便是如此,它能与你开玩笑,可你却无可奈何!”

慕容颖没好气将手里的木盒子扔……想了想,还是别扔了,因为慕容卿氿的脸色看上去不大好。不知为何,一看自家皇叔心情不好,他心里就爽的很。

“十九皇叔,那个木盒子我可是好找了,没想到竟然和树根连到一起,多亏我机智,连根拔起才取出这盒子,哎,这盒子应该有许多年份了吧。”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